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148章 災難接踵而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148章 災難接踵而至字體大小: A+
     

    「此事,朕自有打算,三王爺你千里迢迢趕來,如今怕是乏了,不如先在驛站住下,至於其它的,容后再議。」南宮玉只能做出這樣的決定,他現下孤掌難鳴,又想保住凌若夕的皇后之位,又不願在這個時候與北寧交惡,更不願被群臣圍攻,只能選擇暫時忍耐。

    鳳奕郯心滿意足的笑了,「好,本王會在京師等著陛下給北寧一個滿意的答覆!」

    說罷,他囂張的笑著看向凌若夕,彷彿一個得勝的將軍,那模樣要多張狂有多張狂。

    凌若夕面色一冷,沒有多說什麼,得意么?呵,只有笑到最後的人,才是勝利者,且容他暫時囂張半刻吧。

    好端端的一場國宴,在驚變中戛然而止,凌若夕的身份在第二天傳遍整個京都,無數百姓在有心人的煽動下,坐在皇宮外的空地上,高呼要南宮玉下旨廢除皇后,他們拒絕接受一個會為國家帶來無盡麻煩甚至有可能引來戰爭的女人成為國母。

    南宮歸海麾下的文武官員也在朝堂向南宮玉施壓,希望他能順應民意,南宮玉將那些奏摺按下不發,甚至於接連罷朝數日。

    他的所作所為,讓南宮歸海極為不悅,更加大力煽動民怨,一時間,南詔國內掀起了一股廢后的狂潮。

    「娘親。」凌小白幽怨的撅著嘴,一臉怒氣從殿外走了進來,小臉上明明白白寫著三個大字『我不爽』。

    凌若夕淡淡然放下手中的茶盞,將兒子抱到了膝蓋上,扯著他頭頂上那戳呆毛,問道:「怎麼,誰惹小白寶寶生氣了,恩?」

    「娘親,你就不生氣嗎?」凌小白奇怪的瞪著一雙大眼睛,他方才去御花園裡玩,聽到有好多人在說娘親的壞話,雖然他好好的將那幫人收拾了一番,但想到這件事,他心裡很不舒服,明明娘親什麼也沒做,為什麼他們卻要對娘親喊打喊殺?

    「呵,小白,你決定娘親會在乎旁人怎麼說么?這些人,對娘親來說無關緊要,他們說什麼,做什麼,娘親不在乎。」只要她完美的解決這件事,所謂的民怨自然會消弱。

    「唔,娘親說得好像也沒有錯。」凌小白嘟嚷道,「不過,寶寶不喜歡他們指責娘親,這些人壞透了!」

    「小白你要記住,一個人只有在強大到誰也無法撼動的時候,曾經那些欺辱她的,嫉妒她的,瞧不起她的人,會變得尊敬她,敬畏她。」凌若夕一邊拍著他的腦袋,一邊循循善誘的教導著。

    現下的局勢還不算太糟糕,只要南宮玉和她的合作關係沒有破裂,她就有機會打一場完美的翻身戰。

    很快,廢后的狂潮被一件大事遮蓋住,南詔國國境內,北方邊境七座城池發生地震,那日地動山搖,大地在巨大的晃動中龜裂,無數民居轟然倒塌,更有無數百姓在地震中慘死,傷亡數字成直線上升。

    當地官府上折至京都,請求支援。

    南宮歸海利用此事作為誘因,宣稱,正是因為凌若夕,才會導致天怒人怨,引來天罰。

    他的話立即引起了百姓的附議,所有人發了瘋似的想要為這場天災尋找一個代罪羔羊,他們心裡很清楚,皇后並沒有做什麼,但他們的怨氣以及害怕,需要一個人來承受。

    而凌若夕分明是躺著也中槍,莫名其妙就變成了眾人口中的妖女。

    「事情就是這樣,皇上下令希望皇後娘娘近期莫要離開寢宮半步,以防被流言中傷。」阿二轉述著外界的流言,將事情一五一十告訴凌若夕,並且轉達南宮玉的口諭,希望她閉門不出,等到風波過去后,再現身處理此事,換言之,他們希望凌若夕能夠低調一點,免得再給這些人討伐她的借口和理由。

    凌若夕端坐在軟塌上,氣息凜然,「你的意思是,讓我任由別人喊打喊殺,在這種時候選擇逃避?」

    阿二尷尬的咳嗽了一聲,「皇後娘娘,這不是逃避,而是暫時的避其鋒芒。」

    她究竟知不知道外面的局勢有多緊張?皇上這幾天為了安撫民心,支援各地受災城鎮的事,已有好些日子沒有睡過一夜的安穩覺了。

    阿二在心裡搖頭嘆息著,他真的不明白,怎麼所有的事都在這個節骨眼上發生?而且矛頭還直指在這女人的身上。

    「我知道了。」凌若夕微微頷首,雖然嘴上答應暫時避讓,以免民怨再度爆發,但她心裡卻不認同南宮玉的說法,北方發生地震,這件事或許會是一個契機!

    二日,南宮玉調派軍隊準備進入北方,從國庫內調出四成銀兩,補充軍需,購買許多災害后需要用到的物品,送入災區。

    但遠水救不了近火,北方受災的情況遠比他預想中的還要嚴重,短短十日,原本還算豐盈的國庫,竟被搬空,那些受災的百姓只堪堪轉移了不足五成!更有不少人,因為沒有及時轉移,而在災害后,染上了瘟疫。

    入夜,御書房內燈火通明,南宮玉痛苦的看著面前一份份奏摺,上面所寫的駭然數字,已達到了驚人的六萬!整整六萬百姓被困在北方,派遣去的將軍請奏,為了不讓瘟疫蔓延,希望他下令放棄北方殘餘的倖存者。

    「皇上,夜深了,您休息一會兒吧。」阿大憂心忡忡的捧著裝滿宵夜的托盤推門而入,將飯菜放在一旁,沉聲說道。

    「朕沒事。」南宮玉搖頭說道,「這麼多的事需要朕處理,朕哪裡睡得著?」

    這是他第一次感覺到束手無策,國庫空虛,民怨四起,他有心想要強國,卻舉步維艱,南宮玉甚至懷疑,他是不是毫無為帝的潛能,否則,為何局勢會發展到這個地步?

    看著他惆悵、黯然的模樣,阿大心裡也跟著急了起來,「主子,你已經好些天沒有休息過了,再這樣下去,災情還沒解決,你的身體就會先垮了啊。」

    他知道,主子身上背負了多麼沉重的擔子,可是,事情需要一步一步慢慢解決,他害怕皇上好不容易才康復的身體,會被掏空。

    「朕真的沒事,你先下去歇息吧。」南宮玉揮了揮手,示意他不用再勸,身旁的飯菜他根本沒有動過一下,而是專心致志的翻看著手中的奏摺,思考著,究竟要如何才能夠集結銀子,妥善安排被困北方的百姓。

    凌若夕來到御書房時,看見的,便是他埋首龍案的畫面。

    阿大糾結的在屋外扯著自己的頭髮,時不時惆悵嘆息一聲。

    「他還沒有休息?」平淡的語調讓阿大猛地回過神來,看著不請自來的凌若夕,他彷彿看見救星般,立即迎了上去,「姑娘,你來了就好了。」

    如果是現下還有誰能夠說服皇上,怕也只有她了。

    凌若夕哪裡會不明白他的激動從何而來?罷了罷手,抬腳走入了房中,古井無波的眼眸淡淡的從龍椅上正專心致志看著摺子的少年身上掃過,將他眉宇間那抹糾結與掙扎看在眼裡。

    「北方的災情很嚴重?」房間里突然竄起的淡漠聲音讓南宮玉立即反應過來,他驚喜的看了眼凌若夕,拂袖起身,取下一旁的輕裘,親手遞給她:「夜裡霜重,你怎麼突然來了?」

    雖然知道有玄力在身的人幾乎不會感到寒冷,但他還是會擔心她染上風寒。

    「過來看看。」凌若夕接過輕裘,披在身上,「北方的情況現在怎麼樣了?」

    「哎。」提到此事,南宮玉的臉色不自覺黯淡了許多,「這場災害讓北方六座城池一夜之間化為烏有,你看看這些摺子,如今不僅是安排百姓避難的善後事宜進展緩慢,甚至還鬧出了瘟疫。」

    瘟疫?

    凌若夕眉頭猛地皺緊,將摺子一本本翻開匆忙掃了一遍,地震發生后,朝廷已在第一時間做出應對,派了京城內六成兵力前去救援,但因為國庫空虛,進展十分緩慢,當地官府徹底被摧毀,糧倉被受災的百姓強行打開,卻是杯水車薪,一些百姓從災區被安全轉移,但更多的人,卻被困在廢墟中,日日夜夜與屍體做伴,腐爛的屍體沒有得到及時的銷毀,導致瘟疫發生。

    即使是在現代,地震后也要避免發生瘟疫,進行現場消毒,可是,在這科學技術落後的古代,卻根本沒有法子阻止,再說,南詔國如今沒有銀子,就連大夫也不願冒著生命危險進入災區治療百姓的病情,情況又怎麼可能好轉呢?

    那些傷亡的數字沉甸甸的,凌若夕鄭重的將奏摺合上,「沒有足夠的銀兩,別說是治療瘟疫,就算是軍隊也不可能繼續進行救援。」

    「是啊。」南宮玉何嘗不知道這個道理?可現下國庫里沒錢,朝廷的官員也不可能會拿出自己的小金庫來補充國庫的空虛,他這個皇帝除了干著急,還能有什麼辦法?

    「我這裡還有不少銀兩。」凌若夕眼眸微微一閃,或許她找到了一個可以搬回局勢的方法。

    「不!我不能接受你的好意。」南宮玉斷然拒絕了她的幫助,「身為帝王,我怎麼能讓你拿出自己的私房錢來支撐整個南詔?」

    這是他作為天子的尊嚴與驕傲!

    「不僅是我,你大可將現下朝廷的壓力公佈於眾,讓南詔國內有名望有產業的鉅賈進行捐款,若是連我這個皇后也能出資,你說,朝臣們還能袖手旁觀么?」凌若夕冷靜的分析道,「外面的流言即使你故意不想讓我知道,我也是一清二楚的,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為你我二人造勢!」

    南宮歸海不正是利用了輿論,才將她逼得成為了百姓炮轟的對象么?如今,她又為什麼不用相同的辦法,來挽回名聲?

    百姓是善良的,也是愚昧的,在落難時,只要有人伸出援手,再加以煽動,民心自然會偏向他們。

    凌若夕從來不會做損己利人的事,讓她拿出自己的小金庫來幫助受災的百姓,若是沒有回報,她怎麼可能願意?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
    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