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268章 最後的機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268章 最後的機會字體大小: A+
     

    凌若夕頓時有種挖坑把自己給埋了的悲催感,早知道是這樣,她當初就不該讓這幫人奉南宮玉為主,如今也不會有他們的倒戈。

    她親手培養出來的人,她怎會不了解?這些人被她灌輸的,是只聽命主子的思想,哪怕是她這個曾經的主子,在他們的心裡,也不再是他們需要貢獻忠誠的對象,除了南宮玉,他們不會聽命於任何人。

    媽蛋!

    指腹無力的揉揉眉心,面對這樣的場景,凌若夕極其無語。

    「教官?」衛斯理仔細琢磨著這個新奇的詞語,想了半天,也沒想出它所代表的含義,只是,他看得出,這批皇上親自交代,保護自己安全的死士,似乎與皇後娘娘有某種關係。

    「娘娘,」他極快的整理好自己的情緒,神色恭敬:「皇上這些日子一直在尋找娘娘,請娘娘隨微臣回宮。」

    這場戰爭是因為什麼,天下無人不知,那則皇榜驚了多少眼球?

    衛斯理相信,只要她願意回宮,戰爭定能平息。

    「打住,」凌若夕抬起手臂,打斷了他的話:「我已經不是你們的皇后。」

    「……」衛斯理頓時語結,見她態度堅定,心頭不禁有些著急,「娘娘,既然如此,請恕微臣無理,立即將娘娘拿下。」

    一聲令下,二十名死士立即撲向凌若夕,他們來勢洶湧,氣勢更是殺意凜然。

    「切,當著我們的面還想抓住凌姑娘?」尖刀部隊的男人們一個個面露不屑,他們扭頭看向凌若夕,待到她點頭后,迅速出手,迎上那批死士。

    黑色的影子在空中交纏,拳腳相加聲不斷回蕩在耳畔。

    死士被抵擋住,一時間難以從小分隊手下突圍,刀光劍影,玄力的波動掀起一道道颶風,凌若夕看也沒看打得不可開交的戰場,眉梢微微挑起,「衛斯理,回去告訴南宮玉,讓他放棄吧。」

    「娘娘,這番話請您親口告訴皇上。」衛斯理婉言拒絕了替她轉達的要求,如今能夠讓皇上停手的,除了她,在沒有第二人。

    「冥頑不靈。」凌若夕不悅的輕哼一聲,身影驀地在原地消失,下一秒,她已然殺到衛斯理身後,雙足穩穩的踩在馬背上,指尖一根銀針,緊貼他的後頸。

    「都給我住手!」冰冷的低喝讓交手的雙方立即收手,渾身傷痕纍纍的死士從半空中落下,他們警惕的站在半米外,戒備的看著馬匹上的女人。

    「誰若再輕舉妄動,小心你們的丞相丟掉小命哦。」凌若夕故意說得輕挑,但那雙眼卻是冷的,冰的,漆黑的眼眸似夜空般清冷無情,深處,暗藏幾分血腥的殺伐之氣。

    「快放了丞相!」士兵緊了緊手中的刀劍,底氣不足的呵斥道。

    放人?她難道長得像傻子嗎?擒賊先擒王的道理,她會不知道?被凌若夕用一種近乎挑剔、憐憫的視線盯著,士兵心頭一凝,莫名的有些心虛,彷彿自己在她的眼中,是一隻毫無常識的豬。

    「皇後娘娘,你當真要動手?」衛斯理先是一驚,隨後立即鎮定下來,他在賭,賭凌若夕不會殺了他。

    「別告訴我你不知道南宮玉增強兵馬支援邊關為的是什麼。」銀針尖銳的針頭輕輕摩擦著他的肌膚,讓人毛骨悚然的危險感始終環繞在衛斯理的心窩裡。

    他身體微僵,神色略顯複雜,似苦澀,似無奈。

    「我有很多的辦法可以讓他的打算胎死腹中,不過,我沒有那麼做,知道為什麼嗎?」凌若夕緩緩說道,在這氣氛僵持的氛圍中,也只有她能做到閑適悠然,彷彿在同衛斯理說著悄悄話。

    唇瓣緊抿住,衛斯理老實的搖搖頭:「微臣不知,還請娘娘解惑。」

    不錯,正如她所說,若她當真想要阻止皇上的瘋狂舉動,多的是辦法,為何卻要秘密在半路截住自己?

    「我只是不想做得太狠,不希望這片江山毀在他的手中。」她沒有忘記過,在自己走投無路時,南宮玉答應讓南詔成為她的後盾,雖然作為代價,她要為他除掉攝政王南宮歸海,但人情就是人情,不會因為他現在的背信棄義,而有絲毫改變。

    凌若夕輕輕收回銀針,飛身躍下馬背,身影輕巧的落在地面,「回去告訴他,這是最後一次,如果他還是不肯放棄,還要用這種方法妄想逼我妥協,妄想逼我回宮,別怪我翻臉不認人!」

    她本就是傲立在黑暗世界巔峰的存在,一雙深沉的黑眸暗藏著無盡的壓迫感,緩緩掃過在場的眾人,最後定格在衛斯理的身上。

    那一眼,讓南詔國前鋒部隊,心頭不自覺升起一股涼氣,他們甚至有種錯覺,好像在她的眼中,他們與死人沒什麼兩樣。

    有人悄然咽了咽口水,有人額頭滲出冷汗。

    「除了丞相外,其他人,一個不留!」凌若夕命令道,語調淡漠得近乎殘忍。

    「不……」要,後面一個字甚至來不及吐出,前一秒還站立在原地的士兵,已屍首分家,脖頸被鋒利的刀刃割開一道血痕,鮮血猶如水柱,無情的噴洒出來,染紅了衛斯理的視野。

    尖刀部隊是凌若夕一手調教出的,且個個是玄力高強的高手,衛斯理所帶的這批人馬哪兒會是他們的對手?甚至毫無抵抗之力,如同大白菜般,悄無聲息的慘死,連一聲哀嚎也沒能叫出。

    凌若夕淡淡的看了眼地上死狀各異的屍體,嘴角輕扯出一抹滿意的笑,「丞相大人,你知道回去該怎麼說了吧。」

    衛斯理身體一軟,整個人嚇得險些從馬背上摔下,顫抖的眸光挨個掃過血泊中的屍骸,他一時間有些口乾舌燥。

    死了,通通死了,不論是精銳士兵,還是皇上特派的死士,此刻全死在了她的人手裡。

    「走了。」凌若夕懶得理會他那副驚詫、呆愣的樣子,罷罷手,帶領著小分隊揚長而去,只留下這遍地的屍山血海,見證著方才發生的一切。

    回到山寨時,已是日落時分,被晚霞映紅的雲朵漂浮在蒼穹上,將整片天空點綴得色彩斑斕。

    凌若夕剛穿過柵欄,一眼就看見了蹲在山寨外的空地上,無聊的數著螞蟻的凌小白。

    「你們先進去。」她朝身後的眾人吩咐一句,便抬腳走到凌小白跟前。

    黑色的馬靴映入他的眼帘,熟悉的清淡體香撲鼻而來,凌小白鼻尖一動,驚喜的抬頭:「娘親!」

    柔軟的身體撞入她的懷裡,將人緊緊摟住,這兩天可想死他了!

    「在這裡幹什麼?」凌若夕總覺得身上有一股血腥味,不著痕迹的將兒子從懷裡扯出,握住他的小手,柔聲問道。

    「等娘親回家啊。」凌小白糯糯地說道。

    等她回家么?

    這個回答讓她冷硬的心窩有暖流滑過,冷峻的五官在瞬間放柔了不少,那雙蘊藏殺伐暴虐的雙眼,此刻只剩下淡淡的笑意:「今天的訓練全都完成了?」

    「娘親放心吧,就算你不在,寶寶也不會荒廢訓練的。」凌小白拍著胸口,說得振振有詞。

    「最好是這樣。」她牽著兒子一邊往大堂里走,一邊詢問著這兩天他的日常生活,璀璨的夕陽之光從頭頂上落下,兩人一長一短的黑色影子,拖曳在地板上,溫馨、祥和。

    剛回來不久,得到消息的絕殺等人便離開訓練基地,趕到正廳與木堯梓匯合,嗅著他們身上還未散盡的血腥味,看著他們臉上殺戮后殘留的激動與滿足,暗水悻悻的癟了癟嘴,隨手將辮子拋到背後,「你們殺人了?哼,真好命啊,第一次和凌姑娘出去,就能這麼滿足。」

    要是不了解他們的人聽到這番話,大概還以為凌若夕帶著這幫大男人去幹什麼十八禁的事兒了。

    她剛走到門外,就聽見暗水憤憤不平的嘀咕聲,嘴角猛地一抖,頗有些無語。

    「凌姑娘。」絕殺眼尖的發現了她的身影,沉沉喚道。

    十支小分隊的隊長此刻都在大堂中,峻拔的人影胡亂站立著,卻又識趣的沒有靠近上首那把某人專屬的白老虎皮椅子。

    凌若夕輕輕頷首,抬腳步入正廳:「這兩天寨子里有沒有什麼異常?」

    「姑娘身邊一直跟隨的男人回來了,這事算不算?」暗水略帶殷勤的問道。

    前進的腳步猛地頓住,「你是說雲旭?」

    「好像他是叫這名兒吧?」暗水有些遲疑,雖然雲旭也算是他的同伴,但之前,他一直對凌若夕有所不滿,連帶著對她身邊的人也未曾上心,離開深淵地獄后,本該是好好交流交流感情的時機,誰想到,雲旭又返回了雲族,這才使得他同這幫人有些不太熟悉。

    「他什麼時候回來的?」這對凌若夕而言不可謂不是一個好消息,她的臉色染上淡淡的歡喜。

    「就在今天早晨。」暗水老老實實的說道。

    「你們先聊,我過去看看他。」凌若夕立即改變了決定,打算先去見雲旭,凌小白本是想同她一道的,卻被她拋下。

    小臉頓時出現了委屈的神色,他站在廳中,幽怨的看著凌若夕離開的背影,心裡頭別提有多傷心了。

    「難道寶寶現在在娘親的心目中,就連雲旭也比不上了嗎?」他黯然神傷的喃喃道。

    白痴!

    黑狼朝天翻了個白眼,小小的身體吧唧一聲,從他的肩膀上一躍而下,打算遠離這個如同怨婦般大放怨氣的笨蛋,免得把自己也給傳染了,拉低了自己的智商。

    「小黑,連你也要拋棄寶寶?」凌小白淚眼汪汪的盯著地上的黑狼,一副受了天大的打擊的神色。

    黑狼渾身的絨毛一根根豎起,雞皮疙瘩險些沒掉下來。

    丫的,小少爺最近是被什麼東西附體了嗎?要不要這麼玻璃心?

    它吱吱叫了兩聲,算是安撫。

    凌小白立馬蹲下身,一把將它抱住:「還是你最好了。」

    目睹了一切的尖刀部隊隊長們一個個嘴角抽搐的站在原地,神色有些忍俊不禁。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
    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