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245章 母子關係曝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245章 母子關係曝光字體大小: A+
     

    「哦?原來我在你心裡,竟是這麼一個形象。」一道熟悉得讓凌小白刻骨銘心的冰涼聲音從殿外傳來,他含笑的小臉頓時一僵,出現了一絲激動又害怕的神情。

    暗水驀地抬頭,朝殿外看去,那抹冷冽的身影不是凌若夕還能是誰?

    「說曹操曹操就到。」他調笑一聲,沖凌小白揚揚眉毛,指著凌若夕的身影道:「諾,戰鬥女狂人這不來了嗎?」

    凌小白訕訕的笑笑,心頭卻叫了一聲,吾命休矣。

    那股熟悉的氣息越來越近,他尷尬得不知道該怎麼辦,雙手不安的扯著衣擺,媽蛋!為什麼娘親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時候來?

    這和他預想中的重逢畫面,完全不同啊喂!

    絕殺冷眼旁觀著凌小白的異狀,眼底閃過一絲瞭然,看來他的猜測是對的,他想要尋找的娘親,果然是這個女人。

    黑狼同情的看了正在風中石化的某小奶包一眼,默默的在心裡念了句,阿彌陀佛,自作孽不可活。

    「怎麼,有膽子說,現在卻沒膽子回頭,恩?」嗓音帶著絲絲危險,凌若夕邁入殿中,眸光冰冷的瞪著凌小白的背影,這鬼靈精,居然還真的敢一個人跑來這兒?他是吃了雄心豹子膽嗎?

    「娘……娘親……」凌小白機械的轉過身,努力想要鎮定下來,奈何,對上那雙高深莫測的眼睛,他愣是心虛得手足無措。

    「我怎麼不知道自己十月懷胎生下來的兒子,竟是個結巴?」凌厲的眉梢朝上揚起,她似笑非笑地諷刺道。

    凌小白被她給說得只想找個地縫把自己塞進去。

    「你們認識?」暗水這才看明白眼前這一幕是怎麼回事,聯想到凌小白曾說過他的來意,他頓時愣了:「你就是他千辛萬苦想要找的娘親?」

    喂!這麼暴力的女人,怎麼可能有一個如此可愛的兒子?這符合邏輯,符合常理嗎?

    凌若夕睨著凌小白,也不吭聲,似乎在等著他自己表態。

    凌小白摸摸鼻尖,傻笑道:「是啊,是啊,她就是寶寶最愛最愛的娘親。」

    他親昵的說道,臉上殷勤的笑容怎麼看似乎都透著幾分刻意。

    「這不科學!」暗水大叫一聲,立即捂住自己的臉蛋,想要拒絕相信這個殘酷的事實。

    「我是他的娘親這件事,讓你很難接受?」凌若夕不滿於他那副五雷轟頂的模樣,當即問道。

    暗水立馬搖頭,「不,我只是太驚訝。」

    老大要戰鬥的對手,居然是和他相談甚歡的孩子的娘親,這是何等糾結、複雜的關係。

    「娘親,寶寶好想你。」為了防止凌若夕秋後算賬,凌小白立馬撲到她懷中,向她表達著這段時間以來的思念之情,「娘親都不知道,寶寶有多害怕,寶寶還以為娘親再也不會回來了。」

    說到底,他再聰慧,再機智,也僅僅是一個不足六歲的孩子,突然間發現娘親被人帶走,一路追蹤,卻發現她掉下了萬丈懸崖,凌小白永遠也忘不了,那一刻,他有多恐慌。

    柔軟的身體微微顫抖著,他咬住唇瓣,無聲的落下淚來。

    察覺到胸口的濕潤,凌若夕冰霜般冷峻的容顏,頓時放柔,眼底浮現了一絲柔情,一絲疼愛,她彎下腰,反抱住凌小白,溫熱的手掌拍著他僵硬顫抖的背脊,「我在,就在這裡,在你的面前,我永遠不會拋下你。」

    「說話算話,娘親再也不準這麼嚇唬寶寶了。」凌小白瓮聲瓮氣的說道,小臉徑直埋在她的懷中,曝露在外的耳朵,紅得似要滴血。

    「恩。」凌若夕鄭重其事的應了一聲。

    等待凌小白情緒恢復平靜,他這才擦拭掉臉上的淚珠,難為情的退出了她的懷抱,他是男子漢了,怎麼可以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向娘親撒嬌呢?實在是太丟臉了……

    暗水等人看得是瞠目結舌,不僅是他們之間的關係,還有圍繞在他們身側的,濃濃的溫情。

    對於習慣了打打殺殺日子的他們而言,這樣的溫情,就像是一團火,吸引著他們,可若是靠得太近,又會灼傷。

    「沒想到他真的是你的孩子。」絕殺略帶感慨的一句話,讓凌若夕瞬間打定主意,等到過會兒后才同凌小白秋後算賬,她可沒有在外人面前教訓自己兒子的癖好。

    不卑不亢的朝絕殺點點頭:「多謝你收留他。」

    「這同你無關,」絕殺說得極其淡漠:「我只是一時好心罷了。」

    「嗯嗯,叔叔是個好人。」凌小白立即殷勤的向絕殺送上了一張好人卡。

    雲旭嘴角一抽,很想告訴他,他嘴裡的好人,在後天會同他的娘親決一死戰。

    大抵是頭一回被人如此誇讚,絕殺臉上那副淡漠、飄渺的神情,變得古怪起來,似笑似怒。

    「老大,你們慢慢聊,我們就先撤了啊。」暗水總覺得這氣氛有些不太對勁,準備先行閃人。

    「那我也就告辭了,兩日後見。」凌若夕大力握住兒子的手腕,朝絕殺道別後,便率先走出殿宇,絕塵而去。

    一路上,凌小白的心不安的在胸腔里上下跳動,他時不時用餘光偷窺身旁的女人,欲言又止。

    娘親是不是在生他的氣?不然,幹嘛都不說話的?

    黑狼慵懶的蜷縮在他的肩頭,決定對這對母子之間詭異的氛圍視若不見。

    「娘親……」凌小白打破了沉默,小心翼翼的扯住她的衣袖。

    「我想你應該有很多話要對我解釋,例如,你怎麼會在這裡,又例如,你是怎麼從懸崖上下來的,對嗎?」凌若夕眸光一轉,神色看似波瀾不驚,卻又讓人感覺到了一股背脊發涼的寒氣。

    凌小白尷尬的動了動嘴角,他就知道,娘親不會就這麼算了的,這是打算要秋後算賬的節奏嗎?求救的眼神咻地刺向雲旭,使勁的擠弄著眼神。

    「眼睛抽筋了?」凌若夕好笑的看著他那副賊眉鼠眼的模樣。

    「娘親!」某個小奶包瞬間炸毛,但心底卻是美滋滋的,娘親還能同他鬥嘴,看來還沒氣到很嚴重的地步。

    這小子,難道以為她會沒有發現他的慶幸么?

    凌若夕緘默不語,只是在回到山谷后,立即抱著兒子飛身回到房間,甚至在經過小一和老頭面前時,也不曾停頓過步伐。

    「她搞什麼鬼?」老頭氣呼呼地問道,這女人是當自己不存在嗎?回來也不曉得打聲招呼?

    「前輩,凌姑娘她暫時有私事處理,您就多擔待一些吧。」雲旭繼續干起了替凌若夕收拾殘局的工作,為她說著好話。

    「哼,說吧,剛才她抱著的人是誰?是不是絕殺那兒的小娃娃?」老頭逼問道。

    「那是凌姑娘的兒子,凌小白少爺。」雲旭將凌小白的身份說了一半隱瞞了一半。

    老頭頓時雙目圓瞪:「什麼?兒子?」

    小一一副五雷轟頂的驚詫模樣,「師姐有兒子了?」

    這個消息對他們而言,不可謂不大。

    「是的。」雲旭略帶深意的看了小一一眼,這個少年究竟對凌姑娘抱著什麼樣的感情?愛慕?還是親情?不管怎麼樣,他都要替少主好好保護凌姑娘,阻止任何雄性生物覬覦她,隱患要扼殺在搖籃中才行。

    「那,孩子的父親是誰?」老頭雙眼一閃,拍桌起身,他倒想知道,哪家少年這麼強悍,能把這混蛋丫頭收復。

    在鬼醫的眼裡,凌若夕根本沒有女人該有的一切品性,她兇殘、暴力、隱忍,完全不符合女子的美好品德,這樣的女人,竟會為男人生兒育女?怎麼聽著這事如此玄幻呢?

    「這……沒有經過凌姑娘的首肯,屬下不敢妄自議論,前輩若是好奇,大可去問問凌姑娘,若她願意說,自會告知前輩。」這話說得完美至極,既表現了他對凌若夕的忠誠,又隱晦的告訴了他們二人,凌若夕身邊有一個男人的事實。

    小一聽著聽著,心裡愈發不是滋味,一股苦澀的味道漫上喉嚨,他失落的垂下腦袋,師姐有心愛的人了……

    「我就知道跟在她身邊的,就沒一個好人。」老頭見他避而不談,立即一驚一乍的嘟嚷道,「不說就不說,我還就不稀罕了。」

    說罷,他猛地揮動衣袖,抬腳就走,那背影怎麼看似乎都帶著一絲匆忙、急切。

    「那人,對師姐好嗎?」小一怔然的問道,神色極為複雜。

    雲旭心頭一沉,他就猜到這少年對凌姑娘有不一樣的想法,「好,非常好,少主曾說過溺水三千隻取一瓢。」

    少主對凌姑娘已經不能用簡單的好這個字來形容,他完全是將這女人捧在了心窩上,任由她踩在自己頭上撒野。

    雲旭毫不懷疑,若是凌若夕在前方縱火,少主他定會在後方替她擺平一切。

    「是嗎?」小一既替她高興,又有些失落,兩種截然相反的情緒,讓他的臉色愈發的黯淡,「那就好。」

    「如果沒別的事,屬下暫且退下了。」雲旭扶了扶袖,這才退出了房間,只留下小一一人,眸光空洞的看著桌上的茶杯,神色晦暗不明。

    卧房裡,凌若夕一席墨色長衫,正襟危坐在高首的木椅上,姿態慵懶且妖嬈,卻又帶著一股讓人望而生畏的冷冽氣場。

    凌小白乖乖的跪在地上,眼觀鼻鼻觀心,哪怕額頭已有冷汗滲出,可他卻連動也不敢動一下。

    「知道錯在哪兒嗎?」凌若夕斜靠著椅背,低聲問道。

    「寶寶知道。」凌小白緩緩垂下了腦袋,語調帶著說不出的委屈,他不該私自跟下來,更不該罔顧自己的安危,可是,這一切不就是因為他擔心她嗎?

    「你不服?」凌若夕怎會感受不到他的失落與幽怨,眉梢一翹,再度問道。

    凌小白大力搖頭,給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正面挑釁娘親啊。

    「口不對心,你的想法都已經寫在臉上了。」凌若夕有些忍俊不禁,但她還沒忘記今天的重要任務,她的兒子似乎越來越膽大包天,這次竟連萬丈懸崖也敢下?還要不要命了?

    「如果你嫌命長,我不介意親手替你收屍!」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
    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