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105章 與南宮玉短暫分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105章 與南宮玉短暫分離字體大小: A+
     

    凌小白不停地圍在凌若夕的身旁,替她拍去身上的塵屑,小臉爬滿了擔憂與焦急,肉嘟嘟的小手被冰凍的長衫凍得通紅。

    「娘親,寶寶給你暖暖手。」他懂事地說道,一把將她的手緊握在自己的掌心,卻在碰到她冷如冰雕的身體時,禁不住輕輕冷嘶一聲。

    她竟也會有成為累贅的一天?黑沉的眸子飛快滑過一道類似懊惱的微光。

    「姑娘,你就在此處等我們取回火樹銀花,如何?以你現在的身體情況,恐怕……」南宮玉欲言又止,雖然這一路來,他親眼見證了凌若夕狠辣利落的身手,但她的玄力無法支撐到攀上雪山同樣是不可爭議的事實,如今還未到雪山山腳,她已被凍得四肢僵硬,再繼續貿然前行,根本就不可能。

    「對啊,娘親。」對南宮玉的提議,凌小白舉雙手贊同,他可捨不得見自己的娘親吃苦。

    凌若夕緊咬著牙齦,面色陰沉,失去玄力的她,此時在這危險重重的森林裡,竟淪為了眾人的累贅,心裡無數不甘,無數惱恨,喉嚨微癢,一股血腥味從胸口漫上口腔,她閉上眼,深吸口氣,這才道:「我在山腳等你們。」

    話幾乎是從牙齒縫裡硬生生擠出來的,看著她彷彿結了冰的面容,南宮玉本想安慰幾句,卻又害怕傷了她的自尊,只能沉默地點點頭。

    原本還算輕鬆的氣氛,驟然間變得沉重起來,五日後,眾人堪堪抵達雪山山腳,一座高聳入雲的山脈豁然浮現在眼前,一眼竟望不到頂,山腰被浮雲所籠罩著,萬里銀裝素裹,雪山周圍無任何樹木、灌草存活的跡象,有的,只是那無邊無際的冷。

    凌若夕身上多了一件黑色的鬃毛輕裘,裡面配搭一件凜凜的黑色長衫,整個人如同出鞘的刀刃,鋒芒畢露。

    「火樹銀花生長在雪山之巔,山巔有高階魔獸守護,前去摘取藥材務必要記住莫要激怒魔獸,否則……」凌若夕略一感知,便能感覺到雪山上傳來的那股暴虐的玄力威壓,她沉聲向南宮玉等人提醒道,隨後,從袖中取出一株奇幻草,遞了過去:「拿去,若遇到魔獸將它碾碎塗抹在魔獸的雙眼上,可暫時讓魔獸陷入迷陣。」

    「你什麼時候準備了這種東西?」阿大驚呼道,一路走來,他怎麼沒有留意到這女人有採摘什麼草藥?

    「順手而已。」她只是習慣了將準備做到最足,早在突破奇幻草的迷陣時,她就隨手摘下了這株草藥,為了不時之需。

    南宮玉感激地看了她一眼,將草藥收下:「我會謹記你的話,姑娘,還請找一處安全的地方等候,若能成功採摘火樹銀花,我等再匯合。」

    「恩。」凌若夕微微頷首,爾後看向一旁的雲旭:「你跟著他們一道。」

    僅憑南宮玉三人,恐怕很難爬上這雪山,若是有雲旭陪同,成功的幾率大了不止一截。

    雲旭面露難色,他接到的命令是貼身保護凌若夕母子,可現在,卻被她派去保護別的男人,若是被少主知曉此事,他不得被扒掉一層皮嗎?

    「要麼答應,要麼滾蛋。」凌若夕眉頭一蹙,不耐煩地給出了兩個選擇。

    對上她滿是冷然的眸,雲旭除了妥協,根本沒有別的選擇,只要他拒絕,這女人絕對做得出將他攆走的事的。

    「姑娘,若是雲公子不願,就算了吧。」南宮玉不願因為自己而導致他們二人有所分歧,急忙出聲。

    「我不是為了你。」話音剛落,南宮玉的臉色頓時黯淡了不少。

    凌若夕在山腳旁,尋找到一處山洞,雲旭在洞外替她畫下一個小型的保護結界,臨走前囑咐道:「凌姑娘,這個結界能抹去你和小少爺的氣息,只要不踏出結界,便不會被魔獸發現,在我回來前,請兩位務必在此處靜候。」

    第一次,雲旭懊惱自己未曾在族裡多加學習精深的結界術,若是十二在此,定有法子讓他們母子倆跟著一起上到雪山的。

    不過,他眉頭微微一蹙,望了眼遠方,十二回族裡已有十多天,怎麼一點消息也沒傳來?該不會少主真的出了什麼事?

    南宮玉沒有理會雲旭一瞬間變化的表情,而是忙著為凌若夕準備這幾日的食物,備用的水囊、水果,被他整齊的放在地上,阿大一臉不贊同地站在山洞外,心頭嘀咕著,這種小事怎麼能讓少爺屈尊呢?真不知道這女人有什麼好的。

    「姑娘,這些食物足夠你和小白安然在此處等到我們回來。」南宮玉溫和地笑著,眼底閃爍著純摯地關切與零碎的笑意。

    「多謝。」凌若夕眸光微微閃了閃,漠然開口。

    南宮玉絲毫不在意她冷漠的態度,靦腆地笑了笑,又啰嗦地囑咐幾句,說的不外乎是他們母子倆的安全問題。

    凌小白乖巧地待在凌若夕懷中,聽著他絮絮叨叨的聲音,可愛地眨了眨眼睛:「南宮叔叔,你就放心吧,有小爺在,絕對會保護好娘親的,等你回來,娘親絕對不會掉一根頭髮。」

    「是嗎?」南宮玉彎下腰,寵溺地颳了刮他的鼻尖:「那叔叔就把這重大的任務,拜託給小白了……」

    「恩、」凌小白昂首挺胸,小手重重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答應得極其爽快。

    南宮玉嘴角的笑柔和得好似三月春風,越看凌小白愈發喜愛,揉揉小白的腦袋,朝凌若夕點點頭,這才帶著眾人準備出發。

    凌若夕靠在山壁旁,目送他們的身影逐漸消失在茫茫的雪霧內,這才收回視線。

    「娘親,你是在替南宮叔叔擔心嗎?」凌小白歪著腦袋,吸了吸手指,困惑地問道。

    如果娘親真的有在擔心南宮叔叔,那是不是說明,把他們倆湊成一對的事,成功了一大步?

    「你最好把腦子裡的想法通通丟掉。」一道低沉且冰冷的嗓音,在凌小白的耳畔炸響,嚇了他一跳。

    「娘親,寶寶哪有在想什麼?」他委屈地抱怨著,堅決不承認,剛才自己有想過什麼壞事。

    他是為了娘親的未來!為了給自己找一個強大、多金的后爹!這種想法怎麼可以丟掉呢?

    凌若夕危險地眯起眼,重重扯了扯他頭頂上的那戳呆毛:「你是我生的,你腦子在想什麼,你以為我會猜不到?我沒有擔心他,更不會看上他,所以,不準胡思亂想。」

    「嗯嗯。」凌小白果斷地點頭,只是在心底悻悻的輕哼一聲,他才不會相信呢,俗話說,女人總是口是心非,娘親一定是害羞了……

    凌若夕見他老實下來,也沒有再揪著這個話題不放,而是盤膝坐在地上,進入了修鍊狀態。

    此處存在的玄力,比森林外圍豐盈許多,雖然凌若夕無法將其納入丹田,卻可以將它們慢慢的積存在筋脈之中,等到將來丹田治癒,或許她可以因此突破!

    這段時日雖然她無法動用玄力,但是,卻沒有一日終止過玄力的修行,只有讓根基變得足夠穩定,將來她才能變得越來越強。

    總有一天,她會讓那些欺辱過她的人,付出代價!

    凌小白無聊的趴在地上,手裡把玩著一顆小小的番茄,看看如老僧入定般紋絲不動的娘親,再看看山洞外白蒙蒙的雪山,他無奈地扯了扯自己的頭髮。

    好無聊,早知道他就該和南宮叔叔他們一起去的。

    「哎,如果小黑在就好了,小爺也不用……」凌小白悻悻的閉了嘴,靈動的雙眼徹底黯淡下去。

    小黑,想到被擄走的小夥伴,他心裡就忍不住泛起酸來,不知道小黑現在過得怎麼樣,它會不會受到欺負?那老傢伙,會不會見小黑可愛,心生嫉妒,虐待它呢?

    「遲早我們會把它接回來的。」凌若夕不知何時睜開了眼睛,一字一字斬釘截鐵地說道。

    凌小白懨懨地垂下頭去,背對著她的身體,好似被打敗了一般,渾身縈繞著一股淡淡的落寞,「娘親,寶寶好想小黑啊,我們什麼時候才能見到它呢?」

    「很快的。」只要她拿到紅蓮冰心草恢復了實力,她定會殺上軒轅世家。

    深邃的眸子迅速隱過一道近乎決絕的冷色,沒有人可以從她手裡奪走什麼,沒有人可以在傷害了她在乎的東西后,不付出任何代價。

    這筆債,不死不休!

    「恩!」凌小白吸了吸鼻子,很快便從低迷的情緒里恢復過來,咧開嘴,轉過頭朝凌若夕露出一抹絢爛的笑:「寶寶相信娘親,將來咱們一起去接小黑回家,寶寶以後再也不欺負小黑了,一定會好好彌補它。」

    「欺負一隻倉鼠你還好意思說?」凌若夕伸出手指,用力戳了戳他的腦門,哭笑不得的搖搖頭。

    凌小白舔著臉嘿嘿笑了兩聲:「這是寶寶和小黑獨有的感情交流的方法,才不是欺負。」

    明明是他剛才自己說過的事兒,現在居然矢口否認了?

    凌若夕無奈地扶額,很想知道這小子的性子到底像誰?沒來由的,腦海里閃過一道紅色的身影,她嘴角一抽,迅速將這人影拍飛。

    無緣無故,她怎麼想到雲井辰了?

    她原本還算柔和的臉色,一瞬間沉了下去,身上的冷意再度加重。

    凌小白狠狠打了個機靈,完全弄不明白,好端端的,娘親怎麼會突然一副咬牙切齒的模樣呢?

    「娘親,你在想什麼?能不能告訴寶寶?」他一溜煙蹭到凌若夕跟前,眨巴著眼睛,臉上寫滿了求知慾。

    凌若夕冷哼一聲,抬手拍開他的腦袋:「我什麼也沒想,你最近一直沒有訓練,正好,現在沒有事,去,一個小時的馬步。」

    該死的,她現在一點也不想看見這張縮小版的某人的臉。

    凌小白絕對想不到,他竟會被自己的親娘無端遷怒。



    上一頁 ←    → 下一頁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