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264章 為愛瘋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264章 為愛瘋狂字體大小: A+
     

    暗水在三日後,帶著那幫根骨不錯的乞丐返回山寨,同時,改建的工程也進入了收尾的狀態,凌若夕為深淵地獄的人取了一個響亮的名字——尖刀部隊。

    一把為她所用額尖刀,一把能夠刺穿敵人咽喉的利器。

    兩百餘人,分二十人為一小分隊,各自挑選出實力最強的隊長,而絕殺則為大隊長,暗水為副隊長,統領十支分隊,乞兒由他們親自教導,由鬼醫提供輔助玄力提升的靈藥。

    訓練如火如荼的展開,一份嚴格到讓尖刀部隊連連叫苦的訓練單由凌若夕親自寫出,融合了現代特工近身戰訓練量,再加上暗殺、間諜術、偽裝術……各種訓練層出不窮,每天從山坡上那塊訓練場內,都能聽見尖刀部隊眾人的哀嚎聲。

    「師姐,為什麼不讓我參加訓練?」大清早,凌若夕剛準備洗漱,房門就被小一從外大力推開,他一臉憤憤不平的表情闖了進來,臉上鮮少的帶著幾分怒色。

    「就你這身板?」凌若夕用著挑剔的眼神由上至下將他打量了一番,隨後搖搖頭,將手裡的毛巾放下,「小一,每個人的特長各有不同,你只需要為他們做好後勤工作就足夠了。」

    他的根骨根本無法進行玄力的修鍊,即便是毒、醫雙術拔尖的鬼醫,也對他的身體束手無策,讓他參加訓練?那不是讓他去送死么?

    「可是……」他也想跟在師姐的身邊,不想被她丟下,這樣的話太過羞人,小一不論如何也說不出口,嘴唇輕輕蠕動幾下,終是頹敗的垂下了腦袋。

    「至少你能做到的,他們這些莽夫就無法做到。」凌若夕柔聲安慰道,這個單純如紙的少年,總讓她忍不住想要去呵護,或許,只是因為他那顆赤子之心吧。

    她的安撫讓小一很快打起了精神,「那我能做什麼?」

    他不想做一個沒有用的人,更不想被她遠遠的丟棄在後邊,他想要留在她身邊,不論做任何事,都好。

    這是小一的信念,也是他的覺悟,越是單純的人,一旦認定了某件事,即便天崩地裂,也無法讓他動搖。

    「比如做飯、比如為他們處理好家務事,好叫他們能夠安心訓練。」

    「是哦。」小一這才恍然,沒錯,他的身體註定了永遠無法融入戰鬥,更無法成為如尖刀部隊這般身手矯健、實力高強的戰鬥人員,但他也有他能夠做的事。

    在凌若夕三言兩語的安慰下,他頓時升起了一股自信,清澈的瞳眸內暗藏堅定:「師姐,你放心,我會努力做好自己的那份工作的。」

    「那就好。」凌若夕淺淺一笑,目送他離開后,才長長鬆了口氣,安撫人心這種工作還真費腦力,下次還是換別人來做吧。

    她寧肯暢快的與敵人打一場,也不願意做這種事。

    「那小子現在也就願意聽你的話了。」老頭略帶醋意的聲音從屋外傳來,他穿著一身墨色的長衫,優哉游哉的靠在屋外的圓柱旁,神色略顯幽怨。

    他這個師傅在小一的心裡,地位還比不上她這個師姐,真是夠了!

    「你這話怎麼聽著一股酸味?」凌若夕邪笑著,睨了他一眼,總覺得他這樣子,像極了抓到老婆紅心出牆的丈夫。

    要是鬼醫知道她心裡在想什麼,定會氣到抓狂。

    「你能別笑得這麼……古怪么?」他遲疑了一下,才勉強找到一個貼切的詞語來形容她這副邪肆的表情。

    「很奇怪?」凌若夕當即冷下臉,面若寒霜。

    「這樣才正常。」鬼醫連連點頭。

    「……你很閑?有空的話,去守著他們訓練,那幫乞兒的修為增漲太慢了。」

    「喂!你以為那些葯很容易就能煉製出來嗎?」鬼醫哇哇直叫,他終於明白了什麼叫站著說話不腰疼。

    「你仔細看看我這張臉,就為了給你煉製那些靈藥,我已經多少天沒有休息好了?」

    「能者多勞。」面對鬼醫的大呼小叫,凌若夕表現得極其鎮定,也極為淡然。

    言簡意賅的四個字,讓鬼醫滿肚子的怨言通通消失得無影無蹤,他鼓著腮幫,惡狠狠瞪了她幾眼,最後傲嬌的哼哼兩聲,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再繼續留在這裡,他鐵定會被這女人給氣死。

    為了他的生命著想,遠離這女人才是當務之急。

    相較於山寨內的熱火朝天,南詔國皇宮,卻被一股無聲的硝煙籠罩著,所有的宮人紛紛繃緊了神經,誰也不敢在這個節骨眼上,犯任何的錯誤,只因為,他們的帝王,正處於暴怒的狀態中,一旦有人犯了小錯,等待他們的將是丟掉腦袋的下場。

    「你們都是飯桶嗎?什麼叫民怨四起?當地的府衙在做什麼?朝廷養他們,難道就是為了吃閑飯的?」南宮玉怒聲咆哮的聲音從緊閉的房門內傳出。

    守在屋外的阿大和阿二苦笑著對視一眼,自從皇上回宮后,就一直是這個樣子,朝廷所有的官員,通通成為了他的出氣筒,輕則教訓,重則斬頭,搞得如今整個朝堂人心惶惶,誰也不敢輕易進言,唯恐觸及他的怒火。

    「皇上息怒。」六部尚書齊齊跪地,戰戰兢兢的請求道。

    御書房內,奏摺散落一地,南宮玉著一席威嚴的金色龍袍,一臉怒容坐在龍椅之上,周身圍繞著一股冰冷的壓迫感,目光陰鷙冷眼看著下方的大臣。

    廢物!通通是廢物!

    「朕不管那麼多,總之,朕不想再聽到任何有關民怨出現的奏摺!讓地方官員將煽動鬧事的百姓抓起來,處以酷刑,朕倒要看看,在重刑前,誰還敢當這個出頭鳥!」話一個字接著一個字,從他的牙齒縫裡蹦出。

    六部尚書哪裡敢違背他的旨意?只能點頭,但他們心裡卻很清楚,南詔國各地升起的民怨自從皇後娘娘離開后,始終不曾熄滅,如今,皇上殘暴的手段,更是讓天下人寒心,**,只能解一時的難題,根本無法治本,但這些話,他們敢說嗎?一旦說出口,只怕今天掉腦袋的,就該是他們了。

    六部尚書苦著一張臉,躬身從屋內走出,神色分外惆悵,分外悲苦。

    「阿大,阿二。」南宮玉朗聲喚道。

    兩人急忙恭敬的走入房間,「奴才拜見皇上。」

    「有沒有她的消息。」南宮玉略微緩和了一下心頭的怒火,但面色仍然難看至極,眼底的冰霜未曾消散,只一眼,就讓阿大和阿二心生惶恐。

    「稟皇上,暫無娘娘的行蹤。」阿大硬著頭皮稟報道。

    「廢物!」一道凌厲的掌風破空襲來,他不敢躲,也不能躲,只能跪在地上,任由攻擊襲上自己的胸口,嘴裡哇的吐出一口鮮血。

    「謝皇上手下留情。」五臟六腑被玄力重傷,他吞下喉頭的血腥,拱手說道。

    「哼,」南宮玉陰沉著一張臉,冷哼一聲,「她到了現在,仍舊不願回到朕的身邊嗎?那個男人就這麼好?值得她捨棄皇后之位,捨棄萬千榮華?」

    這話沒人敢接,阿大和阿二緩緩垂下頭,把自己當作壁畫。

    「你們說她此刻會在哪裡?」陰鷙如魔的目光從頭頂上刺下,猶如刀鋒,讓阿大和阿二心頭一凜,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才是最完滿的。

    他們的遲疑讓南宮玉愈發不悅,渾身的氣壓再度下降:「怎麼,不敢說?」

    阿二心頭咯噔一下,知道他已經動了怒,趕緊開口:「回皇上,奴才不比娘娘足智多謀,難以猜到娘娘的心思。」

    一番誇讚的話,卻聽得南宮玉極為滿意。

    不錯,若夕她的心思豈是這幫奴才能夠琢磨透的?他臉上的寒霜有緩和的跡象,注意到這一點,阿二悄悄鬆了口氣,但心裡卻忍不住一陣苦笑,即使皇後娘娘已經離開數月,皇上他仍是這般在乎娘娘,旁人一句好話,就能染讓皇上龍心大悅,這還真是諷刺啊。

    「不過,」南宮玉話鋒一轉,「讓她在外邊胡鬧,朕無法容忍,你們說,有什麼法子能夠讓她主動暴露行蹤?」

    「這……」阿大和阿二頓時又糾結了,他們面露難色,搖搖頭:「奴才不知。」

    「北寧不是她的故鄉么?」南宮玉眼底寒芒乍現,一抹陰冷的笑爬上了他的嘴角:「你們說,若是北寧烽火狼煙,朕的鐵騎兵臨城下,她可會主動前來見朕?」

    阿大和阿二頓時屏住呼吸,滿臉愕然。

    皇上的意思難道是……

    他們心頭不自覺浮現了一個可怕的念頭,是,皇上近期的確變了許多,但再怎麼改變,也絕不可能用南詔的江山社稷胡鬧啊。

    「傳兵部尚書進宮。」南宮玉哪裡管他們心裡此時此刻的想法,大手一揮,下達了口諭。

    「皇上!」阿二急切的想要勸說什麼,卻被一旁的阿大用力捂住嘴。

    「奴才這就去。」他大力拽住阿二的衣襟,將人拖出御書房,再任由他繼續待下去,誰知道這傻子會說出什麼話來。

    房門緩緩合上,直到將阿二拖到御花園的一座山石后,阿大才鬆開手。

    「你為什麼阻止我?」阿二一臉怒容,死死瞪著他,「你知不知道皇上若是再任性下去,南詔國的江山真的會毀了。」

    難道要他眼睜睜看著皇上一步步成為昏君嗎?

    「你認為現在的皇上還能聽得進忠言?」阿大白了他一眼,雖然他平時大大咧咧,但該聰明的時候,他絕不會傻,「皇上他已經變了,你若是進言,第一個死的就會是你。」

    阿二何嘗不知他說的是事實,但與自己微不足道的性命相比,南詔的江山社稷重要一百倍一千倍。

    「如果能說服皇上打消這個念頭,就算配上我的命又如何?」

    「我是怕你丟了命,仍然無法讓皇上動搖,白白犧牲,這不叫英雄,叫莽夫!」阿大呵斥道,犀利的話語如同刀子狠狠扎在阿二的心窩上。

    他面色黯然,整個人無力的靠在石壁上,一臉落寞。

    該怎麼辦?難道真的沒有人能夠阻止皇上的瘋狂了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
    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