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222章 走了一個又來一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222章 走了一個又來一個字體大小: A+
     

    「娘親,」凌小白大清早用過早膳,就膩歪在凌若夕身邊,雙手緊緊拽著她的衣袖。

    「幹嘛?」凌若夕淡漠的睨了他一眼,對於凌小白這類似討好的表情,心裡升起了一絲警覺,通常沒有要緊的事,他是絕對不會對自己大獻殷勤的。

    正當凌小白準備開口時,手指卻被一人用力掰開,他立即氣上眉頭,轉過臉,瞪著一旁的雲井辰:「你丫的做什麼?」

    「男女授受不清。」雲井辰理直氣壯地說道。

    「……」這是完全不知道該擺出什麼表情的凌若夕。

    「……」這是被氣到只能喘氣的凌小白。

    雲旭默默的站在廳外,捂著嘴,忍俊不禁的笑了。

    「呼!」突然,頭頂上一陣涼風刮過,一抹熟悉的氣息出現在上方,雲旭臉色驟變,雲玲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去看看。」雲井辰傳音入密,並沒有親自前去接人的想法,臉上邪肆的笑容淡化了幾分,多了一分冷意。

    他從沒有忘記過雲玲在暗地裡曾做過的一切,若非惦記著她多年來在自己身邊任勞任怨,當她自作主張的做出那些事時,他也不會留她一口氣在,如今,他不願再見到此人,於是才打發雲旭前去。

    雲旭能猜到他心裡的想法,眸光微微一暗,躬身走出了別莊。

    凌若夕淡漠的看了他一眼,「不去嗎?人家可是為了你來的。」

    那股氣息連雲旭也能發現更何況是她?

    「你這是在吃醋?」雲井辰故意曲解了她的話,挑眉笑道,眉宇間閃爍著淡淡的得意。

    「……幻想是種病,得治。」凌若夕沒好氣地嘟嚷道,懶得同他一般見識。

    凌小白瞅瞅她,再瞅瞅笑得一臉風情的雲井辰,腦袋裡佔滿了無數的問號,他完全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只是覺得,娘親和這壞人之間的氣氛,有些說不出的古怪。

    雲旭一路尾隨獅鷹,到了小鎮外的官道上,成排而立的白楊樹在漫天的黃沙中如同守衛的騎士,威風凜凜,荒蕪的枝椏光禿禿的,偶爾有一兩輛馬車經過,車輪與地面摩擦發出咕嚕嚕的碎響。

    「大哥。」雲玲翻身從獅鷹背部躍下,視線在周圍掃了一圈,然後失望的抿住唇瓣,少主他沒有來。

    「你怎麼會突然來這裡?少主不是讓你在雲族領罰嗎?」雲旭沉聲問道,語調再不負昔日的疼愛與寵溺,一個是他至親的親人,一個是他發誓要效忠的主子,忠孝難兩全,在雲玲做出那些事後,他心裡的天平已經傾斜,如今面對她,他也只能用冷漠來應對。

    「大哥,你在怪我?」雲玲察覺到他故意的生疏與冷漠,心裡有些不是滋味,她做錯了什麼?少主怪她,連她的親大哥也怪她!她沒有錯!她只是不願意讓少主與那女人繼續糾纏,她到底有什麼錯?

    心裡的不甘像是瘋狂滋長的毒草,盤踞在她的心窩裡,俏麗的容顏被怒火染上,略顯猙獰。

    「雲玲,人做錯事就得認,少主能留你一命已是開恩,你若再不悔改,就算是我,也不會再縱容你。」雲旭警告道,眉宇間閃過一絲失望,他原以為這些日子的禁閉與處罰,會讓她收斂,讓她幡然醒悟,可他似乎猜錯了,她根本就沒有悔改的念頭,甚至比起以前,更加的瘋狂,更加的不著調。

    「大哥,不論你說什麼,我都不會放棄少主的。」雲玲不願多談,但她的決心已是顯而易見,要她放棄雲井辰,她做不到!

    她從小就愛慕著少主,她陪伴了他這麼多年,兩人之間的情分,難道還比不上一個凌若夕?她不信!少主的心裡定是有她的,不過是被那隻狐狸精給蒙蔽住,一時看不清自己的本心。

    雲玲選擇性的遺忘掉雲井辰對她所做的一切,只記著他的好,將他曾經的縱容與信任,歸咎於愛情,愈發篤定,在他的心裡,是有她的。

    「是族長派你來的?」雲旭也不願剛見面就與她鬧得太僵持,於是將話題轉開。

    「不錯,族長讓我將少主帶回雲族。」雲玲微微頷首,語調中難掩得意,「族長說了,他不會允許凌若夕繼續糾纏主子,這次回族后,有族長在,少主定能夠忘掉這個女人。」

    「少主不會跟你走的。」雲旭斬釘截鐵地說道,雲井辰要和南宮玉死磕到底,又怎會輕易離開?連四長老也沒能帶走他,更何況是雲玲?

    「不管怎麼樣,我是奉族長之命行事,帶回少主是我的職責。」雲玲眼眸一冷,義正嚴詞的說道。

    「隨便你,只是,我醜話說在前頭,你千萬不要再自作主張的做出什麼事,否則,這次縱然是我,也保不了你。」為了她再做傻事,雲旭出言提醒道,他不希望眼睜睜看著她一次次泥足深陷,更不希望她自掘墳墓。

    少主的心有多硬,追隨了他多年的他們難道還不清楚嗎?能夠讓他妥協,讓他軟化的,這世間唯有凌若夕母子,不,應該說,只有她一人。

    就算是親生骨肉,在他的心裡,地位與分量也比不上她。

    「哼,大哥,你是不是跟在那女人身邊太久,也被她迷惑住了?」雲玲心有不甘,憑什麼她的親哥哥如今也幫著那人說話?「你別忘了,我才是你最親的妹妹!」

    「我只聽命於少主。」雲旭冷漠的說著,對她那副被嫉恨扭曲的表情視若無睹。

    愛情或許真的能夠讓人改變,讓人失去理智,他已經快要記不起小時候乖巧懂事的妹妹了,到底從什麼時候開始,她的眼再難從少主的身上挪開?到底從什麼時候起,她的心已被一隻名為嫉妒的野獸,瘋狂的佔據?

    雲旭不明白,他從未碰觸過愛情,也不願去觸碰,他只希望保持自己的本心,做一個為他的主子搖旗吶喊、衝鋒陷陣的護法。

    說完,他收回目光,抬腳準備回去。

    「大哥!你真的不肯幫我嗎?若是你我裡應外合,一定能把少主帶回去的。」雲玲不死心的追問道。

    「不,我只屬於少主,除非少主甘願回去,否則,任何人也別想強行帶走他,即使是你,也不行。」雲旭沒有回頭,但他的決心卻前所未有的堅定。

    雲玲傻眼似的站在原地,有些無法接受自己的哥哥又一次拒絕了她的行為。

    「為什麼!為什麼連你也變了?」他是她的哥哥,難道不是該不問理由的幫助她嗎?雙手用力握緊,手背上一條條青色的血管瞬間暴突。

    她顫動的眸子里浮現了猶如厲鬼般的狠絕與毒辣,「就算沒有你幫忙又怎麼樣?我要做的事,哪怕不擇手段也要做到。」

    低不可聞的話語隨風吹散,黑色的身影靜靜地站在白楊樹林中,模糊不清。

    雲旭帶著沉重的心情返回了別莊,剛進小院,就看見凌小白在院子里揮舞著拳頭鍛煉的身影,正廳內,凌若夕與雲井辰又不知因為什麼,纏鬥在了一起,玄力的氣浪一波接著一波席捲整間屋子,桌椅在震動中搖晃,連地面彷彿也受到了波及般,微微顫抖起來。

    他不自覺嘆了口氣,少主和凌姑娘就不能有一天的安分嗎?

    「唔,你回來了。」凌小白乖巧的朝他揮揮爪子,打著招呼。

    「他們這是……」雲旭抬眼看看裡面激烈的戰鬥,欲言又止地問道。

    「不就是壞人叔叔企圖調戲娘親,結果把娘親給惹毛了,於是就大打出手了唄。」凌小白悻悻的癟了癟嘴,他早就發現,就算娘親和壞人叔叔打起來,也不會下狠手。

    雲旭頓時覺得有些頭疼,他為什麼會從小少爺的臉上看到惋惜的神色啊?

    他究竟有多想少主和凌姑娘斗得不可開交?

    直到凌小白一日的訓練結束,二人的打鬥仍舊在繼續,凌若夕出手狠辣,每一次攻擊的都是人體的要害,攻勢凌厲,殺意十足,而雲井辰則只守不攻,被逼急了,便用與她對等的實力回擊一兩次,若是他有心想要制服凌若夕,怕是早就把她打敗了,紫階巔峰的實力與藍階巔峰,絕不是一個檔次的。

    雲旭看了半天,忍不住嘀咕道:「今兒怎麼還不停手?」

    「打得正興起唄。」凌小白聳聳肩,似乎已經對這副場面習以為常,要是哪天他們不打不鬥,或許他才會更驚訝。

    雲旭嘴角一抖,這娘親和爹爹打在一起,做兒子的卻作壁上觀,甚至幸災樂禍,這種生活模式真心可以嗎?

    旁人或許察覺不出,但云井辰卻是感覺到了凌若夕的攻勢從方才開始就一直處於混亂狀態,她身上釋放出的玄力波動,愈發絮亂,好似有突破的跡象,心思一轉,他不再躲閃,而是迎面同她正面相鬥。

    「哇!打起來了。」凌小白雙眼蹭地一亮,趴在門外,看得津津有味。

    凌若夕越打越勇,攻勢一次比一次兇猛,彷彿要將雲井辰殺在此處一般,她的身體里好像有一團火球正在洶洶的燃燒,那股玄力已經不受她的控制,在筋脈中加速旋轉,加速沸騰。

    「轟!」手掌在空中撞上,一股駭然的氣浪從屋內刮出,雲旭急忙緊緊抱住凌小白,這才避免了他被這氣流颳走的下場。

    衣訣被勁風吹得撲撲直響,屋內的桌椅也在這可怕的威壓下被震成粉末,洋洋洒洒落了一地,漫天的塵埃颳得人雙眼朦朧,根本看不清裡面的動靜。

    當灰土散去后,屋內已是一片狼藉,雲井辰髮絲凌亂站在中央,撲閃的衣擺緩緩垂落在地上,眉眼含笑。

    「娘親呢?」凌小白咻地蹭到屋內,左看看右看看,卻是沒見到凌若夕的蹤影。

    「她回房了。」雲井辰如實說道,爾後眼疾手快的將某個正打算衝出去的兒子給拽住,揪著他的后衣襟,將人提在了半空中。

    「你幹嘛?快放開小爺!」凌小白凌空掙扎著,嗷嗷直叫,他肩頭的黑狼早就躲到了角落裡,不願參合進父子二人的戰鬥中。

    「閉嘴,別去打擾她。」雲井辰沉聲警告道,威嚴的氣勢讓凌小白囂張的氣焰頓時減弱。

    他不甘心的撅著嘴,卻再也沒敢反駁一句。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
    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