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297章 背後放暗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297章 背後放暗箭字體大小: A+
     

    「啊!」

    「啊!」

    一聲聲毛骨悚然的慘叫從懸崖上方傳來,滴答滴答,有什麼東西掉落在了衛斯理等人的身上,他茫然的擦了擦臉,定眼一看,頓時愣了,「血?」

    「喂,就這些蝦兵蟹將,你們也好意思帶出來丟人現眼嗎?」暗水囂張的聲音忽然間宛如驚雷般炸響在這人煙罕至的夾道上方,迴音不絕。

    難道……

    衛斯理猛地抬頭,只見那方才還站在上頭的軒轅世家高手,如今已不見了蹤影,只有殷虹的鮮血,不斷滑落下石壁,在壁腳,形成一灘汨汨的血泊。

    這怎麼可能!這些人不是第二世家多年來培養的高手嗎?怎麼會一眨眼的功夫全都沒了?

    「不是只有你們才會幹埋伏後手這種事。」絕殺漠然說道。

    衛斯理臉上的血色在剎那間消失得一乾二淨,眼前這一幕,讓他不自覺回想到了那日在官道上的親身經歷,同樣的狠辣,同樣的秒殺,雙腿微微顫抖,他心底升起了一絲恐慌。

    若她今日不願放人,以這些人的身手,他們豈不是將有來無回?

    「現在馬上放了小白,不要一次次考驗我的耐心。」凌若夕警告道,一身凜然氣息好似結了冰,就連她身側的空氣,似是也凝固了一般,厚重的壓迫感,叫這夾道中的人有些窒息。

    阿大氣得丹田內好不容易平復的玄力,瘋狂運轉,牽扯到體內的傷勢,頓時,一股鐵鏽味從五臟六腑里升起,漫上他的喉嚨。

    「嗚嗚嗚。」凌小白雙眼放光的叫著,要不是他的姿勢不允許,他一定會為娘親鼓掌叫好。

    凌若夕一記眼刀,咻地刺在他的身上,凌小白立馬安分了,乖巧的垂下腦袋,他怎麼忘記了,自己現在還是戴罪之身呢?

    「如何,考慮好了么?」她淡淡的睨了眼面前沉默的眾人,神色略顯不悅。

    「凌姑娘,我相信你是守承諾的人,一諾千金,不會做出臨時反悔的事。」衛斯理強笑一聲,一頂帽子扣在凌若夕的頭上,他這是在用道德綁架,一旦他們放人後,凌若夕若沒有按照約定釋放南宮玉,那麼,她便會成為背信棄義的小人。

    眉梢朝上揚起,些許譏諷的弧線:「放,還是不放?」

    她沒有回答他的話,甚至不曾表態,但衛斯理卻賭不起,若他們不願放人,只怕這頭頂上的高手們,就會衝下來,奪走他們的性命,那還談什麼帶回皇上?

    複雜的目光從凌若夕身上轉移開去,看向一旁鼻青臉腫的帝王,他一咬牙,終是點頭,妥協了。

    「放人。」帶著幾分無力,幾分嘆息的命令,緩緩從衛斯理的嘴裡吐出。

    侍衛們迅速對視一眼,這才慢吞吞將束縛凌小白身體的繩索解下,雙手剛得到自由,他立馬取出嘴裡的那團布料,砸在地上,雙腿蹦跳著,往凌若夕身邊趕。

    「娘親!娘親!」糯糯的聲音透著幾分歡喜,幾分高興,他保持著殭屍跳的姿勢,一步一步緩慢的靠近凌若夕的面前,消瘦的面頰上,綻放出極其絢爛的笑。

    「凌姑娘,請放了皇上。」衛斯理在後方大聲提醒道。

    她眸光微閃,下顎輕輕一抬,凝聚著強悍玄力的掌風猛地扇向南宮玉的背部,將他整個人扇在半空,如同炮彈般,呼地往那方射去。

    「哇哦!」凌小白目瞪口呆的抬起頭,看著那團黑影從頭頂上越過。

    「快,接住皇上。」衛斯理怎麼也沒想到,凌若夕會用這種方式歸還南宮玉,一時準備得不充分,慌裡慌張的伸出手臂,想要將他接住。

    黑影猛然降落,砸在眾人的身上,頓時,掀得人仰馬翻。

    凌若夕看也沒看前方的狼狽,雙手環抱在胸前,冷冷的注視著近在咫尺的兒子。

    他離開她十五天了,如今,他終於安然無恙的回到了她的身邊。

    多日來堆積在心頭的大石,這一刻才勉強落了地,但凌若夕的臉色卻不見任何的緩和,仍舊是一副冷若冰霜的樣子,嚇得凌小白趕緊縮了縮腦袋。

    完蛋了,娘親的表情這麼可怕,他這次還能安全過關么?

    絕殺對母子倆之間詭異的氛圍視若無睹,更沒有替凌小白求情,說好話的意思,小少爺的性子太過跳脫,膽大包天,要是不給他一點兒教訓,今後還不知道會發生多少次這種事。

    「娘親……」凌小白委屈的扯了扯凌若夕的衣袖,靈動的雙眼漫上淡淡的霧氣,似下一秒就會哭出來一般。

    只可惜這招對凌若夕而言,沒用!

    「替他鬆綁。」她收回視線,冷聲吩咐道,完全無視了面前的奶娃娃。

    絕殺略帶同情的看了凌小白一眼,衣袖下,手指微微一動,一道以玄力化成的指刀,咻地將他腳上綁著的麻繩割斷。

    凌小白連蹦帶跳的活動活動四肢,剛想蹭到凌若夕身邊為她降火,誰料,她卻先一步抬腳,一揮手,便提著他的衣領將人朝後扔開,好在絕殺眼疾手快,將他從空中接住,否則,凌小白這次定會被摔得屁股開花。

    衛斯理等人慌忙從地上站起,攙扶著南宮玉起身,為他解綁,為他拍著身上的塵土。

    「皇上,您還好嗎?」阿大擔憂的問道,嗓音略顯虛弱。

    南宮玉冷冷的瞥了眼被麻繩扼出血痕的手腕,再看看身上縱橫交錯的傷痕,眉宇間掠過一分暴虐的氣息。

    好?這種情況難道還能被叫做好嗎?

    陰鷙的雙眼如同毒蛇,隔著空氣,直勾勾瞪著凌若夕,再也不見了往日的濃情,有的只是一片被羞辱的恨意。

    「你們似乎忘了,還有一樣東西沒有還給我。」凌若夕指了指就在南宮玉腳邊,以大字型虛弱趴著的黑狼,沉聲提醒道。

    衛斯理沒有出聲,而是將決定權交還給南宮玉,如今他平安歸來,自然該由他做主,他可不敢越俎代庖。

    「哼,凌若夕,是不是所有沒被你放在心上的人,對你來說,都不值得一提?可以任由你打罵,任由你的奴才羞辱?」明知道答案是什麼,但他還是不死心的問了出來,他不明白,他有哪裡比不上她身邊的這些粗人,就只是因為一個雲旭,她便將自己放置在有可能與軒轅世家對立的環境中,任由他受盡暗水的羞辱,卻視而不見。

    阿大心頭一澀,偷偷看了眼身旁帝王陰惻惻的面色,垂下了腦袋。

    皇上啊,難道到了此時此刻,還對凌姑娘不死心嗎?

    這個女人的心是冷的,是冰的,除了那些被她放在心裡在乎的人以外,其他的人對她而言,根本什麼也不是,難道皇上還未看清這一點嗎?

    「這是你咎由自取。」凌若夕理直氣壯的說道,如果不是他擄走凌小白,也不會落得這個下場。

    「呵,朕總算是看清了,在你的心裡,朕從未佔據過任何的位置,對吧?」他慘淡一笑,雙眼中最後一絲留戀的溫情,被漆黑吞噬,「給朕讓開!朕信不過你,想要朕放了這隻寵物,先讓朕安然離去。」

    既然她對他沒有半分情意,沒有半分在乎,那麼,他也不會在憐惜她,再心疼她,再為她著想。

    眉心猛地一跳,凌若夕不怒反笑,「你真的很喜歡威脅我。」

    「你又何嘗不是?但凡你有一分在乎朕,朕也不會用這樣的方式對待你。」這一切都是她的錯。

    讓他在意后,卻又讓他絕望。

    「姑娘,」絕殺輕聲喚道,眸光掃過上方高舉著弓箭的士兵,他們雖然沒有玄力,沒有修為,但卻勝在人數眾多,若是雙方交手,必定會有死傷。

    能夠在眨眼間殺掉軒轅世家的高手,他們仗著的是出其不意,而如今,南宮玉等人明顯已有了防範。

    凌若夕強忍住心頭的冷怒,閉上眼,略微平復一下心底的殺意,這才啟唇道:「滾。」

    在她沒有改變主意前,馬上滾出她的視線。

    凌厲如刀的一個字,狠狠的刺中南宮玉的心窩,他咬緊牙關,任由侍衛將他抱起,幾個起落後,便消失在了這夾道的上方。

    只是,在他剛離開后不到一秒,一聲尖銳的哨音,響徹雲霄。

    凌若夕霍地轉頭,眸光銳利的看向後方的叢林,卻只來得及看見一抹略顯熟悉的人影,消失在天邊。

    「刷刷刷。」漫天的羽箭凌空射來,氣勢磅礴,來勢洶洶。

    凌若夕一把抓起黑狼,雙足在地面輕蹬,人如飛燕竄上長空,絕殺也在第一時間保護住凌小白,衣袖輕揮,身側一道肉眼無法看見的保護罩瞬間出現。

    「叮噹。」羽箭在距離他的身體約莫半寸的位置時,稀里嘩啦掉落下來。

    「卑鄙!」暗水沒想到南宮玉竟在離開后,吩咐放箭,氣得哇哇直叫,「兄弟們,殺!殺了這幫無恥的混蛋。」

    「殺——」震耳欲聾的齊聲嘶吼,直衝雲霄,尖刀部隊兩百餘人如同出籠的猛虎,帶著一身凜然的殺意,撲向這幫士兵。

    廝殺聲,慘叫聲,回蕩在這沒有人煙的懸崖峭壁之上,很快,暗色的泥土被鮮血染紅,殘肢斷臂,源源不斷的從天上掉落下去。

    整個場面說是人間地獄也不為過。

    天空上,有傾盆大雨直泄而下,沖洗著鮮血順著石壁落下,大地好似穿上了一件火紅的衣裳,濃郁的血腥味在空中久久不散。

    衛斯理所帶的一千士兵,在尖刀部隊憤怒的攻擊下,全數葬身在這懸崖之巔,死狀極其悲慘。

    「走了。」當最後一名敵人慘死在屠刀下,凌若夕這才漠然吩咐一句。

    眾人胡亂摸了一把臉上的雨水,拖著染血的衣衫,追隨在她身後,很快,便消失在了天邊。



    上一頁 ←    → 下一頁

    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
    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