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118章 耳熟的名字,到來的分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118章 耳熟的名字,到來的分離字體大小: A+
     

    手裡苦無證據,南宮歸海只能憤恨離去,離開時,他深深凝視了凌若夕一眼,似要把她的樣子牢牢記在自己的腦海中。

    凌小白揮舞著爪子,笑著向他道別:「爺爺再見。」

    「哎,真不知道究竟是何人居然能潛入攝政王府,害王爺連夜入宮,若是被朕抓到這賊子,必定要他好看。」南宮玉一臉憤慨,但眼底卻含著笑,嗓音不大不小,正好能傳入剛走出御書房的南宮歸海耳中。

    他離去的背影猛地一顫,整張臉被氣得猙獰,口中冷冷地輕哼一聲,拂袖而去,只是那離去的腳步,多少帶著一絲狼狽,一絲急切,再繼續待下去,他無法保證會不會被氣到理智全無,將這一唱一和的三人一掌拍死。

    「呵,他也有今天。」阿大奴了奴嘴,幸災樂禍地笑了,權傾朝野的攝政王竟也有落荒而逃的一日,說出去,誰會相信呢?

    「皇上,只怕今日這件事後,若夕姑娘將會被攝政王視作眼中釘肉中刺。」阿二雖然也是心頭歡喜,卻沒有被這次的小勝淹沒理智,他冷靜地分析道,「雖然攝政王手裡沒有任何證據,但他心裡勢必會將若夕姑娘看作小偷,若夕姑娘和小少爺又與他爭執,恐怕……」

    聞言,南宮玉臉上的笑容逐漸淡去,「是啊,攝政王瑕疵必報,必定會想方設法把今日丟掉的顏面討要回來。」

    到那時,不僅是他,連凌若夕和凌小白,也會成為他想要除去的目標。

    「南宮叔叔不怕,要是有人敢欺負你和娘親,小爺就一口咬死他。」凌小白用力磨了磨牙齒,斬釘截鐵地說道。

    「只要他沒有證據,就不敢明著動手。」凌若夕淡漠地說道,被南宮歸海盯上的結果在她的預料之內。

    「這段日子我會派人在鳳儀宮外保護你,絕不會讓你受到傷害的。」南宮玉定眼看著她,口氣極為堅決。

    「你還有人可用嗎?」凌若夕老早就聽說,因為他私自出宮一事,他多年來秘密扶植、培養在宮中的人手,這次幾乎全軍覆沒,被南宮歸海清洗掉了……

    南宮玉自嘲地輕笑一聲,是啊,現在的他空有天子之名,卻根本無人可用,又能拿什麼來保護她周全呢?

    「你這女人也太不識好歹了,皇上分明是好心。」阿大急沖沖駁斥道,對凌若夕不領情的行為很是不滿,他就不明白了,為什麼每次皇上為她著想,她總要拒絕呢?這是多少女子求也求不到的服氣啊……

    「我今夜要離開這裡。」凌若夕沒有理會阿大的叫囂,向南宮玉辭行。

    「什麼?」他愕然驚呼,「你要走了?」

    怎麼會這麼快?

    這個消息打得南宮玉措手不及,他從未想過,離開會來得如此之快。

    「恩。」凌若夕漠然點頭,好似未曾看見他的不舍與難過,依舊是那副不近人情的冷淡模樣。

    凌小白張了張嘴,他覺得這兒挺好的,又有銀子,又有寶貝,幹嘛這麼著急?

    「忘記小黑了嗎?」凌若夕似是猜到他心裡在想什麼,低下頭,附耳問道。

    小黑……

    凌小白神色一暗,立馬握住拳頭,「寶寶沒忘,寶寶和娘親一起走。」

    「小黑?若夕姑娘,你是不是有什麼難處?」南宮玉蹙眉問道。

    「這是我的事,這次多謝你幫忙讓我拿到紅蓮冰心草,這份人情我凌若夕記下了……」凌若夕並沒有把自己的打算和盤托出,她和南宮玉頂多只是合作關係,這次他幫助自己拖住南宮歸海才能這麼快得到草藥,將來若有機會,這份人情,她必會償還。

    凌若夕?

    阿二總覺得這個名字莫名的熟悉,好像在什麼地方聽過,卻又一時想不起來。

    「那……好吧,等明日天亮,我差人送你們出宮。」南宮玉眸光一暗,縱然心頭再多不舍,再多不願,也不好再強留她,只是心裡有些不是滋味。

    「不必,我今晚就會離開,無需派人護送。」凌若夕再次婉言謝絕了他的好意,若是大張旗鼓派人護送,只怕會惹來不必要的麻煩,她可不想在離去時,受到南宮歸海的追殺。

    一個久居高位的當權者,一旦尊嚴受到挑釁,誰也不敢想象他會做出什麼事來,所以悄悄離去是最好的方法。

    「就這麼著急離去嗎?」南宮玉苦笑道,眉宇黯淡。

    「南宮叔叔你放心吧,等寶寶和娘親救出小黑,一定會來看望你的。」凌小白拍著胸口,給出了承諾,他還沒有成功撮合娘親和叔叔的婚事呢,未來一定還有見面的機會。

    好不容易碰上一個符合他心目中繼父人選的目標,他才不會輕易放棄!

    話已經說到這個份兒上,南宮玉即使再不甘,也只能妥協,他艱難地擠出一抹笑,提議道:「今晚我在花園設宴,替你們送行。」

    凌若夕剛想回絕,卻對上他那雙隱含祈求的眸子,心尖一動,勉強答應下來,「好。」

    入夜,朦朧的月光將整個皇城籠罩在內,彷彿為它增添了一個淡黃色的保護罩,月光斑駁地穿過花園的枝椏,灑落在草地上,一地清輝。

    坐落在御花園角落的石雕涼亭外,宮燈閃爍,從四角亭沿垂落一席海藍色的帳幔,景色如夢似幻。

    御膳房早早就備好了宵夜,送入涼亭中,南宮玉下令散去四周的御林軍,只留下阿大和阿二兩人在遠方守衛,身著一件月牙白的名貴錦緞,墨發如雲,正倚坐在石凳上,獨自飲酒。

    他孤身一人坐在亭中,身影帶著幾分落寞。

    凌若夕打包好行李,牽著凌小白從鳳儀宮走來,見到的,便是這樣一幕。

    「你來了……」南宮玉聽到腳步聲,抬眸輕笑,只是那笑卻暗藏著萬千苦楚。

    「恩。」凌若夕淡漠地應了一聲,撩袍坐下,凌小白緊了緊背上的巨大包袱,蹬蹬地爬上石凳,自顧自地享用著桌上的菜肴。

    「我原本以為你會待上很長一段時間的,」南宮玉喃喃道,「時間過得真快啊,我們第一次見面的場景似乎還在眼前,可是現在,卻要道別了……」

    他至今仍舊記得,那日在客棧的大堂里,他在人潮中,一眼就看見了她,不惜拋棄矜持,主動搭訕,卻遭到她的冷漠對待。

    似是想到什麼好笑的事,他臉上的笑容愈發明媚了幾分:「當日確實是我孟浪了,那樣的見面,可不是登徒子嗎?」

    凌若夕緘默不語,比起南宮玉顯而易見的不舍,她的心卻連一絲波動也沒有。

    「我不知道你的來歷,也不知道你究竟是誰,更不知你將要去何方,可是,若夕姑娘,在雪域的這段日子,我是真的把你當作了朋友,若你有難,我定會全力相助,」他一字一字緩慢說道,眸光堅定如石,「雖說我現在的處境如履薄冰,恐怕也幫不上什麼忙,但至少,在南詔境內,只要我還是皇帝,就會傾盡全力護你們母子平安。」

    「比起我,你還是先顧好自己吧,南宮歸海現在恐怕已對你起疑,在羽翼未豐時,韜光隱晦是唯一的選擇。」凌若夕冷哼一聲,「只有磨利了武器,等待適當時機,才能將敵人一擊即中。」

    雖然她的語調一如既往的冷淡,甚至尖銳到略顯無情,但南宮玉卻能夠從中感覺到,屬於她的那份溫柔。

    心頭一暖,他揚唇笑道:「我知道,在沒有實力以前,我不會貿然和他撕破臉的,這條命,我暫時還不想交出去。」

    「希望如此,」她不置可否地聳了聳肩,抬手替自己斟了一杯水酒,朝南宮玉輕輕搖晃一下,隨後,仰頭喝盡,動作說不出的洒脫與隨性,毫無女兒家該有的矜持,卻意外地,讓人移不開眼。

    隨手抹去嘴角滑落的酒水,放下酒盞,她拂袖起身,「時間不早了,就此告辭。」

    「我……」南宮玉剛想與她多說幾句,凌若夕卻已抱起兒子,飛身躍出涼亭,迎著夜幕,消失不見了……

    雲旭朝南宮玉略一拱手,算是對這段日子他悉心照顧的感謝,隨後便追著凌若夕而去。

    兩道身影在夜幕下如同鬼魅,很快便失去了影蹤,徒留下這空蕩蕩的御花園,以及那孤身坐在石凳上的男子,痴痴地凝視著她離去的方向,一眼萬年。

    「我只是想問你,下一次見面會是什麼時候,」南宮玉眸光晦暗,身體似被抽空了力氣般,頹廢地聳搭下去,「可惜,連這麼點時間,你也不肯給我。」

    阿大擔憂地望著涼亭內動也不動的皇帝,急得直抓頭髮,「皇上現在一定很難過,怎麼辦?到底該怎麼辦?該死的!這女人一定要著急離開嗎?」

    「阿大,你覺不覺得凌若夕這個名字,很耳熟?」阿二沉聲問道,「我一定在什麼地方聽過。」

    「什麼凌若夕不凌若夕的,現在最重要的是皇上。」阿大白了他一眼,不明白這都什麼時候了,他怎麼還有閒情逸緻去想其他的事。

    晚風呼嘯,垂落的帳幔被風吹起一角,同時,也讓晃神的南宮玉清醒過來,他從石凳上站起身,繞過石桌,怔怔地看著那支被她用過的酒盞,手指無意識地湊近,指尖溫柔地拂過杯沿,他彷彿能夠從上面感覺到,她的溫度。

    「還會再見嗎?」回應他的,是周圍蕭瑟的冷風,月牙白的長衫被風吹得輕輕飛揚,手腕一翻,酒盞滑入掌心,被他緊緊握住,「一定會再見的。」

    說罷,他毫不猶豫的轉身,從涼亭內離開了……

    阿二一夜難眠,滿腦子都被凌若夕的名字佔據,第二天清晨,他終是忍不住,開始著手調查凌若夕的來歷以及她的身份。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
    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