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240章 絕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240章 絕殺字體大小: A+
     

    第一次勝利后,凌若夕沒有殺掉那名落敗的對手,反而是讓小一將他攙扶回了山谷,趁著他昏迷之際,完成了搬家的工作,讓老頭替他療傷。

    「我說,你是不是把我當成苦力了?」老頭沒好氣的瞪著凌若夕,丫的,她去同人約戰也就罷了,現在竟還把人給帶了回來讓自己醫治,他出診的診金很貴的好不好!

    「能者多勞。」一頂高帽直直叩在了老頭的身上。

    「我發現你最近說話越來越動聽了。」老頭聽得心裡美滋滋的,她現在的態度可比剛醒來前好不少,平常習慣了她的不溫不火,突然間從她嘴裡冒出一句好聽話,格外的讓他滿足。

    凌若夕嘴角一抖,難得理會這抽風的老頭,轉身走出了房間。

    一連七日,她從靠近最末的山谷一直打到了十三號,居住的場所每日更換,從木屋到小宅,再到如今的大莊園,小一和雲旭每日都在為她提心弔膽中度過,尤其是這一兩天,她的戰鬥愈發艱難,即使是勝利,也是慘勝。

    「師姐。」小一看著正在上藥的女人,眼眶頓時紅了,在她那長衫下,是一層層厚厚的紗帶,白色的紗帶血跡斑斑,看上去有些駭人。

    「哭什麼?我沒事,只是一點小傷,過幾日就會痊癒。」凌若夕滿不在乎的說道,隨手把捲起的袖口放下,腳邊是剛剛更換下來的繃帶。

    「師姐,咱們別再打了好不好?」小一不安的咬住了唇瓣,他真的不想要看到她浴血奮戰的樣子,更不想看到她身上每日增加的傷痕。

    對上他近乎祈求的目光,凌若夕臉上的冷意逐漸柔化,眼底浮現了一絲笑意:「小一,我真的沒事,不要擔心。」

    她沒有答應他的請求,因為她做不到。

    這七日的苦戰,讓她剛踏入紫階的修為,隱隱有增進的跡象。

    見勸說無用,小一愈發失落,小臉一片黯然。

    「凌姑娘。」房間外,雲旭輕聲喚道。

    「進來。」

    他這才緩緩將房門推開,與小一打了聲招呼后,從袖中掏出了一個藥瓶,「姑娘,這是鬼醫前輩煉製的玉露丸,擦過後能將疤痕祛除。」

    沒有女人不在乎自己的身體,凌若夕也不例外,「你有心了。」

    「這是屬下的分內事。」少主不在,他理應為少主照顧好她,若是讓她身上留下傷痕,將來被少主得知,定會怪罪的,雲旭在心裡如是想到,忽略了心中某個角落裡盪開的一絲疼惜。

    「混蛋丫頭,混蛋丫頭!」正在兩人談話間,屋外便傳來了老頭一驚一乍的叫嚷聲。

    凌若夕眉頭一蹙,立即閃身躍出房門。

    「丫頭,你這次可闖出大禍了……」老頭傷痕纍纍的面頰扭曲成一團,眉頭緊皺,口氣帶著說不出的急切與焦慮,他不安的在原地跳腳,呼吸急促極了。

    「怎麼了?」凌若夕一頭霧水,她仔細回想著今天做過的事,似乎她今兒一直安分的待在山谷里包紮傷口,沒有做別的啊。

    「你還問!你知不知道你快大禍臨頭了……」老頭焦急的抓了抓頭髮,甚至沒留神扯下了幾根,「啊!看看,老頭我都快為你的事煩得禿頭了。」

    「……」那分明是他剛才自己拽下來的吧?凌若夕滿頭黑線,卻識趣的沒有說出口,否則他定會炸毛。

    雲旭和小一隨後走出屋子,神情奇怪的看著老頭在這兒大呼小叫。

    「師傅,究竟怎麼了?你倒是說啊。」小一被他咋咋呼呼的樣子給嚇得不輕。

    「哼,她這幾天大殺四方,現在好了,威名傳遍整個深淵地獄,諾,你看,這是什麼。」老頭從衣袖中拿出一個鐵質的黑色飛鏢,飛鏢樣式單一,看上去並沒什麼特別。

    「這是什麼?」凌若夕覺得自己好像變成了復讀機,只因為她真的沒弄明白老頭一驚一乍的緣由。

    「這是什麼?你還好意思問?」老頭臉蛋迅速漲紅,沖她怒目相視,「這是絕殺的信物!每次他要動手前,都會留下這東西,他在向你發起挑戰,你明不明白?」

    絕殺?

    凌若夕眸光一閃,「此人是誰?」

    記憶中似乎沒有這個名字的存在。

    「師姐,絕殺是住在一號山谷里多年的高手,也是這裡的老大。」小一臉色驟變,急忙向她解釋,「這下該怎麼辦?絕殺為什麼會忽然盯上師姐?」

    深淵地獄中雖然常有激戰發生,但從絕殺住進一號山谷后,十年間,再無任何人膽敢向他發起挑戰,只因為每一個試圖向他挑戰之人,都被他碎屍!手段極其兇殘,極其可怕。

    他在這裡,是當之無愧的霸主,是整個深淵地獄中人的忌憚。

    他們畏懼著他,卻又崇拜著他,若將這個地方比作國家,那麼絕殺便是統治這裡的黑暗君王。

    氣氛徒然變得沉重,雲旭在聽了小一的解釋后,急忙扭頭去看凌若夕,不出他所料,她臉上別說是害怕,就算半點恐懼也沒有,而是一副戰意澎湃的模樣。

    完了……

    雲旭嘴角一抖,在心裡不住哀嚎,他就知道,凌姑娘不僅不會擔心,反而會變成這個樣子,她骨子裡有多好戰,跟在她身邊這麼多天,他還不清楚么?

    「師姐……」為什麼師姐的樣子看上去這麼奇怪?小一不安的咽了咽口水。

    「如果我打敗他,深淵地獄就該輪到我做主了?」凌若夕冷不防冒出一句話,讓鬼醫和小一齊齊倒抽了一口涼氣。

    她剛才說什麼?她要打敗絕殺?

    「瘋子,你這個瘋子。」老頭嘴唇顫抖的嘀咕道。

    「師姐,你沒事吧?」連小一也是一副我絕對聽錯了的表情,他完全無法相信,這話是從她嘴裡冒出來的。

    「有什麼問題?」凌若夕不認為她有理解錯,既然絕殺是這裡的大佬,她若能將他打敗,自然可以取而代之。

    「我真不知道該說你吃了雄心豹子膽,還是該說你愚蠢,你以為絕殺是什麼人?是你想打敗就能打敗的?」老頭沒好氣的說道,「你現在是什麼修為?只是剛步入紫階,你以為你的實力在絕殺面前夠看嗎?他一根手指頭都能捏死你。」

    凌若夕面色不變,仍舊是那副古井無波的樣子,身側縈繞的澎湃戰意,不僅沒有消失,反而變得愈發強烈。

    「你不要白日做夢了,你不是他的對手,算了,這事交給我,好歹你也是住在我這兒,我有責任保護你的安全。」老頭揮揮手,示意她不要去想這些有的沒得,「雖然絕殺行事狠絕非常,但我想,他還是會賣我一個面子,放你一馬的。」

    「師傅你要去見絕殺?」小一雙眼一亮,如果師傅肯出面替師姐求情,那事情應該還有轉圜的餘地。

    「不然呢?難道要我看著她去送死嗎?」老頭越想越生氣,但同時,他心裡也泛起了疑惑,絕殺十年間鮮少再出手,更何況,這混蛋丫頭還沒殺入前十,為何他會主動發出挑戰?這不符合常理啊。

    在深淵地獄內,只有排名靠後的人,向前面的高手挑戰,從沒有過這些強者主動向比自己實力弱小的人約戰,更何況,絕殺和凌若夕之間還隔著這麼多的人。

    「不用,既然他主動送來了信物,我應戰又如何?」凌若夕自信一笑,絲毫沒有因為在聽聞了絕殺的事迹后,而有絲毫的退縮。

    「戰?你拿什麼去和他對戰?絕殺的修為就算是我也看不透,十年前他就已經達到了紫階巔峰,十年後的今天,他的品級到底恐怖到什麼地步,誰也不知道,你……」老頭喋喋不休的斥責著凌若夕異想天開的想法,她這純粹是自己找死!

    「十年沒有出手,你怎知道他的身手沒有退步?」凌若夕直截了當的打斷了他的話語,理所當然的問道。

    就算修為增進,但十年間不曾出手,此人的身手究竟能不能將他的實力全部發揮出來還是一個未知之數,更何況,她若不應戰,難道這事就能解決了?

    「你這根本是在強詞奪理。」老頭被她氣得渾身發抖,恨不得一巴掌拍死眼前這個女人。

    「我和他遲早會有一戰。」更何況,他是這深淵地獄的霸主,對她來說,這主動送上門的挑戰,未嘗不是一個契機。

    「你是不是在打別的主意?」鬼醫見她那副精芒閃爍的狡詐表情,忙不迭問道。

    凌若夕笑而不語,現在可不是主動把她的計劃告知他的時候。

    「你笑什麼?你要是有別的主意,就快說啊。」笑笑笑,笑你妹!老頭在心裡憤憤的嘟嚷著。

    「那是打敗他之後的事。」凌若夕聳聳肩,避而不談,「他此時在一號山谷?」

    「你想幹嘛?」老頭警覺的問道。

    「見見他,順便商量戰鬥的時間。」既然決定了,那麼她就不會改變主意,在這之前,或許她該主動前去拜訪拜訪這位霸主。

    「你真的瘋了。」老頭很想撬開她的腦子,看看裡面到底裝了些什麼玩意兒。

    她不躲也就罷了,居然還要主動去見絕殺?這女人不是瘋子就是傻子。

    「師姐,要不你還是聽師傅的吧,不要和絕殺打。」小一擔心得連說話也不自覺結巴起來,雙眼溢滿了淚光。

    凌若夕淡淡的睨了他一眼:「小一,我已經決定了。」

    潛台詞便是讓他不要再遊說自己。

    面對著她太過堅決的態度,小一隻能閉嘴,他失落的垂下頭,再也忍不住無聲的落下淚來。

    老頭開始還不肯說一號山谷的位置究竟在哪兒,但比耐心,凌若夕可不會輸給任何人,她膩在老頭身邊,纏得他煩不勝煩。

    「你就死了這條心吧,我不會眼睜睜看著你去送死的。」老頭煩躁的拽著頭髮,怒聲高喝道。

    「我只是去見見下一場戰鬥的對手,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你要是真不願意說,那我可就去問別人了啊。」凌若夕笑盈盈的說道,做出一副要出谷的架勢。

    見她來真的,老頭哪裡還顧得上心裡的顧慮,一把將她的手臂拽住,咬著牙道:「你就是吃定了我對不對?」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
    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