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146章 夜宴上的熟悉面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146章 夜宴上的熟悉面孔字體大小: A+
     

    南宮玉暴露出的修為讓南宮歸海難以相信,冊封儀式期間,他整個人完全處於渾渾噩噩的狀態,哪裡還有閑情關注所謂的封后大典?

    從清晨一直忙碌到夕陽西下的冊封儀式,總算結束,夜晚凌若夕將以皇后的身份出席國宴,與南宮玉一起款待特地從北寧而來的賀喜使臣。

    回到鳳溪宮,她揉了揉酸疼的脖子,隨手將頭頂上沉重的鳳冠摘下扔到桌上,凌小白肉疼地驚呼一聲,急忙上前將鳳冠攬在懷中:「娘親,這可是銀子!摔壞了咱們得損失好大一筆錢。」

    聞言,凌若夕嘴角一抽,頗為無語。

    脫下身上華貴的鳳袍隨手扔給早已覬覦它許久的兒子,換上一件薄薄的淡金色長裙,她這才覺得整個人舒坦不少。

    古代的婚禮絕對是對女子忍耐力的考驗,連她也有些吃不消,現在隱隱覺察到了些許疲憊,抬起手指輕輕揉了揉眉心,放鬆的靠在椅子上,休養生息。

    「雲旭叔叔,你幹嘛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凌小白緊緊摟著懷裡的鳳袍,奇怪地睨了一整天沒說過一句話的雲旭。

    他神色恍惚站在殿外,聞言,這才回神,「沒什麼,真的沒什麼。」

    敷衍的說詞讓凌小白悻悻地癟了癟嘴,算了,他不願意說,自己還不樂意聽呢,氣呼呼瞪了雲旭兩眼,抱著剛得手的寶貝跑到角落裡,偷著樂去了。

    打發了凌小白,雲旭長長呼出一口氣,他悄悄偷瞄了凌若夕一眼。

    「做什麼?」沒想到凌若夕忽然睜開眼睛,與他的視線對上。

    雲旭嚇了一跳,急忙垂頭,吞吞吐吐半天也沒吐出一句話來,他正在著急著為什麼少主還沒有出現?再這樣下去,事情就要成定局了!

    難不成少主出了什麼意外?

    「有話直說。」凌若夕不悅地皺起眉頭,對雲旭扭扭捏捏的模樣很是不耐。

    「姑娘,我擔心少主他出了什麼事。」不然,他怎會任由婚禮如期舉行?

    凌若夕微微一愣,腦海中閃過那人妖嬈的身影。

    「提他做什麼?你要是想念他,大可去找他。」她略顯煩躁地說道,為自己竟會想起他暗暗惱怒。

    雲旭立馬搖頭,不敢再多說什麼,在暗地裡釋放著玄力尋找著雲井辰的蹤影。

    夜色微涼,晚風在皇宮內肆無忌憚地吹動著,御花園中,清池盪開淡淡的波紋,偶有幾片落葉打著旋兒,從枝椏上降落下來。

    國宴的地點設在皇宮東面的金鑾殿內,南宮玉早早換下了身上的喜服,著一席龍袍,出現在鳳溪宮外。

    「北寧國的使臣已經在一刻鐘前進宮了。」他微笑著開口,從心尖盪開的喜悅染上眉宇。

    凌若夕微微頷首,領著凌小白尾隨在他身側,與他並肩朝大殿走去。

    遠遠的,便能看見殿中散發出的淡淡光輝,高低坐落的殿宇懸挂著紅彤彤的燈籠,宮內的侍衛明顯比平日多出數倍,隨處都能察覺到玄力高手的氣息。

    殿中,百官齊聚,府中女眷穿戴華貴靜靜地陪伴在身側,南宮歸海坐在最前列,位置設定在龍椅下首,彰顯著他在南詔獨一無二的尊貴地位。

    在他的對面坐著的是此次出使南詔的使臣,北寧國三王爺鳳奕郯以及他的王妃,男子容顏冷峭,女子柔弱動人,並肩坐著,好似金童玉女般匹配。

    絲竹聲繞樑不絕,在這偌大的大殿內穿盪開來,一條紅氈地毯從殿門延伸到高台下方,四根貼著金片的圓柱坐落在四個角落,地板程亮。

    當凌若夕與南宮玉的身影出現在殿外,大殿內祥和的氣氛頓時微變,眾人紛紛抬首,朝他們行著注目禮。

    鳳奕郯緊握住手中的酒盞,陰鷙的眸子定格在凌若夕的身上,此刻的她冷艷貴氣,習慣了她一身黑衣的樣子,乍一見到她這副模樣,他的心忍不住微微一動。

    「皇上駕到——皇後娘娘到——」

    阿大豪邁的聲音由外朝內傳至,兩人抬腳跨入殿中,目不斜視,朝高台走去。

    凌小白邁著一雙小腿,時不時朝兩旁的眾人好奇地看去,可當他見到鳳奕郯和凌雨涵時,卻詫異地瞪大雙眼,這兩個壞蛋怎麼會在這兒?

    凌若夕察覺到他的動靜,順著他的目光望去,持平的嘴角盪開一抹譏笑,似在向他們二人發出挑釁。

    鳳奕郯眉頭一蹙,哼,這女人難道真以為傍上南詔國的天子,自己就拿她沒轍了嗎?

    「姐姐?」凌雨涵捂著嘴,錯愕地驚呼出聲,清脆美妙的聲音,壓過樂聲,清晰地傳入眾人的耳中。

    凌若夕腳下的步伐微微頓住,她不認為凌雨涵是無意的,否則,她也不會在這聲音里用上玄力。

    「哦?姐姐?」南宮歸海眸光一閃,他似乎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事實,抬眸看向對面的女人:「北寧國三王妃,你說我們的皇后是你的姐姐?」

    樂聲戛然而止,所有人茫然地看著眼前這一幕。

    「有什麼話待會兒再說,今天是朕大喜的日子,朕不想有任何的意外發生。」南宮玉面色微沉,警告的看了南宮歸海一眼,示意他不要太過份。

    南宮歸海陰惻惻地扯起嘴角,「皇上所言甚是。」

    他一反常態的退步讓南宮玉心頭一緊,總覺得他有什麼詭計。

    兩人踏上高首,穩穩地坐下,凌小白咻地一下鑽到凌若夕的懷中,小手托住腮幫,氣鼓鼓瞪著鳳奕郯夫婦。

    他才沒有忘記這兩個壞蛋曾經是怎麼欺負娘親的!

    「姐姐,你怎麼會在這裡?而且……還成為了皇后?」凌雨涵無措地問道,嬌柔的面容上儘是無辜與錯愕,似是被這件事嚇住了。

    「三王妃的姐姐?那豈不是北寧國丞相府中的人嗎?」

    「皇后居然會是北寧人?」

    「等一下!能被她叫做姐姐的,不是……」

    百官交頭接耳地議論著凌若夕的身份,有不少人聯想到前不久軒轅世家與北寧皇室出動軍隊全國搜捕一個女人的事,似乎那女人的身份正是丞相府中的千金小姐,同樣也是這三王妃的姐姐!

    該不會他們在找的就是皇后吧?

    質疑、錯愕、打量,複雜的目光從下方投來,落在凌若夕的身上。

    凌雨涵眼見眾人起疑,忍不住在心裡竊笑一聲,眉宇間浮現了些許得意。

    她就不信這女人的身份曝光后,還能安穩地做她的皇后!

    「皇後娘娘,敢問你當真是北寧國丞相府中的千金小姐嗎?」一名朝臣按捺不住心裡的困惑,抱拳問道。

    凌若夕眉梢一翹,並沒有流露出絲毫的慌亂,神情淡漠,「是。」

    「嘩!」

    殿中頓時傳出一陣嘩然,即使方才眾人已有猜測,卻沒料到她會親口承認這一事實。

    丞相府的千金小姐,三王妃的親姐姐,被軒轅世家與北寧國共同通緝的罪人,居然成為了南詔的皇后?

    「娘親,他們的眼神好討厭。」凌小白輕輕扯了扯凌若夕的衣袖,撅著嘴,憤憤不平地嘀咕道。

    他不明白,這些人幹嘛要用這麼討厭的眼神看著娘親。

    「不用理會他們。」凌若夕滿不在乎地說道,隨後,眼眸一轉,定眼看向那名大臣:「容許本宮提醒你一句,雖然本宮的的確確是北寧丞相府的大小姐,但那已經是過去式,」說著,話語微微一頓,她涼涼地睨了凌雨涵一眼:「早在本宮離開府宅時,就與丞相府斷絕了關係,三王妃這聲姐姐,本宮可擔當不起,還望三王妃別叫錯了人,亂認親戚。」

    這是什麼意思?

    不知道內情的官員一個比一個茫然,她先是承認了自己的身份,現在又推翻掉方才的話,豈不是自相矛盾嗎?

    凌雨涵被她當眾點名,臉色微微一冷,然後愈發無辜地說道:「姐姐,那些事都過去了,我們還是一家人,你又何必還抓著以前的事不放呢?要是爹他知道你如今嫁到了南詔,還成為了一國之母,定會為你感到自豪的。」

    自豪?

    凌若夕不屑地癟了癟嘴,不置可否地反問道:「是嗎?」

    「是的,雖然爹氣你殘忍殺害了娘親,可姐姐你到底是爹的親生女兒,父女倆哪有隔夜仇?」凌雨涵不經意間又曝出一個重磅消息。

    殺害娘親!

    這下,百官看著凌若夕的眼神愈發複雜,甚至隱隱透著幾分鄙夷與責怪。

    「抱歉,本宮早在離開丞相府時,就已經決定,此生與你們再無任何瓜葛,至於所謂的殺害,本宮不認為殺了一個為非作歹多年的姨娘,有何不對!三王妃,你字字句句都在抹黑本宮,是把諸位大人當作傻子嗎?」凌若夕咄咄逼人地問道,屬於強者的威壓朝外擴散,逼向凌雨涵,如同一座巨山,狠狠地壓在她的肩頭,讓她胸悶頓時窒悶,小臉更是忍不住白了幾分。

    「不……姐姐……妹妹沒有這個意思……真的沒有……」她委屈地紅了眼眶,晶瑩的淚花溢滿眼眸,淚眼婆娑地望著凌若夕,不住哽咽。

    那楚楚可憐的模樣,讓在場不少人同情心大發,對凌若夕怒目而視。

    哪有做姐姐的這般污衊自己的親妹妹?

    南宮歸海饒有興味地摸了摸下顎,這局面似乎不用他出手,這皇后就已成為了眾矢之的。

    「皇後娘娘,三王妃乃是北寧的使臣,您萬萬不能如此污衊她啊。」

    「就是啊,做姐姐的怎麼可以對妹妹這麼過分?」

    ……

    一聲聲尖銳的指責從百官口中發出,他們彷彿站在道德的頂端,控訴著凌若夕的殘忍與冷漠。

    凌雨涵無助地捂著臉,兩行清淚簌簌地垂落下來,被手掌遮蓋住的臉蛋上,偷偷綻放出一抹得意的淺笑。

    「不許說娘親的壞話。」凌小白嗷嗷叫著,揮舞著一雙拳頭,齜牙咧嘴瞪著眾人。

    「若夕是朕的妻子,是南詔的皇后,朕不想再聽到你們說出任何一句指責她的話,明白嗎?」南宮玉徹底冷下臉,他萬萬沒有想到,事態會變成這個樣子,雖然他早有準備,且預想到她的身份會曝光,但獨獨沒有料到,凌雨涵三言兩語,便能催動群臣對她群起而攻之。

    他忽然間展現出的強勢,讓百官逐漸安靜下來,但心頭的怒火與鄙夷卻愈發加深。

    鳳奕郯冷冷地挑起眉梢,抬眸望向上首:「南詔國皇帝陛下,這是我北寧的家事,你現在維護的,是北寧的罪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
    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