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05章 眼拙是種病,得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05章 眼拙是種病,得治字體大小: A+
     

    鳳奕郯饒有興味的托著腮幫,斜靠著木椅,姿態愈發慵懶。

    凌若夕,呵,傳言說她與雲族少主有私情,如今按照這情形來看,果真不假啊,若不是倆人早已定情,她又怎會在聽到大婚的消息后,便趕到雲族?還喬裝打扮一番?

    「喂,你嘴巴給我放乾淨點!」暗水聽著雲井寒嘴裡吐出的刺耳形容,當即冷下臉來,怒視著他。

    「本少爺說的是她,你著急什麼?還是說,其實你也和她有一腿?」雲井寒故意用一種噁心的眼神,在凌若夕與暗水之間來回打轉。

    「草!你找死。」一聲怒喝后,身影好似鬼魅般,迅速朝下衝去,速度快得凌若夕連阻止也沒來得及。

    她無力的抬起手,扶住額頭,這個暗水,就不能稍微長點腦子么?

    「少爺小心。」『雲井辰』一把將雲井寒從原地推開,抬手扛住暗水的掌風,強大的玄力在兩人的身側迅速升起,就連空氣,彷彿也被扭曲了似的,暗水俯身朝下,十成的玄力傾巢而出,身影成倒v的形狀,面容一片肅殺。

    「轟轟轟!」

    玄力強烈的波動,震得腳下這片灰白的土地,一陣地動山搖。

    「哇。」驚呼聲,哀嚎聲不斷的從圍觀的賓客嘴裡吐出,他們扶住同伴,扶住主子,搖搖晃晃的站在原地。

    鳳奕郯擁著妾侍飛身從椅子上躍起,跳上主事堂上方的房檐,深紫色的長袍,隨意的落下,人慵懶的坐在瓦檐上,注視著下方的戰場。

    「王爺,嚇死奴家了。」妾侍一臉后怕的拍了拍胸口,粉色的長裙將她完美的身材曲線襯托得淋漓盡致,如今這一抖,連帶著胸口的豐盈,也跟著顫了顫。

    鳳奕郯微微一笑,親吻上她的面頰,但雙眼卻始終凝視著半空中穩如泰山的女人,「美人無需害怕,有本王在,沒人能傷到你。」

    妾侍裝作沒有看見他心不在焉的樣子,面頰紅如春桃,一把靠近他的懷中,撒嬌道:「王爺,奴家相信你,有王爺在,奴家才不會怕呢。」

    這樣的情語對鳳奕郯而言,根本就微不足道,他如今更在意的是,凌若夕究竟是來做什麼的,搶親?

    這個女人本該是屬於他的,可是卻水性楊花的與別的男人藕斷絲連,甚至還搞出了一個孽種。

    想到她曾經的背叛,鳳奕郯眼底的溫度瞬間消失得一乾二淨。

    那束陰冷的目光,從右側傳來,凌若夕當即警覺的側過頭去,對上了他打量的視線,眉頭暗自一皺,什麼話也沒說,便收回了目光。

    「姑娘,那人是誰?」絕殺漠然問道,他也注意到了鳳奕郯不善的審視。

    難道又是一個不知名的敵人么?

    「我曾經的未婚夫。」凌若夕揚起一抹戲謔的淺笑,她給出的回答讓絕殺頓時一愣。

    未婚夫?

    「姑娘,你以前的眼光可真特別啊。」居然會愛慕這般風流成性的男子。

    「誰年輕的時候沒遇到一兩個人渣呢?」凌若夕聳聳肩,他們倆的談話並沒有降低分貝,或者說,是故意說給鳳奕郯聽的,對於身負玄力的他來說,這點距離,足夠他聽得一清二楚。

    鳳奕郯身體一僵,冷峭的面容浮現了一絲薄怒。

    窩在他懷中的妾侍奇怪的抬起頭來,卻在見到他這副隱忍怒火的表情時,心頭咯噔一下,再不敢隨便說話,重新垂下了腦袋。

    上邊暗潮洶湧,下方也同樣打得熱火朝天,暗水的攻擊迅猛且利落,幾乎一招一式都朝著『雲井辰』的要害逼去,起初他尚且還能夠勉強反擊,但很快的,在暗水幾乎取之不竭的實力下,便只能狼狽防禦。

    「不是他。」凌若夕眸光一閃,心頭悄然鬆了口氣,縱然那人有著與雲井辰一模一樣的容顏,甚至連體形也出奇的相似,但他的身手,他展現出的實力,與雲井辰本尊相比,根本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絕殺淡漠的看了她一眼,將她眉宇間一閃而過的放鬆,盡收眼底。

    看來,他的猜測沒錯,凌姑娘同這雲井辰的確有著什麼不得不說的關係。

    「噗。」被暗水一掌擊中胸口,雲井辰痛苦的噴出一口鮮血,整個人成拋物線,撞翻地上的桌椅,然後吧唧一下,宛如蒼蠅般,被拍飛到了後方幾丈外的灰牆上,半天也沒能爬起來。

    「嘖,太弱了。」暗水悠悠然放下手,站定在紅毯上,不屑的瞅著灰牆上動也不動的男人,「就這種身手,果真是應了凌姑娘那句話,會叫的狗不咬人。」

    「還有一句話不知道閣下是否挺過,打狗也要看主人。」雲井寒冷笑一聲,對那人的落敗毫不意外。

    暗水被他這番話一堵,頓時面頰氣得漲紅,他的口才向來不怎麼好,頂多也就是沒事樂呵樂呵,說白了就是一逗比,論口才,哪兒是雲井寒的對手?

    「通常養的狗是什麼德性,狗主人的德性也就能看得一清二楚了。」凌若夕略帶諷刺的聲音從天空上飄下,「一句話不說就直接動手,這位雲族的二少爺,你的禮儀教養是被你的狗吃了么?還有,公然發出請帖,邀請大陸各方勢力前來賀喜,卻連新郎官也是冒充的,你這麼做,你的母親知道么?」

    一番不陰不陽的嘲諷,讓雲井寒的臉色由得意變作了鐵青。

    「凌若夕,本少爺知道你口才好,不過今天,就算你有說破天的本事,也走不出這個地方。」話音剛落,四周的雲族弟子嘩啦啦湧上前來,守衛在雲井寒身側,徘徊在藍階、紫階的玄力威壓,不斷的飄蕩在空氣中,他們怒目而視,那憤怒中夾雜著衝天殺意的眼神,讓凌若夕有些懷疑,自己是殺了他們的父母,還是打劫了他們的愛人。

    「嘶!」賓客們被這劍拔弩張的氛圍驚得倒抽了一口涼氣,有人打算悄然撤離,雖然看戲很重要,但若是看完一場戲,會丟掉性命,他們還是保命要緊。

    誰料,眾人剛轉身,迎接他們的竟是一陣紫階巔峰的可怕威壓,排山倒海般的氣勢,瞬間將眾人掀翻,連帶著桌椅一起,呼呼倒在地上,摔得是人仰馬翻。

    「這是什麼意思?」鳳奕郯緩緩從瓦檐上站起,居高臨下的望著這遍地的狼藉,神色略顯不悅。

    「三王爺,本少爺沒打算要傷害你們,不過,為了安全起見,在除掉這女人之前,還是勞煩諸位乖乖的站在原地,莫要輕舉妄動。」他打從一開始,就打定主意,要殺了凌若夕,為了讓她主動現身,闖入雲族,他不惜廣發請帖,請來了各方勢力,為的,就是製造真實。

    如今撕破了臉,為了避免在混亂中被她逃走,雲井寒決定扣下這幫賓客,直到事情結束。

    「喂,你同凌若夕有什麼恩怨,你們自己打去,做什麼為難我們?」有賓客憤憤不平的高喝道,對雲井寒這種類似軟禁的做法很是不滿。

    話剛說出口,回應他的,是幾名雲族弟子豁然拔出來的森冷刀刃,銳利的刀尖在陽光下,閃爍著叫人毛骨悚然的冷意。

    賓客立馬閉上了嘴,縮了縮脖子,藏在人群中,不敢再貿然出聲。

    「看樣子,這場婚事從一開始就是騙局?為了引我入瓮?」凌若夕危險的眯起了雙眼,沉聲問道,眸光里寒芒乍現,事到如今,她還有什麼不明白的?難怪從一開始她就覺得這件事里裡外外透著些許詭異與異常。

    以雲井辰瑕疵必報的個性,被雲玲狠狠算計了一番后,怎麼可能答應娶她為妻?而且還將消息鬧得人盡皆知。

    知道這並不是雲井辰的本意,甚至於就連這所謂的新郎官也是人偽裝的以後,凌若夕平靜的心潮泛起了淡淡的慶幸。

    雖然她極力否認這個事實。

    「不錯,」回答她的是一直默不作聲的雲玲,她猛地將額上垂落的珠簾撥開,描繪著精美妝容的臉蛋,此刻冷若冰霜,哪裡有身為新娘子該有的喜慶與高興?

    「哦?理由呢?」凌若夕漫不經心的挑起眉梢,手掌迅速在臉蛋上抹了幾把,將那礙事的胭脂擦掉,露出了本來的面目。

    「真的是她。」直到看清她那張為世人所知的容顏,賓客們這才恍然大悟,原來她剛才的裝束都是假扮的!

    南宮玉呼吸一滯,近乎痴迷的望著空中那抹讓他牽腸掛肚,又愛又恨的身影。

    不過短短半月的時間沒見,他卻覺得遙遠得似已過了好多年。

    但隨即,眼眸中蕩漾的溫情被一抹陰鷙的冷光吞噬掉,他猛地握緊拳頭,朝衛斯理投去一個凌厲的眼神,後者為難的咬住唇瓣,似在掙扎,在猶豫。

    「去。」他啞聲說道,傳音入密。

    面對他的堅決與強勢,衛斯理只能咬牙,答應下來,趁著所有人的注意力通通集中在眼前對持的雙方身上時,朝身後的侍衛招招手,附耳吩咐幾句。

    凌若夕看似所有的注意力全在雲井寒和雲玲的身上,但實則她敏銳的感官,卻是將整個現場密切注意著。

    注意到南詔國使臣的異動,她微微蹙了蹙眉,「絕殺。」

    絕殺立即瞭然,示意她放心,自己知道該怎麼做。

    「理由?凌若夕要不是你!要不是因為你!少主他根本不會遭到這種事!都是你的錯!是你為少主,為雲族帶來了災難。」雲玲咬牙切齒的低吼道,一雙滿是仇恨的眼神,緊緊的定格在她的身上,視線銳利如刀鋒。

    「喂,混蛋丫頭,你是災星附體么?」鬼醫偷偷走到凌若夕身旁,似笑非笑的問道。

    凌若夕用眼角睨了他一眼,「災星附體?你確定你的腦子沒出問題嗎?」

    「嘿嘿,要不然,他們幹嘛這麼說你?我也奇了怪了,這雲族出事,怎麼能算在你的頭上呢?」鬼醫故作迷茫乾的歪著腦袋,模樣呆萌呆萌的,煞是可愛。

    只可惜這是在凌若夕眼裡,在雲玲看來,他那張臉分明是可惡之極!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
    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