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168章 為青樓找到的頭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168章 為青樓找到的頭牌字體大小: A+
     

    凌若夕深幽的眸子劃過一絲精芒,她仔仔細細將少女打量了一番,在心裡暗暗點頭,樣貌不錯,性子也不錯。

    「把她給我抓起來!」士兵氣得夠嗆,大手一揮,示意自己的同伴動手抓人,雖然凌若夕衣著華貴,但他在盛怒的情緒中,哪裡還顧得上去猜她的身份和來歷?

    「小姐,快走!」少女用力推了凌若夕一把,卻沒能推動,雙手彷彿碰上了一面厚實的牆壁,紋絲不動。

    她梨花帶淚的面容上浮現了一絲詫異,一絲吃驚。

    「放肆!」雲旭拔刀出鞘,凜冽的刀鋒迅速滑過這幫士兵的脖子,剎那間,還沒來得及出手的士兵們,已被揍得人仰馬翻,一個個在地上痛苦的哀嚎著。

    「用的刀背?」凌若夕睨了眼回到自己身邊的男人,莞爾一笑。

    「需要屬下補上一刀嗎?」雲旭沉聲問道,大有她若是點頭,立馬就會出手收割掉這幫士兵性命的架勢。

    「不用了,好歹也是軍中的軍人,雖然他們辱沒了身上的這間盔甲。」凌若夕搖搖頭,她不是嗜殺的人,更何況對象還是一幫空有武力,毫無修為的普通人,教訓一番就足夠了。

    「你!你們!你們有種報上名來!」那名帶頭的士兵不甘心的叫囂道。

    「你若再多說一句,就把命給我留在這裡。」凌若夕危險的眯起眼,渾身殺意暴漲,那冰冷的戾氣讓士兵嚇得噗通一聲跌坐在了地上,雙腿抽搐,哪裡還說得出話?

    南宮玉猛地閉上了雙眼,這就是皇城內的精銳士兵!這就是朝廷每年撥下大批銀子培養的將士!這就是南詔的精銳!

    一股前所未有的羞恥感在他的心頭竄起,他真恨不得一腳踹死地上這個可惡的奴才。

    「滾!」凌若夕連動手的yu望也沒有,呵斥道,殺了他們只會髒了自己的手。

    士兵連滾帶爬的從地上爬了起來,顧不得身上的疼痛,倉皇離去,同時還不忘拋下一句話:「你們給我等著,我不會放過你們的!」

    「咻!」一道玄力從凌若夕的指尖迸出,那名囂張的士兵似被什麼東西擊中,口中大叫一聲,狼狽的在地上滾了幾圈,哪裡還有最初的威風?

    雲旭嘴角一抖,下意識遠離了凌若夕的身旁,別以為他剛才沒有看見,她的玄力竟打在了那人的脊椎上,雖然不會當場致命,但卻會慢慢的讓人失去行動的能力,最後導致癱瘓。

    這招真的好狠!好毒!

    「我這人不太喜歡給自己留下後患。」凌若夕滿不在乎的聳了聳肩,不認為自己的做法有多狠毒。

    圍觀的百姓激動的不停鼓掌,彷彿把他們三人當作了英雄,那仰慕、憧憬、敬佩的目光,讓南宮玉面頰一紅,那不是害羞的,而是氣憤的。

    只是懲戒了一個作威作福的士兵,竟能引來百姓的擁戴,足以見得平日這幫士兵在京城中是如何欺凌他的子民!

    這就是攝政王一手教導出的軍人嗎?這就是保家衛國的士兵?

    可笑,可笑至極!但最可笑的,卻是一直被蒙在鼓裡的自己,如果不是偶然見到這一幕,他恐怕根本就不知道,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這些士兵們是如何欺壓百姓的。

    凌若夕對周圍潮水般的掌聲視而不見,她朝雲旭使了個眼色,後者立即在前方開道,人群自然的朝兩側退開,為他們留出一條通道來,供他們通過。

    「跟我來。」她淡漠的睨了眼感激涕零的少女,沉聲吩咐道。

    少女重重點頭,雖然不清楚她的來歷,但她卻覺得,自己或許遇到了貴人!

    一行人在附近的一間茶室中定下房間,在椅子上坐下,雲旭親手替凌若夕倒茶,同時也沒忘記遞給南宮玉一杯。

    只是一個是發自內心的恭敬,一個則是順帶。

    她隨手將茶盞接過,就著杯沿抿了一口:「你賣身葬父?」

    少女不安的點了點頭,在凌若夕的面前,她根本不敢造次。

    「我若給你銀子,將你買下,你可願意為我做事?」凌若夕直奔主題,她可不是一時善心大發,突然間有了同情心這種東西,不過是見此人樣貌不錯,有調教的可能,打算為自己的產業送去可塑之才。

    「願意!」少女被這天大的驚喜擊中,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

    「呵,」凌若夕意味不明的輕笑一聲,手掌輕輕托住腮幫,斜睨著她:「不問我需要你做什麼?貿貿然答應,不怕到時候把自己推入火坑?」

    少女倔強的抿住唇瓣,她小心翼翼的偷瞄了凌若夕幾眼,「我覺得你是好人。」

    「噗——」剛入口的茶水通通貢獻給了腳下的地板,凌若夕生平為數不多的幾次被人發好人卡,如今再次發生。

    南宮玉憋著笑,急忙從袖中掏出一方絹帕遞到了她的面前,眸光寵溺的說道:「怎麼這麼不小心?」

    雲旭被他那寵溺的口氣給嚇得渾身起了雞皮疙瘩,他用力搓了搓自己的手臂,一副無法接受的模樣。

    凌若夕隨意的用手背將嘴角的水漬擦去,嘴角抽搐的看著眼前這個似乎被自己嚇到的少女:「好人?我?」

    如果被她曾經的同行聽到這句話,大概會嚇到雙眼脫窗,什麼時候,她這個手染無數鮮血的人,居然也有做好人的天分了?

    「如果我說,我要你賣身到我的青樓,你也願意?」

    話音剛落,這名少女立即白了臉色,她愕然瞪大了雙眼,似是無法相信凌若夕會說出這種話。

    看吧,她就知道會是這樣。

    凌若夕嘲弄的笑了笑,「所以說,話有時候別說得太滿,小心扇了舌頭。」

    不了解她想要她做什麼,卻答應得如此爽快,呵,果然夠單純。

    「請問小姐,會逼迫我賣身嗎?」少女緊緊咬住唇瓣,聲線里略帶顫抖。

    凌若夕愣了一下,倒是有些意外她居然沒有打退堂鼓,「看你自己的意願,我從不強迫人做任何事。」

    換言之,若她只想賣藝,她也不會逼迫她,若她想要賣身,她也同樣不會阻止。

    少女遲疑了幾秒,臉色不停的變換著,最終化作了堅定:「好,我願意賣身給小姐,可我需要一百兩銀子為爹爹建一座好的衣冠冢。」

    「你確定?」凌若夕這下是真的意外了,她方才不過是覺得此人有被調教的潛能,所以才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出手,沒想到,還真被她給撿到了便宜,一百兩換一個未來的頭牌花魁,這買賣怎麼想都是自己賺到了。

    少女重重點頭:「我願意。」

    「不後悔?一旦進了我的地盤,你就真的沒有回頭路,一旦背叛我,下場比落入方才那名士兵的手裡還要悲慘。」凌若夕冷聲警告道,她的身邊哪怕是一條狗,只有她不要的,沒有能夠背叛她的,若是背叛,碧落黃泉,不死不休!

    那股濃烈的殺意在這清雅的房間里竄起,如同寒流,將空氣寸寸冰封。

    少女在這股壓迫感下,臉色愈發蒼白,但即使如此,她仍舊固執的看著凌若夕,以此來表達自己的認真。

    「眼神不錯。」凌若夕忽然一笑,那股可怕的壓力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這是一百兩銀子,現在你同我走,先去你今後要待的地方看看。」

    手腕一翻,一張銀票從袖中滑入她的掌心,她隨手遞到少女面前。

    「小姐就不怕我拿了錢消失嗎?」少女顫抖的將銀票接過,戰戰兢兢地問道。

    「呵,你這麼做之前,最好掂量掂量能不能承受得了我的怒火。」凌若夕拂袖起身,溫熱的手掌輕輕拍著少女的肩膀,語調雖然輕柔,但話里的殺意與戾氣,卻濃郁得讓人心驚。

    一行人離開茶室,朝著青樓的方向走去,自從將任務交給小丫后,凌若夕再也沒有操心過青樓的事,如今她給小丫的期限已經到了,她也是時候看看對方給她的答卷。

    穿梭過熱鬧的市集,一行人停在了一間還未到達營業時間的青樓前,樓外的街道了無人煙,地上還落著昨夜喧鬧后的塵屑,火紅的燈籠高高掛在房樑上,巍峨大氣的牌匾高掛在兩根圓柱中央,用紅漆刻著的五個大字,蒼勁有力——清風明月樓。

    「這名字倒像是文人墨客聚集的聖地,不似煙花之地。」南宮玉一邊念著門匾上的字,一邊嘆息道。

    「不是很形象么?誰也猜不到在清雅的表象下,掩藏著的是怎樣骯髒醜陋的真實。」凌若夕似笑非笑地說道,意有所指。

    南宮玉微微一愣,倒是沒想到她會說出這種話來,她的眼是冷的,甚至帶著幾分涼薄的嘲諷。

    「去,敲門。」凌若夕倒是沒覺得自己的話有什麼不對,朝雲旭動了動下巴,示意他上前叫門。

    雲旭頭疼的看著眼前這座青樓,恍惚間,竟想起了昔日陪伴少主出入這種風月場所的日子,只不過如今,身邊跟隨的人換了罷了。

    少主流連青樓,未來的主母卻開起了青樓,該說不愧是一家人么?

    他一邊天馬行空地想著,一邊走到門前,重重敲響了房門。

    「誰啊?」裡面沉默了半響,才傳出一道熟悉的聲音。

    凌若夕眉梢一挑,站定在門外。

    小丫打著哈欠將房門敞開,卻在見到屋外的四人時,確切的說,是在見到凌若夕時,驚喜的歡呼一聲:「啊!小姐!」

    「看樣子,你過得還不錯。」凌若夕輕飄飄打量了她幾眼,距離上次見面已是一個多月過去,那時狼狽、落魄的少女,已出落得分外美麗,身上的粗布麻衣換做了輕柔的長裙,倒是有了幾分媚態,但唯一不變的,是那雙清澈靈動的眸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
    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