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107章 聯手斗魔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107章 聯手斗魔獸字體大小: A+
     

    凌若夕迅速從樹榦上站起,臉色有些發黑。

    如果她沒有猜錯,這雪崩絕對是那頭高階魔獸引來的,而能夠讓高階魔獸如此動怒的人,除了上到雪山準備奪去火樹銀花的南宮玉等人,不做他想!

    「該死!他們究竟在搞什麼?」凌若夕咬牙切齒地低吼道,眼底掀起滔天的怒火,方才若不是她提早撤離,一個小小的結界,根本無法阻擋雪崩的猛烈攻勢,而她和凌小白,早該被埋在積雪中,死得不能再死了……

    凌小白下意識抱住一旁的樹樁,完蛋,南宮叔叔這下真的把娘親給惹毛了……

    凌若夕氣惱地咒罵幾句后,便抬起頭看向雪山的方向,只可惜,除了漫山遍野的白,她什麼也沒看見,只是,隨著空氣傳來的一陣陣玄力碰撞的氣浪,若隱若現。

    眉頭狠狠擰起,她索性摟住凌小白的脖子,在樹枝上坐下。

    如今看來,南宮玉和雲旭定是在與魔獸纏鬥,她帶著小白貿然前去,或許會傷害到兒子,還是在遠處安靜等待,打醬油得了……

    「娘親,咱們不去看看南宮叔叔嗎?這麼多的雪,萬一叔叔他們被壓在雪下怎麼辦?」凌小白可憐巴巴地問道,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個還算滿意的后爹人選,要是就這麼沒了,他多虧啊……

    肉嘟嘟的小手輕輕扯著凌若夕的衣袖,「娘親,咱們去瞧一眼,就瞧一眼。」

    食指輕輕豎起,在她的眼前晃動幾下,凌若夕嘴角猛地一抽,「賣萌這招對我沒用。」

    「娘親——」尾音微微拖長,「寶寶真的很喜歡南宮叔叔。」

    「放心,他暫時還沒死。」若是死了,這一波bo玄力碰撞的氣浪恐怕也會跟著消失,戰鬥既然在繼續,就說明他們暫時沒事。

    以阿大和阿二忠心護主的程度,怎麼會讓南宮玉出事呢?

    凌若夕說得極其篤定,倒是讓凌小白心底的擔憂消失了不少。

    「你似乎還沒有告訴我,為什麼這麼關心他,我怎麼不知道,什麼時候,你對這位南宮叔叔的好感已經深到可以為了他捨生忘死了?」眉梢高高挑起,凌若夕勾起一抹邪氣的笑容,定眼看著自己的兒子,一字一字沉聲質問道。

    她的兒子她難道還不了解嗎?沒有合適的理由,他絕不會做費力不討好的事,他對南宮玉表達出的善意與喜歡,十分強烈,總讓她有些猜不透。

    「哎呦,人家也是為了娘親嘛。」凌小白猥瑣地笑了兩聲。

    這笑聲……

    凌若夕額角的青筋隱隱有凸起的跡象,臉色一點一點陰沉下去,「你別告訴我,你還沒有放棄所謂的找后爹的想法。」

    「呀……不愧是寶寶的娘親,真聰明。」凌小白微微一驚,摸了摸自己的腦袋,露出了靦腆的表情:「寶寶也是為了娘親好,你想想,南宮叔叔是南詔國的皇帝,手裡一定有很多銀子,若是娘親嫁給他,不就變成了大富婆嗎?而且,南宮叔叔身體不好,看樣子應該活不長,等到他將來一命嗚呼,咱們就可以帶著銀子繼續逍遙了……」

    他說得振振有詞,可凌若夕卻聽得頗為無語,她的教育是不是太失敗了?居然培養出了一個,要賣娘的兒子?

    「你倒是把南宮玉的余留價值算得一清二楚啊……」似嘲似諷的話語自她的紅唇里滑出。

    凌小白剛想點頭,卻在對上她那雙略含薄怒的眸子時,急忙捂著嘴,咻地一下從樹榦的一旁竄到另一旁,離得凌若夕遠遠的。

    「娘親,你能別這麼笑嗎?寶寶看著怕。」他掀起袖子,露出粉藕似的胳膊,只見那粉撲撲的藕臂上,正不斷冒出細小的雞皮疙瘩。

    凌若夕鼻腔里發出一聲輕哼,利落的從樹榦上跳下,好整以暇的抬起眼皮,看著上方面露詫異的小奶包:「不是要去拯救你的南宮叔叔嗎?」

    娘親這是答應了?

    凌小白雙眼蹭地亮起,喲西!看來娘親對南宮叔叔也不是一點感覺也沒有嘛。

    他雙手張開朝著凌若夕跳下,也不怕摔到自個兒,落入一個熟悉的懷抱中時,嘴裡發出咯咯的清脆笑聲。

    「笑夠了嗎?」凌若夕狠狠瞪了他一眼,抱著兒子,朝著雪山的方向再度行去。

    她可不是被兒子說動的,而是為了南詔國攝政王府內那株她必須要拿到手的紅蓮冰心草。

    南宮玉雖說只是個傀儡皇帝,但終究是皇帝,若能讓他欠下人情,或許事情會好辦不少。

    還未走入戰局,在數百米外,就能聽到前方傳來的宛如爆炸般轟然的巨響,氣浪呼呼刮到面上,青絲翻飛,凌若夕細細地眯起眼,眺望著雪山的方向,隱隱能看見一頭通體紅如火焰的巨型高階魔獸,正騰空嘶吼,四蹄宛如踏在雲上,每一聲怒吼,都能震得腳下的大地抖上一抖,浩瀚無邊的玄力威壓,在空氣里瀰漫著,那是殺戮的氣息。

    就在魔獸下方的半山腰,四道人影正在瘋狂撤離,且戰且退。

    「是南宮叔叔!」凌小白指著被阿大和阿二護在中央,身影狼狽的男子驚呼道。

    凌若夕彎下腰,將他放到地上,拍了拍他的腦袋:「自己找個地方藏好。」

    「哦。」凌小白也知道現在不是他任性的時候,乖巧的點頭,咻地一聲,藏在遠處的巨石后,探頭探腦地朝凌若夕揮舞著拳頭,一副我很乖很聽話的樣子。

    凌若夕頓時哭笑不得地搖了搖頭,但當她再度看向雪山時,氣息驟然一沉,袖中柳葉刀滑入掌心,整個人宛如蓄勢待發的孤狼,隨時準備迎擊。

    「娘親加油!」凌小白激動地嗷嗷叫著,替凌若夕加油助威。

    雙足在地面用力一蹬,身體好似發射的導彈,瞬間奔向雪山,凜冽的寒風呼嘯而至,青絲漫天飛舞,壓制許久的戰意勃然爆發。

    火雲獸抬起前蹄,如同拍蒼蠅般,朝下揮落爪子,玄力氣浪朝著南宮玉等人轟下,聲勢浩大。

    「咻——」一根銀針從右下方直刺它的腳掌。

    「吼吼!」魔獸機警地在空中避開,口中發出一聲怒吼,紅色的火焰阻擋住了銀針的攻勢,一雙金色的瞳孔噴著火向下看去,只見一女子正在寒風中急速前進。

    它似被激怒,被這個暗地裡偷襲的弱女子激怒,顧不得迎擊南宮玉等人,將目標鎖定在凌若夕身上,血盆大口迅速張開,一聲直衝雲霄的怒吼,聲音震天動地,參雜了高階魔獸玄力的吼叫聲,猶如晴天霹靂,震得凌若夕雙耳發嗡,腳下的步伐微微一滯,五臟六腑被這巨大的吼聲震傷。

    好強!

    這就是屬於高階魔獸的實力嗎?

    吞下口中的鮮血,凌若夕只覺得渾身的血液似乎在澎湃的焚燒,緊緊握住手中的柳葉刀,她霍地抬起頭,銳利且無畏的目光直直看向高空的火雲獸,雙目好似懸月,亮得驚人。

    戰!

    戰!戰!

    火雲獸仰天長嘯,似是在嘲笑凌若夕的自尋死路,身體如同炮仗,化作一團火焰,朝她砸落下來。

    「凌姑娘!小心——」南宮玉瞳孔一縮,掙扎著想要靠近,替凌若夕阻擋住來自魔獸的攻擊。

    「凌姑娘!」雲旭也是一臉驚駭,若是頂峰時期的凌若夕或許尚有與火雲獸鬥上一斗的能力,可如今的它,別說是抵擋,就算是想要全身而退,那也是痴人說夢。

    凌小白更是看得一陣心驚肉跳,嚇得急忙用手捂住眼睛。

    殺意從頭頂上落下,火焰投射出的陰影將凌若夕籠罩在內,她眸光微冷,敏捷地朝一旁滾去。

    「轟!」

    巨大的火焰在地面砸出一個深達兩米的巨坑,雪花翻飛。

    一滴冷汗順著凌若夕的面頰悄聲滑落下來,她來不及顧及,手掌用力撐住地面,翻身站起,沖向火雲獸。

    「她瘋了?」阿大一臉愕然,他的小乖乖,這女人不僅不退反而還主動攻向魔獸?

    「一起上!」雲旭咬著牙,不顧身上縱橫交錯的傷口,朝下撲去。

    南宮玉一言不發地緊隨而上,加入戰局。

    「少爺!」阿大來不及阻止,只能眼睜睜看著他與雲旭一前一後朝坑中飛去,跺跺腳,為難地看向阿二:「現在怎麼辦?」

    「你說呢?」阿二白了他一眼,運起玄力,緊隨著南宮玉而去。

    三道身影破空而至,與凌若夕一起攻向坑中的魔獸。

    柳葉刀劃破空氣,冰涼的寒氣讓那森白的刀刃顯得愈發寒氣逼人,一刀直刺火雲獸的雙眼,只要斷其眼,必能損其大半實力。

    雲旭等人凝聚玄力於掌心,想要劈上火雲獸的身體。

    「吼——」震耳欲聾的怒吼,讓眾人的攻勢在空中短暫滯留,凌若夕明顯感覺到,刀刃前進的方向受到了阻力,彷彿被一道肉眼無法看見的屏障隔絕在外。

    shit!又是保護罩?

    凌若夕凌空翻了個筋斗,借力飛出大坑,迅速後退,與火雲獸拉開了距離。

    南宮玉與雲旭、阿二合力出手,玄力轟地落在那層保護罩上,氣浪自坑中刮出,無數雪花凌空飛濺,模糊了人的視野。

    咻咻咻。

    一擊不中,三人迅速撤出,身影化作一道黑色的殘影,落在凌若夕的身側。

    「你沒事吧?有沒有受傷?」南宮玉剛站穩,便迫不及待地看向她,擔憂的目光將她由上至下掃了一翻。

    「你們究竟在搞什麼?奇幻草呢?為什麼竟惹怒了這頭高階魔獸?」凌若夕黑著臉,沉聲質問道。

    三人微微一怔,面上浮現了一絲尷尬之色,原本他們也想偷偷摘取火樹銀花,卻無意間暴露了氣息,採摘草藥后,便被火雲獸從后伏擊,情急之下動用奇幻草,卻徹底激怒魔獸,導致雪崩。

    如今再被凌若夕一番質問,三人莫不是面頰發燙,訕訕地垂下頭去。

    一個是一國皇帝,一個是第一世家的護法,一個是宮中御林軍統領,此刻,卻是在凌若夕面前提不起半分氣勢。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