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01章 連接雲族的結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01章 連接雲族的結界字體大小: A+
     

    眾人幾乎沒什麼需要打包的物件,不過基於凌若夕說這一去不知要耗費多少時間,畢竟雲族的所在地除了黑狼,沒人知曉,而這東西,又不能吐出人話,只知道吱吱的亂叫,以至於,眾人便自動理解成,此去雲族路途遙遠,於是乎,該打包的衣物全部打包,尤其是鬼醫,他屋子裡的草藥幾乎裝了整整四個包袱,包袱大得幾乎與凌小白的身高一致。

    看著空地上大大小小的行囊,凌若夕嘴角驀地一抖,她低下頭,看看自己只攜帶了兩件換洗衣物的小包袱,頓時有種無語問蒼天的衝動。

    「你們這是打算出去郊遊?」她挑眉問道,神色略帶戲謔。

    暗水等人一個個你看看我我望望你,由他出面,稟報道:「姑娘,不是您說讓大家收拾行李的嗎?」

    難道他們把東西帶得太多了?

    「我是讓你們帶些必備品,不是讓你們把家裡大大小小,有用沒用的東西都給帶上,還有,這幾個大包袱是誰的?」媽蛋,要是真帶著它們啟程,他們的行蹤還怕不會被發現么?凌若夕無力的揉了揉眉心。

    鬼醫頂著眾人或同情或憐憫的眼神,緩緩從人群中走出,訕訕的笑道:「是我的,這些可是我的寶貝,這一袋裝的是應急用的外敷良藥,這邊裝的是世間罕見的草藥,這邊……」

    「夠了,」凌若夕深吸口氣,這才勉強忍住想要一把掐死他的衝動,「都帶上吧。」

    鬼醫這才笑了:「早這麼說不就行了嗎?搞得這麼嚇人做什麼?」

    他方才還以為她要教訓自己一頓呢,看來果真是自己想得太多。

    「你自己背著走。」凌若夕眸光一冷,阻斷了眾人想要替鬼醫分擔一些的念頭。

    「什麼?喂喂喂,你這是打算累死我嗎?」知不知道什麼叫尊老愛幼?懂不懂什麼叫美德?

    「自己的事自己做,娘親經常這麼說。」凌小白從她身後蹭出一個腦袋,古靈精怪的說道,哼,他才沒有忘記,上回自己被娘親懲罰,這老頭居然不告訴他自己哪兒做錯了,害得他打聽了好久。

    小心眼這種技能,可不止是女人才有。

    鬼醫頓時無力的垂下腦袋,這大的狼心狗肺,小的瑕疵必報,果真不是一家人不進一扇門。

    「除了各隊長隨我離開,其他人留在山寨中,守護大本營。」凌若夕將任務分配下去,此去雲族,她是秘密行動,不可能帶太多的人手。

    「姑娘,這一去會不會有危險?要不,還是多帶些人吧。」暗水提議道,這幾次來的重重危險,他算是看明白了,跟在她身邊,就得有時刻面臨敵人攻擊的準備,準備好後手是很有必要的。

    「等我們找到雲族的地址后,再做安排。」凌若夕微微擰起眉頭,終是動搖了,雲井辰大婚的消息,她如今還不確定真假,只知道各方勢力都接到了雲族的請帖,並且派出人,按照請帖上指示的位置趕去。

    凌若夕也曾想過,混入這些人當中,與他們一起前往雲族,只是,她手裡一無請帖,二,身份太過特殊,一旦被發現,勢必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以至於,她只能讓黑狼帶路,選擇獨自前去。

    因為行李太多的緣故,凌若夕等人根本無法御空飛行,只能改為騎馬,將行李放置在馬車上,好在距離大婚的時間還有足足半個月,夠他們趕路的。

    「你確定是往這邊?」凌若夕勒住馬韁,隊伍前進的腳步頓時停下,她低垂下頭,看了眼趴在自己肩頭的一團黑色圓球,眉頭微微擰了擰。

    這裡再往前走,便將抵達雪山外圍的森林,那裡對她來說,可沒有什麼好的記憶。

    「吱吱。」黑狼嗷嗷叫了兩聲,爪子堅定的指著前頭,丫的!雪山外圍有雲族設下的結界,只要穿過結界,便能進入雲族的勢力範圍。

    誰說要進去森林的?

    它一臉鄙夷的看著凌若夕,為她少見多怪的行為感到鄙視。

    「砰。」一擊爆栗在它的頭頂上炸開了花。

    「我雖然平時不太喜歡使用暴力,但面對某些討打的人,我還是會控制不住。」凌若夕淡淡然說道。

    受到過她暴力對待的眾人,忙打了個機靈,渾身的雞皮疙瘩紛紛抖了出來。

    她還不暴力?那這世上大概就沒有暴力的人了。

    「你們難道認為我說得不對?」略含警告的眼神慢悠悠挨個掃過身側的諸位隊長,目光里暗藏乾的壓迫感,讓他們一個個背脊一寒,急忙搖頭。

    他們可不想公然挑釁凌姑娘,這種時候示弱,絕對是明智的選擇。

    「切,真狗腿。」凌小白縮在凌若夕的懷裡,朝後睨了一眼,特不屑的輕哼一聲。

    你是最沒資格這麼說的!

    眾人在心頭一聲怒吼,卻礙於凌若夕的權威,只能改為用眼神鄙視他。

    被平日里最狗腿的小孩,指責自己狗腿,這種滋味也捫難受了。

    短暫的鬧劇后,眾人再度啟程,一路上,他們走的都是人煙罕至的荒涼道路,未曾往寬敞的官道上行走。

    七日後,才慢吞吞抵達了雪山外圍,蔥綠的叢林瀰漫在這漸次相連的山脈中央,遮天蔽日,景色極其壯觀。

    「哇哦,真漂亮。」暗水如同沒見過大世面般,口中發出一聲驚嘆。

    立馬惹來凌小白鄙視的眼神。

    「怎麼走?」凌若夕翻身下馬,看了看肩頭的黑狼,示意它引路。

    黑狼懶洋洋的拱起身體,身軀微微一抖,化作一道虛影蹦下她的肩膀,昂首挺胸朝山腳走去,明明是那麼細小的身體,卻偏偏要做出威嚴、大氣的模樣,怎麼看怎麼滑稽。

    凌小白一臉無法直視的表情,將腦袋轉向一邊,他真心不想承認,下面的倉鼠,是他的寵物,各種丟臉有木有?

    黑狼自我感覺良好,腦袋愈發高昂。

    「你要是喜歡擺造型,我不介意讓你在這裡擺上一個月。」凌若夕冷冰冰的警告道。

    黑狼頓時腦袋一縮,滿心的豪氣立馬煙消雲散,丫的!它這個神獸絕對是混得最差勁的。

    為了不讓凌若夕的耐心消失,更為了免受她的暴力折磨,黑狼迅速張開口,仰天大吼一聲,身軀迅速壯大,現出了本體,遮天蔽日的狼型身軀,從頭頂上灑落下一道厚厚的陰影。

    「雖然不是第一次看,但還是覺得好神奇。」小一一臉驚嘆,仰著脖子,眺望著上方的黑狼。

    他怎麼想也想象不出,巴掌大的黑狼,怎麼可以在瞬間長大近百倍,這符合邏輯嗎?

    黑狼敏銳的耳朵將他的感嘆接收到,驕傲的再度咆哮一聲,震耳欲聾的吼叫聲,帶著神獸強悍的威壓,勁風撲過面頰,吹動眾人的衣訣獵獵作響。

    「耍威風,耍夠了沒?」凌若夕眸光森冷,耐心已在瀕臨耗盡。

    警告的眼神狠狠的落在黑狼的身上,它嚇得渾身一顫,一身凜然的氣勢消失得無影無蹤,只剩下滿滿的委屈。

    所以說,委屈這種表情,真心適合出現在一隻神獸的身上么?

    絕殺等人不自覺眼角一抽,默默的扶額,將目光轉開。

    在凌若夕的壓迫中,黑狼顧不得耍帥,張開血盆大口,露出了那兩排鋒利如刀的獠牙,前爪塞入嘴中,用力一咬。

    「嘶。」小一僅僅是看著,便覺得手指生疼。

    一滴殷虹的鮮血從它滿是絨毛的爪子上滲出,爾後,黑狼凌空揮下前爪,巨大的爪子砰地落在泥土上,惹得這大地也隨之震了震,說是地動山搖也不為過。

    「吼吼吼!」衝天的嘶吼,直衝雲霄,它的腳下咻地騰升起一道颶風,氣浪洶湧澎湃,彷彿正在急速旋轉的小型龍捲風,兩側的枝椏在這勁風中,被徹底刮斷,嘩啦啦砸落下來。

    「吼!」又是一聲震耳欲聾的吼叫。

    凌若夕穩穩的站在地上,任由勁風鋪面,仍舊穩如泰山。

    她能夠感覺到神獸的威壓正在空氣里旋轉、蔓延,很快,一道陌生的玄力,也融入其中,兩股力量互相交纏,互相爭鬥,空氣出現了一瞬的扭曲。

    黑狼猛地仰起頭,沖他們抬了抬下巴,示意他們快點進到那扭曲的空間里去。

    「就這麼進去?」暗水不安的咽了咽口水,雖然他自認為實力還算不錯,但眼前這扭曲的風眼裡傳出的強悍威壓,仍是讓他背脊發寒,直衝進去,會不會被這些威壓給碾碎了?他還年輕,還不想死啊。

    「啪。」後腦勺忽然傳來一陣疼痛,暗水齜牙咧嘴的轉過頭:「誰?誰敢暗算我?」

    「你走不走?」木堯梓漠然放下手臂,沒有承認方才襲擊他的那枚石子,是自己拋出的,他示意暗水看看四周,除了還在為他們拖延空間開啟時間的黑狼外,整個空地上,早已空無一人。

    「卧槽!凌姑娘他們人呢?」暗水頓時哇哇直叫,他們怎麼可以這麼無情?居然把自己給拋下了?不帶這樣的。

    木堯梓眼角一抖,他很想問,這暗水這麼蠢,他娘知道么?

    「你要不願進去,別在這裡擋道。」他邁開步伐,漠然從暗水的身側擦過,頭也不回的鑽進了前方扭曲的風眼中,瞬間,整個人便被一股吸力吸中,詭異的消失在了原地。

    「吼吼吼。」黑狼警告似的沖暗水一通怒吼,媽蛋!不進去就早點說,不知道它撐得很辛苦么?別拿神獸當苦力,小心被雷劈!

    似是察覺出它的不滿,暗水尷尬的動了動嘴角,「小黑啊,別生氣,我這就進去,這就進去。」

    說罷,雙腿輕點地面,整個人宛如炮彈般,猛撲向風眼。

    黑狼腦門上滑落下無數黑線,它難道沒有提醒他,這道結界是不能用玄力進入的么?

    那會兒暗水正在走神中,根本沒有聽見。

    以至於此時此刻,他剛跨入這陌生的空間,便被四周瘋狂湧來的威壓給掀翻,人如落葉,在一股股勁風的吹動中,不停的旋轉,口中發出近乎聲嘶力竭的慘叫。



    上一頁 ←    → 下一頁

    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
    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