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147章 她是北寧國的罪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147章 她是北寧國的罪人字體大小: A+
     

    金碧輝煌的金鑾殿靜悄悄的,只有眾人或急促或壓抑的呼吸聲不斷回蕩在空氣里。

    南宮玉面色微微一僵,有些惱怒,鳳奕郯的話分明是在暗指他沒有權利過問凌若夕與北寧國之間的恩怨,南詔與北寧雖說多年來維持著表面上的和平,但暗地裡卻是暗潮洶湧,雙方都想將對方吞併,從而一統天下,成為這片大陸上唯一的王國,身為南詔國君的他,若是私自插手北寧的事,只怕會引起北寧國的不滿。

    想到這一點,南宮玉想要替凌若夕辯解、維護的話,消失在了唇齒,他緊抿著唇瓣,面露一絲遲疑。

    凌若惜怎會看不出他的為難?心裡並未有任何的失落和難過,畢竟他是南詔的天子,他所說的每一句話,做的每一個舉動,都要再三思量,再三考慮。

    嘴角緩緩彎起一抹清淺的弧線,她斜睨著振振有詞的鳳奕郯,笑道:「哦?罪人?呵,三王爺的意思是,身為南詔國皇后的本宮,居然在自己不知道的時候,成為了北寧的罪人?」

    她這是在提醒鳳奕郯,別把她當作以前無權無勢的女子,如今的她,頭頂上可是頂著一國皇后的頭銜,是南詔的國母!

    鳳奕郯頓時愣了,但緊接著,他冷哧一聲,峻拔的身軀站在朝殿之上,那晦暗莫測的眼眸直勾勾盯著上方衣衫華貴氣勢逼人的女子,「凌若夕,你莫要在這兒胡言亂語,南詔國國君不過是被你玩弄,不清楚你曾經做過的那些事,才會在一無所知的時候立你為後!你公然挑釁本王,得罪皇族,又與第二世家軒轅家族族長交惡,被擊殺一路逃難到此,害得我皇族為你所做的事遭到第二世家的遷怒,你說,這樣的你怎會不是北寧的罪人?」

    他的話鏗鏘有力,將凌若夕在北寧國的所作所為通通說了出來,省去了其中的隱情,更是把所有的過錯推到她的身上,誤導在場的百官,讓他們下意識腦補著她和軒轅世家、北寧皇族之間的恩恩怨怨。

    「我就說前些日子聽說軒轅世家在暗中找人,沒想到,他們是在找皇后啊。」

    「要是被軒轅家族的人知道他們找的人,如今居然嫁入了我國,那咱們是不是會被牽連?」

    ……

    竊竊私語聲從下方響起,這幫朝臣一個勁的猜測著,后怕著,擔心著,唯恐因為這個皇后而得罪了赫赫有名的第二世家。

    南宮歸海幸災樂禍的笑了,他諷刺的看了眼如今淪為『罪人』的凌若夕,笑得那叫一個得意,他還沒有動手,這女人就自個兒把自個兒給作死了,呵,得罪了第二世家,他倒要看看,這少年天子還敢不敢公然維護她。

    在一片討伐聲中,凌若夕渾身的冷意愈發冰寒,如同一把冰刀,目光挨個掃過下方的眾人,所到之處,諸人只覺得一股寒氣刷地從心尖盪開,下意識閉了嘴。

    大殿中漸漸安靜下來,南宮玉面色難看的坐在龍椅上,該死!這北寧國三王爺好深的算計,三言兩語竟讓她淪為了眾人討伐的對象。

    「陛下,你現在還要包庇這個女人嗎?」鳳奕郯將皮球踢給了南宮玉,他不相信身為帝王,會為了一個女子,而放任自己的國家陷入險境!

    再說了,就算這少年天子當真愛美人不愛江山,但他麾下的這些大臣呢?

    鳳奕郯可沒有忘記,在他們祭天時,看見的那一幕幕刁難的畫面。

    「她是朕的皇后,是朕的結髮妻子!」南宮玉咬著牙,冷聲說道,彷彿根本不在乎凌若夕的過去。

    凌雨涵面色一僵,心裡升起絲絲妒火,沒想到這個jian人在淪落到這種地步以後,還能夠被人在乎著,還有人對她不離不棄!憑什麼?

    從以前開始就是這樣,明明是一個廢物,卻是府里的嫡出大小姐,就算爹不疼她,卻有一個愛她如命的親娘,哪怕是在做下那見不得人的可恥事情后,也僅僅是被趕出府,她究竟有什麼好?能夠在被人唾棄時,總可以得到無數人的庇護?

    凌雨涵這麼想著,巨大的落差讓她無法接受,只要一想到明明該被自己踩在腳下的女人如今竟得到一國天子的支持與在乎,她心裡那頭名為不甘、嫉妒的野獸,便開始瘋狂的叫囂起來。

    她那怨毒的目光凌若夕怎麼可能察覺不到?眼波微微一轉,筆直的對上了她的視線。

    「三王妃,本宮知道自己花容月貌,但你也沒必要這麼火辣辣的看著本宮吧,本宮對女人真的沒有任何的興趣。」似嘲似諷的話語響徹整個大殿,傳遍了大殿內的每一個角落。

    頓時,無數雙眼齊齊轉向凌雨涵。

    她明顯愣了一下,慌忙罷罷手:「姐姐,我不是……」

    「三王妃似乎聽不懂人話啊,本宮方才說了這麼多,你難道都沒聽明白么?本宮不是你的姐姐,也當不起你這聲稱呼,」說著,她不屑的輕笑一聲,再度將目光轉向鳳奕郯,「三王爺,你口口聲聲說本宮是北寧的罪人,那麼,何不把本宮所犯的事,一件一件告訴諸位呢?本宮自己也很想知道,究竟本宮做了什麼事,居然能夠單槍匹馬,膽大妄為的杠上第二世家。」

    對啊!傳言這丞相府大小姐文不能,武不行,她怎麼有膽子得罪第二世家呢?

    不少朝臣心裡泛起了嘀咕,畢竟,應該沒有人會傻到在沒有任何理由的情況下,和當今最有勢力的家族做對吧?

    「若夕姑娘,這些是你的私事,本王與眾大臣無需知道其中的緣由,你隱瞞事實糊弄皇上娶你為妻,如今被三王爺揭發,你若還有一絲自知之明,就該給南詔國上上下下的人一個滿意的交代!」南宮歸海突然出聲,將險些被凌若夕轉開的話題重新引了回來。

    凌若夕眸光一沉,還沒來得及反駁,眼看著自己的娘親被眾人討伐的凌小白就先坐不住了,他嗷嗷叫著,惡狠狠瞪著南宮歸海:「你這老頭太過分了,居然敢欺負娘親?還有你,」肉嘟嘟的手指怒指鳳奕郯:「明明是你們先欺負娘親,娘親才反擊的,你丫的簡直是顛倒是非黑白,哼!南宮叔叔最英明了,才不會被你們糊弄,娘親沒有錯,是你們搶走了小爺的財產,才害得娘親出手。」

    凌若夕瞥了眼憤憤不平為自己說話的兒子,冰冷的眸光逐漸放柔了下來。

    就算是被千夫所指又如何?她的兒子會永遠站在她的身邊的。

    平靜的心潮湧入一股暖流,手掌緩緩抬起,用力揉了揉凌小白的腦袋,「連四五歲的小孩子都能辨別誰是誰非,三王爺,你難道連本宮的兒子也不如么?」

    她的嘲諷讓鳳奕郯臉色大變,俊美的容顏浮現了一絲冷怒。

    「凌若夕,你以為你兒子說的話會有人相信嗎?誰知道是不是你教導他故意這麼說的?」

    「姐姐,」凌雨涵也在一旁出聲,煽風點火:「雖然這件事是你的錯,甚至導致北寧上上下下因為你而受到牽連,但是,我相信只要姐姐你肯認罪道歉,舅舅是不會和你一般計較的。」

    聽聽,他們這一唱一和,幾乎將凌若夕說成了冥頑不靈的罪人,還善解人意的讓她道歉。

    凌若夕不怒反笑,那夾雜了冰冷與諷刺的笑聲,混雜著玄力,瞬間在這偌大的朝殿內蕩漾開來:「本宮何錯之有?你北寧三番四次與本宮做對,你所謂的舅舅為了本宮的魔寵,不惜追殺本宮,如今反而要本宮道歉?笑話!做人做到這般無恥的份兒上,本宮對你們,佩服得五體投地。」

    為了魔寵?

    她話里流露出來的意思讓不少大臣頓時瞭然,原來軒轅世家與她結怨竟是為了一隻魔寵?

    軒轅世家以捕捉魔寵,抽取魔獸的玄力化為己用名聞天下,如果真的是這樣倒也說得過去。

    「凌若夕,你分明是強詞奪理!」鳳奕郯被那些質疑、懷疑的眼神看得心頭無名火頓起,袖袍猛地一揮,一股龐大的玄力瞬間從他的身上向外釋放開去,猶如一道駭然的巨浪,席捲整個朝殿。

    大臣們心頭暗暗一驚,早已聽說北寧國三王爺修為極高,天分驚人,但誰也沒有料到,他如今顯露出來的實力,竟隱隱有跨入藍階巔峰的跡象。

    他才多大?照這麼妖孽的速度修鍊下去,進入紫階可不是時間的問題嗎?

    北寧國皇室若是出現紫階高手,那勢必會實力大增,如果得罪北寧,將來南詔的處境會變得怎麼樣?

    不少大臣越想越覺得應當與北寧交好,為了一個沒有勢力的皇后,公然與北寧、軒轅世家做對,得不償失啊。

    「皇上,不論若夕姑娘為了什麼原因被眾多勢力追殺,她現下已無法再繼續做我南詔的國母,請皇上以大局為重!」南宮歸海第一個出聲,苦口婆心的勸道。

    不知情的,還以為他對南宮玉有多忠心呢。

    不少大臣隨之附議,就連衛斯理等以南宮玉馬首是瞻的新晉朝臣,如今也沒有為凌若夕說話,雖然他們不滿攝政王權傾朝野,更擔心南詔在他的把持下,會後患無窮,但是,這並不代表他們會在得知了皇后的真實身份后,為了和攝政王一脈做對,從而使南詔陷入險境!

    南宮玉惱怒的看著下方齊刷刷跪了一地的大臣,他這個天子還未做出決定,他們竟敢用這種方式逼迫他按照他們的意思廢除皇后?



    上一頁 ←    → 下一頁

    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
    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