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12章 知道人棍的做法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12章 知道人棍的做法嗎?字體大小: A+
     

    「這是啥玩意兒?」暗水奇怪的看著四周升起的透明罡氣罩,眉心皺得死死的,伸出手,就想去碰,卻在半空中,被凌若夕一掌拍開,「你若是想找死,可以試試。」

    在不清楚這道結界的威力時,貿然的伸手去觸碰,他這是作死呢,還是作死呢,還是作死呢?

    「額,是這樣嗎?」暗水訕訕一笑,放下手臂,「那咱們怎麼出去?」

    「先把人解決了再說。」凌若夕涼涼的掃過同他們一樣,在突然間被結界籠罩住的雲族弟子,「記住留活口。」

    既然這道結界是雲族出品,作為族裡的弟子,他們必定知道些什麼訊息,哪怕只是一點點,也足夠了,總比他們這些門外漢自己摸索要強。

    裡面的他們根本看不見外邊的景象,更聽不到來自外界的聲音,透明的結界外,是一層濃郁的白色霧氣,朦朧且迷離。

    「這是結界?雲族的結界?」回過神來的賓客心頭一緊,看著裡面宛如找不到北的蒼蠅的凌若夕等人,心裡說不出是同情多一些,還是憐憫多一些。

    「雲族的長老居然會用這種辦法來對付凌若夕,這也太……」無恥了!想到這個詞似乎不太好聽,那人頓時閉上嘴,但他臉上一閃而過的鄙夷,卻是**裸的。

    四名長老冷眼聽著來自四周的議論聲,神色一個比一個難看。

    「四哥,要啟動裡面的陣法嗎?」七長老沉聲問道,用結界困住他們,是沒有辦法的辦法,誰讓凌若夕和她的小夥伴太過暴力,以至於他們也只能出此下策。

    「恩,」四長老輕輕頷首:「不用理會別人怎麼說,我們要的是結果。」

    說他們卑鄙也好,無恥也好,只要能夠殺了凌若夕,一切都是值得的。

    「好。」七長老頓時緊繃著一張臉,抬腳走到浮雲地外幾座雕塑前,彎下腰,在雕塑下方的石墩上,微微摸索了一陣,爾後,用力轉著上面凸出的一個小石頭。

    「咔嚓咔嚓。」好似齒輪轉動的細碎聲響在這靜謐無聲的空間上方傳盪開來。

    「恩?」凌若夕奇怪的凝住眉頭,垂下眼瞼看著腳下這片土地。

    是她的錯覺嗎?她剛才好像感覺到了地下傳來的震動。

    「搞定,收工。」暗水利落的將不幸捲入結界中的六名雲族弟子的四肢卸下,一掌拍中他們的丹田,廢掉他們一身修為,然後神色愉快的拍著手掌從地上站起。

    「你這個無恥的混蛋!王八羔子,有種你殺了我們!」渾身抽痛的少年們無力的癱軟在地上,怒聲嘶吼,六雙刻著仇恨與憤怒的眼睛,如同泣血的野獸,直勾勾盯住暗水,若是眼神能殺人,大概他此刻早就被視線貫穿了。

    「卧槽,別得意昂,別以為我不敢宰了你們這幫小羔羊。」暗水猛地回頭過來,眉梢冷峭,一抹冰冷的殺意,迅速在他的桃花眼中閃過。

    「和小孩子較什麼勁?」壯漢一臉悲天憫人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放鬆。

    「你比我能好到哪兒去?剛才是誰殺得最興起的?」暗水沒好氣的沖他翻了個白眼,但心窩裡升起的殺意,卻在這會兒消散了不少。

    壯漢聳聳肩,一副無可奈何的表情。

    「姑娘,接下來怎麼做?」眾名隊長湊近凌若夕身側,以她為中心,圍成一個圓。

    「我……」凌若夕剛要說話,誰料,平靜的大地忽然發出宛如猛獸咆哮的吶喊,身體隨著這突如其來的晃動,左右搖擺。

    「地震?大家小心!」暗水一邊攙扶住凌若夕,一邊嗷嗷叫著,努力想要在這震動中保持平衡。

    木堯梓什麼話也沒說,飛身一躍,兩隻手迅速提著兩個雲族弟子的衣領,將人扛在肩上,壯漢依樣畫葫蘆,將剩下的四人架在他健碩的身軀上,待到這地動山搖般的震動過去后。

    眾人一個個搖晃著快要充血的腦袋,不停的冷嘶,不停的抱怨。

    凌若夕陰沉著一張臉,目光迅速將人掃視過一圈,確定沒有人受傷后,她才暗暗鬆了口氣,爾後,凝眉觀察四周,這一看,她古井無波的黑眸頓時一緊。

    原本這結界中的景象還是主事堂前的空地,可是如今,竟在瞬間變成了一片深山叢林,茂盛的蔥綠森林裡,不斷有屬於高階魔獸的威壓傳來,震耳欲聾的吼叫聲,驚天動地。

    他們此刻正站在山腳的泥濘道路上,不僅是凌若夕愣了,她身側的眾名隊長同樣是一副無法回過神來的怔然表情。

    「我們這是被瞬間移動了?」暗水茫然的眨巴眨巴眼睛,喂喂喂,這些東西都是真實的嗎?身體緩緩蹲下,一把抓住一團泥濘的泥巴,觸感極其真實,甚至就連泥巴中殘留的魔獸糞便的味道,也分外清晰。

    「怎麼回事?」眾人既茫然又無措,他們完全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只能傻乎乎看著身邊的同伴,希望能從他們這兒找到答案。

    一根銳利的銀針咻地滑入手掌,針尖刺入掌心,一絲細痛傳入神經末梢,凌若夕猛地擰起眉頭,攤開手,將銀針拔出。

    「是真的。」這種清晰的痛感,就算是現代最先進的全息模擬技術,也無法達到。

    「可是這怎麼可能?我們明明是在雲族才對啊。」暗水不可接受的搖晃著腦袋,這連番的變故已然超出了他的理解範圍,他不敢相信的用力掐了自己一把,頓時,疼得整張臉擰成一團:「嗷!」

    「白痴。」木堯梓冷哧道,對暗水幼稚的行為很是不屑。

    「現在大概只有他們能夠為我們解惑了。」深邃的黑眸緩緩看向地上被掐斷了四肢的雲族弟子,在方才的震動中,若非壯漢等人竭力將他們護住,只怕他們此刻,便不是狼狽這麼簡單了。

    「你死心吧,就算我們知道也不會說的。」一名雲族弟子臉色慘白,但態度卻極其決然。

    他們是有骨氣的,絕不會受到敵人的要挾!更不會接受他們的威逼利誘!

    「呵,你似乎很有骨氣。」凌若夕冷冷的扯動一下唇瓣,緩緩邁開步伐,朝他踱步過去。

    單薄的身軀,卻帶著一股難以言狀的壓迫感,隨著她一步步逼近,那股氣勢瞬間從頭頂上籠罩下來,那名少年不安的咬住嘴唇,心裡害怕得不得了,卻鼓足勇氣,不肯泄漏出半分。

    腳步最後定格在他的身前,凌若夕居高臨下的俯瞰著他,眉目森寒,五官更是冷得彷彿結了冰,「知道人棍么?」

    一旁偷聽的眾名隊長齊齊搖頭,豎起耳朵,想要聽聽看,什麼叫做人棍。

    「哼,不管你怎麼折磨我們,我們都不會背叛雲族!你死心吧,賤女人。」這名弟子老早就聽說過凌若夕這個名字,傳言,她用了媚術,蠱惑少主,害得少主與族長險些決裂,讓安寧了百年的雲族,出現動蕩,她在這幫被洗腦的門人眼裡,就同那禍國殃民的蘇妲己沒什麼區別。

    仇恨、憤怒、鄙視,種種情緒不斷的在他的眸中閃過。

    「混蛋丫頭做人真是太失敗了。」鬼醫在一旁喋喋不休的嘆息道,「怎麼走到哪兒,都能碰見對她不爽的敵人?」

    「因為他們太愚昧,太無知。」凌若夕涼涼的睨了他一眼,沉聲說道。

    愚昧?無知?

    她的評價讓地上的六名弟子頓時怒了,他們眥目欲裂,若是能夠有半分的力氣,他們絕對會衝過來,將凌若夕給咬死的。

    「所謂人棍,就是先把你們的手和腳斬掉,再挖掉耳朵和眼睛,拔掉舌頭,但你們不會死,只會在無盡的痛苦中輪迴,我會把你們殘留的軀殼泡入泡菜壇,腌菜的工序你們總該知道吧?鹽水會從你們的傷口,慢慢的進入,你們什麼也看不見,什麼也聽不到,你們會感受到軀殼一點一點慢慢腐爛,那些腐肉,會從你們的傷口開始,進入肝臟,最後……」她用著一副平靜的語調敘述著製作人棍的方法,隨著她的描述,結界外偷聽的賓客臉色愈發難看。

    甚至有不少心理素質不過硬的人,捂著嘴,彎腰乾嘔。

    僅僅是聽她的敘述,他們的胃液就開始翻滾,開始涌動,腦海中更是會有一幅幅血淋淋的畫面出現,這滋味,絕對是煎熬。

    衛斯理慘白著一張臉,默默的將漫上喉嚨的噁心感覺吞下,他第一次發現,其實皇後娘娘以前的那些手段,是那麼的正直,那麼的善良。

    那些在她手裡乾脆利落慘死掉的人,簡直是太幸運了。

    「你!你不要以為這麼說我們就會害怕!」明明恐懼得變了臉色,但這幫人仍舊喋喋不休的大聲反駁著,以為這樣,就能夠給自己壯膽。

    凌若夕略顯惋惜的嘆了口氣:「看來你媽嫩是不到黃河心不死了。」

    她遺憾地搖搖頭,宛如死水般波瀾不驚的眸子忽然轉向一旁的暗水,朝他勾勾手指。

    不是吧……

    暗水心頭咯噔一下,猶豫了半響,才慢吞吞挪步過來,他苦哈哈的站在凌若夕身邊,希望一切只是自己想太多,她絕對沒有要讓自己動手做人棍的念頭。

    「你來吧。」只可惜,凌若夕嘴裡吐出的話,直接粉碎了他心底那些慶幸與期盼。

    「姑娘,那什麼,我的技術不太好,這種事要不還是換別人來吧。」暗水難得的謙虛了,雖然他殺過不少人,手段也極其殘忍,但對幾個毫無反抗能力的弱者,讓他坐車這種事,他還真有些不太適應。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
    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