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273章 他就算真的來了,又怎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273章 他就算真的來了,又怎樣?字體大小: A+
     

    「因為這世上總有人看不清自己的身份,自視甚高,欠虐。」凌若夕直白的說道,提起凌克清時,她的臉上難以找到任何一分屬於子女的仰慕,那雙眼是冷的,那顆心是冰的。

    小一心頭一疼,他不知道在她的身上究竟發生過什麼事,只是,他認識的師姐絕不是那般不孝不義之人,她會這麼說,定是曾經被傷過,曾經狠狠的失望過。

    「師姐,不喜歡的人不要去想了。」他略帶憐惜的說道,不願揭開她心口的傷疤。

    對上他暗藏關切與擔憂的目光,凌若夕嘴角一抖,喂喂喂,這少年是不是誤會了什麼?為什麼突然用這麼噁心的眼神盯著她一個勁的看?

    「停止你腦子裡那些奇怪的想法。」

    她冷漠的駁斥讓小一頓時一愣,茫然的眨眨眼睛:「師姐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難道她和自己心有靈犀?這個想法剛剛升起,那絲雀躍還未湧現多久,立馬就被凌小白一桶涼水給潑了下來。

    「是你自己把心思都寫在臉上,娘親這麼聰明怎麼可能猜不到?」他撅著嘴,白了小一一眼,別以為他不知道這男人打著師弟的旗號暗地裡在想什麼,想要做他的后爹?向他的娘親大獻殷勤,哼哼哼,不付出點代價那是不行滴,凌小白立即打定主意,要好好為小一科普一下,什麼叫做投其所好,什麼叫做、愛屋及烏。

    「你也給我安分點。」他的眼神秦涫兒實在是太熟悉不過,每當這小子想要算計她時,就會露出這種猥瑣而又淫、盪的表情。

    一個爆栗在凌小白的腦袋上炸開了花,他委屈的紅了眼眶,「娘親!」

    「撒嬌也沒用,行了,沒事幹給我出去,別都堵在屋子裡。」她罷罷手,懶得同這兩個幼稚的傢伙閑聊,直接下了逐客令。

    凌小白心不甘情不願的跟著小一離開屋子,剛走出門,立馬憤憤的說道:「都是你的錯啦,要不是你,小爺怎麼會被娘親教訓?」

    是這樣嗎?

    小一一臉茫然,顯然不懂他被教訓和自己有什麼直接或間接的聯繫。

    「廢話!」凌小白雙手叉腰,一隻手指輕輕戳著他的肩膀:「要不是你突然提起討厭鬼,娘親為什麼會生氣?這一切都是你的錯。」

    這麼想來,好像也是奧。

    小一輕而易舉就被凌小白給忽悠住,點點頭,越想越覺得是這個道理,他略帶歉意的笑笑:「小少爺,對不起啊,都怪我說錯了話。」

    凌小白還是頭一次面對如此好說話的男人,一時間,尷尬了,愧疚了,他剛才的態度會不會太惡劣了一點?怎麼有種自己在欺負人的感覺?

    很快,他便把這種感覺死死的壓在了心底,傲嬌的昂著頭:「哼,想要小爺原諒你,還不快拿點小爺喜歡的東西來逗小爺開心?」

    喜歡的東西?小一糊塗的大腦難得清醒了幾分,他立即瞭然,窸窸窣窣從衣袖中掏出一錠元寶,遞到凌小白的面前:「諾,都給你。」

    這可是他的全部家當。

    凌小白腦門上滑下數道黑線,喂!用十兩銀子打發他,真的可以嗎?這人,難道果真窮到了這種地步?

    秉著蚊子再小也是肉的想法,他無恥的將這錠元寶佔為己有,「好吧,看在你還算真心實意的份兒上,小爺就勉勉強強原諒你了。」

    若是鬼醫再次,一定會大罵凌小白的無恥,只可惜,現在面對他的是心思單純的小一,他輕笑一聲,手掌揉揉後腦勺,能夠把小少爺哄得開心,他已經很高興了。

    屋外傳來的動靜凌若夕聽得一清二楚,她略感頭疼的揉揉太陽穴,凌小白再這樣下去,將來會不會進化成土匪?還是見錢眼開的那一種。

    但轉瞬,她便把這個念頭拋在腦後,不再去細想,而是拿著那封密信來來回回看了好幾遍,她真的很難理解,這世上果真有比自己還要無恥的人?不然,為什麼凌克清會厚顏無恥到以為憑他就能夠說動自己?

    「呵,父親啊,還真是有一段時日沒見了。」手掌用力收緊,一股玄力驀地從掌心刺出,單薄的紙片被這股巨大的力量震碎,化作粉末,紛紛揚揚落在了她的腳邊。

    她等著,等著看這男人會如何做。

    狹長的雙眼微微彎起,眉梢染上了淡淡的戲謔笑意。

    凌克清身負北寧帝的重託,快馬兼程抵達北寧國邊關的關卡,這裡如今已是烽火狼煙,各座城池已被南詔的鐵騎踏破,成為了南詔的國土,好在他抵達前,南宮玉的旨意已經提前下達,勒令眾人不得為難他,並且要鼎立相助他勸說凌若夕。

    因此,凌克清剛落腳,便被城中駐紮的將士奉為了座上賓,他也不客氣,坦然的享受著眾人的吹捧,每天好吃好喝的招待著,彷彿不是來進行和談,而是來吃喝享樂。

    當他在邊關的一舉一動被線人傳到凌若夕的耳中,她臉上的冷意更甚。

    「讓人把這個消息立即傳出去,記住,要快。」她很期待,北寧帝在得知自己委以重任的大臣竟完全遺忘了他的命令時,臉色會有多麼好看。

    想要算計她?試圖利用親情綁架她?做夢!

    「你笑得真難看。」鬼醫一邊搗鼓著藥瓶,一邊冷冷的睨了凌若夕一眼,嘀咕道。

    她當即收斂了面上的笑,眉梢一挑:「需要我替你請個夫子來,教導你如何說話么?」

    「你這是在諷刺我是個大老粗,別忘了,你現在的手下還得靠我煉製的丹藥,才能進步神速。」說到這個,鬼醫難掩心裡的驕傲,挺挺胸口。

    「一技之長彌補不了你大腦的缺陷,你還是認清這個殘忍的事實吧。」凌若夕雙手環抱在胸前,似笑非笑的說道,話語雖然略含奚落,但她的神色卻是柔軟的,甚至帶著淡淡的淺笑。

    「哼,你就這張嘴厲害。」鬼醫說不過她,只能送她一個白眼外加一句諷刺。

    「乞兒部隊的平均實力已達到青階,有什麼辦法能讓他們加快修鍊的速度?」凌若夕在同他調侃一番后,終是詢問起了正事。

    她特地來找他,可不是為了和他鬥嘴的。

    「欲速則不達,你也不想毀掉這些根骨不錯的小孩吧?」鬼醫提醒道,但臉上卻絲毫不見半分的憐憫與同情,在他看來,既然凌若夕收養了他們,給了他們一個安身之所,那麼,她想要對他們做什麼,都在情理之中。

    深淵地獄的人,極其單純,恩就是恩,德就是德,施恩不望報那是傻子,在這一點上,凌若夕的想法和他們出奇的相似。

    「盡量在不傷他們根骨的前提下,煉製出可以用來突破修為的丹藥,我不做虧本的買賣,半個月,我只給你半個月的時間,我要看到這批人的實力能夠達到尖刀部隊的五成。」秦涫兒吩咐道,可這話卻把鬼醫嚇了一跳,五成?她這是瘋了呢,還是瘋了呢,還是瘋了呢?

    「你以為我煉的是仙丹嗎?即使是,功效也不可能會好到這種地步有木有?」鬼醫氣得哇哇跳腳,他覺得自己特可憐,在山谷里被人壓榨也就算了,誰想到剛出來,又被人給壓制,這種滋味實在是太他憋屈了。

    「那是你的事,能者多勞,你就多上上心吧。」凌若夕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態度頗為堅決。

    鬼醫也只能無奈的點頭答應下來:「好吧,我儘力。」

    交代完了這邊的事,秦涫兒便在山寨外的森林中漫步,時不時去訓練場看看大家的訓練程度,時不時曬著純天然的陽光浴。

    姿態看上去悠閑得不得了。

    「每次看到這樣的凌姑娘我都好想咬死她。」正在接受魔鬼訓練的尖刀部隊隊員憤憤的說道,模樣齜牙咧嘴,帶著一種說不出的詭異與惱怒。

    憑毛他們在這兒水深火熱,她卻在那兒那麼自在?

    「同感。」一人出聲,無數人附議。

    凌若夕絲毫不清楚這些人心裡的幽怨,雙手背負在身後,一條馬尾隨著她的步伐左右搖動,衣訣獵獵作響,她宛如閑庭信步般,實在是讓人看得牙根發癢。

    「怎麼辦,我快要忍不住住了!」磨牙聲此起彼伏,一雙雙泛著紅光的眸子,猶如餓狼,緊緊盯著林間那抹悠閑的人影。

    「要不,咱們和凌姑娘比劃比劃?」有人摩拳擦掌做著準備,這些天來艱苦訓練的委屈與不甘,此刻通通化作了戰意,正在蠢蠢欲動。

    話音剛落,眾人急忙對視一眼,都在彼此眼眸中看見了那股洶湧澎湃的戰意!

    「都決定了?」

    「是!」

    「聽我口令,一、二、三!」最後一個音階如擂鼓砰地落下,爾後,訓練場內近百道人影猶如出籠猛虎,惡狠狠朝凌若夕撲去。

    她腳下的腳步猛地一頓,爾後,身影快如鬼魅,閃開他們的襲擊,速度快且敏銳,如同一隻泥鰍,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翩然起舞。

    衣訣翻飛,墨發飛揚,她只是一人,卻獨戰尖刀部隊近百名隊員。

    打鬥上在這片森林中響起,砰砰的爆炸聲更是層出不窮。

    山寨里的人聽到動靜還以為有敵人襲擊,一個個趕緊跑了出來,低頭一看,頓時驚了。

    「師傅,師姐她的身手有這麼好嗎?」小一面露一絲驚駭,看著下方被包圍的女人,看著她敏銳的在人群中躲閃,看著她的一招一式,看著她身側不斷倒下的人影,忍不住悄悄吞咽了一下口水。

    好兇殘,好暴力!

    「這尼瑪不是人吧?」鬼醫也是一臉驚滯,是!他承認這混蛋丫頭的身手不錯,但也沒有高到在混戰中還能毫髮無傷吧?喂喂喂,這可是深淵地獄的高手啊,怎麼連她的衣角也碰不到?還一個個被她掀翻?

    所有人不可置信的擦了擦自己的眼睛,直到他們確定眼前的畫面不是夢后,心頭頓時升起一股說不出的豪邁之氣。

    看,那便是他們今後要追隨的女人;強大如斯。

    一雙雙激動、熾熱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黑壓壓的人群中,那一抹鬼魅般的影子,彷彿在看著他們心中的信仰。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
    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