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211章 吃豆腐的代價是斷子絕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211章 吃豆腐的代價是斷子絕孫字體大小: A+
     

    凌小白離開前,還特地跑到武將身邊,哥倆好似的用力拍拍他的肩膀:「記得還錢啊,否則,哼哼哼,小爺可不會放過你。」

    他奶聲奶氣的威脅愣是將武將嚇得險些失禁,跪在地上的身體不自覺顫抖幾下,「是,是,小人定不敢忘。」

    「這才差不多。」凌小白趾高氣昂的昂著腦袋,抱著懷裡的黑狼,準備跟上前方的二人。

    「小少爺。」小丫捂著嘴從柱子後走了出來,見他們要走,忙不迭喚了一聲。

    靈動的大眼睛微微一轉,他困惑地瞧著一副似乎要和自個兒生離死別的小丫,腦袋上浮現了一個巨大的問號:「幹嘛?」

    事情都已經解決了,她叫住自己做毛?

    「小少爺,我今後怎麼同夫人聯繫啊?」小丫急切地問道,看這模樣似乎夫人沒打算繼續留在京城,作為屬下,她好歹也得知道如何同自己的主子聯繫的方法啊,難不成就這麼一直守著青樓,沒日沒夜的傻等?

    這問題……

    凌小白眨了眨眼睛,沉默幾秒后,才一臉頓悟的用左手敲了敲右手掌心,「安心吧,娘親要是想聯繫你,一定會有行動的,你要相信娘親。」

    聞言,小丫重重點頭,提高的心這才算放了下來,其實說到底,她也只是怕凌若夕這一走,就會忘了自己這個微不足道的屬下,不過看樣子倒是她多慮了。

    「是,我會好好經營夫人的產業,絕不會給夫人和小少爺丟臉。」她振振有詞的說道。

    凌小白特得意自己的說教起到了作用,為娘親的屬下增加忠誠值什麼的,果然讓他很有成就感。

    雲井辰一手摟住凌若夕的腰肢,雙腳輕點地面,下一秒,人已凌空躍起,速度快得彷彿化作了一抹虛影,從皇城上空疾行而去。

    冷冽的晚風迎面刮來,青絲亂舞,也不知是她的髮絲還是他的,從她的面頰上滑過,帶著微癢的觸感。

    「你說南宮玉若是知道今夜的事,臉色會有多好看,恩?」邪肆的聲音帶著幾分戲謔的笑意從頭頂上緩緩落下。

    凌若夕一臉木然,「他的臉色會變得怎麼樣我不清楚,不過,如果你再敢吃我的豆腐,我保證,今夜之後,你一輩子都會斷子絕孫。」

    說罷,她眼底迅速掠過一抹寒光,別以為她沒察覺到他那雙正在自己背部遊走的手掌。

    媽蛋!趁機吃她的豆腐,這男人的節操還有沒有了?

    她咬牙切齒的話語讓雲井辰心尖一顫,下意識鬆開了手,強笑道:「娘子你捨得嗎?」

    「砰!」

    腳掌瞬間踹出,狠狠地踹上他的腹部以下不到三寸的位置,剛烈的勁風呼嘯而來,夾雜著衝天的怒火,雲井辰背脊一僵,驀地朝後滑去,避開她那突如其來的攻擊。

    喂喂喂,這要是踹中了,少主不就真的會失去下半生的幸福嗎?

    好狠,好毒!

    正在後方尾隨的雲旭立即停了下來,夾緊雙腿,隱隱覺得兩腿之間有些隱隱的疼。

    「會很疼吧,娘親威武!」凌小白蹭蹭的跑到下方的街道暗角,默默的想象著要是換做自己被如此暴力的對待,冷不丁嘴角一抖,雖然這壞人很厲害,但娘親更厲害,果然跟著娘親混是最好的。

    夜幕下,雲井辰一席紅衣傲立在空中,衣訣凜凜,如琉璃般璀璨發亮的黑眸劃過各種複雜情緒。

    「哼,這次算你運氣好。」凌若夕冷哼一聲,特惋惜的看了眼自己的目標,那詭異的視線,讓雲井辰坐立難安,總有種自己的未來極其悲催,極其可憐的預感。

    他強自笑笑,沒有接話,這種時候少說少錯,這女人一旦狠下心來,他可不是對手。

    「姑娘,咱們現在是不是該找個地方落腳?」雲旭眼見二人之間的氣場愈發僵持,忙出聲喚道。

    此處位於皇城的北面角落,四周少有人煙,也不曾有士兵巡邏,怕是如今城中所有的侍衛都已趕去了清風明月樓,這才給了他們空閑的機會。

    現下與南詔國徹底決裂,又殺了軒轅家族的長老,再留在這裡,已不太可能。

    「先出城再說。」凌若夕收回目光,神色漠然。

    她的決定在場無人反駁,當即動身,趁著夜色飛離了京師。

    半盞茶的功夫后,由阿大和阿二親自率領宮中御林軍抵達了清風明月樓,迎接他們的,是滿地的堆積如山的屍骸,空氣里瀰漫著一股濃郁的血腥味道,分外嗆鼻。

    「這……這是怎麼回事?」傷勢還未完全痊癒的阿大不自覺倒抽了一口涼氣,在紅通的燈籠下,他的臉上浮現了絲絲驚駭,顯然難以相信在這青樓外竟會發生如此慘絕人寰的屠殺。

    阿二也變了臉色,卻在瞬間冷靜下來,他一眼就看見了癱軟坐在大門口的武將,抬腳走上前去,「李統領。」

    武將獃滯的轉了轉眼珠,茫然的望著他,彷彿失了靈魂。

    「皇上不是讓你帶兵前來圍了清風明月樓嗎?為何這裡會變成這樣?軒轅家族的長老呢?皇後娘娘呢?」阿二連連發問,心裡頭的不安在看見武將驚滯、恐懼的表情時,愈發擴大。

    有能力秒殺這麼多人,且消失無蹤的,除了皇後娘娘與那雲族少主,幾乎沒有別的可能。

    但他不願相信為南詔國立下汗馬功勞,為南宮玉手染鮮血,屠殺攝政王府的女人,會做出這麼殘忍的事,若真的是她,那豈不是證明,皇後娘娘與皇上徹底決裂了嗎?

    抱著一絲微弱的希望,阿二祈盼著答案與他的預想不同。

    武將花了好大一陣功夫才看清眼前的人,他結結巴巴的說道:「死了……所有人都死了……皇后和姦人逃走了……」

    心驀地一沉,阿二用力握緊拳頭,眸光顫動地看著這名說話顛三倒四,完全失去了冷靜的武將,神色難看至極。

    真的是皇后乾的嗎?視線怔怔地掃過滿地的血泊,當在不遠處見到那脖頸斷裂,失去生息的老人時,他腳下一個踉蹌,險些沒站穩。

    「那是軒轅長老?」他恍惚地問道,眼前迅速一黑。

    軒轅家族德高望重的長老慘死在南詔國京師,這代表著什麼?會不會因此而導致軒轅世家遷怒南詔?

    「阿二,我們現在該怎麼辦?」阿大已徹底亂了分寸,他本就不是心思縝密之人,面對這樣的場面,哪裡還冷靜得了?只能向阿二求助,希望他能想出個解決的法子。

    阿**迫自己冷靜下來,深吸了好幾口氣,才剋制住心頭翻騰的複雜情緒,他迅速轉身,向後方的侍衛們吩咐道:「將屍體馬上處理掉,清洗現場,此事絕不能外傳,另外,再將李統領帶入宮中,讓太醫診治,明日,覲見皇上。」

    他在第一時間做出了最完美的善後計劃,指揮著侍衛們開始清理戰場,不管怎麼樣,不能讓在今夜的事外傳,更不能造成民心的騷動,至於其它的……雙眼沉如寒冰,他咬著牙,狠聲道:「吩咐守城將士今夜要格外注意離開京師的人,絕不能讓皇後娘娘等人離開此處。」

    「那樓里的人要怎麼處理?」阿大指了指聽到動靜從閣樓中跑出來,圍聚在一起的姑娘們,結結巴巴地問道。

    阿二冷冷地看了眼這幫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眉心一擰,「先把人囚禁此處,等候皇上定奪。」

    發生了這麼大的事,阿二可不敢私自做主,在盤問過這些女人後,先一步與阿大返回禁宮,準備向南宮玉稟明一切。

    當他硬著頭皮將整件事說出來后,便低下頭跪在御書房中央,不敢吭聲,連呼吸彷彿也變得格外的小心翼翼,從頭頂上傳來的急促喘息聲,危險的徘徊在空氣里,猶如盛怒的猛獸,讓人毛骨悚然。

    「她居然殺了朕派去的官兵?」南宮玉冰涼的雙眼浮動著陰鷙狠厲的冷光,放置在龍案上的雙手黯然握緊,白皙的手背凸起一條條青筋。

    怒火正在他的心窩中熊熊的燃燒著,他不願接受這個事實,她怎麼敢,怎麼能這麼做?難道她就一點顧忌也沒有嗎?還是說在她的心裡,他已成為了她的敵人?否則,她怎會做得這麼狠?

    一個不留啊……

    南宮玉自嘲地勾起唇瓣,心頭的憤怒此刻似被一桶涼水迎頭澆下,澆得他渾身發涼,連體內流動的血液此刻彷彿也被寸寸冰凍,唇齒微微顫抖著。

    阿二愈發小心的應對:「是,除了帶隊的統領外,再無一個活口,不過清風明月樓里,卻無人員死亡,只是受了一些輕傷,奴才已將人囚禁在青樓中,等候皇上發落。」

    「去,把那該死的廢物給朕找來!朕要親自問他。」南宮玉仍舊不肯相信這是真實的,他拒絕看清凌若夕已翻臉不認人的事實。

    阿二張了張口,他實在不太放心讓此刻情緒不冷靜的帝王接見那名唯一的倖存者,只因為,在主子憤怒的時候,難免會做出失去理智的事。

    「皇上,要不明日在問吧,您已好些天沒有好好歇息了,不急在這一時半會。」阿二低聲勸說道,希望他能夠為自己的龍體著想。

    「朕好得很!弄不清楚這件事,你要朕怎麼能安寢?」南宮玉反問道,鼻腔中發出一聲不悅的冷哼。

    聞言,阿二隻能將滿肚子的遊說之詞吞下,再不敢勸一句,弓著身體退出了房間。

    沒過多久,那名剛被太醫開了葯服用了幾顆的武將,變逐漸恢復了冷靜,在得知了南宮玉的宣召后,他立即動身,與阿二一道前往御書房。

    昏暗的燭光將少年的坐在龍椅上的身影籠罩著,黑色的影子被投射在右側的牆壁上,整個房間安靜得讓人有些害怕。

    唯有少年天子那越來越急促的呼吸聲,正在不斷的徘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
    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