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137章 凡事三思而後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137章 凡事三思而後行字體大小: A+
     

    凌小白被娘親的怒火嚇得一顆心忽上忽下的亂蹦,臉色慘白,「娘親,別生寶寶的氣,寶寶真的知道錯了……」

    「我以前有沒有告訴過你,遇到危險的人應該怎麼做?」凌若夕沒被他故意裝出的可憐樣子說動,心頭那團熊熊燃燒的怒火,絲毫沒有減弱的跡象。

    凌小白撅著嘴,小聲嘀咕道:「娘親說過,遇到打不過的人,就得趕緊跑。」

    「那你是怎麼做的?」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兒子居然有這麼大的膽子,趕去跟蹤攝政王,天底下還有什麼事,是他做不出來的?

    她的質問如同一座巨山,狠狠地壓在凌小白的肩頭,他無力的垂下腦袋,一副任由她打罵的模樣。

    「這是怎麼了?」南宮玉剛巧趕來準備同她們母子倆一起用午膳,卻意外的發現殿內劍拔弩張的氛圍,困惑地問道。

    雲旭朝他點了點頭,便退到角落裡,將戰場交出來。

    阿大和阿二守在殿外,單手握住腰間佩刀,一副嚴陣以待的架勢。

    一見南宮玉出現,凌小白雙眼一亮,好似找到了救兵,咻地竄到他的身旁,用力拽住他的衣袖,重重搖晃幾下:「南宮叔叔救命啊……」

    救命?

    南宮玉認識凌小白這麼久,還從沒有從他的嘴裡聽到過求救的話,疑惑的看向凌若夕,失笑道:「到底是怎麼了?」

    「讓他自個兒給你解釋。」凌若夕深吸口氣,平息下心裡的怒火,對凌小白搬救兵的舉動來了個視而不見,她還真怕繼續看下去,會控制不了自己的火氣。

    「小白,告訴叔叔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南宮玉蹲下身,輕輕拍了拍他的腦袋,留意到他腦門上大片的緋紅,心疼的擰起眉頭,吩咐道:「阿大,去太醫院拿些傷葯來。」

    「是。」阿大立即領命,蹬蹬地拋下台階,前往太醫院。

    「謝謝南宮叔叔,寶寶不疼。」凌小白嘿嘿一笑,揉了揉吃疼的腦門,努力裝出一副身嬌體弱的樣子,試圖引起凌若夕的同情心,從而逃過一劫,只不過他心裡那些小算盤,身為娘親的她怎麼可能沒有察覺?

    瞧見兒子故意賣萌、示弱的模樣,即使有再大的火氣,此刻也消散了許多。

    「過來。」她睜開眼,冷聲命令道,朝凌小白勾了勾手指。

    小奶包張開肉肉的雙腿,小心翼翼地挪步過去,卻又害怕再被暴力對待,不敢湊到凌若夕的懷中,隔著幾步的距離,不安的凝視著她。

    「知道錯了嗎?」凌若夕沉聲問道,面色極其冷峭,猶若一塊移動的冰山。

    凌小白大力點頭,「寶寶知道了……」

    「還有沒有下次?」她再度確認道。

    「沒有了,絕對沒有了,寶寶發誓。」他怎麼敢有下一次?這種教訓一次就足夠了……

    「很好。」凌若夕心滿意足的點了點頭:「現在滾出去,扎馬步一個時辰,俯卧撐一百個,揮刀兩千下,什麼時候做好,什麼時候開飯。」

    「不要啊——」凌小白頓時失聲哀嚎,險些把嗓子給叫破了,這樣的訓練量,真心會操練死人的。

    凌若夕被他叫得雙耳發嗡,冷哼一聲:「要麼現在去,要麼你繼續留在這裡,多叫一句,翻一倍。」

    凌小白滿肚子的怨氣,在聽到她這句話后,哪兒還敢發泄出來?一走一回頭,妄想著能夠讓她收回成命,只可惜凌若夕的態度極其堅決,愣是漠視掉他的可憐,任由他幽怨的離去。

    「若夕,你這又是何必呢?他還只是個孩子。」南宮玉不忍的說道,覺得她有些過於嚴厲,畢竟凌小白今年才五歲大,沒有必要對他這般苛刻。

    「我像他這麼小的時候,已經……」開始學會保命和殺人的手段了,剩下的話凌若夕沒有說,但眉宇間的凌厲與殘忍,卻讓南宮玉再也無法說出任何一句求情的話。

    他不是她,即使再如何心疼,也不能阻止她的任何一個決定,更何況,他能夠理解凌若夕的想法,做了做事,必須要嚴厲的懲罰,才能讓孩子記得清楚,不會再犯第二次。

    將眼裡的憐惜與無奈斂去,在圓桌邊坐下,南宮玉這才問起了到底是什麼事竟能讓凌若夕如此動怒。

    「小白髮現南宮歸海前往冷宮,於是一路上跟蹤他。」凌若夕言簡意賅的解釋道,「那地方,南宮歸海怎麼會單獨前去?」

    雙眼緊緊盯著南宮玉的表情,不放過他臉上一絲一毫的表情變化。

    南宮玉明顯愣了一下,隨後,眼眸中徒然升起一抹淡淡的怒色,「他居然還敢去見那個女人!」

    女人?

    凌若夕眸光一顫,該不會冷宮裡安置著一個與南宮歸海有什麼關聯的女子吧?

    「那裡住著前皇后連寶兒,這件事在宮裡知情者幾乎全被父皇滅口,是我皇族的一大恥辱。」南宮玉沉聲說道,如玉般精緻的面容,出現了些許猙獰,「據說她在進宮后,與攝政王有私情,甚至在父皇病危期間,兩人更是暗渡陳倉,父皇向來隱忍,迫於攝政王的權勢只能將這天大的恥辱吞下,只在臨終前留下口諭,將她打入冷宮,終生不得釋放。」

    「前皇后是南宮歸海的情人?」這消息,可以說是皇族的醜聞啊……

    凌若夕涼薄的笑了,難怪南宮歸海會秘密前往冷宮,敢情是去探望老情人了……

    南宮玉提起這件事時,面露絲絲難堪,誰能想到,一國之母竟會和朝臣有私情?

    「他們不僅多年來秘密往來,甚至還曾孕育過一個孩子。」他至今還記得,那一夜發生的事,在連寶兒產子的夜晚,天空響起無數雷聲,狂風暴雨下了整整一夜,嬰兒的第一聲啼叫,響徹在耳畔,隨後,無數近衛軍將寢宮包圍,攝政王率兵進宮,只為了阻止南惠帝處死孩子,險些釀成血案。

    腦海中無數的慘叫聲徘徊著,他無力閉上雙眼。

    「父皇在得知孩子是攝政王的子嗣後,便下旨將孩子處決,差點逼得攝政王起兵造反,連寶兒跪在寢宮哀求整整一夜,才求得他撤兵,父皇壓下此事,仍舊讓那女人穩坐后位,直到父皇歸天。」

    這麼大的一頂綠帽子,一個皇帝竟能忍下,足以見得他當時的處境有多艱險,有多艱難。

    「或許這個女人會成為我們掀翻南宮歸海的突入點。」凌若夕對這兩人之間的愛情不予置評,只是盤算著,這位前皇後身上的利用價值。

    「或許吧。」南宮玉惆悵地嘆息道,「我之所以任由她苟活於世,是害怕一旦動了此人,會引來攝政王的反叛,從而導致南詔大亂。」

    凌若夕不屑地勾起嘴角,「現在動不了,不代表將來也動不了,此事暫且押后不提,衛斯理的事,你處理得怎麼樣?」

    「阿二。」南宮玉朝外呼喚一聲,阿二立即進屋,從袖中取出一份考卷,遞到凌若夕的面前。

    「這是阿大從考場偷出的試卷,我已經審過,衛斯理此人有治國安邦之才,若能為我所用,必定會是一把利刃。」他毫不掩飾對衛斯理的讚許,一個既有才能又忠誠愛國的學子,是他心目中理想的朝臣。

    凌若夕隨意的將考卷打開,其中是就現下各地方的自然災害而提出的意見以及解決方法,密密麻麻寫滿了整張考卷,甚至在卷末,還提及了朝堂的局勢,將攝政王南宮歸海比喻為南詔最大的毒瘤,**裸的細數他十多宗罪名。

    「呵,難怪南宮歸海會屢次打壓他,這份考卷若是放到他面前,恐怕會將他氣到吐血。」以他心高氣傲的個性,怎麼可能容忍一個不尊他的學子入朝為官呢?這不是給南宮玉建立勢力的機會嗎?

    將考卷隨手放到一旁,她挑眉問道:「你打算怎麼做?」

    雖說她對衛斯理太過剛正的行事作風不太感冒,但這並不代表凌若夕否決掉此人的才能。

    正如南宮玉所言,一把鈍刀如果用得好,也有可能成為能夠切入敵人五臟六腑的利器。

    南宮玉淺淺一笑,如同朝陽般明媚的笑容在他白凈的臉蛋上綻放:「我想趁著明日早朝,科舉名次公布之時,特別提出此事。」

    「難度很大。」凌若夕直截了當的說道:「南宮歸海不可能會允許你一意孤行。」

    「這是唯一有可能成功的辦法。」南宮玉面露一絲苦笑。

    「看來你已經做好了和他徹底撕破臉的準備了……」凌若夕微微頷首,「明日我隨你早朝。」

    「好。」若有她在,他也能安心不少,「多謝你了,這些事原本與你不相干的。」

    若不是他的無能,也不至於牽連她趟進這灘渾水之中,從而成為攝政王的眼中釘肉中刺。

    「別忘了這是我們之間的合作,將來我會收取酬勞的。」凌若夕漠然啟口,她願意出一份力,只是為了在將來對付軒轅勇甚至是北寧國時,能夠藉助南詔的力量。

    南宮玉眸光微微一暗,「不管怎麼樣,這聲感謝你都當得起。」

    凌若夕不置可否的聳了聳肩,兩人在寢宮中一邊享用午膳,一邊商議著明日早朝的事,而可憐兮兮的凌小白則孤單地蹲在院子里,曬著火辣辣的日光浴。

    一滴滴豆大的熱汗順著他白凈的臉蛋滑落下來,吧唧一聲,落在地上,飛濺出無數的水花。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
    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