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100章 自作主張的凌小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100章 自作主張的凌小白字體大小: A+
     

    凌若夕絕不知道,她的兒子已經琢磨著要把她給賣了……此時,正在雪域的中央地段,與三條擁有中級品級實力的烈尾蛇纏鬥。

    她嬌小的身軀如同泥鰍,每每在蛇尾落下時,精準地避開,烈尾蛇來不及收勢,便於同伴撞在一起,砰然巨響,震天動地,讓人的耳膜一陣刺痛。

    「恩?前方有打鬥的聲響?」阿大敏銳地聽到百米外的動靜,蹙眉說道。

    他們這一路來,幾乎是順著地上殘留的打鬥痕迹走的,那些痕迹留下不久,很有可能是凌若夕的傑作,一路上,沒有遭到任何魔獸的襲擊,暢通無阻的抵達血緣的中央地段。

    雲旭放出玄力,方圓一里內的一草一木,都被他的玄力覆蓋著,忽地,他尋找到了不遠處,正在同魔獸打鬥的凌若夕,眼眸一亮,「就在前面。」

    「是娘親嗎?」凌小白激動的從南宮玉的懷中跳下,撒著一雙肉嘟嘟的小腿就往那方衝去,南宮玉與雲旭立即護在他左右,唯恐他不小心成為了魔獸嘴裡的口中餐點。

    凌若夕飛身自烈尾蛇的頭頂上躍下,微微吸了口氣,看了眼被堅硬的蛇皮震得發麻的虎口。

    這三條蛇的皮,硬得如同鋼甲,即使她想要下手重創七寸,卻也無法命中目標。

    「嘶嘶。」烈尾蛇碧綠色的眼眸陰鷙地瞪著凌若夕,長長的芯子,從它尖銳的嘴部滑出,兩顆獠牙,朝下滴落著毒液。

    凌若夕眸光一閃,心裡頭有了一個主意,她緊握住手中的刀刃,竟不要命地凌空躍起,妄想與烈尾蛇硬碰硬。

    她嬌小的身軀輕飄飄落在蛇頭上,烈尾蛇不停扭動著身體,想要把這個狂妄的人類從背上驅趕下來。

    劇烈的晃動中,凌若夕穩如泰山,粗大的蛇尾掃過樹叢,一大片參天古樹,轟轟倒地,漫天塵埃飛揚。

    眼見同伴被一個人類戲耍在鼓掌中,另外兩頭烈尾蛇再也坐不住,蛇尾高高舉起,又猛地拍下,大地彷彿在顫動,凌若夕身體一滑,一條暗青色的蛇尾擦過她的腦袋揮舞而過,轟地撞擊上一旁的山丘,頓時,山石粉碎,只剩下一地的沙粒。

    凌若夕趴在烈尾蛇的身上,任由它如何扭動,不肯鬆開摟住它身體的雙手。

    兩條烈尾蛇攻擊了半天,卻收效甚微,怒紅了眼,下手再不留情,一隻強拍凌若夕的身軀,一隻從后想要將她吞下。

    血盆大口在後方緊追著,凌若夕故意露出破綻,身體踉蹌一下,好似要從蛇身上掉落,頓時,兩條烈尾蛇發動又一次凌厲的攻擊,沾染著毒汁的獠牙,驀地刺下,想要將凌若夕吞到肚子里。

    白痴……

    她眼底閃過一絲狡詐,雙手一松,身體凌空九十度旋轉,靈巧地避開兩條烈尾蛇的圍攻,它們收勢不及,獠牙狠狠刺入同伴的身軀,被凌若夕當作坐騎的蛇,痛苦的癱軟在地上,脖頸上,同伴的嘴部深陷它的皮肉中,黑色的鮮血汨汨湧出,咬破它皮肉的魔獸,也發出痛苦的嘶吼聲,巨大的身體以一種詭異的姿勢扭曲著,一點一點慢慢變小,直到最後化作與正常蛇類差不多的長短后,頭一歪,徹底失去了生息。

    凌若夕不急著上前,而是站在不遠處,仔細探查著三條蛇是否真的喪了命,小心駛得萬年船。

    「娘親——」忽然,一道糯糯的童音由遠及近,如同驚雷,轟然炸響在凌若夕的耳畔。

    她愕然抬起頭,見鬼似的朝後側看去,密集的叢林中,被南宮玉與雲旭一左一右護在中央的凌小白,正揮舞著手臂,朝她跑來。

    他怎麼會在這裡?

    短暫的驚訝后,緊接而來的是滔天的怒火,凌若夕眸光冷冽,絕美的小臉彷彿結了一層冰,一身凌厲的氣勢,壓得人幾乎快要喘不過氣來。

    凌小白臉上燦爛的笑容下意識僵住,狂奔的腳步也逐漸減少,娘親的表情,好可怕。

    嚶嚶嚶,誰能來救救他……

    凌小白在心裡一頓哀嚎,忽然間有種自己快要大禍臨頭的錯覺,悄悄咽了咽口水,他求助的看向雲旭,卻收穫到一個愛莫能助的眼神。

    凌若夕站定在原地,一股威懾的駭然氣勢,以她為軸心向四周擴散著,空氣彷彿被冰封,冷得滲人。

    阿大和阿二下意識搓了搓自己的胳膊,看著不遠處的黑衣女子,再看看她身後毫無生息的三條烈尾蛇,心頭不自覺產生了一絲懼意。

    「過來。」她冷聲命令道,嗓音冰冷得毫無半分人氣。

    凌小白縮了縮脖子,小心翼翼地蹭了上去,裝傻充愣地傻笑著:「娘親。」

    「砰!」

    一個爆栗在他的頭頂上炸開,凌小白髮出一聲嗷嗷的慘叫,疼,比起以往任何一次都疼!

    南宮玉眼眸一顫,停下了前進的步伐,他幻想著,若是這樣的力道落在自己身上,該有多疼。

    雲旭同情地看了眼含熱淚的凌小白一眼,絲毫不覺得意外,在丞相府的這段時間,這樣的一幕,幾乎每天都在發生,他並不覺得奇怪。

    「我說過什麼?嗯?」凌若夕厲聲問道,嘴角緩緩揚起一抹如沐春風的淺笑,每當她露出這種表情時,就證明,她已經怒到了極致。

    凌小白不敢頂嘴,只能悻悻地垂下頭,一副委屈、乖巧的樣子,哪裡還有在南宮玉等人面前的乖張?

    正所謂一物降一物,遇上凌若夕,凌小白的少爺脾氣是半點也發不出來,乖巧得如同見到貓的老鼠。

    「為什麼跟來?」凌若夕可不會被他這副可憐巴巴的樣子欺騙住,冷然問道,眉梢冷峭如冰。

    「人家想你了……」凌小白癟了癟嘴,眼眶裡的淚花,再也忍不住滑落下來。

    半個月的分離,他幾乎是數著時辰度過的,不知道娘親是否安然無恙,不知道她何時歸來,近乎無望的等待,讓凌小白心裡格外難受,即使知道,任性地追來,會被教訓,他還是來了……

    看著他這個樣子,凌若夕哪裡還捨得生氣?

    自從皇城外的激戰後,凌小白對她的依賴,愈發加重,或許是真的被嚇怕了吧。

    「不要有下次。」手掌輕柔地摸了摸他腦門上紅腫的小山包,凌若夕深沉的眼眸里劃過一絲懊惱,她方才是不是下手太重了?

    「娘親,寶寶不疼。」凌小白破涕為笑,燦爛的笑容比這天上驕陽還要溫暖,他撲到凌若夕懷中,緊緊摟住她的腰肢,多日來的焦慮與擔憂,此刻通通化作了安心。

    等到母子二人抒發完分別之情,凌若夕這才抬起眼眸,冷冽的目光直刺站在不遠處的三人。

    又是他們?

    她眼眸一沉,臉上的冷意一絲不減。

    南宮玉如何看不出她疏離、冷淡的態度?心尖微微一澀,心情驀地沉了幾分。

    「娘親,寶寶找到了繼父了……」凌若夕語出驚人地說道,肉嘟嘟的小手指向神色黯淡的南宮玉,「寶寶有打聽過,他有錢,有樣貌,而且沒有娶妻,娘親,要不就嫁給他吧?」

    如果能夠嫁給好心叔叔,將來娘親欺負自己的時候,還有人替自己撐腰,等到日後好心叔叔掛掉,他們還能得到一大筆銀子。

    凌小白心裡的算盤打得叮噹響,全然沒有留意到,凌若夕驟然間變得危險的臉色。

    「凌小白,你說什麼?把剛才的話,再說一遍。」冷得快要結冰的聲音,打破了凌小白對未來美好的幻想,他愣愣地抬起頭,撞入那雙暗潮湧動的黑眸里,心頭咯噔一下。

    完蛋了……娘親要發飆了……

    他趕緊舔著臉,討好地笑著:「其實人家只是說笑的,真的!人家怎麼捨得把娘親給嫁出去呢?」

    雲旭默默地將腦袋轉向一旁,不願去看凌小白那副大獻殷勤的樣子。

    阿大阿二顯然被凌小白變臉的速度給驚呆了,這哪裡是什麼可愛的小奶包,分明是個人精。

    「抱歉,小孩子不懂事,說的話希望沒有給你造成困擾。」凌若夕沒有急著收拾兒子,而是把這筆帳暗暗記下,抬起眼皮,淡漠地啟口,態度不溫不火,生疏冷漠。

    南宮玉心尖一疼,連他自己也分不清,心裡的苦澀究竟是因為什麼。

    他神色黯然地低垂下頭,微卷的睫毛,在他的眼角四周,投射下一層深淺不一的暗色,渾身散發著一股寂寥、落寞的氣息。

    凌若夕眉頭一蹙,她似乎並沒有把他怎麼樣吧?也沒有說什麼重話,誰能給她解釋一下,為何這個男人會變成這樣?

    眼刀刷地刺向一旁的阿大和阿二,向他們尋求解釋。

    阿大訕訕地動了動嘴角,心頭幽怨地嘀咕道,少爺這到底是怎麼了?為何遇上這個女人,就變得和平時不再一樣了呢?

    阿二見多識廣,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莫不是少爺紅鸞星動了吧?而動向,則是眼前這位難以攻克的女人?

    「多謝你帶小白前來。」凌若夕不冷不熱地吐出一句話,神色冷淡。

    南宮玉深吸口氣,斂去面上的失落,故作洒脫的笑道:「沒關係,我也只是沒辦法拒絕小白而已。」

    「那麼,再見。」凌若夕牽著兒子,利落的轉身,並沒有要與他們同路的想法。

    她到這兒來是為了尋找紅蓮冰心草,而不是為了踏青遊玩的。

    南宮玉怔怔的看著她毫不留戀的背影,胸口有些窒悶,神情略顯恍惚,明明見過數面,她卻連名字也不願告訴他,甚至迫不及待想要和他劃清界限,他真的有這麼讓她討厭嗎?

    「少爺,他們身手非凡,若是結伴同行,或許可以有助於我們找到草藥。」阿二眼眸微微一閃,湊到南宮玉耳邊,提議道。

    南宮玉微微緊了緊拳頭,鼓起勇氣朝凌若夕喚道:「姑娘。」

    身後帶著幾多不安,幾多緊張,幾多忐忑的嗓音,讓凌若夕離去的步伐微微一頓,她轉過身,疑惑地看著這個清如明鏡的少年,眉梢微微一挑:「還有事嗎?」

    南宮玉緊張得掌心沁出了熱汗,深深吸了口氣,他抱拳道:「姑娘,這雪域森林地勢複雜,魔獸叢生,我希望能與姑娘結伴而行。」

    「我不需要。」凌若夕果斷的拒絕,語調一如既往的強勢、冷漠。

    南宮玉心頭自嘲一笑,他就知道會被拒絕的。

    「這位姑娘,我們少爺也是希望大家能夠聯合起來,一同進到更深處,我們此番是為了雪山之巔的火樹銀花,姑娘想來到此也是有所圖,為何不願與我們合作?人多才能事半功倍。」阿二冷靜地分析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