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95章 絕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95章 絕路字體大小: A+
     

    「散開!」凌若夕大喝一聲,一手拎著紅梅,一手抱住凌小白,雙足在地面一蹬,飛身躍起,避開了這可怕的一擊。

    「轟!」

    玄力飛行數十米,撞擊上城外的白楊樹林,頓時,地動山搖,參天大樹驀然倒下,土地龜裂。

    「走。」顧不得欣賞紫階高手造成的駭然畫面,凌若夕咬著牙,企圖趁機脫身。

    「想走?」軒轅勇眸光一冷,朝身後的屬下命令道:「除了凌若夕,其他人,殺無赦。」

    「是!」十名高手齊聲應道,身影化作疾風,朝著凌若夕等人逃離的方向追去。

    一股股玄力從后而至,凌若夕艱難的避開,卻仍抗不住被餘波殃及,受了些輕傷。

    「你走,我留下。」雲旭沉聲說道,當即不再逃跑,凌空站定在空中,粗布麻衣在玄力的鼓動下,獵獵作響。

    凌若夕微微一愣,錯愕道:「你瘋了?」

    尾隨而來的高手實力絕對不止藍階,恐怕已經步入紫階,別說是十人,即便是一人,雲旭也抵擋不住!

    「我答應過少主,一定要保護你和小少爺的安危,為此,縱然丟掉性命,也無妨。」雲旭微微一笑,右手拔出貼身兵器,抱著必死的決心,想要為凌若夕爭取逃離的時間。

    「一起走。」她怎麼可能放任他一人在這裡迎敵?

    「走!」追趕之人漸行漸近,雲旭急迫地怒吼道,提著長刀,迎上前去,身影快如閃電,逼向後方的敵人。

    凌若夕額角的青筋用力凸起,她咬碎了牙才忍住想要上前幫忙的衝動,護住懷中的人兒,轉過身,準備撤離。

    她絕不能放過雲旭用命給她製造的機會!絕不……

    「轟轟轟!」

    後方,數股玄力碰撞的聲音此起彼伏,塵埃翻天,大地撼動。

    凌若夕幾乎用了生平最快的速度,頭也不回的朝遠方飛去,面頰上的妝容被颶風吹散,露出了她本來的傾國容貌。

    寒風刺骨,但這點疼,與她心底的狂躁比起來,足以忽視。

    「哪裡跑?」軒轅勇清潤的嗓音從上方傳下,凌若夕驚駭地瞪大眼睛,驀地抬頭,只見他一席名貴錦緞,站定在雲層之下,猶如睥睨天下的王者,讓人心生恐懼。

    凌若夕猛地停住,卸下腳下的玄力,凌空落下,將深受內傷的紅梅放在官道旁的大樹下,替她拂去嘴角的血漬。

    「娘親!」凌小白臉色煞白地扯住她的衣袖,心裡愈發不安。

    「替我守住他。」凌若夕伸出手輕輕拍了拍他的腦袋,視線卻落在他肩頭的黑狼身上,這是她最後的一張王牌!若是她與雲旭雙雙隕落與此,至少也要保證兒子的平安。

    黑狼吱吱地叫了一聲,小小的身體戒備地朝上拱著,死死瞪著上方如同王者降臨般的軒轅勇。

    靠!死變態,進入紫階巔峰了不起啊……就知道欺負小輩。

    黑狼在心裡一陣怒罵,卻也清楚,今日他們恐怕真的危險了……

    「答應我。」凌若夕緊緊盯著它,她知道,它能聽懂。

    黑狼拗不過她的固執,重重點頭,即使凌若夕不說,它也會拼盡全力保護雲族的嫡出血脈的。

    「那就好。」聞言,她彷彿沒有了後顧之憂,臉上綻放出一抹清淺如月光般的微笑,分外迷人。

    笑容轉瞬即逝,下一秒,袖中的柳葉刀齊齊滑入掌心,飛身躍起,如同拔地而起的炮仗,火速沖向軒轅勇,妄想先發制人。

    「狂妄。」軒轅勇輕描淡寫地揮動衣袖,一束紫光自他腳下升起。

    「砰!」

    凌若夕手中的刀刃,筆直地撞上他體外的保護罩,無法再靠近分毫。

    「去死吧。」軒轅勇不屑地吐出兩個字,手掌攤開,玄力在他掌心濃縮為一個圓形的球體,「殺害我最疼愛的妹妹,凌若夕,今日我要讓你血祭她的在天之靈!」

    圓球轟然破開,一束束深紫色的光弧朝四周擴散,遮天蔽日,所到之處如同烏雲壓頂。

    凌小白和黑狼只覺眼前一黑,再睜開眼時,四周方圓百米內,竟被轟得寸草不生,如同狂風過境般,極為駭人。

    一大片茂盛的森林,就這麼輕而易舉的消失不見了?

    黑狼心頭咯噔一下,對軒轅勇的實力暗暗心驚,好強,即使是少主在此,恐怕也只能勉強斗個平手。

    「娘親呢?」凌小白忽然驚慌失措地喚了一聲,眼睛不停掃視著四周,跌跌撞撞想要從地上站起,尋找凌若夕的蹤影。

    如此駭人的攻擊,她方才的距離又如此接近,恐怕……黑狼危險地眯起眼,雖然它不願相信那女魔頭會輕易死掉,但是,一個藍階中期的人,根本不可能扛下剛才那一擊。

    「娘親!」

    「娘親!」

    凌小白大聲嚷嚷著,童音在四周回蕩不絕。

    「你是凌若夕的兒子?」軒轅勇忽然將目光放在下方的凌小白身上,嘴角的笑驟然間加深,「呵,既然你如此思念她,我就好心送你一程,到了下面,讓你們母子團聚。」

    不好!

    黑狼咻地站起身軀,虎身一震,即使冒著暴露身份的危險,它也要護住凌小白。

    「混蛋,你敢對我兒子動手?」就在黑狼打算出手時,一聲虛弱的狂吼,從遠方傳至。

    它微微鬆了口氣,再度趴下,果然是禍害遺千年,它就知道女魔頭不會這麼容易丟掉性命的。

    「娘親?」凌小白心頭一喜,當他看見從幾百米外,慢吞吞站起的熟悉身影時,竟喜極而泣。

    娘親沒事,她真的沒事。

    凌若夕重重喘了口氣,體內的玄力如同脫韁的野馬,完全不受她的掌控,叫囂著要破體而出。

    剛才那一擊,她及時閃避,卻還是被餘波殃及,一下子便被掀翻數百米,砸落在地上。

    「哦?還沒死?」軒轅勇略感意外,眸光微轉,倒是第一次對凌若夕另眼相看,「你的命很硬,距離如此之近承受了我的攻擊,不僅活著,甚至還能說話,不愧是能夠讓皇室忌憚的女人。」

    「多謝誇獎。」凌若夕深吸口氣,平復下體內沸騰的力量,心頭驚懼不定,看著四周被他方才那一擊摧毀得光禿禿的土地,愈發謹慎。

    好強,比她想象中還要強上幾分。

    「哼,口吃還算伶俐,就怕過了今日,你沒這個機會繼續說話了……」軒轅勇五指凌空一握,一把由玄力幻化的紫色長劍出現在他的掌心。

    突破紫階,便可用玄力幻化武器,用以己用。

    凌若夕神色凝重,手腕驀地一翻,柳葉刀滑入指縫間,手指探入腰間。

    「給我死!」軒轅勇凌空劈下一道銳利的斬擊,華光萬丈。

    凌若夕迅速避開,飛身躍起,手中銀針朝著他的要害飛出。

    「雕蟲小技。」軒轅勇看也沒看逼近的武器,悠然站在原地,保護罩的光芒卻比方才加大了幾分。

    「叮叮叮。」

    銀針撞擊上那層堅硬的金剛罩,竟未曾傷到分毫,連一條小縫也不曾鑿出。

    這可是世間最為鋒利的千年寒鐵鍛造的武器,如今,卻連一個保護罩也攻克不了,足以見得,他的實力有多強勁。

    凌若夕懊惱地咬住嘴唇,怎麼辦?強攻根本沒用,他想要殺自己,就和貓殺老鼠一般的簡單。

    「你不是我的對手,速速受死,或許我還能給你一個痛快。」軒轅勇張狂地說道,絲毫沒有將凌若夕放在眼裡。

    「那就試試看。」即使實力不敵,她也沒有未戰先輸的想法,要戰便戰!

    凌若夕高喝一聲,不顧體內失控的力量,傾身逼向軒轅勇,柳葉刀砰砰撞擊在保護罩上,猶如撞上一堵厚實的牆壁,無法再進半分。

    「給我破!」拳頭猛地砸向罩面,只一擊,凌若夕彷彿感覺到指頭斷裂,她咬著牙,脖頸上青筋凸凸地暴起,「破!」

    玄力再度加大,近乎瘋狂地撞擊上那層保護罩。

    「白費力氣。」軒轅勇彈指一揮,凌厲的指刀夾雜著龐大的玄力,噗哧一下,貫穿了她的肩骨。

    找到了……

    凌若夕眼底蹭地亮起,不退反進,再度握緊拳頭,凌空揮下。

    「找死!」她糾纏不清的攻擊,讓軒轅勇徹底失去耐心,腳下狂風大作,他整個人宛如身在風暴中心,衣訣獵獵作響。

    「去。」十指連彈,迎面襲來的指刀讓凌若夕避無可避。

    她眼眸微閃,瞬間抓住保護罩的空隙,柳葉刀從掌心飛出,精準地從那縫隙內刺入,軒轅勇臉色微微一變,撤去外部的保護罩,朝後飛去。

    「抓住你了……」凌若夕等的就是現在,手指迅速掏出腰間銀針,飛射而出,四根寒氣逼人的銀針,刺向他眼睛、脖子、心臟、丹田,四大要害。

    「哼,」他輕哼一聲,袖袍驀地一揮,體內迸射出一股強大的氣流,竟硬生生將銀針全數擊落。

    「你以為你能抓住我的空隙嗎?痴人說夢。」

    「還沒完。」凌若夕拼著被指刀重傷的危險,在他擊落銀針的瞬間拔地而起,身軀化作一抹殘影,逼近軒轅勇面前,一把鋒利的匕首,凌空劈下,寒光閃爍,軒轅勇躲閃不及,手臂被匕首貫穿,溫熱的液體從傷口內噴出,濺了凌若夕一臉。

    「你該死。」他怒喝道,右腳驀地抬起,筆直地踹中凌若夕的胸口。

    「噗——」鮮血自喉嚨內噴出,她如同墜蝶,筆直地從高空墜落,轟地一聲,砸在黃沙地上,生死不知。

    「吼——」一聲地動山搖的狂吼,從下方傳來,軒轅勇驚疑地瞪大雙眼,這種感覺……



    上一頁 ←    → 下一頁

    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
    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