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176章 反擊的第一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176章 反擊的第一戰字體大小: A+
     

    凌若夕強壓住內心的悸動,故作淡漠的譏笑道:「你的存在已經對我造成足夠大的麻煩了。」

    「這話可真夠傷人的啊。」雲井辰面色微微一暗,有些失落,有些自嘲。

    看著他這副模樣,凌若夕竟有一刻想要安慰他,甚至有些後悔自己的話說得太重,但緊接著,她又將這抹情緒從腦子裡拍開,他又不是她的誰,更同她沒有半毛錢關係,她有必要去顧忌他的想法嗎?

    「不過,即使你這麼說,本尊依舊不會放棄糾纏你。」下一秒,他又恢復了往日的生氣,一席艷艷的紅衣似一團火,妖艷十足。

    這個人是銅牆鐵壁,不論她說出什麼話,永遠無法傷到他,凌若夕氣惱的輕哼了幾聲,索性閉上眼,打算來一個眼不見心為凈。

    「你昨夜一宿沒睡,去歇息一下,短時間內,不會有消息傳來的。」雲井辰略帶關切的話語落入她的耳畔,即使沒有睜開眼去看他的神情,她似乎也能想象出他說著這句話時的樣子有多溫柔。

    心尖微微一顫,似乎被一片羽毛輕輕撩撥了一下,有些悸動,有些蕩漾。

    「你認為有外人在,我能睡得安穩么?」凌若夕冷冰冰地質問道,睜開的眼眸里,只有冰冷的漆黑,根本看不出任何一絲暖意。

    雲井辰泄氣的輕嘆一聲,「你睡下后本尊會自行離去。」

    看著他妥協的樣子,凌若夕什麼話也沒說,徑直轉身,和衣輕靠在軟塌上,一副她睡了,他可以滾蛋的模樣,倒是讓雲井辰哭笑不得。

    這樣的她,比起平日的冷漠,倒是多了幾分生氣。

    「本尊走了。」他含笑說道,卻沒能換來她的回應,腳步慢悠悠朝門口踱步過去,步伐極其緩慢,打開殿門后,他再度轉頭:「本尊真走了。」

    回應他的,是迎頭拋來的一個茶盞,好在雲井辰敏銳的側身躲閃開了,否則定會被砸得滿頭血。

    「要滾利索的,磨蹭什麼?」凌若夕沒好氣地呵斥道,顯然已是動了怒。

    雲井辰一邊搖頭,一邊啞然失笑,這才邁開步伐走出了殿門,衣袖輕輕揮動一下,身後的房門被一股吸力吸著重重合上,他優雅的步下台階,一眼就看見了抱著昏迷的凌小白站在院子里如同雕像般的雲旭。

    下顎輕輕一抬:「做得不錯。」

    以他的修為怎會聽不見雲旭和凌小白之間的爭論聲?

    雲旭面容平靜,對他的誇獎沉默以對,自己打暈了小少爺,不僅沒受到處罰,居然還得了褒獎,唉,這算什麼事啊?

    難怪有人說,父子是上輩子的情敵,這話果真有理,少主和小少爺可不就像是有宿仇么?

    「呵,吃裡爬外的小傢伙。」雲井辰伸出手指用力捏了捏凌小白粉嫩嫩的臉蛋,對他親近南宮玉的做法,很是不滿,別以為他不知道,正是因為這傢伙的慫恿,才導致凌若夕生出和南宮玉做一對錶面夫妻的想法。

    「好好保護她們,本尊不希望有人傷到她們母子半分。」他一邊玩弄著凌小白的臉蛋,一邊沉聲吩咐道。

    雲旭立即點頭:「屬下定不會讓少主失望,即便豁出性命,屬下也會保護夫人和小少爺的安危。」

    「恩。」雲井辰倒也沒有懷疑他的忠心,他可是從小被自己帶在身邊的下屬,若說這個世上還有誰能夠值得他信賴,雲旭首當其衝。

    「你倒是比雲玲懂事多了。」這句話有些意味深長,讓雲旭心頭頓時一緊,這次雲井辰再度來到南詔,他沒有主動問起本該在少主身邊暗中保護的雲玲,只因為他害怕得到的答案不會是他想要的。

    「少主,」雲旭欲言又止,他很清楚自己的妹妹對主子抱著怎樣的心情,正是因為這樣,他才會擔心,在少主遇到了真命天女后,雲玲她會在嫉妒中,做出什麼不理智的事情來。

    「放心,即便她對本尊下藥,強行帶本尊回族,錯過了若夕的大婚,本尊也沒有傷及她的性命,只是讓她在刑堂里反省罷了。」雲井辰似是知道他想要問什麼,主動的將雲玲的下場說了出來。

    到底是跟在自己身邊多年的屬下,他在那日蘇醒后,只簡單的教訓了一番,給她留了一口氣,未曾親手奪去她的性命。

    聞言,雲旭悄悄鬆了口氣,只要人還活著就好,隨即,他噗通一聲跪倒在雲井辰的面前,「多謝少主手下留情。」

    這一跪,是身為兄長的自己為了親妹妹跪的。

    「只有這一次,事不過三,若再有下次,即使有你拚死阻撓,本尊也不會再留任何情面。」雲井辰冷眼看著他,警告道。

    他給過雲玲兩次機會,卻絕不會有第三次,若再有下次,她再自作主張,等待她的,除了死,不會有別的可能。

    「若雲玲當真冥頑不靈,不用少主出手,雲旭自會清理門戶。」雲旭斂去眸中的苦澀,一字一字咬牙說道,身為雲族的門人,他們的天職便是輔佐少主,效忠少主,以少主馬首是瞻,若是雲玲死不悔改,哪怕心裡再不忍,再難受,他也會處置了她。

    同血緣親情相比,忠誠更加重要,這已是烙入他骨子裡的鐵則。

    「本尊希望你能說到做到。」雲井辰沒有說信,也沒有說不信,鬆開掐著凌小白的手指,拂袖轉身,「記住你說過的話。」

    言罷,他傾身點住地面,人一躍而起,飛出了紅牆。

    雲旭仍舊保持著跪地的姿勢,許久后,他才機械的爬了起來,「雲玲,哥哥只希望你真的能夠明白少主的苦心,千萬千萬別做傻事啊。」

    一聲幽然的嘆息滑出唇齒,只可惜遠在天邊的人卻聽不到他發自內心的祈求。

    退朝後,阿大一路飛奔朝寢宮跑來,臉上布滿了喜悅與激動,他剛抵達寢宮外百米處,睡下不足半個時辰的凌若夕便立即驚醒,換下身上的長裙,換上一件墨色的長衫,正襟危坐在木椅上,飲茶清醒大腦。

    「娘娘,好消息!好消息啊。」阿大剛衝進屋,便噗通一聲跪下,臉上笑開了花。

    「慢慢說,急什麼?」凌若夕漠然說道,對他咋咋呼呼的模樣很是不滿。

    凌小白在蘇醒后,惡狠狠瞪了雲旭幾眼,本是打算進屋向凌若夕告狀,卻見阿大一臉喜色,心裡泛起了疑惑,反倒是將告狀的事拋諸腦後,他爬上凳子為阿大斟了一杯茶遞了過去:「諾,喝水。」

    「謝謝小少爺。」阿大接過後往嘴裡灌了一口,等到氣順了后,才噼里啪啦將朝堂的事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一切與凌若夕的計劃如出一轍,衛斯理在得到了那疊罪證后,聯合幾名新晉的朝臣,在早朝時公然向南宮歸海發難,細數他十多項罪名,其中包括貪贓枉法、私收賄賂、**後宮……每一項罪名一旦坐實,南宮歸海即便有十條命也不夠贖罪。

    他當朝反駁,並且聲稱自己為南詔盡心儘力,反指衛斯理等人血口噴人,妄想污衊他這個國之棟樑,雙方在朝堂上吵得不可開交,險些動武,最後南宮玉只將此事交由大理寺徹查,便宣布了下朝。

    「娘娘你是沒有看見,攝政王那張臉,嘖嘖嘖,那叫一個好看!簡直是大快人心啊。」阿大激動萬分的說道,指手畫腳地向凌若夕描述著南宮歸海當時盛怒的樣子。

    「魚餌已經灑下,現在只等這條大魚自覺上鉤了。」比起他的亢奮,凌若夕顯得冷靜不少,南宮歸海的反應在她的預料之中,只可惜了,沒能親眼看到。

    「就是,有娘娘出謀獻策,又有皇上背後支持,拿下區區一個攝政王那還不是手到擒來?」阿大現在對凌若夕是各種佩服,哪裡還有在雪山時的敵意?幾乎把她看作了皇室的救世主。

    凌若夕聽著這番阿諛奉承的話,只淡漠的扯了扯嘴角,沒有放在心上,「今夜照計劃行事。」

    「是!」阿大重重應下。

    不到一個時辰,在小丫等人的故意煽動下,再加上雲族探子的煽風點火,南宮歸海被控告禍國的事傳遍整個南詔,不少百姓在心裡拍手稱快,不少與他有所往來的人,紛紛登門造訪,有人想要他儘快倒台,可也有人是靠著他這株參天大樹賴以生存。

    南詔國內的局勢變得高深莫測,誰也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北寧國的使臣仍舊滯留在驛站中,未曾離去,在這混亂不明的局勢中,獨居一禺。

    「王爺,該喝葯了。」凌雨涵身著一件素白色的長紗,裙擺拖曳在身後,手中捧著一個托盤推門進屋。

    一股濃郁的藥味在這寬敞的房間里飄蕩著,一旁鑲金攥玉的大床上,鳳奕郯臉色慘白的靠著玉枕,時不時捂嘴咳嗽幾聲。

    「該死的東方夕朝!本王和他勢不兩立!」他咬牙切齒地低咒道,這些天來,他沒少咒罵雲井辰,若不是他,他堂堂一國王爺也不會落到卧床不起的地步。

    身上的內傷幾乎沒有一絲好轉,即便南宮玉大方的勒令宮中御醫前來診過脈,開過藥方,他的病情仍舊沒有緩和。

    「王爺,來,雨涵喂你喝葯。」凌雨涵側身椅坐在床沿,輕輕握住瓷碗中的勺子,攪拌幾下,就往他嘴邊送。

    「廢物!」鳳奕郯大手一揮,粗魯的將葯碗揮落在地上,烏黑的湯藥濺了凌雨涵一身,滾燙的葯汁燙得她連連抽氣。

    「你認為本王是廢人嗎?」鳳奕郯用力握住她的手腕,一圈紅色的印記赫然浮現。

    凌雨涵疼得眼冒淚花,不停的搖頭:「我……我沒有……」

    「哼,一個爹生的,你和那jian人倒是完全不一樣啊。」鳳奕郯面色猙獰,撕拉一聲,將她身上的薄紗扯碎,整個人翻身而起,重重地壓在她的身上,兩條白花花的軀體,水乳交融。

    女人哭泣求饒的聲音,與男人的爆喝,夾雜著曖昧的動靜,從房間里不斷的傳出,讓路過的下人一個個羞紅了臉。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
    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