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121章 三王妃凌雨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121章 三王妃凌雨涵字體大小: A+
     

    如果說這段日子北寧國京師內有什麼爆炸性的消息的話,那絕對是丞相府二小姐嫁給鳳奕郯這件事,據說,這樁婚事是由軒轅世家出面,與皇室達成一致,時間定在本月初六,行大婚之禮。

    「這三王爺不是丞相府大小姐的未婚夫嗎?怎麼現在卻娶了二小姐?」客棧內,來自其他城鎮的外鄉人困惑地問道,不明白這姐姐的未婚夫,怎麼變成了妹妹的夫君。

    「你一定不是本地人吧?京城裡誰不知道早在數月前,這凌若夕啊就同三王爺取消親事了,就這麼一個心狠手辣的女人,若是嫁入皇家那還得了?」一個男子不屑地說道,向這名外鄉人科普著凌若夕曾在京師內犯下的驚世駭俗的大事!

    「娘親,他們好討厭,寶寶想教訓他們。」大堂的角落,頭戴黑色斗笠的凌若夕正與兒子吃著午膳,卻聽到不遠處百姓們交頭接耳的談論聲,凌小白哪裡受得了?摩拳擦掌準備叫這些人好看。

    凌若夕瞪了他一眼,警告道:「少惹事。」

    他們回京是為了救出小黑,而不是為了這些無關痛癢的小事的。

    只是,連凌若夕自己也沒有料到,凌雨涵竟會真的嫁給鳳奕郯,但想想她背後撐腰的第二世家,她又不覺得奇怪了……

    這片大陸雖說延續著皇族的統治,但世家的存在卻又凌家在皇室之上,能夠娶到第二世家的嫡系血脈,北寧國君又怎麼會不樂意呢?

    「哼,這些人就會胡說八道,整天誹謗娘親,侮辱娘親的名譽。」凌小白狠狠地將手裡的包子掰開,彷彿把它當作了那幫仍舊談得熱火朝天的百姓,靈動的大眼溢滿了怒火,如果可以,他真想好好教訓他們一頓,讓他們知道,污衊娘親會付出怎樣的代價。

    「閉嘴,吃飯。」凌若夕抬手就是一個爆栗敲在他的腦門上,好在他們挑選的位置在角落裡,不注意根本看不見,所以才沒引起旁人的關注,不然,就憑凌小白方才嘟嚷的幾句話,指不定就會被人揭穿身份。

    凌小白悻悻地癟著嘴,在凌若夕的**下,總算是壓住了心頭的火氣。

    用過午膳,凌若夕帶著兒子正準備回房,在經過那桌人時,凌小白偷偷朝雲旭使了個眼色,後者立馬頓悟,手指一抖,一股玄力咻地從食指指尖迸射而出,咔嚓一聲,木桌的桌腳轟然斷裂,飯菜狼藉地掉了一地。

    「咯咯咯。」凌小白捂著嘴,笑得樂不可支,活像只狐狸,他吐吐舌頭看著這幫人狼狽跳開的姿態,心裡說不出的得意。

    「你啊……」凌若夕無奈地揉了揉他的腦袋。

    回到房間,凌若夕摘掉頭頂上的斗笠,隨手放到桌上,「晚上我要潛入軒轅府,打探小黑和紅梅的下落。」

    「以軒轅勇的實力,我們一旦接近恐怕就會被發現。」雲旭不太贊同凌若夕的提議,唇瓣緊抿,「最好是等他離開府邸時,再偷偷潛入。」

    「你是說,這月初六,後天?」凌若夕微微擰起眉梢,他說的話不無道理,想要不被發現,恐怕真的要等到軒轅勇離開府宅時才能行動,「好,就定在後天,凌雨涵與鳳奕郯大婚,他勢必會作為長輩出席婚禮,到那時,我們潛入軒轅府,解救小黑。」

    「好。」雲旭微微一笑,同意了這個行動計劃,他在袖中找了半天,翻出一個玄鐵手鐲,黑色的手鐲仿若琉璃,質樸卻又帶著簡約的美感,「戴上這個可以隱藏你的修為。」

    凌小白雙眼賊亮,朝他手中的桌子露出了垂涎三尺的目光,這東西一定很值錢吧?

    凌若夕伸手接過,咔嚓一聲套弄在自己的手腕上,隨後,狠狠瞪了凌小白一眼:「把你這副猥瑣的表情給我收拾好,像什麼話。」

    「娘親,好東西就得分享對不對?給寶寶看看唄。」凌小白伸出手,想要瞧瞧這件寶貝。

    「你若是喜歡,找他要去。」凌若夕指了指一旁的雲旭,將凌小白這個麻煩丟給他來解決,自己則坐在椅子上,研究著手腕上的鐲子,剛剛戴上時,她明顯感覺到有一股陌生的氣流從手鐲里傳出,就像是在她的身體外形成一個隱形的保護罩,把她的玄力波動全部阻斷,看上去與普通人沒什麼兩樣。

    該說不愧是雲族嗎?連拿出手的東西也是如此高效、實用。

    隱藏住了自身的實力后,凌若夕又打扮成男子的模樣,在臉上貼了兩撇鬍子,趁著初六還未到來前,在京師秘密的打探著軒轅府內的消息。

    據說數月前,軒轅勇抓住了一隻神獸,就困在府中,日夜吸取其的玄力;

    據說,二姨娘死後,凌雨涵不甘丞相的懦弱,以從丞相府搬回軒轅府,逃回娘家;

    據說,丞相連日來拜訪軒轅府,只為了請凌雨涵回去;

    據說,三王爺鳳奕郯多番出現在軒轅府內,與軒轅勇相談甚歡。

    ……

    這些曾欺辱過凌若夕的人,如今一個個活得風生水起。

    凌若夕冷冷地站在軒轅府外,餘光輕睨著這座威嚴大氣的宅院,黑色的兩撇鬍鬚下,嘴唇涼薄翹起。

    很快,她就會讓這幫沉浸在幸福與得意中的人知道,從天堂墜入地獄的滋味!

    三王爺與凌雨涵的婚事,舉國矚目,北寧帝特地下旨,一定要風光大辦,為了彰顯第二世家和皇族的威嚴,他早就貼出皇榜,大婚之日,在京師內開流水長席,鋪萬里紅妝,甚至以鳳鸞作為凌雨涵的轎子,讓她得享女子的最高殊榮,嫁入王府。

    隨著婚期的逼近,京城內處處鋪滿了喜慶的絲綢,王府內外更是一片紅色海洋,凌若夕手持茶杯,慵懶地斜靠在客房的窗戶旁,一席素色長衫,墨發用簪子盤著,斜睨下方正在籌備布帛的丞相府丫鬟。

    一批批精美的絲綢被搬上馬車,竹意頭擦著臉上的熱汗,手忙腳亂地指揮著眾人,「都小心點兒,這些綢緞可比你們的命還要值錢,若是損壞了,小心你們的腦袋。」

    「是!」丫鬟們戰戰兢兢的應了一聲,手上的動作愈發小心。

    凌若夕眉梢一挑,手掌朝下翻去,一股浩瀚的玄力自掌心迸出,頓時,街道上颳起一陣狂風,丫鬟們手裡抱著的絲綢被風吹得砰砰落地。

    「哎呀……快把東西撿起來,快啊……」

    「都小心點兒,別踩著了……」

    「天沙的,怎麼會忽然颳起大風?」

    竹意頭一邊指揮眾人撿起布匹,一邊不住地咒罵著,場面頓時亂得不受控制。

    凌若夕莞爾一笑,眉眼彎成兩道彎月,素手一翻,再度以玄力掀動風浪,剛撿起的布帛,又一次被吹翻,染上了地上的灰塵。

    竹意頭被這詭異的大風嚇得雙腿發軟,看著這些昂貴的絲綢被灰塵弄髒,他急得都快哭了……

    這要是被相爺知道,他不得掉腦袋嗎?

    凌若夕搗亂后,便沒有在理會下方的騷亂,合上窗戶,隨手將茶杯擱下,盤膝上榻,靜心進入入定狀態。

    此時,丞相府內,凌克清滿臉堆笑,親昵地拽著凌雨涵的小手,在前廳與她拉著家常。

    「雨涵啊,你看你最近都瘦了,在軒轅府是不是住得不習慣?要不就回來吧,這裡畢竟是你的家,你的房間,爹還給你留著,只要你願意,隨時可以回來。」凌克清說得情深意重,恨不得立即把她留下。

    堂堂丞相府二小姐卻要從娘家出嫁,傳出去像什麼話?

    凌雨涵為難地擰起眉頭,嬌柔的面容微微一暗,「爹,女兒不想回來,每次回到家裡,女兒就會想到娘親慘死的那日,女兒……」

    說著說著,她的眼眶便紅了一圈,輕輕捂住嘴,讓人憐惜的哽咽聲,從指縫間悄然滑出。

    她從沒有一日忘記過娘親死掉時的場景,更不曾忘記過,凌若夕這個劊子手!

    凌克清微微一怔,幽幽地嘆了口氣,「哎,晴兒她……」搖搖頭,他的神色盡顯落寞,「罷了,你既然不願回家,爹也不願勉強你,但你要記得,即便嫁入王府,你仍舊是爹最疼愛的孩子。」

    溫熱的手掌輕拍著凌雨涵的手背,他一字一字說得極其鄭重,極其嚴肅。

    凌雨涵重重點頭,擦拭掉眼角的淚珠,抬頭輕笑,「爹,女兒記得的。」

    「好!」凌克清開懷地笑了一聲,隨後拉著她走出正廳,廳外的院落里,放著五六個上等的紅木箱子,裡面裝著金銀珠寶,錦緞絲綢,「這些是爹為你準備的嫁妝,嫁入皇室,咱們可萬萬不能失了禮數。」

    「嫁妝……」凌雨涵怔怔地望著眼前價值不菲的物品,這些都是屬於她的,都是她的,深吸口氣,平復下內心的激動,她抬起頭來,感激地看著凌克清:「謝謝爹。」

    「你是我的女兒,有什麼好謝的?爹不求你大富大貴,只希望你一生平安快樂。」凌克清嘆息道。

    「爹,女兒會的。」凌雨涵說得分外篤定,她相信,嫁給三王爺一定是她這輩子最幸福的決定。

    那人不會傷害她,更不可能傷害她。

    腦袋輕輕靠在凌克清的肩頭,她低垂著眼瞼,嘴角彎起一抹得意的弧線。

    凌若夕,你可看見了?如今,笑到最後的人,是我,而不是你!

    凌克清絲毫不知道凌雨涵心裡的想法,還當她捨不得嫁出去,輕輕拍著她的後背,無聲地安慰著。

    初六,萬里無雲,大清早絲竹之聲便在京城上空響起,響徹雲霄,無數百姓走出民居,紛紛站在街頭,想要見證這場曠世婚禮。

    凌雨涵從軒轅府出嫁,火紅的嫁衣將她柔弱的姿態襯托得極致尊貴,停靠在府外的鳳鸞兩側,站著軒轅府的眾多高手,今日他們要一路護送鑾駕穿過整個京城,抵達三王府。

    為了顯示皇室的重視,皇帝特意罷朝一日,親赴王府與軒轅勇一起主持婚禮。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
    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