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262章 勢力雛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262章 勢力雛形字體大小: A+
     

    凌若夕巡視完改建工程的進行工作,滿意的回到山寨,一隻腳剛跨入大堂,凌小白便猛撲上來,雙手緊緊摟住她的腰肢,「娘親。」

    糯糯的嗓音帶著絲絲委屈,傳入耳畔。

    「誰欺負你了?」凌若夕扯了扯他頭頂上的呆毛,好奇的問道,這些天他很安分,也很安靜,怎麼這會兒卻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樣?

    凌小白用腦袋蹭蹭她的胸口,撅著嘴道:「人家傷心。」

    「……」她很懷疑,一個五六歲大的孩子,真的知道傷心是怎麼一回事么?嘴角猛地一抽:「哦?那你繼續。」

    手臂用力拽開他的小手,她殘忍的將兒子推開,抬腳準備閃人。

    「娘親,你怎麼可以這樣?」凌小白不甘心的跺跺腳,這節奏完全和他想象中的不一樣,她不是應該溫柔的詢問自己在傷心什麼嗎?

    「不然呢?」凌若夕側過臉蛋,斜睨著他,「你抽風難道要我跟著一起?」

    「哼,娘親一點也不懂寶寶的心。」凌小白愈發委屈了,難道現在想要得到一句安慰就這麼難么?

    「給你一分鐘,說來我聽聽,你到底在傷心什麼。」她優雅的在木椅上坐下,手掌輕托下顎,沉聲說道。

    凌小白蹬蹬的跑到了她的身旁,小手用力拽住她的衣袖,「娘親,咱們能不能稍微節省一點?你難道就沒發現,最近咱們的小金庫快要空了嗎?」

    黑狼懶懶的在他的肩頭打了個哈欠,兩隻爪子用力捂住耳朵,它一點也不想聽小少爺如同女子般,抱怨這種小事。

    「有嗎?」凌若夕反問道。

    「有!」凌若夕堅定的點頭,最近,他們的小金庫每日都會流失出好大一筆開支,再這樣下去,就算是金山也會被掏空的。

    想到源源不斷落入商家手裡的銀子,他立即捂住胸口,只覺得一顆心隱隱作痛。

    「銀子要用在該用的地方。」凌若夕解釋道,「別計較這麼小錢。」

    「小錢!?」凌小白愕然驚呼,好似聽到了什麼不可置信的話,雙眼突地瞪圓。

    「前天咱們拿出了一萬三千兩,昨天又給了後院的女人們一千兩,今天,又因為要改建訓練基地,拿出了三萬兩購買工具……」凌小白掰著手指頭,開始細數這些天來的所有開銷,小到幾個銅板,大到上萬兩銀子,他算得一清二楚,如數家珍。

    「好了,現在的投入是為了將來翻倍收回,這叫投資。」凌若夕打斷了他的話,她無法理解,這小子平時的精力都放在了什麼事上,成天關注開銷這種小事,有意義么?「你這兩天的訓練是不是間斷了?」

    話鋒突然改變,凌小白頓時愣了,他茫然的眨了眨眼睛:「訓練?」

    凌若夕微微勾起嘴角:「需要我提醒你,你每天的日常任務是什麼嗎?」

    略帶危險的聲音將凌小白從痛失銀子的痛苦中揪了回來,他猛地反應過來,自己貌似真的有好幾天沒有做基礎訓練了。

    臉上的幽怨驟然化作了尷尬,他訕訕的笑了兩聲:「那什麼,這兩天寶寶不是在替娘親監督改建工作嗎?」

    「是監督所有的開銷吧。」凌若夕直截了當的戳穿了他的謊言,「有時間在這裡和我算賬,不如把心思放在訓練上,你拖欠的訓練任務,兩天內補回來。」

    凌小白不甘不願的嘟著嘴,想要反駁。

    「不準討價還價,否則,加倍!」她果斷的將他還未來得及說出口的話語堵了回去,態度尤其堅決。

    凌小白只能把滿肚子的委屈往心裡塞,他明明是來算賬的,為什麼最後卻落了一身騷?這不公平。

    將凌小白打發走後,凌若夕這才鬆了口氣,兒子什麼都好,就是似乎被調教過了頭,對銀子太過在乎。

    用過午膳后,凌若夕特地留下了絕殺,將一封剛寫好的信,交到他手裡:「勞煩前輩替我將這封信送到京師清風明月樓的小丫手中。」

    「好。」絕殺沒有詢問理由,點頭答應下來。

    「前輩快去快回,畢竟這裡還有不少地方需要前輩。」凌若夕微微一笑,即使他們自願歸順她,但她卻從不曾擺出主子的姿態,而是以平輩與他們相交。

    絕殺點點頭,將信往懷裡一塞,縱身飛上高空,絕塵而去。

    到底是世間少有的高手,不過一夜時間,他便已來回往返了一次,回來時,手裡還提著一個女人,步入正廳后,他隨手將人扔在了凌若夕的面前。

    「哎喲。」小丫吃痛的發出一聲慘叫,作為罪魁禍首的絕殺不僅沒有任何的動容,甚至連一個正眼也不曾投向她。

    「姑娘,人已帶到。」他向凌若夕稟報后,便自覺的轉身離開,至於身後那雙控訴的目光,直接被他無視掉。

    小丫憤憤的瞪著絕殺冷漠的背影,不滿的嘀咕道:「是高手了不起啊,沒見過這麼沒有風度的男人。」

    「他向來如此,若是你見過他殺人的樣子,就該欣慰,他只是摔了你一下,而不是直接抹了你的脖子。」凌若夕悠然斜靠著木椅,打趣道。

    小丫蹭地抬起頭,「夫人。」

    她激動的喚道,蹬蹬的跑到了她的面前,從頭到腳將她打量一番,「夫人,你最近好不好?為什麼一點消息也沒有?」

    「有事脫不開身。」凌若夕敷衍道,「不過你的日子看來過得不錯,長胖了。」

    戲謔的目光從小丫多了一個游泳圈的腰肢掃過,她饒有興味的挑起眉梢。

    「夫人!」女人的腰就和男人的頭一樣,不能說,更不能提,小丫跺跺腳,很是不樂意她的話。

    「說正事,」凌若夕打住了調侃她的念頭,神色變得嚴肅。

    「是。」小丫也急忙斂去了面上的調笑,低眉順目站在她身前。

    「這段時間京城裡情況怎樣?」

    小丫就猜到她會問這件事,急忙從衣袖中掏出了一份早就準備好的信,上面記錄著在凌若夕消失的這段時間裡,京城所發生的一切。

    她迅速瀏覽了一番,眉頭當即緊皺:「南宮玉實力大增的消息是真的?」

    「對,有人給了他一瓶提升修為的靈藥,一夜之間,他的實力便突破藍階,達到了藍階巔峰。」小丫重重點頭,「不過這個人是誰,我還沒能查到。」

    「來歷、身份、背景,這些通通調查不出?」凌若夕的臉色略顯暗沉,眼眸中暗光忽閃。

    到底是誰,居然出手幫助南宮玉,讓他在短時間內,將實力提升到了藍階巔峰。

    「查不到,只知道這人是突然出現在宮裡,而且留下靈藥后,便再也沒有現身過。」小丫頗為遺憾的嘆了口氣,這還是她第一次無法查到一個人的來歷,不僅如此,就連此人是男是女,她也完全調查不清楚。

    「看來,南詔國的局勢是越來越混亂了。」一個查不到背景的神秘人物,為什麼會幫南宮玉提升實力?凌若夕怎麼想,都覺得這其中必定有緣由,或許是多年來在生死關頭歷練中練就的第六感,對這個神秘人,她心裡總有種說不出的不安。

    「你好好說說。」她斂去眸中的深思,揮揮手,示意小丫親口把這兩個月來的一切說一遍。

    「是,在夫人消失的這段期間,南宮玉他性格大變,不僅處罰了跟隨他多年的侍衛,甚至還因為朝廷官員一兩句不好聽的話,而將其斬首,被百姓們稱之為暴君。」

    暴君嗎?

    凌若夕微微眯起眼,記憶里,這個詞可與他完全搭不上邊啊,那樣一個單純到近乎懦弱的天子,為什麼會性格大變?

    「還有呢?」她按捺住內心的疑惑,再度問道。

    「還有,南詔與北寧宣戰,並且在邊境已打了好幾場仗。」

    「這件事我已知道,別的沒有了么?」凌若夕隨手將信放入袖中。

    小丫仔細想了想,隨即才搖頭:「別的沒什麼了。」

    若是連這麼大的幾件事,也沒能讓夫人放在心上,那別的,什麼官員的醜聞,官宦府宅內的妻妾爭鬥,就更不夠看了。

    「我走後,他可有為難你?」凌若夕輕聲問道,雙眼緊緊盯著她,大有若是南宮玉為難她,就會替她報仇的架勢。

    小丫心頭一暖,笑道:「夫人,你走時引起了這麼大的騷動,並且還故意警告南宮玉,他又怎會傻到為難我呢?」

    或許是她那晚血洗士兵的行徑太過可怕,總之,自那天起,朝廷再未刁難過清風明月樓。

    以至於如今,雖說也有不少眼紅清風明月樓生意的商人,開起了許多青樓,但仍舊抵擋不住清風明月樓在京城裡的口碑與人脈,生意如火如荼,一日比一日好。

    「對了夫人,這是這些天賺的銀子,一共是十萬五千兩,您點點。」小丫從懷裡掏出一大疊銀票,遞到凌若夕面前。

    「你拿去吧,我如今不缺錢,若是有閑錢,你考慮考慮開一間分店,畢竟,只有一家青樓,產業太小,根本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凌若夕沒有接過她遞來的銀票,比起拿分紅,趁熱打鐵開第二家分店才是最明智的選擇。

    見她不肯收下,小丫也沒有勉強,「是,回去后,我會馬上探查位置,在最短的時間內,讓清風明月樓開遍整個南詔,成為夫人最驕傲的勢力。」

    她的雄心壯志讓凌若夕滿意的笑了:「好,那我就等著你親手建造出一個情報王國的那天到來。」

    「請夫人放心。」小丫振振有詞的說道,手掌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態度極為自信。

    「我讓你找的人,可有進展?」凌若夕口風一轉,問起了離開前,自己曾囑咐她辦的事。

    既然要建造自己的勢力,那麼培養打手與侍衛這種事,勢在必行。

    「有,夫人不提我還險些忘了這事。」小丫尷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尖,有些難為情的笑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
    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