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291章 深仇大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291章 深仇大恨字體大小: A+
     

    小一止住了哭聲,擔憂地看著眼前緩緩走過的人影,想要喚,但喉嚨好似被堵了塊石頭般,根本發不出任何的聲音。

    凌若夕的步伐最後停頓在棺槨旁,還未合上的棺材四四方方的,只要低下頭就能看見裡面的一切。

    她深沉無光的眼眸緩慢垂下,卻在看清裡面的人時,瞳孔頓時猛縮,體內的玄力排山倒海的朝外釋放,形成一股小型的颶風,而她便身處在這風眼內。

    青絲飛揚,衣訣獵獵作響。

    她機械的保持著一個姿勢,好似化作了一尊雕塑,若不是那起伏不定的威壓始終徘徊在這大廳里,眾人甚至懷疑,她被人點了穴道。

    「姑娘……」絕殺略顯擔憂的聲音,打破了這凝重、沉寂的氛圍。

    凌若夕緩緩轉過頭來,空洞的雙眼裡什麼也沒有,卻又讓人不自覺害怕,她的目光所到之處,眾人齊齊垂頭,不敢與她直視。

    她沒有哭,甚至沒有說過一個字,但莫名的,讓人心酸。

    「誰能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輕柔的嗓音從她的嘴裡吐出,帶著些許輕顫,「他不是去了北寧打探消息嗎?為什麼會躺在這裡?」

    沒人能回答她的問題,沒人敢大聲說話,明明是這般溫柔的語調,卻讓他們覺得心寒。

    鬼醫是第一個壓制住悲傷的人,他邁著緩慢的步伐走到凌若夕身邊,冰涼的手掌緊握住她死死箍住棺槨邊沿的手指,似無聲的安撫。

    「這種事,我們誰也沒有料到。」他啞聲說道。

    「我只想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誰能給我一個答案。」空洞的眸子瞬間凝聚了漫天的怒火,那是在巨大的悲愴后,從心頭漫出的憤怒與殺意。

    熠熠的火光,銳利非常,那股浩瀚的威壓席捲整個大堂,就連二樓圍觀的姑娘們,也被這逼人的氣浪,給擊中,一個個兩眼一翻,暈厥過去。

    暗水一咬牙,說道:「我和老大發現雲旭已有三日未曾有音訊傳來,所以打算前去北寧查探消息,」說著,他小心翼翼的看了凌若夕一眼,悄悄咽了咽口水,他的修為與她不相上下,但此刻,他卻是真的害怕了,這股威壓太過凌厲,太過沉重,竟讓他有些喘不過氣來。

    「繼續說。」凌若夕貌似平靜的吩咐道,但那雙眼,卻是冷的,冰的。

    「在我們動身前,那丫頭,」手指指了指暈厥在地上的小丫,「拿著一張紙條闖進屋,她說,在外邊見到一隻死掉的信鴿,並且在信鴿的腿上得到了那張紙條,我和老大發現那隻信鴿是雲旭的,擔心他發生意外,急忙動身,可是,」說到這裡,他的泛著紅暈的眼眶,已溢滿了淚水:「可是,當我們好不容易查到軒轅府的位置,卻發現,雲旭的屍體被懸挂在府外。」

    「轟!」

    殺氣瞬間暴漲,凌若夕眥目欲裂的問道:「你說什麼?」

    什麼叫做懸挂在府外?腦海中驀地閃過,那血淋淋的畫面,心臟似被一隻大手用力捏住,疼,鑽心的疼。

    暗水哽咽道:「我和老大當時氣瘋了,就將雲旭給放了下來,誰想到,被軒轅府的人發現,他們一起圍攻我們,我們拚死抵抗,為了不讓雲旭的屍首損壞,我和老大不敢戀戰,急忙趕回來。」

    以他們的實力,掀翻軒轅府輕而易舉,但當時,他們牽挂著雲旭,希望儘快把他帶回來,說不定鬼醫能夠有法子救活他,所以匆忙殺出一條血路后,便離開了。

    聽著暗水描述著他的所見所聞,隊長們通通紅了眼眶。

    「姑娘,一定是軒轅府的人乾的!我們不能就這麼放過他們!」

    「雲旭不能白死,姑娘,一定要為他報仇。」

    「血洗軒轅世家。」就連最穩準的絕殺,也說出了這狠絕的話語,言簡意賅的六個字,卻足夠表明他此時此刻的的信念與決定。

    「血洗軒轅!」

    「血洗軒轅!」幾乎要將房頂掀翻的高呼震耳欲聾,一雙雙被仇恨暈染的眸子,閃爍著猩紅的暴虐,那是他們的弟兄,是他們的手足,絕不能讓他白死!

    凌若夕緊緊抿住唇瓣,輕輕抬起手臂,她身側那股可怕的威壓,頓時消散得一乾二淨,暗藏殺意的目光緩緩掃過在場的眾人,她咬牙道:「你們放心,我的人,絕不會白死。」

    軒轅世家,她凌若夕要讓他們付出代價!

    巨大的噩耗,讓她的理智搖搖欲墜,但最終,凌若夕還是忍下了,她逼迫自己冷靜下來,吩咐道:「替雲旭找好地方,好好安葬。」

    這是她唯一能夠為他做的。

    凌若夕幽幽轉過頭,面色極其悲拗,眼眶乾涸得沒有一滴眼淚落下,當一個人真的痛到了極致,根本連哭也哭不出來。

    她彎下腰,青絲從肩頭垂落到胸前,拂過雲旭蒼白的面頰,手指緩慢的從他脖頸上深可見骨的傷口上擦過,她能夠幻想出,這道傷疤是如何造成的,那時,他一定很疼。

    「雲旭,你放心,黃泉路上,我定會讓你的仇人,一起陪伴你。」

    「蹬蹬。」

    突然,屋外傳來了一陣凌亂的腳步聲,陌生的玄力威壓由遠及近,火把的光芒,從外照射進來。

    暗水第一個沖向大門,身體擋在門口,他森森的凝視著齊聚在門外的這幫御林軍,最後,看向被眾人包圍,一身金色龍袍加身,貴氣十足的少年。

    「你們想做什麼?」殺意在他的心頭蠢蠢欲動,雲旭的死,讓他想要發泄,野獸般充血的雙眸,挨個掃過這幫人。

    「朕來帶朕的妻子回家。」南宮玉穩坐在一匹汗血寶馬上,羽冠束髮,面如冠玉,他說得理直氣壯,「你讓開,朕不想同你們動手。」

    「你就是南詔國的皇帝?」暗水靈光一閃,猜到了他的身份。

    南宮玉輕輕抬起下顎:「不錯。」

    「來得正好。」一聲爆喝后,暗水的身影詭異的消失在原地,速度快如疾風,猛地逼向南宮玉,攻勢強悍,夾雜著衝天的殺意。

    南宮玉根本沒有料到他會突然發難,只能狼狽的從馬上翻身落下,羽冠被拳風帶過,咔嚓一聲碎成了渣子,掉落在地上,三千青絲直泄而下,他頓時冷下臉,呵斥道:「你不要太過分,朕不同你動手,不過是看在若夕的份兒上。」

    暗水一擊不中,傲然立在空中,理智早已灰飛煙滅,如果不是他!小少爺不會被抓走,雲旭不會自責,更不會為了找到小少爺,跑去北寧,然後導致慘死!

    怒火如同火山,砰砰的撞擊著他的心窩,雙腿用力在空中一蹬,他再次逼到了南宮玉的身前,拳頭還未逼近,三道人影同時躍起,凌空將他截住。

    「保護皇上!」嚇傻了的侍衛們,揮舞著刀劍將南宮玉團團圍住。

    身負玄力的高手,於空中與暗水對持,雙方打得難解難分,他以一敵三,卻絲毫不落下風,氣勢甚至還蓋過了他們。

    南宮玉只覺得事情有些不太對勁,這人的怒火來得太過突然。

    他緊抿著唇瓣,撥開人群朝清風明月樓里走去,步伐輕緩,金色的衣擺隨著他的腳步來回晃動,他剛進去,立馬引來眾人的怒視。

    那一雙雙被怒火佔據的瞳眸,泛著殺意,狠狠的瞪著他。

    南宮玉卻目不斜視,紫階初期的威壓從腳下升起,在他的身側形成一個保護罩,替他阻擋住來自四周不懷好意的壓力。

    他的步伐最後停在棺槨前,或者說是停在凌若夕的對面,他眸光複雜的看著宛如石化般,彎腰正目不轉睛看著棺槨里那具屍體的女人,當他看清裡面的人是誰時,心尖頓時一緊,眉頭不自覺皺了起來。

    「你知道我這輩子最恨什麼事嗎?」凌若夕沒有抬頭,目光仍舊停留在雲旭的身上,她的嗓音很輕,不似平日的冷冽,似在擔心著會吵醒他。

    南宮玉沒有出聲,他看得出,凌若夕此刻有多痛苦,有多難受。

    「我最恨的,就是有人剝奪了我所在乎的東西。」雙眼霍地抬起,布滿血絲的瞳眸,凌厲如刀,只一眼,卻讓南宮玉的心頓時沉入了深淵。

    他彷彿看見了死神的鐮刀在他們之間滑下,看見了一道再也無法癒合的傷口,出現在他們之間。

    「你知道他是被誰殺害的嗎?」凌若夕再度問道,語調仍舊輕柔,但那雙眼卻是冷的。

    暗水一身煞氣從屋外走了進來,雙拳血淋淋的,捏著兩顆溫柔的心臟,他當著南宮玉的面,將心臟捏碎,殘渣嘩啦啦掉落在地板上。

    十指染血,他的嘴角揚起一抹殘酷的笑:「你的人太弱了。」

    南宮玉孟光一顫,猛地轉過頭,只見門外,那三名高手,已被肢解成了碎肉,屍身凌亂的落在各處。

    「姑娘,殺了他吧。」暗水啞聲說道。

    只有殺了他,才能平息掉他們心裡的憤怒,只有殺了他,他們的怒火才能發泄出來。

    四周蕩漾開的殺意,直逼南宮玉而來,他渾身一僵,有種正被一群瘋狂的野獸包圍的錯覺。

    「若夕,告訴朕,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雲旭的死,與他何干?為什麼這些人儼然一副要他血債血償的表情?

    凌若夕微微抬起眼眸,嘴角扯出一抹毫無溫度的笑:「我剛才不是問過你嗎?知不知道是誰殺了他。」

    「朕不知,若夕,這件事朕從頭到尾真的一無所知。」他極力想要撇清自己的關係,他是真的不知道,為何她卻一副這其中有他一份的口氣?

    南宮玉覺得自己很冤枉,臉上甚至露出了一絲委屈。

    凌若夕眸光一冷,手掌猛地撐住棺槨的邊沿,翻身跳躍過來,出現在南宮玉的面前,「你不知道?那好,我就告訴你,他,」修長的手指猛地指向已沒有了生息的雲旭:「他是被軒轅勇,你合作的好夥伴給殺害的,你說,我該不該恨你?」

    擲地有聲的質問,讓南宮玉眼前一黑,他滿目愕然,顯然被這個消息嚇傻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
    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