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233章 出谷,深淵地獄的真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233章 出谷,深淵地獄的真實字體大小: A+
     

    葯童嘿嘿一笑,黝黑的面容染上了一層淡淡的粉色:「我看師姐似乎很想要知道山谷外的事情,所以才去打聽的,師姐,你不開心嗎?」

    「你沒有必要做這麼多,我是不會感謝你的。」凌若夕不願欠下任何的人情,雖然老頭時常折騰她,甚至讓她每日生活在毒藥的折磨中,但她卻能夠感覺到,這具身體正是因為在那一次次的毒藥淬鍊中,才會恢復得如此迅速。

    這份情,老頭沒說,她也沒問,只是默默的記在了心裡,還有這個只認識了半個月,卻單純的把她當作親人看待的師弟小一。

    「師姐,你先聽我說,你知不知道我出去時,偷聽到他們說十五號山谷里,來了一個陌生人。」小一顯得激動萬分。

    凌若夕眸光一沉,陌生人?據她這段時間的了解,這深淵地獄數十年也難有一個外來者進入,更別說是活著進來的人。

    「那人還活著?」她沉聲問道。

    「是啊,不僅活著,而且據說醒來后,還和十五號山谷的小木打起來了呢,不過他沒能打過小木,還差點喪命,他一定不知道這裡的規矩。」小一流露出了一絲對那人的同情與憐憫。

    「所以呢?」凌若夕雙手環在胸前,挑眉問道,「你特意告訴我這件事想做什麼?」

    「師姐,你也是從外面來的,說不定他是你的朋友,你要不要去見見他?」小一提議道,一雙靈動的眼睛含著期盼的光芒,緊緊盯住她,凌若夕彷彿看到在他的背後有一條尾巴,正在左右搖擺。

    這種狠不下心拒絕的想法是鬧哪樣?她怎麼有種在面對凌小白的感覺?

    指腹無力的揉搓著眉心,「小一,以你師姐我現在的身手,一旦離開這個山谷,馬上就會被人給咔嚓掉。」

    她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頓時,小一臉上的光芒逐漸黯淡下去,他失落的垂下腦袋:「哦。」

    「……」靠!為毛她有一種莫名其妙的負罪感?

    她欺負他了么?她明明說的是實話好不好!她還想留著這條命回去行么?

    心頭無奈的嘆息一聲,她終是沒捨得讓小一這個單純得猶如白紙的少年失望:「好吧,你自己去告訴老頭,只要他點頭,我陪你出谷。」

    「真的?萬歲!師姐最好了。」小一手舞足蹈的在原地蹦蹦跳跳,明明是十三四歲的少年,卻偏偏有一副不諳世事的單純個性,像極了永遠長不大的孩子。

    凌若夕搖搖頭,目送他如同一陣風般離去,這才轉身,準備繼續研究煉藥的書籍,她迫切的需要找到能夠將破碎的丹田重新修復的方法,上一次她也是丹田受傷,但那只是無法凝聚玄力,而這次,則是整個丹田被徹底震碎,幾乎淪為了廢人。

    就連老頭也時不時用一副憐憫的表情盯著她看,可凌若夕不甘心,她不相信這世上真的找不到一種靈藥,能夠讓她重新恢復修為。

    她不信命,不信神,她只相信人定勝天!

    面對她的固執,連老頭也沒有辦法,只能隨她去了,堆滿了整個書櫃的書籍,被凌若夕在這半個月中看得七七八八,她嘗試過自己煉製各種靈藥,煉藥的技術已達到中段,雖然比不上老頭那般妖孽,但作為輔助能力,倒是夠了。

    但讓她失望的是,她仍舊沒能找到任何一種記載著和自己的情況相似的治療藥方,揉揉發酸的眼睛,她默默的將書籍放回了原位,剛轉身,立馬被身後悄無聲息出現的人影給嚇了一跳,「老頭你走路都沒聲的?」

    「哼,我看是你看這些書看得太著迷,連這麼一個大活人站在這兒也看不到了。」老頭不悅的哼哼兩聲,對她的無視很是不滿。

    有時候凌若夕總覺得這老頭倒像個老頑童,雖然性子古怪,脾氣喜怒無常,但不抽瘋時,還是挺好說話,挺可愛的。

    「谷里又救了一個人,他出現的時間和你是同一天。」老頭冷不防冒出了一句話,瞬間將凌若夕的注意力拉了過去。

    「什麼?」她猛地蹙起眉頭,這世上會有這麼巧合的事情嗎?她不相信!

    「那人穿著黑衣,昏迷了足足半個月,前兩日才蘇醒,聽說他在昏迷中,始終喚著兩個人。」老頭意味深長的眯起眼,他看著凌若夕的目光似乎透著些許深意。

    「你有話直說,別拐彎抹角,這不符合你的作風。」凌若夕懶得去猜,直截了當的開口,反正不管她問還是不問,他都會說給她聽,這半個月足夠她摸清楚這老頭的品性。

    老頭被她通透的目光盯著,頓時有種自己心裡的小算盤被看穿的錯覺,他心虛的摸了摸鼻尖,有些惱怒的開口:「你最近的膽子是越來越大了啊,怎麼,不怕我了?」

    「……」凌若夕連一個正眼也懶得落在他的身上,一副裝作沒聽見的模樣。

    老頭氣得兩頰瞬間竄紅,「你這個不尊師重道的混蛋!」

    「是你為老不尊吧,捉弄徒弟能滿足你變態的饑渴?」論毒舌,十個老頭加起來也不是凌若夕的對手,自從知道他對自己沒有性命威脅后,凌若夕就鮮少在面對他時,如最初那般戒備,甚至連說話也多了幾分隨意與輕鬆。

    「說吧,那人在喚誰?」眉梢朝上揚起,她出聲詢問道。

    「哼,什麼凌姑娘什麼少主,是不是在說你啊?」老頭眼冒精芒,神色頗為好奇。

    凌若夕渾身一怔,「你確定?」

    這世上會如此稱呼她的,除了雲旭,不做他想!

    可是,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難道雲玲已經喪心病狂到連自己的親生哥哥也能下手了?深邃的黑眸極快的隱過一絲血腥。

    「你在想什麼?表情很扭曲哦,真該讓我那笨蛋徒弟來看看,他心裡頭美好單純的師姐,骨子裡到底是個什麼德性。」老頭略帶諷刺的說道,但話里卻沒有任何的惡意。

    「你隨意。」凌若夕一心撲在了十五號山谷的陌生人身上,哪兒還顧得上他?她立即抬腳,繞過老頭準備出谷。

    「喂,你別忘了,就你這點三腳貓的腿腳功夫,一出去,立馬就會挺屍的。」老頭在身後樂呵呵的提醒道。

    凌若夕腳下的步伐猛地一頓,「老頭,惹怒我小心我一把火燒光了你的葯田。」

    她說的出就做得到!

    山谷里的兩塊葯田可以說是老頭的命根子,一聽這話,他立即炸毛:「你敢!」

    「要試試嗎?」凌若夕冷笑道,鼻腔里發出一聲輕哼,神色頗為得意。

    「……」老頭頓時猶如被太陽烤懨的茄子,雙肩無力的聳搭下去,「算老頭我說錯話還不成嗎?」

    「跟我一起去。」凌若夕命令道,這老頭果然欠教訓,非得給他點顏色,他才會乖乖的。

    「不要,我又不認識他,收留一個你那是看在你能夠做我的葯人,幫你去見他,對我又沒好處,不幹,不幹。」老頭搖頭晃腦的拒絕答應她的要求,費力不討好的事,他才不要去做。

    「你忍心讓兩個任勞任怨的徒弟在山谷外挺屍?」凌若夕悠悠然反問道,一副你愛去不去的模樣,氣焰極其囂張。

    老頭被她氣得跳腳,但當他好不容易平靜下來,凌若夕已踏上了出谷的小道,他忙呼喚著追了上去:「哎!你等等我啊。」

    三人如同閑庭信步般從兩座山壁之間的崎嶇小道中走出,這天然形成的屏障,極其壯觀,歷經百年風雨的打磨,石壁光滑得彷彿隱隱發光,時不時有水珠順著石壁間的縫隙垂落而下。

    小一一路上像是個悶葫蘆,許是有老頭在身旁,他哪裡還有平時在凌若夕面前的活潑?

    剛走出山谷,一股濃郁的血腥味從前方迎面撲來,凌若夕當即蹙起眉頭,站在一個小山坡上,朝下看去,在兩個山谷間的空地上,兩名藍階巔峰的高手正在進行生死搏鬥,僅憑她的眼力,根本無法看清他們的招式,沒有了玄力,她也不過是一個身手比正常人敏捷的普通女人而已。

    嘴角彎起一抹自嘲的微笑,眼底隱過一絲落寞。

    「師姐?」小一第一時間察覺到她身上散發的低迷氣息,急忙扯了扯她的衣袖,眼露關切。

    「我沒事。」凌若夕很快收拾好自己的情緒,沉醉在打擊中可不是她的性格。

    「你師姐啊,這是觸景傷情。」老頭逮著機會就開始戳凌若夕的傷疤,誰讓她剛才氣他的?這就叫現世報!

    小一一臉的茫然,「觸景傷情?師姐不是從沒離開過山谷嗎?」

    「不用理他,他更年期到了。」凌若夕白了老頭一眼,轉身,順著泥濘崎嶇的山路,朝十五號山谷走去。

    山谷外的景色極其宏偉,一大片漸次相連的山壁,形成一個個小山谷,一眼望去,彷彿漫山遍野儘是山丘叢林,如同一個世外桃源,但隱藏在這看似蔥綠美好的景象下的,卻是此處隨處蔓延的血腥與殺戮。

    一路走來,凌若夕已看到四五場生死決鬥,勝利者帶著滿身的鮮血激動的歡呼著沖入自己的新房,失敗者則死不瞑目的倒在地上,永遠失去了心跳。

    不斷有人在旁邊加油助威,他們**著上身,如同野人般瘋狂的揮舞著雙手,那些吼叫聲,叫好聲,是男人最原始的本性,對暴力的崇尚,對鮮血的嚮往,讓人聽得熱血沸騰。

    凌若夕隱隱感覺到體內的戰意已處於蠢蠢欲動的狀態中,只可惜,就算她有練練手的想法,以她目前的能力,也只有挨打等死的份兒。

    「師傅,師姐她變得好奇怪。」越是單純的人,越是能夠感覺到外界的善惡,以及氣場的轉換,小一第一時間發現了凌若夕渾身縈繞的那股駭然氣勢,嚇得躲到了老頭身後。

    「沒事,是你師姐身體里的野獸蘇醒了。」話雖如此,但他仍舊為凌若夕釋放出的那股森寒的殺意感到心驚。

    這得殺了多少人,才能夠凝聚出這般濃郁的殺意?

    或許這女人遠比他以為的,還要可怕。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
    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