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274章 決定見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274章 決定見他字體大小: A+
     

    北寧國邊關,凌克清已在此處逗留了整整七日,每日好吃好喝的被人伺候著,甚至讓他有些樂不思蜀,北寧帝聽聞了他在邊關的舉動,立即震怒,勒令他馬上找到凌若夕,並勸說其現身,主動向南詔示好,停止這生靈塗炭的戰爭。

    沒人知道凌若夕藏身何方,凌克清在接到旨意后,再不敢怠慢,急忙向城鎮中屯紮的南詔國將士尋求支援。

    無數的探子在兩國四處尋找凌若夕的身影,卻始終一無所獲,她就像是失蹤了,任憑他們將兩國掀過來,也不曾出現。

    「可惡!」又一次無功而返,凌克清氣得暗暗咬牙,「她究竟躲在什麼地方?」

    「凌丞相。」邊城的守城將軍穿著一身威風凜凜的盔甲進入他居住的營帳內,一雙虎目虎虎生威,單手搭上腰間佩刀,挺直腰桿道:「皇上傳信,問你究竟何時才能找到我國的皇後娘娘。」

    南宮玉的來信措詞犀利,其中隱隱透著對凌克清的不滿。

    他尷尬的笑笑:「本相正在儘力尋找這逆女,還望將軍多寬限些日子在皇上面前替本相說說好話,畢竟這事代表著兩國長年邦交。」

    「哼,你心裡明白就好。」如今南詔勝利在望,又重兵在手,這位武將自然對凌克清沒什麼好態度。

    他賠著笑,好不容易才把人送走後,便坐在椅子上,神色略顯猙獰:「這個逆女!難道是故意不肯出現嗎?」

    思前想後,他還真的覺得以凌若夕的性子,不是做不出這種事來,頓時,心頭一凝,若是這件事辦砸了,皇上怪罪下來,那……

    不行,他決不允許自己在皇上面前丟臉,更不能讓皇上對自己失望。

    雙眼危險的眯起,一抹陰惻惻的笑,爬上了他的嘴角。

    沒過幾日,凌克清在四處尋找凌若夕的路上,遇到劫匪,身受重傷,於北寧國一座小鎮上休養的消息好似長了翅膀般,傳遍各地。

    凌若夕也收到了信,她噗哧一笑,笑容裡帶著說不清道不明的嘲諷:「他居然會相處這種把戲。」

    難道她往日表現得有這麼善良么?在聽到他遭難的消息后,便會衝動到自動現身,前去探望?

    凌若夕開始回想自己的一舉一動,想了半天,仍是沒有想到她究竟做了什麼事,導致凌克清產生這種想法。

    「娘親,你幹嘛笑得這麼可怕?」凌小白蹬蹬的跑到她身旁,蹲在地上,仰著頭,凝視著她,一雙靈動的大眼睛撲閃撲閃的,好生可愛。

    「你說,我是不是該給他一個機會,讓他好好抒發抒發這麼多年來的父愛呢?」凌若夕挑眉問道,她真的很想知道,若給凌克清一個機會,他會說出怎樣無恥的話。

    凌小白一臉茫然,沒聽明白她在講什麼,但秉著娘親要做的事自己得全力支持的原則,他立馬點頭:「娘親想做就去做吧,寶寶會是娘親最忠實的後盾。」

    「正好,我有些話也想問問他。」打定主意后,凌若夕便從椅子上站起身,墨色的衣訣順勢垂落,馬尾搖曳,「去,把暗水找來。」

    凌小白幽怨的撅著嘴:「娘親,寶寶不是跑腿的。」

    「哦?」凌若夕饒有興味的笑笑。

    「想要寶寶跑腿也不是不行啦。」他立馬換了口氣,手掌在身前輕輕搓動幾下,一副極其猥瑣的表情。

    「……」他每每露出這種表情代表著什麼,凌若夕太清楚不過,「你確定要問我要跑路費?」

    額……

    為毛他有種不詳的預感?但對銀子的貪婪,讓凌小白選擇性的忽視掉了心頭的不安,他重重點頭:「娘親說過,等價交換,寶寶替娘親跑腿,這可是力氣活,娘親當然得給寶寶一點甜頭。」

    「是嗎?」凌若夕不打算培養他在自己這兒妄想賺銀子的想法,當即道:「那咱們就來算算,從你出生,哦,不對,從你出現在我的肚子里,一直到今日,為了讓你安全出世,讓你平安長大,我付出了多少心血。」

    她作勢掰著手指,打算和凌小白算算總賬。

    卧槽!要不要這麼精打細算?

    凌小白嚇得渾身一抖,臉上的表情立刻換做了討好:「哎喲,寶寶是同娘親說笑的啦,娘親是誰,咱們倆是什麼關係?母子之間的情意怎麼能用銀子來衡量呢?寶寶可是立志要做視金錢如糞土的人啊。」

    他驕傲的說出了自己的願望,手掌砰砰拍著胸口。

    視金錢如糞土?凌若夕嘴角一抖,忍不住伸出手掏掏自己的耳朵,她很懷疑,是不是她的聽力出現了幻覺,否則,她怎會從他的嘴裡聽到這麼讓人難以相信的話。

    「行了,這種話你說得不害臊,我聽著都替你害臊。」凌若夕懶得理會凌小白的抽風,他要是視錢財如糞土,這世上大概就沒有貪財的人了。

    屈指重重在兒子的腦門上一彈,凌小白頓時委屈的抱著頭,蹲在了地上,丫丫的!他說的是真的有木有?和娘親相比,銀子算什麼?雖然它的確挺重要的。

    將凌小白打發前去為自己跑腿,凌若夕這才放鬆的重新坐回椅子,身體慵懶的斜靠在木椅上,指腹輕柔眉心。

    大夫人的死,不知道凌克清是否知道些內情,再怎麼說他們曾經也是多年的夫妻,若大夫人當真與雲族有何聯繫,照理說他不該一無所知才對。

    眼底一抹精芒轉瞬即逝,不管怎麼樣,先見到凌克清再說。

    當天,凌若夕便帶著暗水、雲旭、凌小白、黑狼四人出發,趕赴小鎮。

    「娘親,咱們幹嘛要去見那討厭鬼?」凌小白不滿的擰著眉頭,在入城時,緊緊握住凌若夕的手掌,問道。

    冷清的月光從頭頂上灑落下來,將四人的身影籠罩在內,鎮上此刻少有人煙,安靜的街頭,只有若有似無的打更聲時而傳來。

    凌若夕淡笑道:「他不惜放出風聲,讓天下人知道,他是為了見我,被匪徒所傷,你說,他做到這個地步,我要是不見他,豈不是說不過去?我可是很善良的人啊。」

    話音剛落,眾人忍不住抖了抖嘴角,善良?這個詞真的能用在她的身上嗎?

    「怎麼,你們有不同的意見?」涼涼的眼刀刷地一下,刺向他們,好似他們若敢點頭,她便會好好教訓他們一番似的。

    沒人想體會她的暴力,就連好戰的暗水,此刻也不自覺生出了一絲懼怕,這女人前兩天可是獨戰深淵地獄的眾多高手,且只受了一些輕傷,雖然他善戰,也好戰,但他可不想隨隨便便的找虐。

    「姑娘是這天底下最善良的女子。」暗水殷勤的笑道,腦勺后的小辮子一搖一晃。

    凌若夕這才滿意的收回了眼刀,抬腳繼續朝情報中所說的那間客棧走去。

    凌小白和雲旭以一種我鄙視你的眼神,白了暗水一眼,丫的,這男人平時看不出來,獻殷勤的能力居然如此超凡。

    他們的鄙視對暗水而言,毫無任何意義,他甚至特驕傲的昂首挺胸,尾隨著凌若夕的步伐前進。

    客棧的大門大大的敞開著,櫃檯后,守夜的掌柜正趴在檯面上,昏昏欲睡。

    雲旭立即上前敲敲桌面:「掌柜的。」

    「啊?」掌柜迷迷茫茫的醒來,擦擦眼睛,「幾位是要住店?請問要幾間房?」

    沒想到大半夜居然還有客人上門,掌柜頓時猶如打了雞血,渾身的睡意也在剎那間煙消雲散。

    「北寧國丞相凌克清在哪個房間?」雲旭頂替凌若夕出聲問道。

    掌柜臉上的笑頓時一凝,他仔細打量了眼前的幾人一番,最後目光落在了凌若夕的身上,這女人,似乎在哪兒見過。

    他放肆的打量讓雲旭頓時有些不悅,手掌輕輕握住了刀柄,想要教訓他一番,讓他知道,覬覦雲族未來主母的下場。

    或許是他身上散發的殺意太過駭人,掌柜立馬警覺,尷尬的笑了笑,「幾位是來找凌相的?他在天字一號房,小的這就帶幾位過去。」

    「不必了。」凌若夕果斷的拒絕了他的提議,抬腳踏上二樓的木梯,鈍鈍的腳步聲在安靜的走廊上響起,她目不斜視,順著一排排林立的房間走過,最後腳步停在懸挂著天字一號房木牌的房門外。

    銳利的眼眸不經意掃過四周,強悍的玄力威壓,猶如一張密,將周圍的一切動靜通通盡收在內。

    房間里只有凌克清一人的氣息,四周也無隱藏的人。

    凌若夕輕輕擰起了眉頭,這狀況有些出乎她的預料,凌克清身邊怎麼可能無人保護?

    詭異的情勢,不僅沒讓凌若夕放下警戒,心頭反而愈發戒備了起來,抬手輕輕敲響了房門。

    「誰?」一道許久未曾挺過的熟悉聲音從屋內傳出。

    「是我。」她抿唇開口。

    屋內頓時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碎響,很快,緊閉的房門便被人從內打開,披著一件黑色披風,面容蒼白的凌克清出現在她的眼前。

    他深深的看了凌若夕許久,神情似欣慰,似愧疚,不知情的,還以為他對凌若夕有多麼身後的父女情呢。

    但凌若夕卻沒有看漏,在他那雙精明的眼眸深處,暗藏著的狂喜與得意。

    「有什麼話,進來再說吧。」凌克清緩緩側過神,嘆息道。

    凌若夕也不矯情,帶著雲旭等人徑直步入房間,爾後,猶如主人般,在屋內的圓桌旁坐下。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糾纏逃妻
    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