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159章 為她出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159章 為她出頭字體大小: A+
     

    凌小白一邊咀嚼著嘴裡的雞塊,一邊眨巴著眼睛,打量著雲井辰,壞叔叔為什麼會在這裡?

    雖然不知道原因,但他卻能感覺到雲井辰與鳳奕郯之間肉眼無法看見的硝煙,嘴角朝上一揚,一抹看好戲的笑容爬上了他的臉蛋。

    嘿嘿嘿,有壞叔叔在,一定能好好教訓這個壞蛋的!

    凌若夕斂去眸中外露的情緒,故作淡定的坐在原位,任由這兩人氣場全開的對上。

    「這位公子!」鳳奕郯冷著臉,咬牙切齒地喚了一句,還沒把話說完,就被雲井辰接過了話頭。

    「在下複姓東方。」他笑吟吟地說道,那傲然的氣勢竟壓得鳳奕郯有些胸悶,彷彿自己這個王爺在他的面前,毫無用武之地,只是與之對視,就能感覺到那股雄渾的、可怕的,如同大山般的壓迫感。

    鳳奕郯面色微微一白,運氣玄力試圖抵擋住這股威壓,直到身上那股沉重的壓力減弱后,他才長長舒出一口氣。

    這個男人究竟是什麼人?怎麼會有如此強大的壓迫感?

    「三王爺恐怕還不認得東方公子吧,他乃是悅來酒樓的少東家。」南宮玉含笑開口,輕柔的話語倒是讓這沉悶僵持的氣氛有些許緩和。

    鳳奕郯細細的眯起眼,打量著對面姿態慵懶的男人,悅來酒樓的少東家?難怪他會覺得東方這個姓氏極其耳熟,原來竟是聞名天下的第一富商,呵。

    有這等壓迫感,也就不足為奇了,他私心裡將一切歸咎於雲井辰的背景,為自己在他面前的弱小自以為找到了一個合理的借口。

    「久仰久仰,東方公子的名字本王也是如雷貫耳啊。」鳳奕郯一掃方才的冷怒,微笑著說道,與雲井辰套著近乎,天下第一富商僅僅是這個頭銜,就足以讓任何人想要親近,想要和他攀上交情。

    他的身份代表著天下最富有的人,若是有所交情,對鳳奕郯這個王爺而言,絕對是如虎添翼。

    雲井辰微微一笑,也不接話,修長的手指輕輕執起面前的酒盞,就著杯沿抿了一口,一股邪氣從他的身上釋放出來,不少女眷看得是口乾舌燥。

    明明只是一個飲酒的動作,卻讓她們的少女心砰砰亂跳。

    他的無視讓鳳奕郯有些下不來台,面上的笑多了一絲僵硬,眉宇間更是浮現了些許薄怒。

    「王爺,咱們是不是該先解決姐姐的事,再與東方公子攀談?」凌雨涵善解人意的說道,輕輕扯著鳳奕郯的衣袖,為他化解了眼下略顯尷尬的氣氛。

    鳳奕郯順著台階走了下來,讚許的看了她一眼,「不錯。」

    說罷,他直接將目光轉向了南宮玉:「陛下,你當真要為了這個女人,置我北寧如無物?」

    這罪名太大,如果南宮玉點頭,再度維護凌若夕,勢必會被說成是愛美人不愛江山的昏君!

    他沒想到到了這種地步鳳奕郯還在不依不饒,身側平息的氣息猛地一亂,一絲戾氣在他的面頰上閃過。

    「皇上,三王爺說得沒錯,請皇上以江山社稷為重。」許是看出他的不悅,南宮歸海門下的一名文官當即進言。

    「是啊皇上,此時斷不能拿南詔來胡鬧啊。」話音剛落立即有人出聲附議。

    出聲的這幫人全是擁護南宮歸海的門生,安靜的御花園頓時嘈雜得宛如市集,這幫人以各種理由向南宮玉施壓,彷彿他若維護凌若夕,便是置天下百姓於不顧一般。

    南宮玉的臉色漸漸黑了下去,冰冷的注視著下方的文武百官,這幫人,還有沒有把他這個天子放在眼裡?

    凌若夕饒有興味的眯起眼,這樣的局面在她的預料之中,至少還有三成的武將面露遲疑,沒有和南宮歸海一起同流合污。

    「叮噹。」酒盞輕輕擱置在桌面上的細碎聲響,忽然間傳入眾人的耳膜,他們齊刷刷的轉頭,看向坐在一旁的紅衣男子。

    「諸位大人,如此為難一個小女子會不會太過分了?」雲井辰挑眉問道,嘴角那彎邪肆的笑容愈發擴大。

    「東方公子這話是什麼意思?」一名朝臣不滿的問道。

    「在下只是有些看不過去,一個為了南詔挺身而出的女人,竟被諸位這般刁難,你們可是忘記了,北方的災害是誰力挽狂瀾解決的?災銀的短缺又是誰一次次出面募捐?」並不算響亮的聲音,卻宛如驚雷炸響在所有人的耳畔。

    他們面色怔然,一時間竟無話可說。

    是啊,皇後為了解決北方的災情,不惜拿出私房錢來救助難民,可是現在他們卻是要群攻她,這……

    「東方公子,這是我南詔國的國事。」眼見群臣被他三言兩語說得動搖,南宮歸海當即出聲,暗指雲井辰管得太寬,插手了政務。

    他慵懶的靠在椅背上,渾身的邪氣愈發濃郁,好似一隻正在假寐的獅子,既危險又帶著一股該死的性感!不知道讓在場多少女眷看得心花怒放。

    「在下再怎麼說也為這次的災情出了一份力,如今竟是連一句公道話也說不得了么?」雲井辰譏笑一聲,好似黑洞般深不可測的眸子直勾勾盯著攝政王,在他那雙毫無情緒的眼睛注視下,南宮歸海覺得自己彷彿是透明的,所有的心思,所有的心機,通通被此人看透。

    心底不自覺升起一股從未有過的驚駭與恐懼。

    身體微微一抖,他狼狽的躲閃開雲井辰的目光,他可是權傾朝野的攝政王,怎會被一個晚輩看得心裡發虛?

    雲井辰滿意的將視線收回,嘴角的笑多了一絲譏諷,「方才聽三王爺說,要與南詔國兵戎相見?」

    他故意咬重了最後的四個字,似好奇,更似嘲弄。

    這個男人便是她昔日的未婚夫么?呵,論樣貌比不上自己,論大度,也比不上自己,論實力,不過是區區藍階巔峰,不值一提!

    在心裡將鳳奕郯從裡到外剝皮掂量了一番,最後雲井辰得出一個結論,比起他,自己才是最適合那個女人的男人,一想到她曾被灌上他的姓氏,甚至險些嫁他為妻,他心裡就忍不住嫉妒起來。

    惱怒的目光狠狠轉到凌若夕的身上,夾雜著淡淡的委屈與控訴。

    凌若夕明顯愣了,這男人又抽了么?幹嘛突然間擺出一副好像被自己拋棄的樣子?

    南宮玉不停的打量著他們二人,見他們無聲對視,眼底迅速竄起一團憤怒的火苗,「好了,朕的決定不會改變,若夕是朕的妻子,不論她曾經犯下了什麼事,朕都不會在乎!」

    說著,他示威似的想要去握凌若夕的手,卻在即將觸碰到她的手掌時,被一束森冷得好似刀鋒般的目光盯上,指尖微微一顫。

    「咳,」凌若夕強忍著笑,隨手將手臂從桌上放下,捧起酒盞,遮擋住唇邊那抹惡趣味的弧線,對眼前尷尬的氣氛視若無睹。

    凌小白茫然的眨巴幾下眼睛,他好像看見了南宮叔叔和壞叔叔之間的刀光劍影。

    在那股威懾感十足的目光下,南宮玉緩緩將伸出的手掌收了回來,心底對這位少東家愈發的反感,甚至有幾分警惕,不論他和若夕曾經是不是有什麼別的關係,他都得想個法子,永絕後患!

    雲井辰那張與凌小白太過相似的容顏,讓南宮玉不得不提防。

    低垂下的眸子里精芒爆閃,但等到他再度抬起頭來時,臉上只剩下宛如面具般的清淺微笑。

    「姐姐,你當真要讓事情變得一發不可收拾嗎?」凌雨涵冷不防的一句話,打破了空氣里流動的尷尬與凝重。

    她滿臉失望的看著凌若夕,好似在看著一個千古罪人!

    「三王妃,本宮再說一次,請不要隨便亂認親戚!」凌若夕漠然說道,姿態極其狂傲。

    「姐……」凌雨涵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眼眶驀地紅了。

    「嘖嘖嘖,這北寧國的王妃竟有比戲子還要出眾的演技,著實令在下大開眼界。」雲井辰嘲弄的笑著,暗指凌雨涵的演技太過拙劣,她眼眶裡的淚珠忽然僵住,一副想哭又哭不出來的樣子,好生滑稽。

    凌若夕雙肩一抖,毒!太毒了!誰說只有女人才會毒舌?他的口才絕對能把人給氣死。

    眼看著自己的敵人出醜,她心裡說不出的暢快,便連雲井辰這個她沒什麼好感的男人,此刻彷彿也變得生動可愛起來。

    「東方公子,你這是在羞辱本王的妻子嗎?」鳳奕郯怒聲問道,衣袖猛地從空中揮下,藍階巔峰的威壓形成一股浩瀚的氣浪,朝雲井辰壓去。

    他只淡淡然挑了挑眉,連姿勢也不曾改變過分毫,這股壓力在空中好似撞上了一道屏障,連靠近他也做不到,在半途消失得無影無蹤。

    「羞辱?怎麼,難道王爺只允許官府點燈,不許百姓放火了?」

    「你這話什麼意思?」鳳奕郯心頭一驚,他方才已調動了十成的玄力,居然連他的毫毛也未曾傷到,這個男人的修為究竟有多高?

    或許是察覺到兩人之間如同鴻溝般不可逾越的差距,即使他心裡的怒火滿得快要溢出來,但他卻死死忍著。

    「字面上的意思,王爺難道連話也聽不明白了嗎?」雲井辰囂張的笑著,絲毫沒有把他的憤怒放在眼裡,那張狂的笑聲混雜著紫階的玄力,讓在場眾人只覺得耳朵一陣嗡鳴,好幾名沒有修為的文臣,更是痛苦的彎下腰,臉色慘白的嚶嚀著。

    紫階高手?

    鳳奕郯和南宮玉同時變了臉,這個大陸上不是沒有出現過紫階的強者,但他才多大?看上去不過二十齣頭,竟會擁有這般妖孽的修為?

    吃驚、錯愕,還有深深的忌憚……



    上一頁 ←    → 下一頁

    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
    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