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112章 韜光隱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112章 韜光隱晦字體大小: A+
     

    「我這個皇帝是不是做得特別窩囊?」南宮玉眉眼凄苦,扭頭看向身旁的凌若夕,低聲問道。

    「我只相信人定勝天。」窩囊?只要有變強的覺悟與決心,命運便能夠被自己掌握,這一點凌若夕深信不疑。

    南宮玉心頭一顫,黯淡的眼眸彷彿被注入了一股生命力,瞬間被點燃,明亮如懸月,「你說得對,總有一日,我會重新奪回原本屬於我的一切!將毒瘤趕出南詔,還百姓一個太平盛世!」

    話語堅定得如同磐石,連南宮玉自己也說不清這樣的勇氣究竟從何而來,只是莫名的覺得,心頭盤繞多年的抑鬱與苦澀,彷彿都在她這句人定勝天中,煙消雲散了……

    凌若夕微微頷首,深邃的黑眸滑過一絲激賞。

    「蹬蹬蹬。」一名太監急急忙忙從御花園的方向跑來,跪在台階下方,稟報道:「皇上,攝政王在御書房等您,請皇上移駕前去。」

    南宮玉狠狠擰起眉頭,他才是當今聖上,卻要紆尊降貴去見一個王爺,這是何其諷刺的事實?但現下,他只能隱忍,只能妥協。

    「好,朕這就過去。」他故作鎮定地揚起一抹笑,只是藏在袖中的雙手早已黯然握緊。

    「我將阿大留在此處,你放心休息,不會有人再來打擾你了……」他體貼地交代道。

    「我有雲旭。」凌若夕並沒有接受他的好意,比起她,南宮玉更需要阿大的保護。

    想也知道,這次他前去見南宮歸海,必定有一場硬仗要打。

    「也好,若有什麼事,立即派人告訴我,在宮裡,你無需擔心什麼,我會盡全力護你周全。」話語虔誠得猶若誓言,不等凌若夕回答,南宮玉抬腳走下台階,繞過地上的太監,拍拍凌小白的腦袋,帶著阿大絕塵而去。

    陽光下,他單薄的身影,彷彿帶著戰士般的孤勇與決絕。

    「娘親,南宮叔叔會不會有事?」凌小白蹬蹬地跑上石階,望著南宮玉離去的方向,小臉布滿了憂色。

    「暫時不會。」至少在南宮玉沒有表露出要肅清朝堂,扳倒南宮歸海的苗頭前,相信他是不會輕易對南宮玉下手的。

    「哦。」聽到她這麼說,凌小白的心頓時放下了不少,娘親說的絕對不會有錯,這一點凌小白深信不疑。

    送走了南宮玉,母子倆返回宮殿,凌小白抱著他的戰利品樂呵呵地數著、把玩著,活脫脫一副小財迷的模樣。

    「凌姑娘,你現在有何打算?」雲旭關上大門,沉聲問道,他從一開始就不贊同凌若夕和南宮玉一起進入南詔,更不贊同她攪入這趟渾水裡。

    「想辦法弄到攝政王府的地形圖,摸清紅蓮冰心草的位置,在不驚動南宮歸海的前提下,將草藥偷走。」這是上策!凌若夕淡漠地啟口,將自己的初步計劃說出。

    「好,今夜我去夜探攝政王府。」雲旭一刻也不願在這個國家久待,他害怕待得太久,他們會在這個旋窩中難以抽身。

    「寶寶可以去嗎?」凌小白眨巴著眼睛,舉手發問,這麼好玩的事,他也很想參加。

    凌若夕只淡淡地掃了他一眼,他便悻悻地垂下頭去,每當娘親露出這種表情,就代表他的提議被強行駁回。

    哼!娘親太壞了,一點人權也沒有。

    「替我留意北寧的動靜,尤其是軒轅世家!」凌若夕根本沒有理會他幽怨的表情,繼續吩咐道。

    「好。」雲旭點頭應了下來,對凌若夕的命令沒有一絲怨言和不忿,似乎已經習慣了待在她的身邊,聽她的號令。

    最初,被少主調派來保護這個女人,他是不願的,甚至一心以為,她配不上少主,但相處后,他才知,自己險些錯把珍珠當作魚目,她的果敢,她的強大,她的冷漠,她的狠厲,一點一點將他收復,讓他心悅誠服聽命於她。

    雲旭的心情一時間變得有些複雜,但臉上卻依舊是一副剛毅的模樣。

    「雲十二回雲族后沒有消息傳回嗎?」凌若夕不知怎的,竟想起了在雪域森林外,與雲旭分道返回雲族的雲十二,出聲問道。

    雲旭臉色微變,搖搖頭:「沒有!不僅是十二,連少主也毫無消息傳來。」

    他一直不願去想究竟是什麼原因,讓少主和十二音訊全無,他只知道,自己接到的命令是保護他們母子平安。

    「你需要回雲族一趟嗎?若你要走,我絕不強留。」凌若夕淡漠地問道,雲旭對雲井辰的忠心,她再清楚不過,比起跟在自己身邊,他向著的,始終是雲井辰。

    「不,我相信少主絕不會出事。」雲旭毫不掩飾對雲井辰的信賴,話說得極其篤定。

    也對,那個男人可是突破了紫階,怎麼可能會出事?

    「恩。」凌若夕應了一聲,也不知是認同他的說法,還是不認同,話題就此掀過,她未曾再提起任何有關雲井辰的話題,盤膝坐在殿中的軟塌上,潛心修鍊。

    玄力在筋脈中緩慢遊走著,如同一條條汨汨的水流,她分明感覺到筋脈比起與軒轅勇大戰時,擴大了不少,但玄力依舊無法在丹田匯聚,每一次轉入丹田,就如同一粒石頭沉入大海,毫無反應,但即使如此,凌若夕也不曾放鬆過修鍊,她閉著眼,靜坐在大殿內,如同老僧入定,神情平靜且淡漠。

    另一邊,御書房內,南宮玉低垂著頭站在南宮歸海跟前,一老一少,一坐一站,寬敞的書房只有他們二人,氣氛靜得壓抑,南宮歸海垂目飲茶,彷彿未曾看見眼前的帝王一般,姿態端得是高高在上。

    一炷香的時間轉瞬即逝,直到手中的茶水喝完,他才開口:「皇上,您是一國之君,您身系天下萬民,是南詔的頂樑柱,如今卻任性的私自離宮,您要如何百姓如何看您?」

    南宮玉垂首不語,甚至連眼睛也不曾眨過一下。

    「你此次回宮后,竟還妄自帶回一個身份不明的女人!這個女人還有兒子,你是想成為天下人的笑柄嗎?」南宮歸海繼續斥責道,嘴上雖罵著,但眼底卻不見一絲怒火,有的只是鄙夷與不屑。

    南宮玉極盡謙卑地站著,任由他一字一字指著他教訓。

    「皇上,你可知道當老臣聽聞你私自出宮時,有多擔心嗎?若是皇上在外面遇到不測,又該怎麼辦?」

    沉默,南宮玉只能沉默,但只有他自己知道,這一句句的斥責與教訓,讓他有多難堪,多痛苦。

    見他不說話,南宮歸海眼底閃過一絲滿意,只有這樣他才能確信,這個小皇帝是被他拿捏在手心裡的,「皇上請告訴老臣,你離開宮裡這段日子究竟去了什麼地方?」

    「朕只是去江湖上轉了轉。」南宮玉謙卑地勾著頭,坦然地對上南宮歸海審視的目光。

    「哦?」南宮歸海深深凝視了他幾眼,見他被自己盯得臉色發白,才總算是勉強信了幾分,「那麼,你帶回來的那個女人,究竟是何人?皇上,你到底知不知道,這個宮裡可不是阿貓阿狗隨隨便便就能進的。」

    看來,他對自己仍舊不曾真正的放心過,想方設法想要查出若夕的身份,害怕她是自己請回來的幫手。

    南宮玉心思一轉,但臉上卻一絲不露,「朕身體素來不好,在半路上因水土不服發燒不止,是她救了朕,朕才特地邀請她隨朕回宮,奉為上賓。」

    「是嗎?」南宮歸海將信將疑,「這女人的身手很不錯。」

    能夠準確無誤地用銀針刺穿士兵的手掌心,且毫無修為,僅憑巧力,這已經值得讓南宮歸海高看一分了,若是凌若夕再有玄力品階,恐怕他會更加忌憚,說不定將她看作勁敵。

    南宮玉心頭一緊,卻仍舊強裝淡定,「是的,若夕姑娘一人帶著兒子在江湖上闖蕩,難免有些保命的本事。」

    「最好是這樣,皇上,你應該知道的,老臣決不允許任何對南詔不利的因素出現。」這話分明是在敲打南宮玉,暗示他不要妄想著可以奪回什麼。

    南宮玉臉色一白,眉宇間浮現了一絲懦弱與膽怯,南宮歸海看在眼裡,這才算是徹底放下了心。

    南詔國的皇帝不需要文武雙全,更不需要勤政愛民,只需要對他這個攝政王有著一顆敬畏、恐懼的心,就夠了……

    輕輕抬起手重重拍了拍南宮玉僵硬的肩頭,南宮歸海笑道:「皇上車馬勞頓,這幾日便罷朝休息吧,有老臣在,定不會讓朝堂生亂,另外淑妃的事,皇上做得不錯,這批秀女你不滿意,待到明年,老臣再為皇上親自挑選一批送入宮中。」

    南宮玉眸子一沉,狠狠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臉上被疼出了一頭的冷汗,可落在南宮歸海眼裡,那分明是對他怕到極致的反應。

    他張狂地笑著打開御書房的大門,揚長而去,笑聲在空氣里瀰漫著,久久不散,他未曾看見,身後,本該唯唯諾諾的少年天子,此刻被指甲刺穿的手掌,以及從指縫間滴落下來的,一滴滴殷紅色的液體。

    南宮玉發作淑妃一事,在宮中掀起了不大不小的風暴,不少人以為這個傀儡皇帝要奮起反擊了,可誰想到,在面對攝政王時,他依舊是那副懦弱、無能、卑微的樣子,絲毫沒有一個皇帝該有的決斷與威嚴,頓時,眾人的心紛紛落了下去,暗笑自己大驚小怪,皇上興許只是有了新歡,所以才會對舊愛如此無情。

    除卻此事,還有一件事也在皇宮內傳得沸沸揚揚,因為南宮玉的私自離宮,負責保護他的親信侍衛,通通被南宮歸海以不盡職為由重罰,接連拔出他所有的勢力,只留下阿大阿二兩人,陪伴在左右,同時,南宮歸海出宮前勒令御林軍,要十二個時辰貼身保護南宮玉的安危,名為保護,可意卻在監視,整個皇宮,被他徹底握在手心,局勢成一邊倒。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
    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