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209章 公佈於眾的身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209章 公佈於眾的身份字體大小: A+
     

    「現在銀子的事暫時解決,接下來,你們擅闖清風明月樓,害得姑娘們身心受創的事,也該有個說法了。」凌若夕穩穩的坐在剛搬來的椅子上,身體斜靠其中,姿態極其慵懶。

    這幫被官兵嚇壞了的姑娘一聽這話,立馬激動了,她們摩拳擦掌地準備著進行報復,丫的,讓她們今晚不能營業,還受了這麼大的驚嚇,還在混亂中不知道被哪個士兵揩油,這筆帳,她們得好好的討要回來。

    「繩子、蠟燭、皮鞭……你們想對他們做什麼都可以,放心,不會有人知道,更不會有人在這種時候擅自闖進來。」凌若夕單手抵住額角,邪笑道。

    既然南宮玉敢對清風明月樓動手,她又何需對他的人再留情面?要斗,那就斗到底!

    「娘娘饒命啊。」一名士兵當即跪地,讓他被一幫青樓女子羞辱,這可比要了他的命還要可怕。

    「交給你們了。」凌若夕懶得理會士兵們的哀嚎,大手一揮,示意這幫姑娘可以動手了。

    有她在這兒頂著,姑娘們惡膽頓生,一個個笑得極其猥瑣,衝上去就想掄著拳頭朝士兵們身上砸,起先還有幾人妄想反抗,卻被雲旭當場**,教訓得鼻青臉腫,這前車之鑒就在眼前,誰還敢反抗?為了小命,只能默默的將這恥辱吞下,任由這幫女人為所欲為。

    姑娘們將人拖入自己的閨房,鎖上門,誰也不知道裡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裡面時不時傳出的痛苦哀嚎,卻足夠讓人毛骨悚然。

    「夫人,這麼做會不會給你帶來麻煩?」小丫雖然很高興能夠折騰這幫官兵,但她卻更在乎凌若夕的安危,她在宮裡與南宮玉鬧翻的事,早就傳遍了整個京師,每日出入這清風明月樓的達官貴人們,更是說得天花亂墜,小丫掌握著樓里的所有情報,又怎麼可能不清楚呢?

    「你不必想太多,是他不仁在先,就不能怪我不義在後了。」凌若夕斂去眸中的冷光,故作淡漠的說道。

    南宮玉這是擺明了不肯放她走,把主意都打到了清風明月樓的頭上,她還有必要和他逢場作戲嗎?

    「不錯,一個南宮玉不足為懼。」雲井辰靠在木椅旁,青絲從肩頭直斜而下,發尖輕輕掃過凌若夕的面頰,些許微癢的觸感讓她不自在的擰起眉頭。

    「你這是掃帚嗎?」她用力扯了扯落下來的青絲,「披頭散髮,打算去扮鬼嚇人,恩?」

    「疼。」雲井辰故作柔弱的朝她眨巴著眼睛,妖孽的容顏帶著幾分委屈,幾分倔強,愣是把凌若夕看得險些失神。

    這男人,若是真的想要用心去勾引誰,世間少有女子能夠抵擋得了他的魅力,凌若夕也不例外。

    她驀地鬆開手,尷尬的咳嗽一聲,丫的,她居然又被這個男人給勾引住了。

    她羞惱的反應讓雲井辰很是愉悅,比起她平日里無動於衷的樣子,他更喜歡她這副表情。

    小丫瞅瞅耳廓微紅的凌若夕,再看看一旁笑得驚心動魄的紅衣男子,心想,夫人和這位公子看上去真的很般配啊,站在一起,像是一幅畫一樣。

    「看來大家的眼睛才是最雪亮的。」耳畔忽然間響起一道邪肆的嗓音,小丫茫然的看著不知為何笑得更加勾人的男人,腦袋上爬滿了問號。

    「笨蛋,心裡想的話都說出來了。」凌小白趴在雲井辰的懷裡,沖她古靈精怪地吐了吐舌頭。

    小丫轟地紅了面頰,一時間竟羞得巴不得找個地縫把自己給埋進去。

    「你的眼睛需要看看大夫。」凌若夕惱羞成怒地說道,般配?她和這個男人到底什麼地方般配了?

    「女人啊,永遠是這麼口是心非,」雲井辰用一副詠嘆調的口氣感慨著,「雲旭,你說對嗎?」

    「……」被突然間點名的雲旭只能用沉默來回答,不論是少主還是凌姑娘他都得罪不起,只能少說少錯,哪邊也不得罪。

    就在一行人相談甚歡之際,突然,閣樓外的結界竟傳來了一陣被玄力撞擊的震動,腳下的地面微微顫動了幾下,似一場小型的地震。

    凌若夕眉目森冷,朝雲旭使了個眼色:「去看看。」

    「紫階高手。」雲井辰第一時間擴散開自己的玄力,將那正在闖結界的人鎖定住,含笑的面容頃刻間冷了下來,只剩下一片肅殺。

    紫階……

    凌若夕心尖一緊,什麼時候京城中居然出現了紫階的強者?

    「本尊出去會一會他。」雲井辰將兒子放在地上,輕揮衣袖,抬腳準備前去迎戰。

    「我同你一起去。」凌若夕立即起身,敵人既然來了,她怎有作壁上觀的道理?再說了,她的修為滯留在藍階巔峰已經太久,她迫切的需要一場生死戰鬥來突破這道關卡,顯然,今天或許就是一個契機。

    雲井辰腳下的步伐微微一頓,側過臉來,精妙絕倫的俊朗容顏掛著邪肆的笑:「有為夫在,怎能讓娘子代勞?娘子只需在此處靜等便可,為夫定會將勝利為你雙手奉上。」

    說罷,那妖冶的紅色人影便已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那近乎張狂的輕笑聲,在凌若夕的耳畔不住回蕩。

    手掌黯然握緊身下的木椅扶手,她分不清此刻的心情究竟是什麼,三分氣憤,四分羞惱,還有一絲絲喜悅。

    想到自己因為他的話而產生了類似高興與歡喜的情緒,凌若夕本就染上寒霜的容顏愈發冷峻了幾分。

    小丫膽戰心驚地看了眼突然間泛起低氣壓的某個女人,心裡涌動著無數的疑惑,她完全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夫人,您不高興嗎?」

    「我應該高興嗎?」凌若夕沒好氣地反問道,絕美的五官彷彿結了層冰,冷得滲人。

    小丫一臉的不解,明明剛才那紅衣男人說的話如此動情,怎麼夫人不僅不感動,反而還一臉的惱怒呢?凌小白偷偷趁著她倆交談時,挪動著步伐,想要朝門口走去。

    「你要去哪兒?」身後忽然傳來一道冷冽的聲音,將凌小白嚇得夠嗆。

    他尷尬的摸著後腦勺,故作懵懂的轉過頭來,「啊,娘親,你說什麼?」

    裝,接著裝。

    凌若夕涼涼地扯了扯嘴角,「馬上給我過來。」

    她生的兒子她還不了解嗎?看他這副模樣,擺明了是想去外面看熱鬧,但高手過招,豈是一個小孩能夠抗住的?

    「娘親……」凌小白撒嬌似的撅起嘴巴,糯糯的聲音微微拖長,帶著一股讓女人渾身酥麻的親昵。

    小丫聽得整顆心都快軟化了,只可惜,這招對凌若夕沒用。

    「就你這小胳膊小腿還想出去?找死嗎?」凌若夕拂袖起身,身影一步一步走近凌小白的跟前,屈指在他的腦門上重重一敲。

    「嗷——」他疼得雙眼泛起了淚花,這可不是裝的,而是真的疼,娘親一點也沒留力。

    「娘親,寶寶的腦袋會敲壞的。」他憤憤的跺跺腳,一副正被家暴的可憐模樣。

    小丫心裡的母愛如潮水般正在蔓延,甚至有一種想要將他摟在懷裡好好安撫的衝動。

    「安心,你的腦袋會好好的安在你的脖子上,絕對不會壞掉。」她輕哼一聲,隨後,目光越過這胡鬧的兒子,看向了門外。

    安靜的街道上,唯有冷風不停地竄動著,那幫士兵齊聚在結界旁,將那抹紅色的人影包圍在中央,透明的結界外,一個老人正釋放著玄力的威壓,一次又一次催動力量碰撞結界,企圖將它打破。

    這人是誰?

    凌若夕仔細在腦海中找遍了此人的記憶,奈何仍舊沒有找到一絲蛛絲馬跡。

    似乎是個不認識的人。

    她感受著來自結界外的玄力波動,的確是紫階中期的品級。

    呵,在她和南宮玉鬧翻后,京城裡居然冒出了一名紫階高手?天下間突破紫階的人少之又少,而對方這麼巧合的在這個節骨眼上出現,怎麼想都不太對勁。

    「嘖嘖嘖,老頭,本尊勸你莫要白費力氣,這結界不是你能夠打破的。」雲井辰傲立在包圍圈中,不屑的睨了眼外面的老人,諷刺道。

    似乎是察覺到自己在做無用功,老頭收回了玄力,被勁風颳得上下搖曳的衣訣也逐漸平息下來,渾濁的黑眸隔著一層透明的結界,看向雲井辰,這便是雲族的少主嗎?

    墨發及腰,三千青絲隨風搖擺,一席妖艷非常的紅色錦緞,綉暗金色繁瑣圖紋,妖而不俗,艷且雅緻,渾身帶著一番好似與神俱來的王者氣魄,不愧是出自雲族嫡出的一脈。

    老人在心底連連點頭,「雲族少主,你本該是世外之人,為何非要為一女子牽扯到這塵世中?」

    「哦?」雲井辰故作意外的挑眉,「閣下又是什麼人?」

    「老夫乃是軒轅世家的長老,論輩分,當得起你一聲叔叔。」軒轅老頭挺起胸脯,傲氣十足的說道。

    深邃的眸子里迅速劃過一絲不屑,「叔叔?本尊可不記得本尊的爹有流落在外的兄弟,想要攀交情,免了吧。」

    軒轅長老本以為搬出第二世家,能夠讓雲井辰高看自己幾分,哪兒想到,他竟仍是這般狂妄,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前,將他羞辱得一文不值,當即老臉一紅,「雲井辰,老夫看在你是雲族少主的份兒上對你以禮相待,你卻這般冷嘲熱諷,傳出去,就不怕有損第一世家的威名嗎?」

    雲族少主!

    當這個稱呼清晰無比的落在眾人的耳畔,所有人紛紛驚呆了,他們瞠目結舌的看著眼前的紅衣男子,彷彿白日見到了鬼似的。

    多年來,雲族始終處於隱世之中,其門內弟子極少踏入這片大陸,只留下其過往強悍的事迹,人口相傳,而如今,他們居然見到了活生生的雲族人?而且還是雲族的少主?

    「哐當!」不知是誰手裡的兵器落在了地上。

    「嘶!」不知是誰口中發出一聲冷嘶。

    就連自認為也算是見過大人物的小丫,此刻也不禁被這駭人的消息給炸得頭暈眼花。

    「夫人,我……我沒聽錯吧?他居然是……雲族的少主?」小丫不可置信的看向凌若夕,卻在得到她肯定的答覆后,眼前一黑,腳下一個踉蹌,徹底癱坐下去。

    天哪,她竟同雲族少主搭上了話。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
    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