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272章 姐妹暗戰,偏心的父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272章 姐妹暗戰,偏心的父親字體大小: A+
     

    凌克清大晚上被宮裡的太監從被窩裡挖了起來,得知北寧帝的召見后,他急忙換上朝服,戴上官帽,急匆匆乘坐馬車入宮,也不知道在宮裡與北寧帝商談了什麼,第二天清晨,他才帶著一身的疲色,緩緩走出宮門,連早朝也沒去參加,回到丞相府後,他便打發下人收拾行囊,準備離城。

    「爹爹。」凌雨霏小跑著進入前廳,臉上掛著甜美的笑容,挨著凌克清坐下,「聽管家說,您要出遠門?」

    「恩。」丞相慢悠悠放下了手裡的茶盞,淡淡的應了一聲。

    「爹爹要去哪兒?」凌雨霏好奇的問道,自從凌雨涵出嫁,凌若夕自動離府後,她的日子過得是風生水起,在這丞相府,隱隱有了大小姐的架勢。

    「皇上有令,差我前去辦事,你問這麼多做什麼?」凌克清橫了她一眼,不僅沒告訴他自己的去向,甚至還將她教訓了一頓,凌雨霏頓時委屈的紅了眼眶。

    又是這樣!從小爹的疼愛就只會給二姐,如今二姐出嫁后,他的眼裡仍舊看不到自己,憑什麼?

    回憶起曾經,他每每出城辦差,總是會提前告知凌雨涵,再看看自己的待遇,凌雨霏心底的怨氣愈發加深,卻又不敢直白的露出來,只能垂下頭,將委屈往肚子里咽。

    「府里的大小事務,你幫著你娘處理,若有不會的,去三王府找你二姐,讓她幫襯著些,聽到了嗎?」凌克清提醒道。

    「爹,你就放心吧,在你回來之前,我定會幫著娘親,把府里打理得服服帖帖的,絕不會讓爹失望。」凌雨霏拍著胸口,說得自信滿滿,她下意識忽略掉他的後半句話,找二姐?她怎麼可能去向那個人求助?

    凌克清點點頭,在馬車準備好后,他才抬腳步出府宅,後院的女眷齊齊圍聚在府門前,準備送他上車。

    忽然,一道人影疾步從府外這條幽靜的青石板路前方走來,曼妙的身姿,精美的妝容,美麗的髮髻上,幾支金色步搖發出清脆的碎響,人還未走近,一股淡淡的花香就已迎面撲來。

    凌克清轉過身,眸光一亮,含笑看著不請自來的凌雨涵。

    「怎麼有空回府?」他柔聲問道,一副慈父的姿態。

    凌雨涵彬彬有禮的向各位姨娘行禮,爾後,才嬌笑道:「爹要出遠門,女兒怎能不來相送?」

    「你有心了。」凌克清老懷安慰,重重拍了拍她的肩膀,眼底的慈愛濃郁得幾乎快要溢出來。

    站在女眷前列的凌雨霏看得暗暗磨牙,手中的絹帕險些被她給扯爛,又是這樣!只要二姐一出現,爹的眼裡就再也看不到其他的人了。

    「爹,女兒送你上車。」凌雨涵裝作未曾看見身側那些羨慕嫉妒恨的面容,溫柔的攙扶著凌克清,架住他的手臂,將人扶上馬車。

    他靜靜站在甲板上,沖眾人揮手道別:「都回去吧,別在外面站著。」

    車夫恭敬的挑開車簾,凌克清這才鑽入其中。

    馬鞭咻地揮下,抽打在馬兒的臀部,雙蹄凌空蹬起,馬車咕嚕嚕朝前方挺近,很快,便消失在了道路的盡頭。

    直到車輪聲漸漸遠去,凌雨涵這才收回了目光。

    「諸位姨娘還請進府歇息,小心著涼,今兒這風可大著呢。」她拿著一方白色的絲絹,遮擋住臉上嬌弱的淺笑,提醒道。

    幾位姨娘承了她這份情,且不論這話是出自真心還是假意,至少聽著夠舒坦,也給足了她們顏面。

    等到這些如花美眷進入府宅后,門前,便只剩下凌雨霏與凌雨涵這對姐妹花,下人們退得很遠,眼觀鼻鼻觀心,未曾將目光轉向她們,這二小姐和三小姐打小就是這樣,只要一碰上,不是冷嘲就是熱諷,大概也只有在欺負昔日痴傻的大小姐這件事上,兩人是同步的。

    「二姐,聽說最近三王爺又納了幾門小妾?」凌雨霏咯咯的笑著,眉宇間儘是得意。

    這個二姐打小就愛慕三王爺,用盡了手段,將王爺從大姐的身邊給搶了過來,可如今呢?不也一樣沒能得到善果嗎?

    凌雨涵嘴角的笑驀地一僵,她這話分明是在往自己的傷口上撒鹽。

    想到鳳奕郯回府後,接連納的好幾位美人,她的心就開始滴血。

    「男人嘛,不都這樣嗎?」她強忍著心頭的痛苦,故作善解人意的說道。

    但凌雨霏太了解她,她剎那間扭曲的面容,她是看在眼裡的,不禁笑得愈發開懷:「二姐要真能這麼想倒也好,畢竟啊,王爺的紅顏知己可是遍布北寧,若是二姐不放寬心,那還不得氣死在府中嗎?」

    這話不可謂不惡毒,但凌雨涵即便心裡再痛恨,再惱火,也不會在眾目睽睽之下,做出任何有失顏面的事,她強笑兩聲,「三妹這張嘴是越來越利索了,倒是和大姐有些相像。」

    「說到大姐,聽說二姐這次前往南詔為南詔新帝大婚送去賀禮,還見了大姐一面?而且似乎還鬧得不太開心?」凌雨霏笑盈盈的問道。

    「三妹的消息果真靈通。」豈止是不開心,凌若夕那陣分明是將她的顏面狠狠的踩在了腳下!

    「哪兒是妹妹我消息靈魂,這件事早就瘋傳兩國,就算妹妹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也不可能不知道啊。」她這是在暗指凌雨涵丟臉丟大了,出醜的事,眾人皆知。

    「都是過去的事了,即使大姐她對我有所誤會,我也不會放在心上,畢竟是自家姐妹不是?」凌雨涵說得振振有詞,不知情的,還以為她同凌若夕有多姐妹情深呢。

    凌雨霏自小最討厭的,便是她這副裝腔作勢的模樣,不屑的冷哼道:「二姐,比起大姐,你才是我最討厭的!知道我最厭惡你什麼嗎?明明不是小白兔,卻偏要裝得純良、無辜,哼,只可惜啊,你費盡心機,也沒能得到王爺的心,不知道二姐每天獨守空閨,心裡可是一點不怨?」

    她這是沖著凌雨涵哪兒疼,往哪兒戳呢。

    「三妹。」凌雨涵即便有再好的修養,此刻也難再維持下去,她怒聲低喝道,俏麗的臉蛋,已是一片猙獰。

    「喲,二姐這是不打算裝了?」雙手環抱在胸前,她氣焰囂張的反問道。

    凌雨涵深深吸了口氣,不願再理會她,拂袖離去。

    冷眼看著她婀娜多姿的背影,凌雨霏鄙夷的從鼻腔里擠出一聲輕哼,「裝什麼大度?」

    凌克清絲毫不知道在他離開后,所發生的一切,他此刻正閉眼靜坐於馬車內,車輪咕嚕嚕轉動的細碎聲響,不斷徘徊在他的耳畔。

    他微微擰起眉頭,開始思考著,如何才能完成皇上下達的旨意。

    勸說那個逆女回到南詔國帝王身邊,促使兩國戰火停止。

    她當真有這個能力能夠做到嗎?

    凌克清不認為凌若夕有這個資本,兩國交戰,豈是一介女流能夠阻止的?皇上未免太高看她了。

    哪怕凌克清曾親眼目睹過凌若夕的狠辣,以及她可怕的手段,但他依舊不曾對她高看半分,甚至隱隱對這個女兒,有著一分怨恨。

    若不是因為她一時氣憤,殺了二姨娘,他也不會在軒轅勇的面前抬不起頭,隨時隨地擔心對方會遷怒於自己。

    「真不知道本相上輩子造了什麼孽,這輩子才會有如此不孝的女兒。」他咬著牙,一字一字沉聲念叨著。

    不管她能否阻止兩國戰火,他只要完成皇上交代的事,就夠了,抱著這樣的想法,凌克清打了個哈欠,靠著車壁,緩緩睡了過去。

    在他離開后,北寧帝急忙修書一封,差人快馬傳到南宮玉手裡。

    這封信上,寫明了北寧帝的打算,並且也註明,他已派出凌克清,遊說凌若夕的事,他提出,希望暫時停止戰爭,讓南宮玉助凌克清見到他的女兒,從而達成父女倆見面一事。

    南宮玉在得到書信后,只猶豫了一陣,便答應下來,「立即放出風聲,就說北寧國丞相正在四處尋找皇後娘娘,想要同她相見。」

    他相信,一旦這則消息傳揚開,以她的個性,定會前去一見。

    阿大立即領命,將風聲傳出,並派人在暗中故意擴散傳言。

    小丫第一時間打聽到這個消息,她急忙將這件事飛鴿傳書給凌若夕,並且寫明,此事極有可能是個全套,希望凌若夕慎重考慮。

    「凌克清?」凌若夕饒有興味的眯起眼,單薄的身影穩坐在正廳的木椅上,黑色的長衫衣訣搖擺,一雙馬靴輕踩著曳地的白老虎皮坐墊的邊角,她一邊把玩著指縫間夾住的密信,一邊托住腮幫,嘴角勾起一抹戲謔的笑。

    「師姐,凌克清是誰?」正在用雞毛撣子打掃房間的小一,好奇的問道,他從沒聽說過這個人名。

    盤著腿坐在地上與黑狼玩鬧的凌小白頭也不抬的回了一句:「好像娘親以前的爹爹就叫這個名字。」

    「啪嗒。」雞毛撣子瞬間滑落,小一錯愕的瞪大眼睛,一句話脫口而出:「師姐居然有父親?」

    「……」這話聽著怎麼那麼不對呢?凌若夕嘴角一抽,斜睨了他一眼:「我有父親很奇怪?難道你以為,我是從石頭縫裡蹦出來的么?」

    「不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小一趕緊搖頭,「我只是從沒聽師姐提起過,所以有些驚訝。」

    他尷尬的摸了摸鼻尖,笑得頗為勉強。

    「一個無關緊要的人,有必要提起嗎?」她淡漠的問道,話語透著絲絲涼薄的意味。

    小一茫然的眨巴一下眼睛,他不認為凌若夕是那種親情淡薄,且不孝的人,只看她對凌小白的寵愛程度就能看出,對待在乎的人,她有多縱容,有多重視。

    那麼,也就是說,這凌克清定做了什麼事,讓她失望,以至於,連提也不願提起。

    不得不說,雖然小一認識凌若夕的時間不久,卻把她的個性琢磨得一清二楚,並且將她和凌克清之間的恩恩怨怨猜到了七八成。

    「娘親,怎麼好端端的,突然提起那討厭鬼?」凌小白蹬蹬的跑到她身邊,蹙眉問道,神色略顯不滿。

    他可沒有忘記過,在凌府的那段日子,他們母子倆遭受到了多少的白眼,其實,也不乏有凌克清的漠視與冷遇。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
    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