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10章 猛虎出籠,殺神現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10章 猛虎出籠,殺神現世字體大小: A+
     

    一具具被擊中要害,失去生命力的軀殼緩緩倒落在地上,血泊汨汨地從他們身下溢出,突然間出現的驚變,嚇得眾人完全懵了,他們機械的眨眨眼睛,有種自己正在做夢的錯覺。

    秒殺什麼的,根本不可能吧?

    「嘖,又髒了。」暗水嫌惡的掃了眼再次被鮮血染紅的手掌,將掌心捏碎的心臟肉末拍掉,口中喃喃道。

    「你下次能稍微講一點衛生嗎?徒手捏碎心臟這種事,我這種上了年紀的人看起來,會很受不了。」鬼醫在一旁低聲嘀咕著。

    「說這種話的時候,能不能把你殺過人的刀子收回去?」暗水鄙夷的看了眼他手裡剛收割帶哦一條生命的匕首,這老頭有什麼資格說自己?他不也是一刀命中嗎?

    鬼醫尷尬的咳嗽一聲,立馬將匕首收回衣袖。

    明明是這麼可怕的場面,可他們之間的談話,卻莫名的讓人覺得詭異,為什麼可以做到這麼輕鬆?為什麼他們毫無半分的負罪感?那是一條條人命啊。

    「別用這麼噁心的眼神看著我,這隻會讓我想要殺人。」暗水被戰意染紅的雙眼緩緩朝賓客群中掃去,被他那雙野獸般可怕的眸子盯住,這些賓客一個個雙腿發軟,狼狽的垂頭,再不敢露出任何的情緒。

    「這!這!」四長老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嘩然驚變,原本目中無人的態度,變作了驚愕,變作了恐懼。

    這些弟子是他和老五親手培養出來的,不敢說能在這片大陸上橫著走,但至少,在同輩中,算是佼佼者,可是,誰能告訴他,到底發生了什麼?

    他們竟會被這幫人瞬間秒殺?

    太過駭人的事實,反倒是讓四長老覺得有些不太真實,他狠狠的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揪心的疼傳入神經末梢,口中不自覺發出一聲抽氣。

    「現在,你還覺得勝券在握?」凌若夕漠然問道,眉宇間掠過一絲譏諷,一絲不屑。

    她說過,傷害過她的,一個也別想逃走,在他們曾經偷襲她,暗算她,鄙視她的時候,就該做好,若有朝一日她變得強大,會轉過頭找他們報仇的準備。

    四長老略顯緊張的吞咽了一下口水,對上凌若夕暗藏冷怒的目光,縱然心裡再恐懼,他也逼迫著自己不肯露出分毫。

    「你居然膽敢殺害我雲族弟子?」他裝腔作勢的怒喝一聲,只是那顫抖的聲線卻泄漏了他此刻並不平靜的心情。

    凌若夕點點頭,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模樣,「是,所以呢?」

    「姑娘,直接動手吧,我看這些人是完全聽不懂人話,同他們交流,只會白費力氣,浪費精神。」暗水不停的扯著衣袖擦拭著手掌、手背的血漬,同時還不忘火上澆油。

    「四位長老,無需同她多言,本少爺還就不相信了,雲族竟會連一個黃毛丫頭也制服不了。」雲井寒眸光森冷,這遍地的屍骸,沒能讓他打消對凌若夕動手的念頭,反而愈發堅定,要趁著她完全成長起來之前,將她誅殺掉,免得將來,成為他那位好大哥的助力!

    原本有所動搖的四名長老一聽這話,心裡頓時升起一股豪氣,對啊,他們若是示弱,放走了凌若夕,將來雲族還有何顏面立於大陸之巔?他們又有何顏面,承受無數人的敬仰與崇拜?

    雲族百年的威名絕不能斷送在他們的手裡。

    「凌若夕,受死吧。」四長老咬著牙,腳掌迅速蹬住地面,人凌空躍起,再猛地朝凌若夕撲來。

    「四哥,我來助你!」剩下的三名長老同時出動,從四個方向,齊攻凌若夕,逼近的氣勢充滿了壓迫感與殺意,若換做尋常人,大概早就嚇得雙腿發軟了,但凌若夕卻微微旋身,靈巧的避開四長老迎頭劈落而下的手掌,手肘順勢在旋轉身,對上五長老的掌心,玄力與玄力的碰撞,立即引來大地的震動,一股股浩瀚強勢的氣浪,圍繞在他們之間。

    「卧槽,卑鄙,居然四對一!」暗水氣得一聲怒罵,卷著袖子就要衝到戰圈裡去幫忙,誰料,雲井寒大手一揮,早已埋伏在山坡上的雲族弟子,瞬間冒出頭來,將眾名隊長團團圍住。

    「媽蛋,老大呢?這種時候他怎麼不見了?」暗水仰頭沖入人群,一邊同雲族的弟子交戰,一邊大聲問道。

    在他身後,餘下的九名隊長也在瞬間出手,手臂一揮,大片的人影立馬倒下,身軀所到之處,莫不是殺出一條康庄大道,一具具屍體轟然倒下,但後方的人又前赴後繼的朝他們圍攏,如同螞蟻狂潮,怎麼殺也殺不完。

    這種時候,要是老大在,他一出手,保證能大殺四方!丫的,關鍵時候,怎麼不見人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絕殺的身影就完全消失不見了,以至於暗水殺紅了眼,還不忘在心底將絕殺一通咒罵。

    凌若夕一人迎戰四名長老,縱然她已到紫階巔峰,仍然疲於應對,只能靠著敏捷的身手,打起了游擊戰,且戰且退,將人往戰圈裡引去。

    「休想!」五長老看出她的意圖,立即飛身截住了她的去路,手掌朝前推出,一股浩然氣浪迎面撲來,逼得凌若夕只能後撤,誰想,後方四長老與六長老聯手堵住她的退路,七長老凌空躍起,然後俯身朝下。

    前後上四方全是死路,凌若夕面色一冷,左手緊握柳葉刀,右手握住銀針,目光迅速在四周掃視一圈后,一咬牙,雙足猛地蹬地,身體宛如炮彈,咻地直逼上長空。

    「砰!」腳掌與七長老的手掌迅速對撞,雙臂朝兩側輕揮,武器已然脫手,筆直的朝前後兩方的敵人射去。

    三名長老被迫躲閃,一瞬間的空隙,被凌若夕抓住,她飛快的在半空調轉了姿勢,腳尖輕點空氣,從那道窄小的縫隙里猛衝出去,瞬間,退出了四人夾擊的包圍圈。

    「叮鈴鈴。」銀針與柳葉刀被三名長老揮落在地上,明媚的陽光從蒼穹直泄而下,凌若夕退入雲族弟子的包圍圈,徒手擰斷兩側準備趁機偷襲她的敵人咽喉,隨手一扔,屍體化作一道優美的拋物線,砸向四名長老的方向。

    他們連忙側身避開,任由屍體砸落在地上,摔得支離破碎。

    「哼,你們這些所謂的德高望重的長老,如今看來,也不過如此。」竟連自己的門人,也不願接住,只顧著保命,凌若夕面露一絲不屑,對於他們下意識的躲閃很是鄙夷。

    「你這女人好生歹毒。」四長老怒紅了眼,這些弟子都是雲族這些年來在各地收留的根基極好的門人,如今卻慘死在她的手下,他們怎能不心痛?

    「彼此彼此,你們也好不到哪裡去,至少我敢做就敢當,比不得某些人,做了婊、子,還想立貞節牌坊,虛偽,噁心。」凌若夕冷聲諷刺道,話音剛落,數只銀針再度滑出手掌,將逼近的弟子刺穿眉心。

    動作利落得好似腦袋上長了無數雙眼睛,明明她注視著長老的方向,卻仍舊能夠精準、敏銳的察覺出四周的動靜。

    「姑娘,你沒事吧?」暗水一路殺紅了眼,身上的長衫已染上斑斑血跡,他略帶氣喘的衝到凌若夕身側,目光從上到下,將她打量了一番,「媽蛋,還好這幫老混蛋沒有傷到你。」

    否則,就算拼了這條命不要,他也會把他們碎屍萬段。

    「先解決了人再說別的。」凌若夕漠然啟口,俯身殺入人群,凌厲的殺意,乾脆利落的招式,她的身影所到之處,莫不是一片哀鴻遍野。

    動脈、心臟、咽喉、眉心……

    她所攻擊的全是人體最脆弱的要害,四名長老看得心臟抽痛,他們這樣的打法,同砍白菜有什麼差別?人海戰術在他們這兒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只會讓更多的弟子白白的送掉一條命。

    「四哥,不能再任由他們胡作非為下去了,這幫人的實力太可怕,不論是單挑還是群毆,咱們都不是對手。」五長老冷靜的分析道。

    這件事,在場任何一人都能看得出來。

    「那你說該怎麼阻止他們?」四長老焦急的問道,他何嘗想自己的心血就這麼白白耗費掉?

    「啟動結界,把他們引進去。」五長老沉聲說道,眼底精芒乍現。

    結界?

    四長老眸光一亮,頓時笑了,那笑宛如狐狸般狡詐、姦猾。

    「好,我拖住他們,老五老七,你們去啟動結界,今天,我要讓這幫人有來無回。」四長老立即下令,說罷,便飛身躍入戰圈,打算牽制住凌若夕等人。

    雲井寒與雲玲始終站在戰圈外的安全地帶,看著腥風血雨的戰場,兩人的神色一個冷漠,一個陰沉。

    「二少爺,這樣下去根本不是辦法。」雲玲略帶焦慮的說道。

    「那又怎麼樣?弱小的人,被強者殺掉本就是理所當然的。」雲井寒說得很是淡漠,似乎完全忘記了這些門人,都是信服他,仰慕他,崇拜他,以他馬首是瞻的。

    雲玲微微一愣,臉色不自覺黯淡了幾分,是啊,二少爺不是少主,根本沒有這麼多的菩薩心腸。

    「你後悔了?」微涼的指尖輕輕挑起她削尖的下顎,雲井寒危險的眯起了雙眼,沉聲問道,一股危險的氣息在他的身側浮現。

    雲玲緊抿著嘴唇,「我不會後悔。」

    是的!她沒有錯!錯的是被凌若夕蒙蔽了雙眼的少主,錯的是她這個勾走了少主的心,害得少主生死不明的狐狸精!

    雲玲緊握住拳頭,一遍又一遍不停的在心裡給自己做著自我催眠。

    見到她這副自欺欺人的模樣,雲井寒滿意的笑了,「這才對,如果沒有她,你才該是大哥的妻子,這世上,沒有人比你更了解大哥,同樣的,也沒有人比你更適合他。」

    如同惡魔般充滿蠱惑的聲音,在雲玲的耳畔響起。

    她眼底最後一絲動搖與掙扎,被堅定取代。

    對!他說的才是對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
    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