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190章 為她掃平一切障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190章 為她掃平一切障礙字體大小: A+
     

    入夜,雲井辰悄無聲息地從凌若夕親自訓練的死士眼皮子底下離開天牢,翻牆跳入寢宮的院落,巍峨的殿宇靜靜地佇立在繁星溢滿的蒼穹下,斑駁的銀色月光傾瀉而下,寢宮內燈火俱息,門窗更是緊鎖著。

    艷麗無雙的紅色錦袍在晚風中獵獵作響,袍子上綉著若隱若現的墨se圖紋,盡顯華貴,雲井辰靜靜站在院子中,眉頭一蹙,暗中的雲旭立即現身,恭敬地站在他面前:「少主。」

    「發生了何事?」為何她今夜竟會突然閉門?這段時間,雲井辰每夜造訪寢宮,雖然總會引來凌若夕的冷臉,但她卻總會為他留一盞燈,哪兒會像今天這般?雲井辰心裡泛起了嘀咕,雙眼微微眯起,定眼看著雲旭等待著他為自己解惑。

    「屬下不知,凌姑娘自打白日見過北寧國的使臣后,就一直是一副異於尋常的模樣。」他老老實實地說道。

    「北寧國使臣嗎?」雲井辰不悅地沉了臉色,她竟去見了鳳奕郯,為什麼?

    想到她曾險些嫁給鳳奕郯為妻,雲井辰心裡便升起了一絲醋意。

    「不止如此,姑娘回來還說……說……」雲旭欲言又止,偷偷地打量著雲井辰的臉色,琢磨著究竟要怎麼向他轉述凌若夕的那番話。

    「怎麼,她說了什麼話竟讓你這般為難?」雲井辰趣味十足的笑了,笑容裡帶著無數的邪氣,那雙內斂華光的黑眸在漆黑的夜幕下流光溢彩。

    雲旭見他興起,害怕自己的話說出來會直接讓少主的心情低沉下去,愈發的猶豫了,他的遲疑落在雲井辰的眼中哪裡還有不明白的?

    「說吧,總歸不會是什麼會讓本尊愉快的話。」即使明知道如此,但他仍舊想要知道,她要旁人轉達的話,到底是什麼。

    有時候連雲井辰自己也懷疑,他是否有受虐的體質,否則,怎會一次次被她冷漠以待,卻又一次次鍥而不捨的想要靠近她呢?

    雲旭深吸口氣,這可是少主勒令自己說的,「凌姑娘說,南宮玉不日便會釋放少主,希望少主安全離去后,莫要再出現在她面前,永永遠遠地消失掉。」

    說完,他甚至沒敢抬頭去看雲井辰的臉色,低垂著腦袋數著地上的螞蟻。

    空氣里像是有一股寒流襲擊過似的,冷氣十足,站在寒流中央的紅衣男子目光深幽,靜靜地凝視著眼前這座威嚴、奢華的殿宇,什麼話也沒說,但周身的氣息卻隨著他的沉默愈發變得危險,讓人有些毛骨悚然。

    雲旭的心裡有些發毛,他著實猜不透少主的想法,卻為他不值:「少主,凌姑娘她不論你做什麼,都不會放在心上,你又何苦……」

    他真的不明白,所謂的愛情,真的能讓人如此卑微,如此改變嗎?他認識的少主,孑然一身,邪肆高傲,那是隻身花叢過,片葉不沾身,可卻在遇到這凌若夕后,變得連自己也快要不認得了。

    為了她,少主破了多少例?

    為了她,少主付出了多少?

    可換來的是什麼?只不過是一句冷冰冰的,疏遠的命令,哪怕是身為旁觀者的雲旭,也看不下去了。

    「本尊樂在其中。」雲井辰霸道的說道,眸光決然,絲毫沒有任何的後悔,「本尊不希望再聽見這種話,以後莫要再提。」

    雲旭張了張嘴,但在對上他強勢的態度時,只能咬牙將滿腔的怨言再度吞回了肚子。

    「去,給本尊查清楚,她究竟與鳳奕郯談了些什麼。」雲井辰雙手背負在身後,渾身沐浴在漫天的冷清月光之下,身影宛如神祗,偉岸且妖嬈,那席火紅的錦衣似一團熠熠的火苗,光彩奪目。

    雲旭點了點頭,「是!」

    「想要擺脫本尊?這怎麼行呢,這世上本尊想要的,不論是誰也不能讓本尊放棄,更何況,這個人還是你啊。」一聲似嘆息,似調笑的話語從他的紅唇中緩緩吐出,眸光璀璨,他好似透過高首那扇緊閉的紅漆房門看見了裡面的女子。

    穿過這無垠長空,穿過這巍峨殿宇,一眼萬年。

    「用傀儡術替本尊製造分身留在天牢,本尊有要事要辦。」雲井辰口鋒一轉,細長的睫毛遮擋住了他眼底所有的情緒,唯有那抹笑,愈發的明媚動人。

    雲旭心頭咯噔一下,霍地抬起頭來,少主他打算做什麼去?為何要在這種時候製造一個傀儡?

    「恩?」久久沒有等到答覆的男人略顯不悅,凌厲的目光猛地對上雲旭深思的視線,後者一機靈,頓時斂去了心頭所有的情緒,他不敢問,也不能問,只能按照主子的命令去做。

    「是。」

    傀儡術,這是雲族內從不外傳的秘術,將需要製作的傀儡融入頭髮與血液,再施展功法,便能製造出一具沒有靈魂的傀儡,其相似度與本體有八成像,即使在雲族內,也只有少數人能夠習會,雲旭便是其中之一。

    他同雲十二等人被族長調派到雲井辰身邊,成為他的左右手,自然各自擁有一門獨門絕技。

    纖長的手指隨意的將一根黑色秀髮扯下,遞到雲旭面前,「拿去。」

    雲旭宛如捧著名貴的珍寶般,小心翼翼地將長發接過,塞入衣襟,「屬下定不會讓少主失望。」

    「如此便好,明日她醒了,告訴她,本尊今夜來過,不用對她隱瞞本尊的行蹤。」雲井辰莞爾一笑,目光越過雲旭,淡淡然看著高首的殿宇,既然她今夜不願見他,他也無需強求,左右他們今後的日子還多著呢,他沒有必要為了這種小事惹來她的不滿。

    即便,他對她早已思念成災。

    「少主,你不進去見見凌姑娘嗎?」雲旭不解的問道。

    「本尊從不強人所難。」雲井辰說得大氣且豪邁,但云旭卻不自覺抽了抽嘴角。

    他強人所難的時候還少嗎?但這話雲旭頂多只能放在心裡想想,他可不敢去碰老虎的鬍鬚,不是每個人都如凌若夕那般幸運,一次次挑釁他,反而能得到他的縱容。

    「你似乎有不同的意見?本尊向來大度,有話就說,本尊絕不怪罪你。」話是這麼說沒錯,但如果他周身的冷氣能夠減少一些,或許更有說服力。

    雲旭頓時語結,他發誓,一旦他敢說,下場絕對會極其悲慘,為了自己美好的未來,他慌忙搖頭,「不,少主,屬下不敢有任何意見,一切以少主馬首是瞻。」

    「恩,算你識趣。」雲井辰莞爾一笑,周身那股危險的氣息瞬間消失得一乾二淨,他欣慰的拍了拍雲旭的肩膀,「沒白白跟在她身邊這麼多天,總算是學到了她的一點嘴皮子功夫,說話倒是比以前動聽多了。」

    雲旭滿頭的黑線,這種事也能和凌姑娘拉扯上關係不成?少主這是有多想誇獎凌姑娘?怎麼什麼事都要往她身上推?

    「在本尊離開的日子,好好照顧她,若是有人膽敢對她不軌,你知道該怎麼做。」眼裡的柔色被冰冷取代,雲井辰一字一字狠聲說道,喑啞的嗓音透著一股肅殺,一股暴虐。

    雲旭背脊一寒,他自然知道這個有人指的是誰,正色道:「是,屬下誓死保護凌姑娘。」

    雲井辰心滿意足的離開了,背影很快便被這漆黑的夜幕吞噬,消失在了無邊無際的天邊。

    「吱嘎——」待到他的氣息完全消失,那扇緊閉的大門才緩緩開啟,凌若夕披著白色的大氅站在門前,遠眺著雲井辰離開的方向。

    「姑娘。」雲旭飛身而上,在她的面前行了個禮,眼眸微微一轉,凌姑娘知道少主來過?為何方才一直不肯露面?

    他的疑惑全部寫在了臉上,凌若夕冷哧了一聲:「我同他沒有見面的必要。」

    他們不是一路人,也不需要深交,更不需要有任何的交情。

    「姑娘,少主有要事需要處理,或許有段日子不能前來探望你。」雲旭選擇性的無視掉她的話。

    「他來或者不來,同我有什麼關係?」凌若夕漠然問道,神色極其冰冷,似乎根本沒有把雲井辰的離開放在心上,但唯有她自己知道,當聽到這個消息時,她心裡某個小小的角落,竟劃過一絲失落,一絲黯淡。

    只因為她掩飾得極好,不曾有人發現罷了。

    雲旭尷尬的笑了兩聲,「那屬下不打擾凌姑娘休息了,姑娘晚安。」

    「恩。」她徑直轉身,合上房門前,視線不經意再度從雲井辰離開的方向掃過,一抹暗色在她的眼底轉瞬即逝,房門重重合上,隔絕了外面漫天的清輝。

    一道紅色的殘影似鬼魅般迅速從皇城上空飄離而去,只留下一陣殘風,從打更人的面頰上刮過。

    雲井辰運起十成的玄力速度快得似閃電疾風,一路朝北寧國的方向絕塵而去。

    妖冶的衣訣在寒風中被吹得撲撲作響,青絲在身後群魔亂舞,第二天天剛亮,他已抵達了北寧國的京師重地,如同屏障般的城牆高聳入雲,插在頂端的旌旗在風中飛舞,一列士兵正嚴陣以待地守衛在自己的崗位上,偶有百姓進入城門,城池內,市集熱鬧、繁華,小販的叫賣聲更是不絕於耳。

    「呵,軒轅世家……」一聲嘲弄的譏笑滑出唇齒,下一秒,他整個人已消失在了原地,紫階巔峰的玄力將整個皇城籠罩在內,如同雷達般精密的搜捕著黑狼的氣息。

    找到了……

    精神力集中在皇城南面的宅院中,他的身影從高空緩緩飄落,停滯在巷子的石牆上,雙目森冷如刀,只嘴角那彎笑,愈發的妖艷動人。

    「恩?」正在修鍊的軒轅勇突然間從入定中蘇醒,他驚疑不定地看了眼東方,是他的錯覺嗎?剛才他好像感覺到一股龐大的力量正在逼近。

    不過轉念,他又暗笑著自己的多心,皇城中什麼時候多了一個高手他卻不知道?

    「看來倒是我想多了。」軒轅勇搖搖頭,將心底那抹不安拋諸腦後,他不知道,危險已近在咫尺,一尊殺神正朝著軒轅主宅而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
    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