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126章 對待敵人要像寒冬般無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126章 對待敵人要像寒冬般無情字體大小: A+
     

    南宮玉好脾氣地笑著,黑眸純凈如水,倒影著南宮歸海怒不可遏的身影,「攝政王,請。」

    紫砂茶盞在他的面前左右搖晃幾下,南宮歸海冷哼一聲,隨手接過,重重放到肘邊的矮几上,絲毫沒有要飲用的念頭。

    「皇上,你認為老臣現在有用茶的興緻嗎?南詔國就要出現第一位平民皇后了……」南宮歸海冷聲說道,話里話外儘是對凌若夕的不屑。

    「攝政王,朕已到了該親政的年紀,早日大婚,也能夠為攝政王分擔一些政務,至於若夕,」想到即將成為自己皇后的女子,南宮玉笑得愈發柔情似水,「朕想,她是后位最適合的人選,這件事朕已經決定了,請攝政王尊重朕的意願。」

    他特地咬重了請這個字,語調裡帶著不容商量的堅決。

    南宮歸海還是頭一次看見南宮玉如此執著於某件事,他危險的眯起眸子,冷眼凝視著眼前的帝王,究竟從什麼時候起,記憶里懦弱到近乎無能的皇帝,居然敢屢次駁回自己的命令了?

    「皇上,你當真要一意孤行嗎?」暗藏嘲弄與警告的話脫口而出。

    南宮玉卻不為所動,沒有出聲,但臉上的堅定與決絕,卻是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的。

    他是真的打定主意要立凌若夕為後,即使代價是徹底得罪南宮歸海也在所不惜!

    「好好好,皇上既然如此堅決,老臣也無話可說,只希望皇上他日莫要後悔。」南宮歸海拂袖起身,狠狠瞪了南宮玉一眼,氣急敗壞的離開了御書房,轉身的剎那,他的臉上殺機已現。

    一個竟敢違抗他命令的傀儡,已經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南宮玉含笑而立,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在花園中,這才喃喃道:「南宮歸海,朕早已不是你掌心裡的棋子,這個天下,是屬於朕的,你也是時候退位讓賢了……」

    少年羸弱的身軀此刻彷彿透著毀天滅地的孤勇與決絕。

    攝政王憤怒離去的消息,讓宮裡不少下人心驚肉跳,莫名的感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不安。

    雲旭自打得知凌若夕已答應嫁給南宮玉后,眉頭就沒鬆開過一刻,雙手負在身後,愁眉苦臉的在鳳儀宮的花園裡來回踱步。

    若是凌姑娘當真下嫁南宮玉,那少主該怎麼辦?

    「你能不能別在小爺跟前走來走去?眼睛都快被你給轉花了……」凌小白老老實實在一旁蹲著馬步,肉嘟嘟的小臉不滿地擰成一團,看著他沒好氣地說道。

    雲旭停下步子,張了張嘴,須彌又繼續沉默。

    凌小白的額頭凸起一個偌大的井字,他齜牙咧嘴地問道:「小爺說,你能不能別再轉了……」

    「小少爺,你覺得南宮玉和凌姑娘真的應該成親嗎?」雲旭猶豫了許久,才吞吞吐吐的問道,試探著凌小白對這樁婚事的態度。

    「為什麼不行?南宮叔叔對娘親很好,」凌小白理所當然地開口,「而且他很有錢。」

    或許後面的理由才是重點!

    雲旭嘴角一抽,忍不住提醒道:「少主也不缺錢。」

    廢話!雲族不僅是天下間最大的情報基地,麾下店鋪更是遍布兩國,可以說是最富有的存在,擁有的財力,即便是南詔、北寧兩國的國庫總和,也比擬不上。

    「小爺討厭他。」凌小白撅著嘴,想到雲井辰,臉上寫滿了毫不掩飾的不滿,那男人又小氣又腹黑,還老欺負他,他才不要把娘親交給這種男人。

    「小少爺,其實少主對你很好,也很在乎你。」雲旭替雲井辰辯解著,畢竟他們才是真正的父子。

    「小爺可沒看出來,娘親受傷的時候他在哪裡?小黑被捕的時候,他又在哪裡?哼哼,小爺想要的是能夠成為娘親靠山的繼父,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讓小爺看上。」

    這麼一說,似乎少主還真的比不上南宮玉。

    這個念頭在雲旭的腦海中浮現,又立馬被他拍飛,他狠狠搖了搖頭,他怎麼可以質疑少主呢?

    「你別替他說好話,反正小爺就是喜歡南宮叔叔,不喜歡他。」凌小白瞪了雲旭一眼,任性地說道。

    「難道你寧肯要一個繼父,也不想要爹爹嗎?」雲旭情急之下拋出這句話來。

    「爹?」凌小白微微一愣,隨即不屑地癟了癟嘴:「小爺才沒有這麼不華麗的親爹,小爺只需要娘親就夠了……」

    「說的很好。」一道冷冽的嗓音自後方傳來,雲旭面頰發黑,咔咔地轉動著脖子,在看見不知道什麼時候從寢宮內走出,靜靜站在後方的青石小道上的女人時,心頭咯噔一下。

    凌姑娘究竟什麼時候到的?又聽到了多少?

    「向我的兒子灌輸如此滑稽的東西,你在找死嗎?」凌若夕冷冷地睨了他一眼,瞬間讓雲旭有種被凍成冰雕的錯覺。

    他尷尬地摸了摸鼻尖,避開她太過銳利的目光,「凌姑娘。」

    「娘親。」凌小白嘿嘿一笑。

    「站好!」凌若夕掃了眼他不停打顫的下盤,不悅地蹙起眉頭,「什麼時候站穩了,什麼時候休息。」

    現在不打好基礎,將來他根基不穩,如何成為強者?

    這片大陸,沒有實力的人只能受人欺辱,只有變強,才能成為人上人,才能保護好自己。

    凌小白一聽這話,臉上討好的笑容一下子暗了下去,他幽怨的看著凌若夕,頭頂上搖曳的呆毛好似懨掉的茄子,一副可憐巴巴的模樣。

    只可惜,他的可憐絲毫沒有換來凌若夕的不忍與動容。

    「你很閑嗎?居然跑來和小白說這些話。」炮火直接對向雲旭,她最反感的便是聽人提及凌小白親生父親這件事。

    在她眼中,兒子是她的,只屬於她一個人的,即使沒有父親,她也會教導他成才。

    「抱歉,我只是……」雲旭張嘴想要解釋,畢竟,他太清楚少主有多在乎這對母子。

    「停,我現在不想聽任何有關於他的話題。」凌若夕甚至沒有給他辯解的機會,直截了當終止了這個話題。

    雲旭見她態度異常堅決,只能報以苦笑,默默地在心底哀悼著少主追妻的艱難未來。

    入夜,雲旭惆悵地站在鳳儀宮後方的偏房內,一張深色紅木書桌上,擺放著名貴的文房四寶,白凈的信箋靜靜躺在桌上,燭光閃爍不止,他幾次提筆,卻又無法落下,雲族如今正值多事之秋,若是少主得知南詔國的事,只怕會立即拋下一切趕來阻止凌姑娘與南宮玉成親,少主一旦離開雲族,勢必會叫二少爺抓住機會,趁機奪權。

    這封信究竟是寫,還是不寫呢?

    他面露猶豫,但最終仍是提筆將事情一五一十寫在信箋上,撲閃著翅膀的白鴿從夜幕上墜落,乖巧的停在窗柩前的露台上方,雲旭將信箋放入竹筒,目送白鴿再度離去,這才幽幽地嘆息道:「希望這麼做沒錯。」

    第二天清晨,濃濃的白霧在皇城內降臨,整個城池被霧霾籠罩得幾乎到了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步,雲旭剛換上乾淨的衣衫,便接到來自雲井辰的密信,信件上龍飛鳳舞寫著一句話:「不惜一切代價阻止婚禮,那女人只能是本尊的夫人!」

    他甚至能想象出少主在寫下這句話時,是何等的憤怒,一筆一劃間透著一股渾然天成的霸氣與威嚴。

    「不惜一切嗎?」五指一緊,信箋在掌心化作粉末,簌簌地掉落一地。

    凌若夕可不知雲井辰的動作,即便是知道,她也不會理會。

    用過早膳,禮部尚書親自造訪鳳儀宮,奉南宮玉的旨意,前來替她測量尺寸,製作嶄新的嫁衣。

    凌小白一邊揉著酸疼的小腿,一邊樂呵呵坐在椅子上,歪著腦袋瞧著眾人忙裡忙外,時不時點點頭,時不時嘴裡發出極其猥瑣的笑聲。

    凌若夕雙手平舉,任由宮女用刻著尺度的布條替自己測量,餘光瞥見凌小白那副賊眉鼠眼的樣子,冷哧一聲,卻沒有出言教訓他,而是冷冷地睨了他一下。

    凌小白接收到某人涼颼颼的眼刀,立馬回神,雙腿從椅子上放下,正襟危坐一副我很乖很聽話的模樣。

    「噗哧。」禮部尚書忍俊不禁地笑了,「難怪皇上會如此在乎姑娘和這位小少爺,兩位還真與眾不同。」

    凌若夕挑起眉梢,是她的錯覺嗎?她似乎從這句話里,聽出了諷刺的意味。

    「那當然,小爺是最特別的。」凌小白挺了挺胸,豪情萬丈地說道。

    本是想諷刺他們的尚書,頓時語結,一般人會這麼誇讚自己嗎?果然是小家子氣。

    「是,的確很特別,微臣還從沒有見過這麼可愛的小孩子。」尚書意味不明的說道,語調里暗藏深意。

    「那是你孤陋寡聞。」凌小白雖然年紀小,但這並不代表他感覺不到善惡,這個人,分明是討厭他的,卻老是稱讚他,娘親說過,事反無常必有妖,他才不會給這人好臉色看呢。

    靈動的眼睛滑過狐狸般的狡詐光芒,凌若夕將他的壞心眼看在眼裡,沒有出聲。

    尚書被這番理所當然的話說得氣結,臉上的笑僵硬在嘴角。

    「你說小爺說得對不對?」凌小白得寸進尺地問道,將趁你病要你命的偉大傳統,發揚得淋漓盡致。

    對待不懷好意的敵人,必須要向寒冬般無情。

    禮部尚書尷尬地抽了抽嘴角,應也不是,不應也不是,只能保持緘默。

    凌小白逗了他好一陣,只可惜敵人實力太弱,讓他毫無得勝的喜悅與滿足,最後幽怨的閉了嘴,睨了眼被自己質問得啞口無言的尚書大人,在心頭嘆息道,不是我軍太強,而是敵人弱爆了,高手總是寂寞如雪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
    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