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285章 時隔多月再返京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285章 時隔多月再返京城字體大小: A+
     

    凌若夕眸光森冷,淡漠的睨了她一眼:「時間不等人,我的兒子如今被抓,難道我還能慢吞吞趕路么?」

    這話倒也沒錯,小丫連連點頭,神色有些尷尬,她看了眼眼前的十二金剛,吶吶的開口:「夫人,能不能請他們轉過身去?我想更衣起身。」

    雲旭嘴角一抖,沒等凌若夕下令,便自動轉身,他可沒有欣賞女人身體的閒情逸緻。

    暗水嗤笑道:「又不是沒見過女子的身體,有什麼……」

    剩下的話還沒說完,他立即接收到了凌若夕冰冷的眼刀,頓時悻悻的閉了嘴,乖乖的轉身。

    他又沒有說錯,在深淵地獄里,女人不過是附屬品,是戰利品,誰勝出,就能接收失敗者的家眷,在他們的心裡,禮義廉恥這種東西,根本就是虛構的,他也很難理解小丫的想法,不過是礙於凌若夕的威嚴,這才妥協。

    小丫咬著牙,狠狠瞪了他一眼,迅速從床榻上爬起,麻利的給自己套弄上衣物,隨後,又洗了把臉,直到完成了整個起床的動作后,她才訕笑著,走到凌若夕身旁。

    「凌小白現在在宮裡?」凌若夕問起了正事,要不是小丫傳信,並且聲稱,凌小白此刻很安全,她也不會冷靜的坐在這裡給她洗漱、更衣的時間。

    小丫當即點頭:「是,宮裡有消息傳出,南宮玉將小少爺奉為座上賓,不過……」

    她欲言又止,有些遲疑的看了凌若夕一眼,不知道剩下的話,是該說還是不該說。

    「有什麼話你就說,藏在心裡做什麼?」凌若夕猛地擰起眉頭,呵斥道。

    小丫挨了罵,訕訕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尖:「不過有消息說,朝堂上的大臣們昨日已進言,希望南宮玉處置小少爺。」

    用腳丫子想也知道,他們的進言是因為什麼。

    如今兩國烽火狼煙,凌若夕又被說成是這場戰爭的導火索,如今凌小白出現在宮中,自然也成為了眾人的出氣筒,他們想要發泄,卻又找不到她,所以,只能為難凌小白。

    「知道都有哪些人么?」凌若夕面色一冷,當即問道。

    這話,難道夫人打算要給那幫大臣一個教訓嗎?小丫在心頭猜測道,但臉上卻一絲不露,「我已經將名單記下。」

    女人都是小心眼的,她也不例外,凌若夕和凌小白是她的恩人,如今卻成為了風口浪尖的罪人,小丫雖然做不了什麼,但記下這些落井下石,試圖傷害他們的人的名字,還是可以的。

    凌若夕剛準備繼續詢問凌小白的近況,忽然,下方的大堂傳來一陣砰砰的敲門聲,她立即閉嘴,朝小丫使了個眼色,後者立即走出房間,順著木梯走到大堂,打開了房門。

    「你們是?」她吃驚的看著屋外一副太監打扮的男人,再看看他們身後停放著的那頂轎子,心頭咯噔一下。

    不是吧?難道這麼快宮裡就得到消息了?

    她不停變換的神色,被太監看在眼裡,他們樂呵呵的笑道:「還請姑娘通傳一聲,皇上聽說皇後娘娘返京,於是特地命奴才們前來請娘娘入宮。」

    果然……

    小丫心頭一沉,眉頭也不自覺緊皺起來,她不明白,這夫人前腳才剛到,宮裡怎麼會這麼快得到消息?除非,南宮玉故意放出有關凌小白的風聲,故意想要引夫人來京,並且時刻留意京中的動靜。

    除了這個理由,她想不到還有什麼解釋。

    「這位公公,我這兒可是青樓,你要找皇后是不是找錯地兒了?」小丫故作嫵媚的笑道,試圖矇混過去,她故意提高了聲音,希望凌若夕能趁機離開。

    公公是宮裡待了多年的老人,怎會看不出她的想法,臉上的笑頓時收斂,一把將她推開,準備往樓里闖進去。

    「你們想要做什麼?我這裡可是正當地方,就算你們是宮裡的人,也不能隨便擅闖。」小丫氣得臉頰漲紅一片,丫的!他們真的以為這兒是誰都能闖的地方嗎?

    太監剛準備諷刺她幾句,餘光忽然在二樓的走廊上頓住,神色驚恐的跪了下去,「奴才參見皇後娘娘,皇後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尖細的聲音在這寬敞的大廳里繞樑不絕,不少聽到動靜從屋內走出的姑娘們,紛紛愣了,她們猛地轉頭,看向傲立在走廊上,那抹熟悉的人影,當即跪地,向她問安。

    絕殺等人略顯吃驚的看著眾人誠惶誠恐的模樣,他們還是頭一次見到這種場面。

    「南宮玉讓你來做什麼?」凌若夕神色淡漠,居高臨下的凝視著那名太監,沉聲問道。

    太監戰戰兢兢的趴在地上,連頭也不敢抬,誰不知道這位皇后的手段有多兇殘,他可不想丟了小命:「回娘娘,皇上知道娘娘返京,所以特地命奴才前來請您進宮敘舊。」

    敘舊?

    凌若夕諷刺的笑了,「好,你們在這裡候著,我更衣后,便與你們進宮。」

    她乾脆的回答不僅讓小丫愣了,就連傳旨的太監也是一臉的錯愕,這和他預想中的完全不同啊,不是說皇後娘娘為了男人逃離皇宮,甚至與皇上決裂嗎?她為什麼會答應得如此爽快?

    凌若夕懶得去猜他們心裡的想法,轉身返回房間,房門緩緩合上,也隔絕了外面所有的目光。

    「我和他們一道進宮,你們暫且在這裡住下,隨時準備接應。」見南宮玉是必須的,他拿捏住了她的軟肋,如今這看似恭敬的邀請,可實際上卻是他的要挾。

    他仗著擒住了凌小白,所以才會這般有恃無恐。

    凌若夕心頭的怒火正在加速滋長,她冷冷一笑,吩咐道。

    「姑娘,屬下隨你一起去。」雲旭根本不可能放心她一人獨自進宮,那南宮玉對她的痴迷有多瘋狂,他是親眼目睹過的,她若是孤身進宮,誰會知道,將發生什麼事。

    「也好。」相信多帶一人,南宮玉不會在意。

    「那我們……」暗水也想跟著去,皇宮啊,他還一次也沒見過呢。

    「你們留在這裡。」凌若夕果斷的拒絕了他想要尾隨的提議,態度極其堅定。

    暗水雖然心裡失落,但終是沒有多說什麼,只能點頭,一臉幽怨的答應留下來,同時,又羨慕的看著雲旭,媽蛋,都是跟著凌姑娘的人,憑毛待遇卻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走吧。」她輕揮衣袖,再度將房門打開,雲旭立即抬腳跟上。

    「夫人。」小丫面露一絲不安的迎上前來,她想要阻止凌若夕進宮,畢竟,南宮玉會仗著挾持了凌小白,對她提出什麼要求,誰也不知道。

    凌若夕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不用多說,爾後,走出清風明月樓,冷眼看著停放在門外的軟轎,嘲笑道:「你們的皇上還真夠憐香惜玉的。」

    居然連軟轎也為她備好,這不是有備而來是什麼?

    太監不敢出聲,只是垂著頭站在一旁,恭敬的為她挑開了轎簾。

    凌若夕冷哼一聲,拂袖鑽進轎子,雲旭緊握住腰間的佩刀,如同騎士守護在轎簾外。

    「這位侍衛就不必跟著去了。」太監笑盈盈的說道。

    「他是我的護衛,我去哪兒,他就會去哪兒。」轎子里傳出凌若夕冰冷至極的話語,太監臉上的笑容驟然一僵,他沉思了幾秒后,終是咬牙,選擇了妥協。

    比起不能將皇後娘娘帶回宮,多帶一名侍衛似乎也沒什麼。

    「起轎——」太監標誌性的公鴨嗓瞬間響起,嗓音有些尖銳,有些刺耳。

    凌若夕半合著眼眸,輕輕靠在軟墊上,面色極其平靜。

    轎子緩慢行過街頭巷尾,那座她曾住過的深宮緩緩映入眼帘,巍峨的殿宇漸次相連,偶有幾支枝椏,從紅牆內竄出頭來,一幫威風凜凜的御林軍守護在宮門口,見到轎子行來,齊齊跪地:「奴才參見皇後娘娘。」

    凌若夕猛地挑開轎簾,在這幫跪地不起的侍衛群中,一眼就看見了最前方的熟人,「呵,他竟派你前來接我。」

    阿大緩緩站起身,看也沒看一旁的雲旭,徑直走到轎子的另一邊,彎腰低語道:「皇上也是擔心娘娘。」

    「擔心?什麼時候皇宮裡的侍衛一個個都變成了藍階的高手,恩?」她早就察覺了這些侍衛是身負玄力的高手,且個個都是藍階的品級。

    看來,在她離開的這段期間,這個皇宮倒是發生了不少事。

    阿大笑笑,似乎並不意外她能看出這些,「娘娘,請入宮,皇上已在御書房久候。」

    轎夫再度抬起轎子,從層層遞進的宮門一路直行,穿過艾青石路,繞過精美的御花園,最終,轎子停在了御書房外。

    凌若夕隨手揮開帘子,從轎子里走了下來,雙眼緊緊盯著眼前這扇緊閉的房門,眉宇間劃過一絲詫異。

    她感覺得到御書房內傳出的,屬於強者的氣息。

    紫階初期!

    這怎麼可能?

    「裡面都有誰?」她冷不防出聲問道。

    「只有皇上一人。」阿大不敢隱瞞,只能照實回答。

    凌若夕曾從小丫的嘴裡聽說過南宮玉實力大漲的事,但她卻沒有想到,不過短短一兩個月的時間,他竟能夠突破紫階!甚至比起自己來,也差不了多少。

    細長的睫毛輕輕閃爍,明媚的陽光從頭頂上落下,在她的眼角周圍,灑落一圈淡淡的暗色。

    「娘娘,請。」阿大側過身,做了一個請進的動作,示意凌若夕可以進屋了。

    她斂去面上所有的情緒,面無表情的邁開了腳步,雲旭剛打算跟上,卻被阿大阻攔了去路。

    「抱歉,皇上只交代,只見娘娘一人。」他特意咬重了只這個字。

    雲旭有些惱火,剛要動怒,凌若夕便出聲喝止了他:「無所謂,你就在外面等我也是一樣的。」

    如果南宮玉當真想要對她做什麼,以她的實力,足夠應付了。

    她的命令雲旭即使再不願,也只能點頭應下。

    等到凌若夕推門進去后,他便宛如門神般,昂首挺胸站在屋外的台階上,雙耳高高豎起,聽著裡面的動靜。



    上一頁 ←    → 下一頁

    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
    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