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09章 挑釁人也需要資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09章 挑釁人也需要資本字體大小: A+
     

    「我忽然間覺得好冷。」暗水偷偷看了眼凌若夕那副好似即將施暴的狠厲表情,忍不住伸出手,搓了搓自己的胳膊,媽蛋!能別這麼嚇唬人么?看著真心很恐怖有木有?

    「鎮定。」木堯梓不屑的睨著他,對他大驚小怪的模樣很是鄙夷。

    「說這句話的時候,能勞煩你把握住的拳頭給鬆開嗎?」否則,他會覺得完全沒有半點說服力,暗水吐槽道。

    木堯梓面色一僵,索性轉過頭去,只拿一個後腦勺對著他。

    喂,這算是惱羞成怒么?暗水抽了抽嘴角,對自己這位心思詭異的小夥伴,各種吐槽無力。

    濃濃的塵煙緩緩散去,以二長老為首的四名長老的身影,豁然出現在眾人的眼前,其中,有凌若夕最為熟悉的,也是記憶最為深刻的,四長老、五長老,他們穿著統一款式的墨色長衫,仙風道骨,好似遊離在塵世外的隱世高人,只可惜,凌若夕卻完全沒有這種感覺。

    「這些人難道是雲族的長老?以前跟隨雲族族長打天下的功臣?」雖然雲族早已在百年前隱居世外,但有關於它的傳言卻時不時會在民間傳出,眾人對這些長老倒是有所耳聞。

    他們年輕時,便是龍華大陸上出名的天才,追隨雲滄海,替他擴展勢力,培養後輩,在只聞其名,不見其人的大陸中,簡直是堪比傳說般偉大的存在。

    「知道你們讓我聯想到了什麼詞嗎?」凌若夕莞爾一笑,只是那笑不達眼底。

    對她的性格頗為了解的暗水等人,齊齊打了個寒顫,每次凌姑娘笑得這麼動人,就代表她要動怒了。

    「知不知道他們做了什麼?居然只打了一個罩面,就讓凌姑娘這麼生氣?」壯漢偷偷戳了戳暗水的手臂,悄聲問道。

    暗水翻了個白眼:「你以為我是百事通?我怎麼知道。」

    拜託,他們認識凌姑娘才多久,他自己都不知道的事,他又怎會清楚?

    「不管是什麼恩怨,我只知道,這些人要倒大霉了。」有隊長一針見血的說出了總結陳詞,他們太了解凌若夕,這個女人或許實力不是他們之中最強的,但卻是最記仇,手段最多,心機最縝密的,一旦被她深深的惦記上,那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得罪她,哪怕實力再強,也會被她追殺一世。

    「什麼什麼?」鬼醫忙出聲詢問道,神色略顯興奮。

    凌若夕笑得愈發明艷,勾起的嘴角微微露出了那兩排茭白得發亮的牙齒:「裝逼。」

    「……」這是四名被冠以裝逼這兩字的長老,他們完全是一臉被雷劈過的驚滯表情,一身超凡脫俗的氣勢,瞬間散得連渣也不剩。

    「噗。」暗水頓時曝出一陣酣暢淋漓的大笑,「哈哈哈,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會是這樣。」

    果然,凌姑娘從不會讓他失望。

    「咱能別笑了嗎?」壯漢已經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他真的很受不了一個大老爺們笑得這般猥瑣有木有?

    上方的鬧劇凌若夕絲毫不在意,她的眼除了四長老和五長老外,再也看不見別的,她至今仍記得,這二人當初是如何囂張的站在她的面前,又是如何同雲玲聯手,偷襲暗算她,才使得她中招,雲井辰被迫被綁走。

    牙齒咬得咯咯作響,身側的氣息更是冷得刺骨,似一道寒風,驀地刮過整塊浮雲地,又似濃厚的烏雲,壓抑在眾人的心窩上,讓他們有些喘不過氣來。

    這得殺了多少人,才能凝聚這般可怕的殺氣?

    有關於凌若夕的傳言在兩國始終傳盪著,但未曾親眼目睹她暴行的大部分人,仍舊抱著半信半疑的態度,但如今,他們卻是打從心裡相信了坊間的那些流言。

    這個女人單憑氣勢,就足夠讓人感到心驚肉跳。

    「哼,又是你,每次見到你就不會有好事。」四長老橫眉怒目的開口,毫不掩飾對凌若夕的不悅與不滿。

    「能讓你不開心,我很高興。」凌若夕涼涼的諷刺一句,嘴角始終掛著一抹笑,「正好,今兒該到的人都到了,咱們新仇舊賬是不是也該一起算算了?」

    話音剛落,她渾身包裹住的殺意瘋狂滋長,就連身側的空氣,好似也在這一刻變得扭曲起來。

    巨大的氣浪以她的中心,咻地,擴散向四周。

    「這樣的凌姑娘,在雲旭離世后,有多久不曾見到了?」暗水喃喃道,心頭愈發疑惑,這四個老頭到底做了什麼事,竟能讓她這般大怒。

    在他看來,凌若夕雖說脾氣不太好,手段有些殘忍,但絕不是一個無事生非的人,她瑕疵必報,但那也僅僅是在觸及了她底線的前提下,若只是小打小鬧,她絕不會表現出這般的失態。

    「諸位長老,今日還得勞煩你們,給這女人一個深刻的教訓!讓她知道,咱們雲族不是她肆意妄為的地方。」雲井寒眼底精芒一閃,開始煽風點火。

    他就不信四位身手高牆的長老同時出手,再加上自己手裡的人,難道還拿不下凌若夕和她的這些同黨?

    「二少爺,你大可放心,若有人膽敢在雲族的地盤上放肆,老夫絕不輕饒。」四長老振振有詞的說道,話意有所指。

    凌若夕頓時笑得只見眉不見眼,那雙寒潭般深幽、冰冷的眸子,細細的眯起,「哦?決不輕饒?我想,你大概是忘記了,上次是怎麼打敗我和雲井辰的,年紀大了,記憶里衰退,我完全可以理解,也不介意說出來,讓你慢慢的回想。」

    「哈哈,說得好。」暗水啪啪的鼓掌,甚至還衝著凌若夕吹了一聲口哨,儼然未曾把這四位德高望重的長老放在眼中。

    「你又是什麼人?」四長老霍地抬起頭,當他查探到這幫人的修為後,心頭猛地一驚,但臉上卻不露分毫,仍舊是那副囂張、張狂、高高在上的姿態。

    暗水仰天長笑:「我可不是什麼名人,不過是凌姑娘身邊的隨從而已。」

    明明嘴裡說著隨從這兩個字,但他的氣勢卻不比下方的長老們遜色,甚至有些旗鼓相當。

    「隨從?」四長老眸光一閃,他可不會輕易相信這番話,若只是一個隨從,怎麼可能有紫階的修為?

    「閣下,這是我雲族同凌若夕之間的私人恩怨,還請閣下莫要插手。」五長老忽然出聲,不卑不亢的建議道,他原先對凌若夕倒說不上有多厭惡,頂多也只是沒把她放在眼裡,可是現在的局勢卻不同了,比起上次見面,她身邊多了這幫身手高強的高手,讓他不得不戒備,不得不小心對待。

    「老頭,你是沒聽明白我說的話嗎?作為隨從,當然是凌姑娘說什麼,我做什麼咯。」暗水說得雲淡風輕,但他的態度卻極其堅定,擺明了要同凌若夕共同進退。

    「一段時間沒見,你勾三搭四的能耐倒是愈髮長進了,哼,少主不在的這段期間,你竟勾搭上了這麼多的男人。」四長老尖銳的諷刺道,只差沒把水性楊花四個大字,刻在凌若夕的身上。

    「放屁!」暗水當即暴怒,一股可怕的威壓瞬間朝下撲去,「你們若再敢說凌姑娘一句不好,別怪我不懂尊老愛幼。」

    那股威壓讓四長老與五長老二人胸口窒悶,立即運功抵擋。

    六長老同七長老更是立馬釋放威壓,四人合力擋下了來自上方的氣息。

    「總算是有高手出現了,媽的,還以為你們這什麼第一世家,就只有這些蝦兵蟹將呢。」壯漢與暗水並肩站著,二人的威壓與四名長老釋放出的玄力,隔空撞上,氣氛驟然間變得沉重且危險。

    論修為,雙方不相上下,但若論氣勢,四名長老遠不是常年在生死戰鬥中爬行的暗水二人的對手。

    半響后,他們便感覺到了一股後繼無力,體內的玄力開始出現空耗的危機,咬著牙,再度將威壓加重,試圖傾盡全力進行反撲。

    「轟!」

    你退我進的兩股力量,在半空中爆炸,轟然的響聲,震得腳下的地也隨著顫抖起來。

    反噬的玄力讓雙方各退數步,暗水更是被震傷了內臟,一絲血漬順著他的嘴角緩緩滑落出來。

    他不好過,但下方的四名長老狀況也沒能好多少,臉色已浮現了絲絲青白。

    眼見他同壯漢接連受傷,凌若夕面色微寒,冷峻的眉梢好似結了一層冰,「四對二,你們不嫌丟人,我都替雲井辰感到丟人現眼。」

    「你!」四長老當即氣得雙眼倒豎,她這分明是在諷刺他們技不如人,在人數多出一倍的前提下,竟還受了傷。

    「怎麼,難道我說錯了?」凌若夕繼續火上澆油,豐盈的玄力從丹田升起,順著體內各條經脈,開始瘋狂運轉,「年事高了,就該在家好好頤養天年,別出來倚老賣老,我的人,可沒有尊老愛幼這種美德。」

    她特地咬重了老這個字,諷刺著四名長老的歲數。

    「你好大的膽子。」四名長老門下的弟子們,再也顧不得心裡的害怕,拔刀的拔刀,運氣的運氣,一雙雙噴火的視線,直勾勾盯著凌若夕,似要將她千刀萬剮。

    「會叫的狗不咬人,一群手下敗將,還沒資格在我面前逞威風。」凌若夕如是說道,細長的睫毛輕輕撲閃著,在她的眼角周圍灑落一圈淡淡的暗色。

    瞬間,天空上數道人影直衝而下,宛如流星墜落,來勢洶洶,快得人根本來不及反應。

    「啊——」

    「啊!」

    慘叫聲伴隨著鮮血,無情的染紅了眾人的視野。

    一條條鮮活的生命,在瞬間被收割走,撕裂的咽喉,血肉外翻,震碎的胸腔,空蕩蕩的,血塊如同雨滴,竟將腳下這片大地,染成了血紅的地獄。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
    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