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246章 熄滅的怒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246章 熄滅的怒火字體大小: A+
     

    滔天的怒火衝擊著她的理智,凌若夕面色森冷,緊握的拳頭凸起一條條駭人的青筋,越是在乎,就越是不願他受傷,她害怕著,凌小白有一天會因為他的膽大妄為而丟掉的性命。

    一想到他孤身一個人從那懸崖上下來,她的心急忍不住恐懼的一縮一緊。

    凌小白根本不敢吭聲,頂著從頭頂上籠罩下的壓迫感,吶吶的垂下腦袋,牙齒輕咬著唇瓣,一滴滴晶瑩的淚珠,順著他粉雕玉琢的臉蛋滑落而下。

    「還有你。」手指凌空一勾,一股巨大的吸力讓黑狼無以反抗的成拋物線,從凌小白的肩頭落入她的掌心。

    四肢懸空蹬踏,眯成一條小縫的雙眼因害怕瞪大,「吱吱吱!」我錯了,饒命啊。

    「你竟也陪他胡鬧?」凌小白用力戳著黑狼的腦門,話幾乎是從牙齒縫裡擠出來的,一個凌小白已夠她頭疼,現在又來一個無法無天的黑狼,還有什麼事是這一人一獸不敢做的?

    「吱吱!」我錯了……小少爺救命啊!黑狼不停的慘叫著,如同小獸低吟的可憐叫聲,徘徊在房間之中。

    凌小白自身難保,哪兒還敢替它求情?他心裡反倒想著,希望娘親教訓黑狼后,能夠稍微平靜一點,兩個人承擔她的怒火,總比他一個人來得好。

    黑狼絕對想不到,他會如此沒有同伴愛,還可憐巴巴的用眼神一個勁瞅著他,示意他替自己說話。

    一整天,房間里不斷傳出凌若夕教訓兩人的咆哮聲,偷聽的老頭被她那狠厲的聲音嚇得夠嗆。

    「我覺得這混蛋丫頭平時對我還算客氣了。」他頓時欣慰的感慨道,有對比才有落差,比起凌小白的待遇,他真心覺得自己好太多了,至少沒被她指著鼻子罵過。

    「師傅。」小一偷偷拽了拽他的衣擺,「咱們還是別在這兒了,萬一被師姐發現……」

    偷聽是不道德的,師姐這時是沒功夫搭理他們,但難保待會兒不會被遷怒。

    他一點也不想被師姐教訓啊。

    「你說的對,走走走。」老頭被他這麼一提醒,忙打了個機靈,揮著手臂,貓著步伐準備閃人。

    看戲雖然重要,但性命更加重要,為了看戲而惹得大禍臨頭,絕對不行。

    日落時分,整個山谷被晚霞旖旎的光輝籠罩,好似披上一層朦朧璀璨的薄紗,山谷外,時不時有打鬥聲傳來,玄力的波動形成一道道勁風,花園中的樹木枝椏在風中搖曳,落葉打著旋兒,緩緩飄落在地上,卧房緊閉的大門,總算是打開了,凌若夕一身冷冽,從裡面抬腳走出,在她後邊,凌小白單手捂住疼痛的屁股,臉上掛著還未風乾的淚痕,可憐兮兮的跟上。

    黑狼更是安靜乖巧的趴在他的肩頭,時不時委屈的抽抽鼻子。

    「凌姑娘。」雲旭在花園裡與她撞了個正面,急忙抱拳行禮,擔憂的目光不著痕迹的掃向她身後的一人一獸,當他看見凌小白的動作時,嘴角一抖,小少爺這是被姑娘給好好教訓了一頓么?

    「你看什麼看?」自覺太丟人的凌小白哇哇直叫,跺跺腳,但這動作卻牽扯到他臀部的傷口,小臉疼得糾結成了一團,哎喲喂,他的小屁股,這下一定開花了。

    「哼,活該。」凌若夕譏笑一聲,「只有這樣,我看你才會長些記性,知道什麼事該做,什麼事不該做。」

    凌小白悻悻的癟了癟嘴,「娘親,寶寶知道錯了,再也不敢了,娘親你快別生寶寶的氣,好不好?」

    打也打了,罵也罵了,能別在惦記著這件事嗎?在外人面前教育他,真的很丟臉好不好?

    面對著他故意的討好,凌若夕只能作罷,「不要再有下一次。」

    她寧肯自己出事,也不願意看到凌小白莽撞的拿自己的性命胡鬧!

    她這話的意思,是不是說明危機暫時解除了?凌小白心頭暗喜,用力點著腦袋:「是!寶寶發誓,下一次絕對不會胡鬧。」

    晚膳時,凌小白一個勁的替凌若夕夾菜,碗里的食物堆積如山,全都是她最喜歡的口味。

    「娘親多吃點才能長好身體。」

    「顧好你自己。」凌若夕拍拍他的腦袋,身側圍繞的冷氣,有減弱的趨勢。

    老頭咬住筷子,一雙眼睛賊兮兮的盯著他們,「喂,混蛋丫頭,不提我們介紹介紹嗎?」

    自從這小奶娃來了以後,他怎麼覺得自己就跟個透明人一樣了呢?完全沒被她放在眼裡有木有?

    「我兒子,我家寵物。」凌若夕分別點了點面前的一人一獸,凌小白甜甜笑笑,一副矜持的模樣,黑狼正趴在桌上埋頭努力吃飯,聞言,揮揮爪子,算是打了招呼。

    「這是魔寵?」老頭滋溜一下雙眼放光,伸出手就想去抓黑狼,後者察覺到一股危險之氣,含住一塊雞腿肉,便蹦達下桌子,小小的身體躲藏在凌若夕後邊,戒備的瞪著面前容貌猙獰的老頭。

    「吱吱吱!」你丫的要幹嘛?

    「混蛋丫頭,把它交給我,咋樣?」魔寵啊,要是能把它弄成藥獸,他就不需要再耗費心機的找什麼葯人了,魔寵的身體承受力極強,可不是人類能夠比擬的。

    「吱吱吱吱——」黑狼的慘叫聲愈發尖銳,看著他的目光猶如在看一個變態,這人該不會是第二個軒轅勇吧?

    「不行,小爺不同意。」凌小白大聲叫嚷著,一溜煙蹦下椅子,將黑狼緊緊抱在懷裡。

    「吱!」黑狼滿意了,滿足了,它千辛萬苦賣萌賣命,總算努力沒有白費,小少爺還知道疼愛它,保護它。

    但心裡升起的幸福感沒能維持多久,下一秒,就徹底告破,只因它聽見了凌小白理直氣壯的話:「想要小爺把黑狼交給你,拿出合理的價碼,小爺或許會考慮考慮。」

    「吱吱!!」丫的,它不是等價交換的物品。

    「小黑你乖乖的啊,等小爺弄到銀子,將來請你吃好吃的。」凌小白撫了撫它豎起的絨毛,輕聲安慰道。

    黑狼氣得恨不得在他的臉上刨幾爪子,有他這麼黑心的主子嗎?居然想要賣掉自己,還好意思說是為了請它吃好吃的?它又不是吃貨,怎麼可能上當?

    雲旭抱著碗,默默的站在牆角,看著眼前這幅熟悉的畫面,抿唇一笑,若是少主在此,就更完美了。

    「行了,別胡鬧,還有你,你要想缺煉藥的人,等離開后,我替你找來便是,別打我家寵物的主意。」凌若夕淡漠的睨了老頭一眼,警告地說道。

    「吱吱!!」黑狼立即感動得快要淚流滿面,不容易啊,能從女魔頭嘴裡聽到一句維護,真心不容易。

    「切,能不能出去還是一個未知之數,更何況,你有把握能在絕殺的手下保住一條命?」老頭沒好氣的朝她翻了個白眼,對她的許諾,很是懷疑。

    「什麼絕殺?」凌小白茫然的歪著腦袋,沒怎麼聽明白。

    小一雙眼一亮,要是這奶娃娃知道了師姐和絕殺要戰鬥的事,一定會全力阻止,師姐似乎很在乎他,那是不是就能讓師姐回心轉意,打消這個念頭了?這麼想著,他當即出聲,將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隨後,期盼地盯著凌小白,希望他能開口阻止凌若夕找死的做法。

    「娘親,你怎麼能這樣?」凌小白果不其然,雙眼一紅,開始向凌若夕傳達自己的怨念。

    小一心頭暗喜,緊張的握住拳頭。

    「就算要打架,也得先立下賭注啊,不說一萬兩銀子,好歹也要有彩頭,是不是?不然出人又出力,豈不是很虧嗎?」凌小白循循善誘地問道,完全沒有看見,小一等人那宛如五雷轟頂般石化的表情。

    喂!比起彩頭,難道不是更應該先關心她的人身安全嗎?

    「放心,我什麼時候做過讓自己吃虧的事?彩頭有時候可不僅僅是銀子。」凌若夕莞爾一笑,拍拍他的腦袋。

    母子倆詭異至極的談話,讓小一正確的三觀頓時轟塌,面色驚滯。

    事情的發展為什麼和他預想的完全不同?

    吃過晚餐,小一明顯還沉浸在打擊中,沒能回過神來,直到雲旭一副過來人的模樣,拍著他的肩膀道:「這種事習慣就好。」

    「他難道不擔心師姐嗎?」無法理解,小一真的無法理解現在的小孩心裡到底在想什麼。

    「或許你可以當作是小少爺對凌姑娘太有信心?」雲旭遲疑地說道。

    「可那是絕殺啊!」小一不安的跺跺腳,「師姐和絕殺戰鬥,怎麼可能得勝?」

    「娘親說會勝利就一定會。」凌小白不知從哪個旮旯蹦了出來,斬釘截鐵地說道,雙眼迸射著一股極其強烈的信任,「娘親從不說假話,你要相信娘親。」

    這是他的經驗之談。

    「相信?」小一略顯茫然的眨了眨眼睛,「可是,萬一師姐敗在絕殺手下,那……」

    「到時候咱們就帶著娘親逃命唄。」凌小白說得雲淡風輕。

    他們的思維是在同一個頻率上么?小一徹底被凌小白打敗,他原本以為這小孩子會和自己抱著一樣的想法,卻殊不知,自幼被凌若夕一手調教出的小奶包,根本不能以常理看待。

    他無奈的垂下頭,滿臉惆悵。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限動漫錄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嬌寵令
    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