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03章 各方勢力集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03章 各方勢力集結字體大小: A+
     

    有黑狼的指引,絕殺與暗水連夜偷偷潛上山峰,不顧寒冷的氣溫,小心翼翼的勘察著這裡的地形。

    凌若夕待在山洞中,身影宛如雕塑般,靜靜站在洞口,清冷的月光將她渾身包裹著,有淡淡的光暈浮現。

    「諾,吃點東西。」鬼醫將一瓶靈藥遞到凌若夕面前,布滿傷疤的面容在夜幕下略顯可怕,但凌若夕卻覺得,他的樣子很是可愛。

    「這是什麼?」她接過藥瓶,擰開瓶蓋嗅了嗅,一股清新舒爽的藥草味道,撲鼻而來。

    鬼醫一臉說了你也不懂的驕傲表情,斜靠著旁邊的石壁:「反正吃不死你。」

    他今天的火氣似乎比平日大不少啊。

    凌若夕略帶深意的睨著他,直看得鬼醫心頭髮虛,「你到底吃還是不吃?別人想吃,我還不肯給呢。」

    丫的!這葯是他特地在臨走前煉製的好么?耗費了無數罕見的靈藥好么?不僅能恢復內息,還能充饑,她居然會心存懷疑?

    眼見老頭隱露怒色,凌若夕抿唇一笑,仰頭將靈藥倒入嘴中,很快,丹田裡便有一陣熱流升起,順著奇經八脈迅速運轉,被寒風凍僵的四肢,重新恢復了溫度,就連體內的飢餓感,似乎也一併消失不見了。

    「怎麼樣?」鬼醫一臉等待她讚美的表情,腦袋高高昂起。

    到了嘴邊的稱讚莫名的吞回了肚子,回應他的,是凌若夕冷漠轉身走入山洞的背影。

    「卧槽!」鬼醫氣得爆了粗口,丫的,一句謝謝難么?真的難么?

    離天亮約莫還有一個時辰,兩道人影迅速劃過夜幕,撥開洞口外的枝椏,飛身躍了進來。

    凌若夕溫柔的將正在熟睡中的兒子擱到地上的衣物堆中,拂袖起身,示意出去再談,她可不想大半夜將凌小白吵醒。

    絕殺與暗水立即跟上,醒來的木堯梓等人,也緊隨在後。

    「如何?」她止步在山洞下方的叢林間,窸窣的月光映照得她的容顏半明半暗。

    「地形基本上已經查探完,這是繪製出的地圖。」絕殺從衣袖中掏出一份簡單的地圖,上面描繪著山峰頂端的各個建築,雲族主事堂所在的殿宇建立在正中央,建築巍峨、高聳,負責守衛的門內弟子們,被標註著一個個黑點,密密麻麻將整個山巔佔據。

    就在凌若夕仔細看著地圖時,暗水再也忍不住心頭的疑惑,問道:「姑娘,咱們究竟來這兒做什麼?阻止大婚?」

    可這雲族少主的親事,同他們有什麼關係?他們幹嘛要費這麼多的力氣跑來阻止?還偷偷摸摸的,跟做賊一樣?

    凌若夕緊抿著唇瓣,眸光深沉的凝視著他,在她那古井無波的目光下,暗水瞬間住嘴,那啥,當他沒問過還不行嗎?

    「凌姑娘,不管是什麼原因,你總該讓我們知道,畢竟,我們現在是同伴。」絕殺接著暗水的話繼續說道,態度很是堅定,他們可以為她拋頭顱灑熱血,甚至可以為她赴死,但他們也希望知道,她所做的這些事,究竟是出於什麼原因。

    凌若夕面色微暗,握著地圖的手指隱隱泛白,為什麼來?這個問題,連她自己也不清楚答案,雲井辰要和誰結婚,關她什麼事?就算他迎娶的人,是她發誓要除掉的仇人,但那也是他的選擇,不是嗎?為什麼會在聽到這個消息后,立即帶人趕來?甚至潛意識中,有種會與雲族大打出手的衝動?

    不清楚……

    細長的睫毛輕輕撲閃著,在她的眼角周圍,灑落一圈淡淡的暗色陰影。

    暗水偷偷戳了戳絕殺的手臂,無聲的詢問著,她這是怎麼了?

    絕殺幾不可查的搖了搖腦袋,凌若夕的反常,他也不清楚緣由。

    「知道我為何會出現在深淵地獄么?」斂去眸中的複雜情緒,她漠然問道。

    二人齊齊搖頭,他們只是聽說,她身受重傷被鬼醫在山腳發現,然後帶回山谷進行診治,而且還淪為了他的葯人,至於她為什麼會落下懸崖,也是在離開深淵地獄后,才知道一些,似乎是被仇人所傷。

    「我是被人暗算的,那個人就是這次大婚的新娘。」凌若夕一字一字緩聲說道,嗓音淡漠得好似這頭頂上的月光,但那雙眼裡閃動著的陰鷙光芒,卻冷得滲人。

    暗水靈光一閃,當即問道:「所以姑娘這次是打算來報仇的?」

    「也算是吧?」凌若夕明顯怔了一下,為自己的所作所為找到了一個合理的解釋,對!她是為了阻止大婚,阻止雲玲得到幸福,才會匆忙趕來。

    除此之外,沒有別的。

    她下意識忽略掉了作為新郎的雲井辰,更忽略掉,聽到這個消息時,心臟里升起的那絲難過與刺痛。

    「何況,雲旭也需要落葉歸根,這裡是他的故鄉,我想,他會希望死後,被葬在此處。」

    真的是這樣么?

    相較於暗水的瞭然,絕殺卻有些半信半疑,如果事情真的如她所說,他們大可直接表明身份,相信雲族的人,不會連一個為同伴安葬的機會,也吝嗇於給他們。

    但凌若夕既然不肯說,他也不好多問,只是微微頷首,勉強接受了她給出的理由。

    五日後,山洞外不斷有結界被打開的波動傳來,原本僻靜,荒無人煙的山脈,多了些許人聲,來自外界的各方勢力的代表人物,率領著賀喜的隊伍,在雲族前去接應的弟子領路下,抵達雲族。

    「這裡可真隱秘啊,難怪這麼多年,沒人能夠找到雲族的所在。」北寧國使臣是三王爺鳳奕郯,身為當朝王爺,他如何會放過與雲族交好的機會?一席深紫色的名貴錦緞,三千墨發高束在銀冠中,劍眉星目,冷峻得好似雕塑般俊美的五官,此刻浮現了一絲驚嘆。

    在他的身側,是同行前來的妾侍,而作為三王妃的凌雨涵,卻不在隊伍中。

    「喲,這不是北寧國三王爺嗎?」南詔國的使臣在山腳與北寧的人打了個罩面,衛斯理看似驚喜的打著招呼,但這番話,卻暗藏著些許諷刺。

    北寧與南詔之間,雖然暫時止住了戰火,恢復了表面上的平靜,但誰都知道,在這看似平靜的表象下,暗藏著怎樣洶湧澎湃的暗潮,國讎、家恨,這些橫跨在兩國之間,要想平安無事,幾乎是不可能的。

    鳳奕郯面色一寒,前進的步伐猛地停了下來,他冷冷的看著前方的使臣,譏笑道:「本王還以為是誰,這不是南詔國的丞相嗎?聽說你最近被連扣了數年俸祿啊。」

    「這是本官的私事,無需三王爺關心。」衛斯理牙尖嘴利的反駁道。

    「沒想到貴國國君居然會派你前來賀喜,怎麼,他如今不忙著尋找你們的皇後娘娘了?」鳳奕郯含笑問道,但話語卻極其尖銳。

    南宮玉為了一個女人,挑起兩國戰火,殘殺無數百姓的行為,早已大白於天下,他這直白的詢問,分明是在往南詔人的傷口上撒鹽。

    「哼,三王爺怕是忘了,凌若夕也曾是你未過門的妻子。」論口才,衛斯理自認比不過凌若夕,但對付一個鳳奕郯,他還是很有自信的,如今他代表的是整個南詔,怎麼可以示弱呢?

    兩人間的硝煙味極其濃郁,視線凌空對撞,似有電閃雷鳴在其中滋滋作響。

    鳳奕郯瞬間沉下了臉色,這件事是他心裡的一根刺,一碰就疼。

    「王爺。」嫵媚的妾侍嬌滴滴的挽住他的胳膊,柔嫩的柔荑輕輕拍著他的胸口,似在安慰他。

    衛斯理眼底閃過些許不屑,「王爺果真是位風流人物,到哪兒身邊也不缺女人伺候,本官就不打擾王爺與美人談情說愛,先行一步,告辭。」

    說罷,他徑直轉身,略帶歉意的朝引路的雲族弟子笑笑,做足了客人的姿態。

    一行人很快便朝著山道走去,沒過多久,便被那茂盛的叢林,掩蓋住了身影。

    鳳奕郯陰鷙的目光如影隨形的瞪著南詔國的隊伍,許久后,他才冷哼一聲,隨手將懷中的妾侍推開,動作有些粗魯,嬌柔的女子被推得一個踉蹌,險些栽倒在地上,嫵媚的面頰流露出一分委屈,本以為會得到他的寬慰與關心,可誰想到,鳳奕郯卻連看也沒看他,邁開步伐,便離開了。

    「又是這樣!」只要每次提起他曾經的未婚妻,王爺便會變得喜怒無常,妾侍幽怨的撅著嘴,即使從未曾見過凌若夕,但對這個女人,她仍是不自覺的惱恨上了。

    從龍華大陸各地收到請帖的賀喜隊伍,如數抵達,軒轅勇更是派了自己最信賴的長老,帶著賀禮前來祝喜,浩浩蕩蕩的隊伍,齊聚山巔,雲井寒著了一身墨色的長衫,在主事堂外的寬敞浮雲地上迎接。

    不少人好奇的打量著雲族的基地,他們還是第一次來到這兒,對於他們而言,雲族,這可是只存在於傳說中的存在。

    山腳下,一個僻靜的暗處,凌若夕扒下被自己敲暈的某世家派來的賀喜隊伍內不起眼的侍衛,扒下他身上的衣裳,更換到自己身上。

    又用胭脂水粉將膚色改變,在裹住雙峰,若不細看,很難認出她的本來性別。

    暗水等人依樣畫葫蘆,一番喬裝打扮后,看著彼此新鮮出爐的形象,頓時笑了。

    「哎呀,老大,你這兩撇鬍鬚簡直是鬼斧神工,夠霸氣,夠威嚴的。」暗水笑得樂不可支。

    絕殺眼觀鼻鼻觀心,沒將他的嘲笑放在心上。

    凌若夕淡漠的睨了這幫抽風的男人一眼,唇瓣微抿,「小心行事。」

    「是。」調笑的氛圍頓時嚴肅,眾人一臉正色的應承下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
    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