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08章 專干偷襲這種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08章 專干偷襲這種事字體大小: A+
     

    聞言,凌若夕緩緩揚起了眉梢,輕揮衣袖,從空中降落,腳邊是被砸出的一個個深坑,坑裡,則是哀鴻篇野,身受重傷的雲族弟子,面對這樣的慘狀,她卻連眉頭也不成皺過一下。

    「丫頭,你到底做了什麼,讓他恨你入骨?」鬼醫緊隨著飄落在她的身旁,凝眉問道,一般人會有這麼仇恨的眼神嗎?居然還要將她斬殺在此處。

    凌若夕故作無辜的聳聳肩膀:「這件事我比你更想知道,我究竟是姦殺了他的妻兒,還是殺害了他的父母。」

    擦!她這是在阻止雲井寒全家的節奏么?

    鬼醫滿腦子黑線,嘴唇蠕動幾下,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想要留下凌姑娘?喂,你這個毛還沒長齊的小子,是拿我們這些大老爺們不存在是吧?」暗水雙手插在腰間,居高臨下的俯瞰下來,神色略顯不悅。

    媽蛋!動手的是他們,傷人的也是他們,為毛這些人的注意力,就這麼輕而易舉就被凌姑娘給奪走了?他預想中,群人崇拜的畫面,根本沒有出現有木有?

    壯漢特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這種事,習慣就好。」

    在凌姑娘身邊,他們若是綠葉,她便是紅花,充當綠葉這種事,他們也幹得心甘情願。

    暗水也就嘴巴上抱怨抱怨幾句,怎麼可能真的對凌若夕不滿?他迅速整理了一下臉上幽怨的神情,鼻腔里發出兩聲傲慢的哼哼聲:「還有什麼招,你們快點使出來,丫的,不知道時間就是金錢這個真理嗎?」

    「凌若夕這就是你養的狗?粗俗、無理、根本就是一群毫無禮義廉恥的莽夫。」雲玲聽著暗水嘴裡擠出的這些刺耳的話,心頭那把火,愈燃愈烈,幾乎達到了快要再次爆發的地步。

    凌若夕掏掏耳朵,滿不在乎的說道:「他們可不歸我養。」

    「哼,手底下見真章,你叫得這麼厲害,就是不知道手上功夫怎麼樣了。」有隊長意味深長的打量了雲玲一番,並不參雜任何淫邪的目光,卻讓雲玲有種被扒光了衣服的錯覺。

    「你們找死——」她一聲爆喝,下意識運起玄力,想要出手,但體內剛平復的內傷,又因此作痛,小臉驀地慘白。

    「喲呵,嘴巴倒是挺厲害的,我好怕好怕喲。」暗水故作猥瑣的揉揉胸口,嘴巴幾乎快要咧到耳垂邊上去了。

    凌若夕嘴角一抖,她很不願意承認,但卻不得不承認,他的話,真心很像正在試圖調戲良家婦女的富家公子哥。

    她下意識朝後退了數步,低垂下頭,一副同天空上那幫猥瑣的男人完全不認識的模樣,身旁的鬼醫也做出了同樣的反應。

    「你!你們!」雲玲氣得玄力在經脈中反噬,一口心頭血哇的噴出嘴角。

    「卧槽,暗水,你這口才也太好了吧?居然能把人活生生氣到吐血?」壯漢忍住笑,故作驚訝的捂住嘴巴,嘴裡說出的話,能把死人給氣活。

    暗水一臉高深莫測的搖搖頭:「不是我方太厲害,而是敵人不給力,說了你們也不懂。」

    「……」這是被他的無恥打擊得瞬間啞然的眾名隊長。

    「……」這是氣到渾身發抖的雲玲。

    「你覺得他們得了你幾分真傳?」鬼醫悄聲詢問著身旁的凌若夕,同她接觸得太久,好人也會變壞,壞人只會變得更壞,以前的他們,頂多只是手上功夫彪悍,可現在呢?就連嘴上功夫,也是出類拔萃。

    凌若夕默默的望了望天,幽幽然啟口道:「我最多只是他們的引路者,開發了他們的潛能,這是他們的本質,與我沒有任何關係。」

    擦!她這麼正直,這麼美好的人,怎麼可能調教出如此無恥的同伴?這絕對不是她的緣故。

    「殺了他們,給我殺了他們!」雲玲怒聲咆哮道,只可惜,她的憤怒,根本未能讓身側的同門弟子有任何的反應。

    不是他們不生氣,而是,莽撞的動手會得到怎樣悲慘的下場,他們親眼見到過。

    是人都惜命,就算是他們也不例外。

    「二少爺,你難道就任由他們如此蠻橫?」雲玲眼見說不動這幫人,只能求助雲井寒,「我受辱不要緊,可是,這麼多有頭有臉的人在此,難道你也想讓雲族的威名掃地嗎?」

    「我知道該怎麼做,無需你來教我。」雲井寒面色一沉,咬牙說道。

    見此,雲玲這才滿意的住了嘴。

    「凌若夕,你若還有半分良心,就不要再反抗,乖乖的伏法認錯,興許,本少爺還能給你留一個全屍。」雲井寒朗聲說道,並沒有因為暗水等人展現出的實力,而有任何的妥協與恐懼。

    他太過鎮定的反應讓凌若夕不自覺擰起了眉頭,總覺得,他好像是在拖延時間,等待著什麼。

    「你的意思是,讓我站在這裡不反抗,不還擊,任你處置?」且不說她完全沒弄明白,自己與雲族有何恩怨,就算有,她為什麼要好端端的選擇這種自殺的做法?「我看上去很像有良心的人嗎?」

    「不像,一點也不像。」回答她的是尖刀部隊眾名隊長齊齊搖晃的腦袋。

    喂,這種時候他們不是該和自己一個鼻孔出氣么?拆自己的台是什麼意思?

    眼刀猛地朝天上刺去,那幫男人立即眼觀鼻鼻觀心,乖巧得不得了。

    「我怎麼突然覺得這凌若夕挺厲害的。」有賓客將她同尖刀部隊之間的動靜看在眼裡,不由得低聲呢喃道。

    「我也有同感,能夠控制這麼多的高手,絕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而且,這幫高手還是心悅誠服的聽從她的命令,這種事,怎麼看怎麼詭異。

    這些竊竊私語聲,從下方傳入暗水等人的耳中,他們卻沒有生氣,反而一臉驕傲,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得到凌姑娘這樣的對待的,他們有理由自豪,有理由感到驕傲。

    「完蛋了,又是一幫被洗腦的笨蛋。」鬼醫彷彿見到了下一個小一正在潛移默化的出現。

    他真的很不明白,為什麼只要是同她有過一段時間接觸的人,都會對她誠服。

    雖然心底這般腹誹著,但鬼醫臉上卻不自覺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

    不僅是他們,連他自個兒不也因為她的出現而改變了嗎?若說他們以前的生活,枯燥、昏暗,那麼,她便是為他們帶來曙光的太陽,在他們漆黑的生命中,添加上許許多多的色彩。

    這樣的人,讓他們怎能不去追隨?怎能不去信賴?

    「你這是冥頑不靈,打算與雲族徹底決裂嗎?還是說,你以為,有雲井辰在,雲族就不可能拿你怎麼樣?」雲井寒似乎曲解了凌若夕的意思,她的自信與狂傲,落在他的眼裡,通通被歸咎於雲井辰的原因。

    「有他無他,有什麼必要的聯繫么?你們設了這麼大的一個局,請我前來,難道就只是為了說這些廢話?」凌若夕不怒反笑,她歪著腦袋,好笑的看著前方一臉怒容的眾人,她真心不明白啊,她究竟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竟惹得他們這般怒視。

    「何必同她多說?今日,她必定有來無回。」雲玲沒好氣的打斷了他們倆之間的對話,說得斬釘截鐵,那冰冷的殺氣,排山倒海般的朝凌若夕涌去。

    衣訣在殺意中獵獵作響,她卻不動如山,「我說,就算要殺我,好歹也給我一個理由,昂?」

    她真的很想弄明白,他們的仇視從何而來。

    「你想知道?」雲井寒陰惻惻的笑了,宛如毒蛇般狠厲、冰涼的目光,讓凌若夕不自覺打了個機靈。

    這個男人身上散發的氣息太危險,就連她,也覺得不寒而慄。

    「下地獄去問閻王爺吧。」話音剛落,從後方瞬間撲來四道人影,他們的速度快如閃電,眾人只來得及見到一抹黑色的虛影,爾後,凌若夕所站立的地方,便發出了轟轟的巨響,好似核彈爆炸一般,地動山搖。

    「不是吧?又來?」賓客們一個個抓著身邊的東西,試圖保持平衡。

    「天哪,我好想回家。」

    「快看快看,那是什麼?」

    濃濃的塵埃中,眾人驚呼的聲音絡繹不絕,有人敏銳的發現了躍到不遠處的空地上,臉色冷峭的凌若夕,呼吸頓時一緊。

    「又是偷襲?」她冷冷的掃了眼在匆忙躲閃中,被玄力的氣浪殃及的衣袖,左手的袖口一路炸裂至手肘,炸得七零八落,手肘邊有擦痕迅速浮現,「這種把戲你們就玩不膩嗎?」

    若不是她在瞬間感覺到危險,只怕現在已淪為了亡靈了。

    「呸呸呸,吃了我一嘴的土。」鬼醫的聲音從右側傳來,他狼狽的從地上站起,不停的吐著舌頭,想要將吸入口腔的灰塵吐出來。

    凌若夕看了他一眼,確定他雖然身影狼狽,但卻沒有受到較大的傷害后,這才猛地鬆了口氣,冷峻的五官,隱過一絲冷怒:「堂堂第一世家,就不敢光明正大的出手嗎?先是設局,如今又是偷襲,呵,倒是讓我大開眼界啊。」

    這是**裸的嘲笑。

    雲井寒等人的臉色有些難看,卻又礙於身份,不好反駁,畢竟,她說的都是事實。

    「老四,她就是凌若夕?」一道陌生的蒼老聲音從那塵埃中緩緩傳出。

    「不錯,正是她,這女人口齒伶俐,有把黑的說成白的的能耐。」緊接著傳出的是一道讓凌若夕記憶深刻的嗓音。

    她面上的冷色瞬間加重,沒想到,偷襲她的還是一位熟人啊。

    鬼醫本是想走到她身旁的,但還沒湊近,就感應到了她身側溢出的冷意,腳下的步伐立馬頓住,他又不是傻子,明知道她現在心裡不爽,還傻逼逼的撞上去,那不是找虐嗎?

    想通了這一點后,他急忙後退,拉開了同凌若夕之間的距離。

    「呵,你若是不出現,我還險些忘了,貌似在這雲族裡,我的敵人可不止一個。」冰冷至極的話語流淌出唇齒,她似是冰封的雙眸,冷冷的注視著塵埃中若隱若現的四道人影,涼薄的紅唇,緩緩勾起一抹笑,暴虐且血腥。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
    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