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99章 勾搭上兒子的南宮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99章 勾搭上兒子的南宮玉字體大小: A+
     

    晨間,阿大和阿二踉踉蹌蹌地走入客棧,隨手掏出一錠金元寶,扔到掌柜的桌上。

    「準備三間天字型大小房。」

    「好嘞!」掌柜殷勤地應了一聲,立馬招來小二,送他們前去房間。

    就在三人走到二樓時,忽然,左側一扇緊閉的房門吱嘎一聲開啟,一個小腦袋從門內曾出,好奇地看著正盯著他的三人。

    眼底迅速劃過一絲失望,原來不是娘親啊……

    腦袋咻地一下縮了回去,敞開一條縫的房門,再度重重合上。

    南宮玉抿唇輕笑,如同春風般和煦的笑聲,聽得人心曠神怡。

    沒想到世界這麼小,轉來轉去,他竟會在這裡遇到他。

    三人各自回到房間,清洗身上的傷口,南宮玉神色疲憊地靠在木桶里,雙目緩緩閉上,眉宇間浮現著淡淡的郁色。

    再次醒來時,已經過了午膳的時間,三人清晰完畢后,準備再次出發。

    途徑大堂,南宮玉微微一笑,那笑,似謫仙般溫柔、出塵,不知讓大堂內多少女子春心暗動,他抬腳走向凌小白那桌,在凌小白對面是早已吃完飯的雲旭,他如同石像般,呆板地坐在原位,紋絲不動。

    「小朋友,我們又見面了……」南宮玉釋放著自己的善意,含笑說道。

    凌小白吃得兩個腮幫圓鼓鼓的,像極了一隻可愛的倉鼠,他眨巴幾下靈動的大眼睛,盯了南宮玉半響,爾後發出恍然大悟的聲音。

    「啊,是你。」

    南宮玉對凌小白還記得他這件事尤為開心。

    「小爺當然記得,你是第一個敢當著小爺的面,勾引娘親的壞叔叔。」

    勾引?

    南宮玉有些汗顏,他何時勾引了他的娘親?雖說他對她,的確有細微的好感,但絕到不了非她不可的地步。

    凌小白的嗓門很大,話更是傳遍了大堂的每一個角落。

    南宮玉在無數複雜的目光中,微微紅了面頰,握住拳頭,在唇邊發出一聲輕咳,張了張嘴,想要解釋。

    「小爺和你鬧著玩的。」凌小白嘿嘿一笑,「你又是來拼桌的嗎?」

    「不,我剛要離開,正好看到你在這兒,所以過來打個招呼。」南宮玉溫柔地說道。

    「唔……」凌小白點了點頭,將注意力從他的身上轉開,放在了面前的白米飯上,筷子用力扒著碗里的米飯,他吃得滿嘴全是飯粒。

    隨手擦了擦,動作乾淨利落,卻並不會讓人覺得粗鄙,反而有種可愛的錯覺。

    「少爺,時間不早了,我們應當儘快啟程,才能在日落前進入雪域外圍的深處。」阿大見他與一個五歲大的孩子交談,急忙湊到他的耳畔,出聲提醒道。

    雲旭細細地眯起眼,總覺得南宮玉的容貌有些眼熟,似乎在哪兒見過。

    凌小白敏銳的偷聽到某個熟悉的地名,頓時,昂起頭來,嘴裡狠狠咀嚼了幾下,吞掉食物,爾後猜道:「你們要去雪域?」

    「嗯。」南宮玉輕輕點頭,舉手投足間,盡顯貴氣。

    「那小爺和你們一起去。」凌小白咻地一下蹭到南宮玉腳邊,扯著他身上的長衫,央求道。

    他已經有大半個月沒有看到娘親了,他不想再等下去,想要主動去找娘親,這才會突然冒出這麼一句話來。

    南宮玉怔了怔,急忙搖頭:「抱歉,那裡很危險,你若要跟著去,會有人擔心的。」

    「可是小爺真的想念娘親了,」凌小白幽怨地轉頭,看了雲旭一眼,似懇求,似抱怨。

    那可憐巴巴的小眼神,不知在大堂內多少女人紛紛心碎,只恨不得把他抱在懷裡,狠狠地安慰。

    南宮玉清明的黑眸里,劃過一絲憐惜之色,這樣的凌小白,當真讓人捨不得拒絕。

    「不怕叔叔是壞人嗎?」他低聲問道,很好奇凌小白為何會想要跟著自己去找母親。

    凌小白咧開嘴角,露出一抹比陽光還要絢爛的笑容:「不怕,叔叔長得這麼漂亮,不可能是壞蛋。」

    漂亮?

    南宮玉頓時哭笑不得的搖了搖頭,他身後的阿大和阿二也是一臉的忍俊不禁,這還是他們第一次聽到有人用漂亮來形容少爺。

    「凌姑娘讓我們在此處靜等。」雲旭緊抿著唇瓣,沉聲提醒道。

    「可是人家擔心娘親嘛。」他撅著嘴,眼底漫上一層水光,「娘親有半個月沒有回來看寶寶了,寶寶想見她。」

    話語里,毫不掩飾的依賴與思念,讓雲旭頓時語結。

    這半個月中,凌小白是如何想念凌若夕的,他看在眼裡,只是,貿然進入雪域,對他還太早,那裡可不是小孩子應該去的地方。

    「好吧,我答應帶你一道。」南宮玉一臉無奈,面對一個孩子最真摯的請求,他根本無法做到拒絕,他不忍心見到那雙靈動的眼睛,失去光澤。

    凌小白愕然抬首,「真的?寶寶就知道你是好人。」

    是不是只要滿足他的要求,都是好人?雲旭無力地用指腹揉著眉心,「好,那我也去。」

    他絕不可能讓凌小白孤身一人與這一行人單獨闖入雪域之中。

    南宮玉微微頷首,一抹明艷的笑容在他雋秀的容顏上綻放。

    他彎下腰,羽冠下如瀑的青絲,柔順地從肩頭滑落下來,輕輕抱起凌小白,玉足輕點,整個人已凌空躍起,一馬當先朝著雪域飛奔而去。

    「少爺,等等屬下。」阿大急忙跟上,身影快如疾風,尾隨在南宮玉身後。

    凌若夕絲毫不知,她以為正乖乖待在小鎮中,等著她回去的凌小白,此時此刻已漸漸靠近雪域外圍的叢林,距離她越來越近。

    抵達中心地段,低級魔獸愈發稀少,茂盛的綠茵叢中,遍地開滿了紅艷動人的奇異花朵,花瓣火紅似血,花蕊飄逸著一股誘人心神的芳香,凌若夕一路用柳葉刀開道,面對這些美麗的花花草草,心潮毫無一絲波動。

    在這麼危險的地方,越是美麗的東西,越是可怕。

    刀刃割破花莖,綠色的液體從根莖中沁出,滋滋落下,泥土地頓時如同被硫酸侵蝕過,冒起一層刺鼻的白煙。

    好烈的劇毒!

    凌若夕瞳孔一緊,避開地上綠色的植物汁水,緩慢前進。

    後方千裡外,一座地勢陡峭的山坡半山腰,凌小白乖巧地縮在南宮玉的懷中,肉嘟嘟的小手圈住他的脖子,一邊趕路,一邊問道:「好心叔叔,你家裡有銀子嗎?」

    南宮玉微微一怔,好脾氣的笑了笑,「有。」

    「多嗎?」凌小白雙眸蹭地亮起,激動地昂起頭來,緊緊盯住他,那目光,活像在看一塊肉汁鮮美的大肥肉。

    「尚可。」南宮玉給出一個模稜兩可的答案,說辭含糊不清。

    「那你身體好不好?」凌小白再度問道。

    「不好,叔叔一直舊病纏身,最近才有所起色。」南宮玉眸光微微一暗,釋然地說道。

    又有錢,又漂亮,又活不長,這樣的男人,完全符合凌小白對未來繼父的要求,他垂下頭,開始盤算是不是要把娘親和好心叔叔湊成一對?

    「在想什麼?是不是累了?」南宮玉飛行的速度微微減弱,從空中飄落下來,站在泥濘的土地上,看著懷裡時不時蹙眉深思,時不時咧嘴發笑的小奶包,心裡滿是疑惑。

    他究竟怎麼了?

    「好心叔叔,你有沒有娶妻?」凌小白咻地抬起頭,亮晶晶的眸子望入南宮玉的眼底。

    他頓時啞然失笑:「你明白什麼叫娶妻嗎?」

    「小爺知道,」凌小白驕傲的挺著胸口,滿臉的得意:「就是一男一女在一起。」

    這個答案,夠簡單,夠直接。

    南宮玉噗哧一笑,眉宇間的郁色,竟在這一刻散去,雋秀的容顏明亮如月,彷彿一面明鏡,美好得叫人窒息。

    「如果是這樣,那叔叔就算還未娶妻。」他抬起手想要揉了揉凌小白的頭髮,以示親昵,卻被他扭頭避開。

    「哼哼,頭可斷血可流,髮型不能亂。」

    這是什麼歪理?南宮玉還是頭一次聽到這麼新鮮的說詞,眼底閃過一絲好奇:「你從哪兒聽來的這些話?」

    「娘親說的。」凌小白驕傲的說道,將南宮玉面上的詫異,盡收眼底,心裡說不出的自豪。

    果然,娘親是最棒的。

    「呵呵,真沒想到……」那樣冷漠的女子,竟也會說出這樣的話,南宮玉對凌若夕的好奇愈發加深,心底彷彿有一個聲音在說著,要去了解她,要去接近她。

    這般強烈的渴望,此生從未有過。

    「你為何會問我是否娶妻?」南宮玉平復下悸動不已的心潮,含笑問道。

    凌小白翻了個白眼,一臉『你真笨』的表情看著他,「當然是打算讓你做我繼父咯。」

    「砰!」剛從后追趕而來的阿大阿二兩人,被他這句單純直白的話,給嚇得直接從空中跌了下去,摔得四腳朝天。

    雲旭更是一臉錯愕,不會吧?若是當真如此,那少主該怎麼辦……

    別說是他們,連南宮玉自己也愣住了,雙眼微微瞪大,第一次體會到什麼叫語出驚人。

    「切,承受能力怎麼這麼弱?」凌小白不屑地輕哼一聲,不就是給娘親找未來的丈夫嗎?有什麼奇怪的?

    「你為何會,想要你娘嫁人?」南宮玉迅速冷靜下來,心情複雜地看著懷裡的凌小白,低聲問道。

    「恩,娘親嫁了人,就不會有人欺負她了,娘親說過,有錢的人通常有權,也有勢,小爺覺得你應該算不錯,不過,還得要娘親看過才行。」凌小白說著說著,便將南宮玉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翻,越看越滿意。

    嗯嗯,不錯不錯,勉勉強強能夠配得上娘親。



    上一頁 ←    → 下一頁

    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