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166章 爭鋒相鬥是一種情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166章 爭鋒相鬥是一種情趣字體大小: A+
     

    「……你想死嗎?」殺意瞬間暴漲,凜然的氣勢排山倒海般的朝他逼去,密封的房間里,一股寒流從凌若夕的腳下刮出,墨色的衣訣在風中獵獵作響。

    雲旭悄悄擦了擦臉上落下的冷汗,他真的很佩服少主的膽子,明知道說出這種話會惹怒凌姑娘,可他卻依舊樂此不疲。

    或者說,少主其實很享受和凌姑娘相殺的滋味?

    其實,如果雲旭知道一個詞,他就會明白雲井辰的所作所為究竟是因為什麼,這個世界上,有一種無法用常理看待的人,他們被稱作——抖m。

    「本尊還沒能打動你的芳心,又怎麼捨得赴死呢?」雲井辰笑靨如花的開口,對這股沉重的殺意視若無睹,「更何況,地獄太寂寞,要去,本尊也會拖著你一起,碧落黃泉,兩人為伴才更逍遙啊。」

    「咻!」黑色的身影在原地消失,速度快得就連雲旭也沒能看清她飛行的軌跡,下一秒,凌若夕宛如鬼魅般出現在雲井辰後方的石塊上,手中緊握一把柳葉刀,以寒鐵製成的冰冷刀刃,緊緊貼住他的脖子,只要稍稍往下一劃,立馬就會見血,收割掉他的性命。

    「不要考驗我的耐心。」冰冷至極的話語一字一字緩慢的從她的嘴裡吐出,是警告也是宣布。

    雲井辰好似沒感覺到自己的生命正受到威脅,眉梢朝上揚起,側過頭,任由那銳利的刀刃將肌膚劃破,細小的傷口在他那白皙如羊脂般的脖頸上裂開,一滴殷虹的血珠從傷口裡滲透出來。

    「你捨得?」他斜睨著身後如同死神降臨般一身殺意的女人,慢悠悠地問道,眸子里有零碎的笑意蕩漾開去。

    雲旭先是被凌若夕的舉動嚇住,還沒有所行動,就聽到他這近乎找死的話,額角的青筋狠狠抽動幾下,他自暴自棄的想著,既然少主自個兒找死,他也不用貿貿然上去救人了。

    凌若夕冷笑一聲,刀刃愈發貼近他的脖子:「你可以試試看我究竟舍不捨得。」

    呵,他以為他是誰?捨不得?這種情緒永遠不會出現在一個對她來說無關緊要的人身上。

    許是看出她的諷刺與涼薄,雲井辰臉上的笑容竟多了一絲失落與黯淡,下一秒,他又恢復了平日囂張、邪肆的模樣,「本尊現在可是手無縛雞之力,你若是真的要動手,那就來吧。」

    說罷,雙臂猛地從污水中抬起,鐵鏈摩擦著發出哐當哐當的巨響,他坦然的閉上眼,一副她若要動手,他絕不反抗的平靜模樣,打算慷慨赴死。

    這男人,絕對是變態!

    凌若夕氣得暗暗磨牙,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面對這個男人的無賴,她即使惱怒到極點,卻也沒辦法真的狠下殺手。

    「算了。」柳葉刀咻地收回袖中,她拍著垂落在地上的衣擺起身,居高臨下的凝視著水中的男人:「我會救你出去,就當作是這次你幫了我的回報。」

    「回報?」雲井辰驀地睜開眼,深沉的黑眸里極快的閃過一絲不悅,「本尊何時說過要你用這種方式報答,恩?」

    「那我又什麼時候說過要你出手幫忙?」凌若夕涼薄的揚起一抹笑,與他爭鋒相對。

    兩人一個冷若冰霜,一個笑如妖孽,強悍的氣勢在空氣里無聲的鬥爭著,碰撞著,不相上下,誰也不肯後退一步。

    雲旭在暗地裡偷偷搖晃著腦袋,又來了,每一次他們二人碰面,總是火星撞地球,針尖對麥芒,作為旁觀者,他表示自己已經對這種現象麻木了好么?如果將來真有一天他們可以和平相處,他才會真的感到驚訝。

    「你是在說本尊多管閑事?」雲井辰不怒反笑,熠熠生輝的眸子里涌動著讓人毛骨悚然的冰冷怒色。

    這個世上能讓他心甘情願出手的人不多,且事後不僅沒能得到一聲感謝,反而被嘲諷的,除了她凌若夕,還有誰敢?可偏偏,他卻沒有動怒,反而覺得有些好笑,只因為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這才是她,一個明明實力弱小,卻驕傲得宛如強者的女人。

    堅毅、固執、要強……這些甚至算不上優點的個性,卻讓她顯得那樣的特別,特別到,即使被她厭惡,沒被她放在心上,他依舊死皮賴臉的想要留在她身邊,想要得到她。

    或許男人天生就有一種征服的本能,有些人不會輕易動心,但一旦動了心,即使毀天滅地,不折手段也要得到。

    「難道不是?」凌若夕冷笑著反問道,「偽裝身份幫助我,不是多管閑事是什麼?就算沒有你的出手,你以為我自己不能解決嗎?」

    就算沒有他的幫忙,她頂多是多費些精神籌來災銀。

    「那又如何?你能做到,與本尊想要為你做,有差別嗎?」雲井辰理直氣壯的問道,滿意的看見某個女人瞬間陰沉下去的臉色,眉宇間的冷怒被笑意取代,他眸光戲謔,「你該不會寧肯欠旁人的人情,也不願欠本尊吧?因為本尊在你心裡與其他人不同?所以……」

    「呵!」一聲滿是嘲弄的笑聲打斷了他的話語,「雲井辰,你是沒睡醒嗎?居然開始說夢話了?」

    「這算是惱羞成怒?」雲井辰無辜的眨了眨眼睛,嘴角的笑愈發魅惑。

    哪怕他深處在這骯髒的環境中,但那一身渾然天成的貴氣,卻仍舊不損分毫。

    「我和你真的沒有辦法溝通,不管你怎麼說,總之,我把你救出去后,我欠你的人情一筆勾銷,從今往後,你給我徹徹底底消失在我的面前,懂么?」凌若夕深吸口氣,強忍著心裡想要殺人的yu望,一字一字狠聲說道。

    「如果是這樣的話,」雲井辰悠然合上了眼瞼:「那你還是任由本尊在這兒待著吧,其實這裡挺不錯,是個靜修的好地方。」

    「……」她能宰了他嗎?被理智壓抑的殺意蠢蠢欲動,「你的意見在我這裡沒有任何的作用,你想走也好,不想離開也好,總而言之,這次事情解決后,你最好給我永遠消失。」

    說罷,她怒氣難平的站起身來,再也不願多看這個男人一眼,腳尖在地面一點,迅速飛過水麵,落在了雲旭的身旁。

    她怕再多待一秒,她就會控制不住直接宰了他。

    「走。」

    雲旭看看一臉怒色的凌若夕,再看看後方笑得千嬌百媚的主子,躊躇了幾秒,這才跟上她的步伐。

    兩人還沒走出鐵門,就聽見了後方某人曖昧的聲音再度飄來:「凌若夕,本尊看上的永遠沒有得不到,這輩子,你都將是本尊的女人。」

    「轟!」

    一股龐大的玄力爆體而出,平靜的水面好似被炸彈轟炸過似的,嘩啦啦濺起無數的水柱,漫天的水花在空中落下。

    藍階巔峰的威壓溢滿整個空間,被壓縮、扭曲的空氣透著讓人窒息的危險。

    凌若夕緩緩轉過身,如同野獸般嗜血的眸子,冷冷地盯著漫天水珠內的男人,「雲井辰,你不要以為我真的不敢殺了你!」

    雲旭渾身一顫,完了……少主真的把凌姑娘給惹毛了。

    對上她狠虐的目光,雲井辰嘴角的笑不自覺收斂了幾分,她是認真的,他毫不懷疑如果自己再繼續說點什麼,她的刀會立即刺穿他的心臟。

    可是,怎麼辦呢?明知道她有多心狠,手段有多狠辣,可他還是不想放手啊,這個世間上,他只看中了一個她,怎麼可以輕易的放她走呢?

    不過,這些話還是別說出來的好,畢竟,他可不想把一隻小貓激成了雄獅!

    見雲井辰閉嘴不言,凌若夕這才滿意的將玄力收回,衣袖在空中滑出一道凌然的弧線,她抬腳離開了水牢,沉重的鐵門吱嘎一聲緩緩合上,隔絕了後方那抹熾熱到似要把人融化的目光。

    「凌姑娘……」雲旭眼看著某人散發出來的冷氣已經到了快要結冰的地步,猶豫半響,才扭扭捏捏的開口。

    凌若夕直接一個眼刀扔了過去,嚇得雲旭滿肚子的話徹底說不出口了。

    「你最好給我閉嘴,我現在不想聽到任何和他有關的話。」說罷,她冷哼一聲,擦過雲旭的身前就往外走去。

    徒留下他一人,表情訕訕的站在原地,搖頭苦笑。

    離開天牢時,獄頭畢恭畢敬地將他們倆送走,凌若夕憋著一肚子火,生平第一次品嘗到了什麼叫做憋屈!如果換做是其他人,大不了直接把人抹殺掉泄憤,可是,偏偏是他!

    「恩?」剛從通道里走出,她便看見了站在外面的空地上,一身青色錦緞的少年,臉上的暴怒瞬間化作平靜,「你怎麼出宮了?」

    南宮玉從頭到腳將她打量了一番,「你沒受傷吧?」

    「……」她不過是來天牢見見人,怎麼會受傷?凌若夕保持沉默。

    「你和他談了什麼?」南宮玉再度問道,眸光略顯急切,顯然很想知道她同雲井辰究竟說了什麼做了什麼,如果不是在乎著他們倆之間不為人知的關係,他也不會特地出宮來到大理寺等候她。

    「南宮玉,我們只是合作的關係。」凌若夕對他的問題有些不滿,「這是我的私事。」

    她冷漠的話語宛如一把刀子,狠狠的刺穿了南宮玉的胸腔,身體微微搖晃一下,他極力想要壓下心頭那股快要爆發的怒氣。

    嘴角艱難的擠出一抹笑:「我只是關心你。」

    一旁的雲旭不屑的癟了癟嘴,這人是把少主當作了什麼洪水猛獸么?就算少主傷害天下人,也絕不會傷害凌姑娘!這一點雲旭深信不疑。

    「我沒事,」凌若夕並沒有因為他的關懷而有任何的動容,「他是我以前認識的人,這次出手幫助南詔解決難題,看在他有功勞的份上,放了他吧。」

    「你居然為他求情?」南宮玉愕然驚呼,似是無法接受這種話竟是從她的嘴裡說出來的。

    他認識的凌若夕,是冷漠的,是不易接近的,甚至有些殘忍,有些狠毒,除了凌小白,她的心裡根本沒有別的人,可是現在呢?一向冷酷的她竟會為一個男人求情!

    「你和他到底是什麼關係!」質問的話語脫口而出,帶著一股咄咄逼人的尖銳,那雙乾淨清澈的眸子,此刻只剩下滿滿的醋意。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
    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