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101章 他信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101章 他信她字體大小: A+
     

    凌若夕眉頭一蹙,深邃的目光輕掃他們三人,最後在南宮玉的身上定格。

    「你想要火樹銀花?」她漠然問道,如果沒有記錯,上次拍賣會上,他用兩百多萬的銀兩,已拍下一株,如今居然還要?

    阿大與阿二臉色頓時一變,那是一種憤怒到極致的扭曲。

    凌若夕不是傻瓜,知道其中必定有隱情,不過,與她無關,便道:「以你們的實力,上不了雪山的。」

    即便是她,也斷不可能走上雪山之巔,這不是懦弱的膽怯,而是對自身實力的評估與正視。

    「你說什麼?」阿大怒從心起,覺得她羞辱了他們的決心,小覷了他們。

    「阿大。」南宮玉閉上眼,搖了搖頭,並沒有因為凌若夕的話動怒,整個人如同一泓死水,波瀾不驚。

    「姑娘說得沒錯,僅靠我們,想要前往雪山之巔,幾乎是不可能的。」他坦然的姿態,倒是讓凌若夕略感意外,這個男人,至少知道自身的斤兩。

    「娘親。」凌小白撅著嘴,有些同情這位好心的叔叔,希望凌若夕別這麼嚴厲的打擊他的決心。

    「所以我才希望,能與姑娘結伴,相信姑娘想要的,也絕非尋常之物,雖然我們實力普通,算不上頂尖強者,但好歹也能為姑娘探探路,做馬前鋒。」南宮玉笑得清潤溫雅,猶如一株君子蘭,透著一股乾淨、清澈的氣息。

    他的眼,一望見底,裡面溢滿了最真摯的誠心。

    凌若夕微微眯起眼,思考幾秒后,才點頭:「好,不過話我先說在前面,一路上,聽我指揮,等我找到想要的藥材后,再陪同你們前去雪山,如何?」

    「萬一你過河拆橋怎麼辦?」阿大腦子一熱,衝動地問道,話剛說出去,凌若夕凌厲的眼刀便刮在了他的身上。

    「這句話我同樣還給你,要麼信我,要麼分道,二選一。」她直截了當地將選擇題拋給了他們,讓他們做選擇,防人之心不可無,她又不是傻子,自然是要為自己爭取較大的利益。

    阿大想要勸說南宮玉再想想,畢竟,他們可是連對方的名字、來歷、身份,通通一無所知。

    「我信你。」說不清這樣的信任從何而來,但南宮玉卻偏偏就這麼認定了,這個女人,不屑做小人行徑,更不是背信棄義的無恥鼠輩。

    「少爺!」阿大不贊同地皺起眉頭,不明白,少爺怎麼能輕信這個來路不明的女人呢?

    阿二隱晦地瞪了他一眼,這白痴,難道看不出少爺分明是對這女人上心了嗎?

    不過,阿大說的也有幾分道理,他眼底閃過一絲警惕,出聲道:「既然達成一致,姑娘是否應該告訴我們,當如何稱呼你?」

    他這是在打探自己的身份嗎?

    凌若夕冷聲道:「若夕。」

    「若夕?」南宮玉抿唇一笑:「若夕姑娘,我是南宮玉,這兩位是我的貼身侍衛。」

    「南宮玉?」雲旭眼眸一緊,難怪他一直覺得這個人很面熟,沒想到,他居然會是……

    凌若夕睨了面露驚詫的雲旭一眼,南宮玉這名字有什麼奇怪的嗎?

    「有問題?」她附耳問道,溫熱的鼻息噴濺在雲旭的臉部,他面頰蹭地燒得火紅,下意識退了半步,有些彆扭地咳嗽一聲,抬眸,神色微沉,「南宮玉?南詔國新任國君?」

    「大膽!」阿大咻地抽出腰間佩刀,殺氣騰騰地怒視雲旭,「既然知道少爺的身份,誰給你的雄心豹子膽,竟敢直呼少爺名諱?」

    果真是他?

    「據說南詔國新帝,自幼身中劇毒,無法修鍊玄力,被稱作最無能的君王,上有攝政王奪權打壓,下有百官異心,拒絕擁護,在南詔國內,只有君王之名,而無君王之實。」雲旭淡漠地將有關南宮玉的情報一字一字沉聲吐出。

    短短數十字內,卻道盡了一個君王的悲哀與無奈。

    凌若夕眼底閃過一絲詫異,「你是皇帝?」

    難怪她第一次見到他時,便覺這男人身上帶著一分貴氣。

    「呵,看來這位兄台也非尋常人啊……」南宮玉眸光一暗,自嘲地低笑一聲。

    在她的面前被人曝光他此時夾縫求生的處境,讓南宮玉心裡升起一絲自卑,一絲膽怯,他甚至不願去看凌若夕的表情,害怕會在她的臉上看見嘲弄與諷刺。

    氣氛,驟然間變得沉重。

    「走吧,該上路了……」凌若夕牽住兒子的小手,利落的轉身,絲毫沒有繼續詢問下去的興趣。

    他是皇帝也好,是平民百姓也好,於她而言,根本就無關緊要,他們不過是臨時結伴的同路人,等到取到想要的藥材,便會分道揚鑣。

    對於不相干的人,凌若夕不會多費一絲力氣去探尋什麼,也沒那個興趣戳人傷疤。

    冷淡的嗓音讓南宮玉霍地抬頭,驚疑不定地凝視著她漠然的背影,嘴唇輕輕蠕動幾下,神色似哭似笑。

    她沒有瞧不起自己,卻也沒有對他另眼相看。

    這個認知,讓南宮玉心底鬆了一口氣之餘,又隱隱有些失落。

    「哼,無知婦孺,竟敢對皇上不敬。」阿大憤憤地朝地上啐了一口,齜牙咧嘴地怒瞪著凌若夕的身影。

    誰料,她忽然側首,阿大甚至來不及收斂臉上的古怪表情,整張臉以一種滑稽的模樣扭曲著。

    「現在知道莫要在人背後說小話了吧。」阿二幸災樂禍地拍了拍他僵硬的肩膀,一邊搖頭,一邊抬腳跟在南宮玉身後,準備繼續前進。

    阿大幽怨地癟了癟嘴,他又沒有說錯。

    一行人在雪域的中央地帶走了整整一天,逛來逛去,四周的景色彷彿都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沒有任何差異。

    凌若夕腳下的步伐在一株大樹前停下,神色凝重地看上樹樁上,被她用柳葉刀刻出的印記。

    「這條路,我們走了五次。」她沉聲說道。

    「難道我們一直在這個鬼地方原地打轉嗎?」阿大臉色微變,立即將南宮玉護在身後,手掌撫上腰間佩刀,戒備地看著四周。

    「是魔獸所為嗎?」南宮玉微微擰起眉心,看向凌若夕,顯然很看重她的意見。

    凌若夕搖了搖頭,「不清楚。」

    「據我所知,這世上沒有這種魔獸的存在,或許,是毒草、毒花、毒霧所造成的。」雲旭沉聲說著,雲族的情報遍布整個龍華大陸,若是有此等神奇的魔獸,他怎會不知?

    聞言,凌若夕輕輕撩開衣擺,席地坐下,毫不在意身下的泥土,黑色的衣訣微微鋪展開來,馬尾在她的背部微微搖曳。

    微涼的指腹抵住眉角,她閉上眼,開始在腦海中尋找翻看過的藥典內,是否有這類草藥的存在。

    阿大奇怪地在一旁出聲:「不去找出路,反而坐在這裡閉目養神,這是什麼道理?」

    南宮玉睨了他一眼,「她或許有自己的想法。」

    「少爺,你真的就這麼信任她?」阿大搖搖頭,總覺得這女人渾身上下說不出的古怪,龍華大陸什麼時候出現若這個姓氏?她分明是用假名字在糊弄他們,不管怎麼樣,若是她膽敢對少爺不利,他阿大絕對不會放過她!

    炯炯有神的眼眸,閃過一絲駭然的殺意,凌若夕寒潭般深幽的眼眸驀地睜開,直直對上阿大還沒來得及散去的狠厲視線。

    阿大心頭咯噔一下,被她那如同黑洞般深不見底的眸子盯住,背脊刷地流下一串冷汗。

    除卻他以外,眾人紛紛耐心的等待著,綿長的呼吸在叢林間瀰漫,涼風輕撫過面頰,衣訣凌亂的飛舞。

    凌若夕忽然站直起身,「走吧。」

    「你找到出路了?」南宮玉含笑問道。

    「恩,是奇幻草在作祟。」她面無表情地說著,爾後,垂下眼,看著凌小白:「餓了嗎?」

    凌小白摸摸自己的肚子,用力點頭,「恩。」

    「走出這裡,我替你打野味。」凌若夕揉揉他的腦袋,眼眸中的冰冷盡數散去,溢滿了零碎的清淺光華。

    南宮玉忽然間有些羨慕凌小白,若是自己能夠走入她的心,是不是也能夠被她如此關心?是不是也能夠得到她的一分注意?

    「奇幻草?」阿大一臉的茫然,他從未聽說過這種草藥,「你不會是在糊弄我們吧?這什麼奇幻草,咱們怎麼都沒聽說過?」

    「那是你孤陋寡聞。」凌小白怎麼可能容許有人質疑他的娘親?齜牙咧嘴地瞪著阿大,「哼,你不知道不代表娘親也不知道,別用你淺薄的知識,度量別人。」

    阿大被他說得面紅耳赤,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緊貼在身側的拳頭,時緊時松,要不是看在他是個小孩的份兒上,說不定他的拳頭,就揮上去了……

    似是察覺到他對凌小白的不滿,凌若夕面色一冷,「若是不相信,你們大可在這裡與我分道揚鑣。」

    「阿大他只是性子衝動,沒有別的意思,我代他向你道歉。」南宮玉無奈地在心底嘆息一聲,向凌若夕拱手說道。

    「少爺!」阿大氣得呼吸加重,如同憤怒的野獸,不甘的叫嚷道。

    「既是結伴同行,阿大,你必須要學會信任她,小白說得沒錯,這個世界有太多你我未曾知曉的事物,不能因為我們的無知,而去否定它們的存在,明白嗎?」南宮玉嘴角柔軟的笑容瞬間消失,鏗鏘有力的說道,渾身散發著一股威嚴之氣。

    凌若夕眸光微閃,或許這才是一個皇帝該有的姿態。

    阿大對上他略帶凌厲的目光,終是點頭,緩慢地挪動到凌若夕身旁,低聲道:「姑娘,我向來嘴笨,剛才的話,你不要放在心上。」

    「恩。」她淡漠地應了一聲,眼眸中的冷冽終是散去,沒有再說出要同他們分道揚鑣的話。

    凌小白朝著阿大吐了吐舌頭,活該!

    「少爺很看重這位姑娘,有些話,你放在心裡就是,何必說出來?」阿二走到他身旁,低聲勸誡道。

    阿大煩躁地抓了抓自己的頭髮,「我這不是擔心少爺會被騙嗎?」

    「若是她膽敢糊弄少爺,傷害少爺一根毫毛……」剩下的話阿二沒說,但他身上驟然出現的冰冷殺意,已是不言而喻。

    沒有了阿大的處處挑釁,這次,隊伍里倒是和諧了不少,南宮玉並沒有詢問凌若夕要如何解決掉這奇幻草的難題,而是與她天南地北的閑聊著,也不在意她那張生人勿進的冰冷容顏。

    凌小白瞅瞅偶爾給出一點冷淡反應的娘親,再看看說得口乾舌燥,但依舊笑如春風的南宮玉,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靈動的大眼,偶有精芒閃過,不知道在算計什麼。

    好像很有意思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