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06章 你母親知道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06章 你母親知道么?字體大小: A+
     

    「天知道。」凌若夕不置可否的聳聳肩,在她看來,雲玲的指責真心很可笑有木有?她從未來過雲族,更不曾主動招惹過他們,就算這雲族裡發生了什麼事,又與自己何干?

    似乎是看出她的漠然與諷刺,雲玲心頭的怒火蹭地一下宛如火山般驟然爆發,一股駭然的玄力自她腳下忽地騰升而起,宛如平地而起的龍捲風,一波、波氣浪綿延不絕,吹動她的衣訣獵獵作響。

    「嘖。」凌若夕抬起手,將被風吹得翻飛的秀髮別到耳後,「雲玲,我到底是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你們竟要設這麼大的局引我入瓮?」

    「說不定她是嫉妒丫頭你比她年輕,比她貌美,比她優秀。」鬼醫立即接嘴,理直氣壯的一句話,氣得雲玲一口氣卡在嗓子眼,上不去也下不來。

    「我會嫉妒她?」陰鷙的雙眸瞬間充血。

    「這就叫惱羞成怒,你們可學著點。」鬼醫秉著氣死人不償命的原則,繼續在一旁煽風點火,丫的,敢算計他的寶貝徒弟,氣不死他們,他鬼醫的名字就倒過來寫。

    殺氣暴漲,猶如實質般徘徊在空氣中,那冰冷的氣息,讓眾多賓客慘白了一張臉,嚇得連大氣也不敢出。

    「你!」一張變形的臉,猙獰得扭曲成一團,似森幽的古堡里四處亂竄的厲鬼。

    「哎喲,好可怕好可怕,丫頭,快保護我。」鬼醫咻地一下閃身躲到凌若夕身後,故作恐懼的說道,但眼底的笑意卻泄漏了他此刻洋洋得意的心情。

    本該是劍拔弩張的氛圍,可被他這麼一通搗亂,竟變得有些詭異。

    不少隊長看著他演戲,紛紛忍俊不禁的笑了,就連站在下方與雲井寒對持的暗水,也是一臉壞笑。

    「欺負一個女子,你就不怕被人戳脊梁骨?」凌若夕姿態悠然的問道,好似未曾在意下方那一雙恨不得將她千刀萬剮的眼睛,態度要多囂張有多囂張,要多鎮定有多鎮定。

    雲族的弟子們一個個看得心裡無名火頓起,她如今已是瓮中之鱉,居然還敢與同伴肆意談笑?這分明是沒將他們放在眼中!

    「你這就不懂了吧,你看看她那麼厲害,老頭子我哪兒是她的對手?要說欺負,那也是她欺負我。」鬼醫一副我很弱小,求保護求饒命的模樣,愣是把凌若夕看得哭笑不得。

    她無力的扶住額心,不忍直視他。

    「凌若夕,你欺人太甚。」雲玲口中發出一聲爆喝,人如炮彈,蹭地朝天空上飛來。

    「你當我們不存在嗎?」壯漢嗷嗷叫著,轟地一拳筆直的砸在雲玲的背部,力道十足,雲玲剛升到半空的身影,瞬間落下,宛如折翼的飛燕,狠狠的砸在了那冰涼的青石地上。

    壯漢傲然站定,一副保護神的姿態,護在凌若夕面前,泛著殺意的虎目,冷冷的掃過下方的眾人,「要傷害姑娘,除非先把老子打倒!」

    嗓音洪亮,宛如寺廟中敲響的鐘鼓,震得眾人雙耳發聵。

    「這實力,怕是突破紫階了吧?」

    「好強!好酷!好給力!」

    「凌若夕身邊的人,都這麼強悍嗎?」

    被迫留下來圍觀的賓客,目光驚滯,好似見鬼一般瞧著天空上的人,什麼時候龍華大陸上,竟出現了這麼多的高手?不是說突破紫階的人,數十年難得一見嗎?誰能告訴他們,為什麼他們的眼前居然出現了一大堆?

    讚美聲,驚嘆聲不絕於耳,壯漢自豪的挺了挺胸口,餘光朝後撇去,想要見到同伴佩服、稱讚的表情,只可惜他註定是要失望大哥,這幫沒節操的傢伙,此刻正在交頭接耳的議論著這幫賓客沒見識。

    「不就是紫階嗎?要不要這麼丟人?」

    「切,要是老大出手,你說他們會不會嚇得三魂飛走倆?」

    「哼哼哼,要是老子先出手,保證比壯漢更給力。」

    壯漢滿心的豪氣此刻宛如被戳破的氣球,咻地癟了下去,媽蛋!說好的邪魅狂狷呢?說好的仰慕崇拜呢?嚶嚶嚶,不帶這樣的。

    「紫階巔峰。」雲井寒瞳眸一縮,臉上那勝券在握的神色化作了驚愕,什麼時候這凌若夕的身邊居然冒出這麼多的高手?為什麼這種消息,沒人告訴過他?還有,紫階的強者難道是地上的大白菜嗎?誰都能夠撿到?

    「咳咳咳。」地上的塵埃逐漸散去,雲玲虛弱的咳嗽著從那龜裂的地縫中爬了起來,火紅的嫁衣染上了塵土,頭頂上精美的鳳冠,早已變作殘渣,掉落在地上,好端端的新娘子,在一瞬間變作了街上的乞兒,狼狽如斯。

    她神色狠厲,隨手將唇邊的血漬擦去,強忍住心頭翻騰不息的痛楚,拖著重傷的身體緩緩走到雲井寒身邊。

    「還有誰要來?老子一概奉陪!」壯漢氣焰囂張的朝下方的雲族中人勾勾手指,發出了挑釁。

    凌若夕嘴角一抖,她似乎沒有說過要開戰這種話吧?

    「切,就知道搶風頭。」暗水特鄙視的朝地上啐了一口,媽的,還以為今天的風頭人物會是自己,沒想到,居然被他給搶走了。

    「我來會會閣下。」一名雲族弟子實在忍不住壯漢囂張的叫囂,飛身而上。

    鬼醫一臉不忍,雙手合十在胸前:「阿彌陀佛,善哉善哉,請佛祖饒恕這些毫無眼見的凡人吧。」

    「……」凌若夕腦門上落下無數黑線。

    「……」眾隊長紛紛抽動著眼角,很想告訴大家,其實他們真的不認識這個抽風的傢伙。

    就連壯漢也在瞬間驚得腳下一滑,體內的玄力險些岔了,差點從半空中給掉下去。

    對方的攻擊已然逼近,凌厲的拳風直逼他的面部,壯漢哇哇慘叫兩聲,趕緊飛身後撤。

    「媽蛋!打人不打臉你知不知道?」

    什麼叫囂張?凌若夕一行人徹底為眾人好好的上演了一課。

    這方打得熱火朝天,可身為同伴的他們呢?居然開庄下注,賭的不是誰輸誰贏,而是壯漢會用幾招打敗對手。

    「皇上,真的要繼續計劃嗎?」衛斯理嘴角抽搐著低聲問道,他總覺得面對這幫人,他們毫無勝算有木有?看看他們的態度,根本沒將雲族放在眼裡,若是連第一世家也拿他們毫無辦法,那他們在暗地裡策劃的那些事,只怕也難成功,說不定還會再次惹怒凌若夕。

    到那時,只怕他們就難安全的從這兒離開了。

    南宮玉冷冷的瞪了他一眼,他什麼話也沒說,但那決然的態度,卻讓衛斯理只能搖頭嘆息。

    情之一字,果真害人不淺,求而不得,最是容易讓人痴狂。

    「砰。」二十一招后,那名莽撞衝上去的年輕人便被壯漢一腳從空中踹下,眼看著就要淪為第二個雲玲,砸在地上,誰料,壯漢似乎想到了什麼好玩的遊戲,嘿嘿一笑,雙足凌空一蹬,速度竟比他下墜的速度更快,搶先一步落在地上,手掌凝聚一團可怕的玄力,驀地朝上擊出。

    「砰砰砰。」鈍鈍的攻擊聲,好似炸響的炮竹,不間斷的在耳畔響起。

    「我突然很同情他的對手。」眼看著那人淪為皮球,被壯漢踢來踢去,有一名隊長默默的吐槽道。

    就連向來沒把人命放在眼裡的他們,也覺得有些看不下去,更何況是下方那些賓客?

    「哇。」有好些人實在忍不住,彎腰嘔吐起來,只因為他們看清了,那團球形的物體,已不成人形,鮮血如同雨滴,從頭頂上滴落而下,濺落在他們的臉上,脖頸上。

    「他們簡直目中無人!」雲玲看得暗暗咬牙,體內的玄力瘋狂運轉,卻又牽扯到受傷的內臟,一股血腥味瞬間漫上喉嚨,湧入口腔,她冷臉將鮮血吞下,就算她受傷再重,也絕不能在這個女人的面前出醜!

    雲井寒神色森寒,對頭頂上發生的慘案不予理會,他轉過頭,向身側的親信附耳交代幾句,隨後,那名弟子便立即點頭,從懷中掏出一支木哨,清脆的哨音瞬間引來了所有人的注視。

    凌若夕眉心一跳,這男人又想搞什麼幺蛾子?

    「恩?」暗水敏銳的察覺到從四面八方的山脈中,突然間多出來的氣息。

    「一百二十二人,藍階巔峰,還有三個紫階巔峰。」木堯梓精準無誤的將人數清點出來,報給凌若夕。

    「轟!」壯漢最後一拳擊碎了那名弟子的心臟,拳頭血淋淋的,從他的胸腔里拔出,飛身回到凌若夕身側,「管他們有多少人,來一個,老子殺一個,來兩個正好湊成一雙。」

    他殺得正興起,一身凜然的殺氣,好似地獄深淵中爬出來的厲鬼,讓人不寒而慄。

    那團血跡斑斑的物體,失去生息后,轟然落到地上,正巧砸在賓客中,他們立即側身閃開,誰也不想被這玩意兒給砸傷。

    「哇!好險好險。」

    「媽呀,這已經不能叫做人了吧?」

    「好狠毒的手段。」

    不斷有驚呼聲從他們的嘴裡吐出,這些人手上或多或少都有過人命,但面對著這名弟子的死狀,他們仍是不自覺打了個哆嗦。

    「王爺。」妾侍臉色一白,撲入鳳奕郯的懷中,雙手宛如水蛭,纏住他健壯的腰肢,「王爺,奴家好怕,你看看,你看看那東西。」

    鳳奕郯剛想安慰她幾句,餘光卻忽然瞥見站在上方,被眾多隊長眾星捧月般圍住的凌若夕,她波瀾不驚的神色,深沉冷峻的氣勢,讓他心尖一顫。

    再垂頭看看懷裡哭得梨花帶淚的嬌弱美人,不知為何,心裡竟有了一絲厭煩,他猛地將人推開,嫌惡的拍了拍胸口的衣衫,好似上面沾染了什麼髒東西似的。

    他的舉動讓那妾侍頓時止了哭,傻傻的眨了眨眼睛,「王爺?」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
    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