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201章 第一春和第二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201章 第一春和第二春字體大小: A+
     

    雲旭急忙將凌小白給攔住,開玩笑,若是任由他貿然衝上去找南宮玉拚命,豈不是親手送上凌姑娘的軟肋嗎?

    御林軍壓根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不過帝王有令,他們只能從命,手中的刀戩對準凌若夕,將她包圍在中央,嚴陣以待。

    凌若夕冷冷的挑起眉梢,心底殺意更甚,「你們想上來送死?」

    被她那雙毫無人氣的眼睛盯著,侍衛們一個個背脊發涼,誰不知道當今皇后血洗整個攝政王府,是一尊真正的殺神,如果可以他們何嘗想和她為敵?

    將這幫人臉上的忌憚看在眼中,凌若夕這才抬眸看向後方那抹靜靜站在高處的人影,「你覺得這些人是我的對手嗎?」

    她不明白他們之間為什麼會走到這一步,但是,若他要與她為敵,她也不懼!

    「朕只要你乖乖留下來,做朕的皇后。」南宮玉沉聲說道,帶著不惜一切也要將她強行留下的決然,若是連自己的妻子也攔不住,他這個皇帝,不做也罷!

    雲旭總算是聽明白了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他鼓掌歡迎凌若夕離開的想法,手掌輕輕握住腰間的佩刀,低聲道:「姑娘,要殺出去嗎?」

    心底的戰意蠢蠢欲動,毫不懷疑,只要她一句話,他立馬就會為她開道,這批侍衛還沒被他放在眼裡。

    凌小白搓著手,同樣是一副隨時待命的模樣,他肩膀上的黑狼更是拱起了身體,蓄勢待發,明明他們三人如今困在囫圇,但論氣勢,卻比這幫侍衛高出不止一截。

    大戰一觸即發,那讓人冷汗直流的氛圍,叫御林軍有些不太好受,握著刀戩的雙手早已滲出了涼汗。

    「喲,這是在玩什麼?」突然,從高空傳下一道邪肆的聲音,眾人齊齊抬頭,一抹妖艷的紅色人影迅速掠過藍天,落在了凌若夕的身側。

    三千青絲被銀冠束起,有兩簇成中分貼著耳鬢垂落在胸前,面若桃花,邪氣十足,這人不是雲井辰還能是誰?

    「砰!」緊隨他而來的兩道人影狼狽的從半空中落下,砸在院子中央的空地上。

    凌若夕斜眼看去,眼底劃過一道寒芒。

    「皇上!」重傷的阿大和阿二一臉怨憤的從地上爬起。

    「嘖嘖嘖,想要殺了本尊,至少也換兩個高手來啊,就他們二人,豈是本尊的對手?」雲井辰笑得群魔亂舞,並不算響亮的聲音,清晰的落在南宮玉的耳畔。

    這是**裸的挑釁!

    他怒視著院子里技不如人的奴才,貼在身側的雙手微微發抖,「混賬!你竟敢公然打傷朕的侍衛!」

    「呵,難道只許他們對本尊痛下殺手,還不許本尊反擊了?」雲井辰似笑非笑地諷刺了一句,爾後,神色一變,特委屈地看向凌若夕:「你說本尊冤不冤枉?本尊原本在天牢里待得好好的,誰想到居然有人設下埋伏,妄想要了本尊這條命去,若夕,你可要為本尊做主啊。」

    一個八尺男兒居然說出了類似撒嬌的話語,在場的眾人齊齊打了個寒顫,只覺得各種惡寒。

    雲旭偷偷挪動著步伐,想要離他遠點,他絕不承認眼前這個正在撒嬌的男人,是自己心中英明神武的主子,他怕是被什麼髒東西給上身了吧?

    凌若夕嘴角一抽,啪地一聲將他湊近的腦袋拍開,「莊重點,他們若能傷你,你還有臉站在我面前嗎?」

    雲井辰見示弱的方法失敗,頓時收斂了臉上所有的委屈,又恢復了那副邪魅狂狷的模樣,「沒想到你對本尊倒是信心十足。」

    她懶得理他。

    凌若夕深吸口氣,眸光森嚴眺望著後方的少年,「南宮玉,這就是你的答案?」

    縱然雲井辰性子惡劣,但他卻萬不該背信棄義!明明答應了她會放人,可實則卻狠下殺手。

    凌若夕突然有種被人背叛的感受,即便她不算太看重同南宮玉之間的交情,但合作就是合作,他的做法,讓她很是不悅。

    「給朕殺了他!」南宮玉狠聲命令道,只要除了這個男人,她一定會回到自己身邊。

    御林軍們立即得令,摩拳擦掌地朝雲井辰撲了上來,雲旭才剛拔刀,誰料,一股紫階巔峰的龐大玄力瞬間席捲全場,強悍的氣浪形成一股小型的龍捲風,將這幫撲上前來的侍衛卷到半空,嗷嗷叫著一個個摔落在地上。

    「紫階?」南宮玉面露一絲驚愕,他做夢也想不到,這個在他眼裡,不過是一介商人的男子,居然有紫階巔峰的實力。

    但轉瞬,他想到敗在雲井辰手下的鳳奕郯,突然間又覺得不太驚訝,難怪北寧國的三王爺也被他秒殺。

    「你究竟是什麼人?」他冷著一張臉,咄咄逼人地問道。

    雲井辰輕輕拍了拍雙袖,看也沒看地上痛苦哀嚎的侍衛,「你猜?」

    帶著挑釁的兩個字將南宮玉心裡的怒火徹底點燃,身為帝王,他怎能容他這般放肆?

    「哼,就算是紫階又怎樣?難道朕還會怕了你嗎?」說著,他抬起手臂,想要調動更多的侍衛前來,用人海戰術將他們拿下。

    雲旭身影一閃,先一步出現在了他的身邊,手中的長刀橫在南宮玉的頸部,目光肅殺,「不得對少主不敬。」

    「皇上!」阿大和阿二齊聲驚呼,臉色驟然變了,誰會想到一直以來跟隨在凌若夕身旁的雲旭居然會突然動手?

    「幹得不錯嘛。」雲井辰滿意地誇獎了一句,隨後,朝凌若夕拋了一個媚眼,似乎在等著她誇獎自己御下的能力。

    「……」額角的青筋歡快的蹦達幾下,她真的很想知道,明明是這麼嚴肅的氣氛,這個男人怎麼還會如此不著調?手指無力的揉著眉心,心頭涌動的殺意也在頃刻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南宮玉渾身一僵,機械的轉動著腦袋,「你好大的膽子!」

    「雲旭膽子大不大,與陛下無關,但若是陛下妄想對少主出手,雲旭即便拼了這條命,也會讓陛下先一步人頭落地。」雲旭平淡的說道,並沒有弒君的慌張,彷彿他要動手對付的,不是一國皇帝,而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

    少主?

    他到底是什麼身份?南宮玉用力握緊拳頭,暗自猜測著雲井辰的真實身份,不敢妄動。

    阿大和阿二緊張地盯著那把橫在他脖頸上的刀刃,唯恐雲旭一時手顫,傷到了他們的主子,聽到這方動靜的御林軍迅速前來,上百人齊聚一堂,當看見他們的帝王被人挾持,而皇后卻和另一個男人站在一起,他們完全懵了,一個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皇后紅杏出牆,帶著姘頭與皇上決裂?

    不斷有人在心裡腦補著整件事的來龍去脈,各種版本的故事層出不窮。

    被無數雙眼盯著,凌若夕仍舊是一臉的平靜,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她沒有選擇,只可惜了要放棄南詔國的庇護,搖搖頭,她牽著凌小白的手打算離開。

    侍衛們見她有所動作,立即握緊了手裡的刀戩,她的步伐極其緩慢,卻愣是沒有一個人膽敢上前阻撓,她每進一步,他們便朝後退一大截。

    「凌若夕!!」南宮玉聲嘶力竭的喚著她的名字,「你當真要隨他走?」

    這話問得,怎麼好似自己成了姦夫?

    雲井辰眸光一冷,衣訣在空中劃開一抹紅色的漣漪,他轉過身,挑眉道:「她不隨同本尊離去,難不成還要留在這裡做這有名無實的皇后嗎?南宮玉,需要本尊提醒你,你們之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么?」

    「霸佔?」

    「有名無實?」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隨著他的一句話,御林軍們炸開了鍋,聽這話的意思,難道皇后嫁給皇上是另有隱情的?

    南宮玉的臉色頓時變得極其難看,聽著下方的騷亂,面對著那一雙雙質疑、狐疑的目光,他恨得快要吐血,「都給朕住嘴!」

    身體微微一抖,若不是雲旭眼疾手快地將刀刃往外移動了一分,恐怕他的脖子早就被割出血痕了。

    侍衛們到底害怕著他的龍威,即使心裡困惑不解,依舊乖乖的閉了嘴,誰也不敢在妄自議論半句。

    「堵得住他們,你可堵得住天下間幽幽眾口?不是你的,終歸不是你的。」雲井辰特無恥地繼續火上澆油,他一直忍著另一個男人以丈夫的身份站在她身邊夠久了,現在也是時候連本帶利地討回來。

    「你的話太多了。」凌若夕涼涼地瞪了他一眼,示意他也閉嘴。

    雲井辰狗腿似的在唇邊做了一個拉拉鏈的動作,完全一副忠犬、妻奴的模樣。

    凌小白眨巴著眼睛,看看上方面色陰沉的南宮玉,再看看此刻極盡風騷的雲井辰,頓時悟了……「娘親,你打算拋棄后爹爹,尋找第二春了嗎?」

    「……」

    「……」

    現場一片寂靜,一排烏鴉從眾人的頭頂上竄過。

    什麼叫殺人於無形?什麼叫語出驚人?他們今兒可算是見識到了。

    「想死么?」凌若夕先是一愣,爾後狠狠瞪了多嘴的兒子一眼,別以為她聽不出他是故意的!想要胡鬧也得看看場合,什麼叫第二春?說得她好像始亂終棄似的。

    「小白啊,」雲井辰突然彎下腰,任由青絲垂落在胸前,松垮的紅色袍子因為他的動作敞開了些許,露出了裡面那白色的褻衣,精湛的鎖骨若隱若現,看上去愈發的勾人,「你方才說得可不對,本尊可不是什麼見不得光的第二春,而是你娘親唯一的男人,懂嗎?」

    他特地咬重了唯一這兩個字,笑得略帶深意,卻看得凌小白背脊一寒。

    「嘩!」瞬間,原本寂靜的現場宛如沸騰的熱水。

    所有人齊齊抬頭,用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看著南宮玉,他們的皇上被戴綠帽子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
    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