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94章 變裝逃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94章 變裝逃離字體大小: A+
     

    「老爺,大小姐和小少爺不在北苑,奴才們檢查過,屋內的行李也一併消失,看來是逃出府了……」一名護衛跪在前廳的地板上,畢恭畢敬地稟報道。

    凌克清神色鐵青高坐在上首,聽到這話,氣得一腳踹上護衛的心窩,「人不見了,不知道找嗎?若是找不到她,你們通通提頭來見。」

    「是。」忍下口腔里的血腥味,護衛咬牙應道,躬身退出前廳。

    廳中忽然間安靜下來,凌克清疲憊地癱軟在木椅上,指腹輕柔眉心,今天發生的一切大大超出他的預料,六年前的真相,二夫人的慘死,凌若夕的憤然離去,每一件都讓他心力交瘁。

    「雪芹,你還真是給我留下了一個好女兒啊……」他神色晦暗,閉上眼,咬牙切齒地狠聲嘆道。

    二姨娘的屍體被放置在房間里,未曾挪動過分毫,他勒令所有人封鎖消息,不得將府內發生的事傳揚出去,更不得私下議論,但這樣的封鎖,能夠持續幾日?紙包不住火,終究會被軒轅世家知道,到那時,他勢必會遭到軒轅勇的遷怒。

    他的仕途,他光明的未來,他想要將凌家傳承百年輝煌的宏遠,通通都將毀於一旦。

    「不行!」雙眼驀地睜開,眼底的疲色消失得一乾二淨,只留下近乎殘忍的決絕。

    他不能坐以待斃,一定要挽回局勢。

    「來人,馬上讓二小姐到前廳來一趟。」凌克清朗聲吩咐道,如今,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這個二女兒身上了……

    街頭,丞相府的護衛不停穿梭在每一件客棧、酒樓中,大肆尋找著凌若夕等人的下落,城門戒嚴,任何想要出城的人,都將接受士兵的嚴厲調查。

    「這裡安全嗎?」凌若夕站在一所大宅的前廳內,沉聲問道。

    「很安全,這裡是少主在數年前添購的房產,平日里只是一座空宅,對外宣稱,是雲族的產業,就算丞相有心想要盤查,也得掂量掂量,擅自闖入的後果。」雲旭沉著一張臉,語調淡漠。

    「這次好在你反應夠快,及時帶小白撤退,才解了我的後顧之憂。」也正是因為有雲旭在暗中保護凌小白,凌若夕當時才敢讓紅梅前去北苑傳遞消息,他身手非凡,又是藍階品級,帶著凌小白離開丞相府,輕而易舉。

    雲旭不敢居功,靦腆地笑了笑,「我答應過少主,會護你們周全。」

    「現在恐怕外面已經全城戒嚴,想要離開,難了……」凌若夕面色略顯凝重。

    「那該怎麼辦?」紅梅不安地問道,她雖然不知道身旁的男人究竟是什麼身份,但能夠得到大小姐的信賴,絕非一般人。

    凌若夕輕輕敲擊著桌面,眉心緊鎖,「兩條路,要麼繼續留在此處,等到外面風頭過去,再離開皇城。」

    「不妥,」雲旭立即搖頭,「如今搜索的人是丞相府的護衛,想來,軒轅一族還不曾接到消息,若是時間一長,消息被軒轅勇得知,他勢必會調派人手,追殺我等,到那時,此處必定會暴露,遭到無數高手的圍剿,我們也將插翅難飛。」

    他說得極其篤定,聽得紅梅一陣心驚肉跳,隱隱覺得,前路一片昏暗。

    「要麼,喬裝出城。」

    「如果被發現……」雲旭欲言又止,擔憂地盯著凌若夕。

    「那就只有殺出一條血路了……」她眉梢冷峭,身上泛著一股不惜一切的肅殺。

    「此計可行,必須要在軒轅勇得到消息前行動,這樣一來,逃脫的機率會增添不少。」他們四人中,只有他與凌若夕是身負玄力的武者,紅梅與凌小白手無縛雞之力,若是碰上軒轅一族的高手,他們很難護著人全身而退。

    「那就這麼定了……」凌若夕果斷地拍案,準備等到天黑,趁夜出發離城。

    前廳緊閉的房門緩緩開啟,坐在外面台階上的凌小白擺出一副傲嬌的神情,裝作沒聽到身後的腳步聲,哼!娘親總有事瞞著他,他又不是小孩子,為什麼不許他旁聽?還把他趕出來?

    「別鬧脾氣。」無奈地嗓音從頭頂上飄下,凌若夕抬起手輕輕揉了揉他的腦袋,「現在是非常時刻。」

    「寶寶也能幫上忙。」凌小白倔強地說道,回過頭,瞪了她一眼。

    他已經長大了,可以保護娘親。

    凌若夕在心頭長長嘆了口氣,撩開衣擺,挨著他坐下,姿態洒脫、閑適。

    「我知道你很懂事,很努力,但是,在你還沒有實力做到自保以前,保護你,是娘親的責任。」

    溫柔如水的話語,緩緩傳入凌小白的耳中,讓他心頭一動,莫名的有些鼻尖泛酸。

    吸了吸鼻子,他哽咽道:「可是,寶寶也想保護你。」

    他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他看得出來,這次很危險,他不想拖娘親的後腿,不想永遠被娘親保護。

    他是男子漢,堂堂正正的純爺們!

    「等你日後長大,娘親老了,你有的是機會。」凌若夕上輩子加上這輩子所有的耐心通通奉獻給了這個兒子,若是被她以前的手下看見,身為組織里第一殺手的她,竟會和一個小孩耐心的講道理,絕對會嚇到雙眼脫窗。

    「可是……」凌小白不甘心地想要再說些什麼,卻被凌若夕制止,她抬起手掌,啪地一下重重拍在他的腦門上:「我說的話,你只需要照辦就好。」

    「你這是剝奪我我的人權!」凌小白哼哼兩聲,瞬間便恢復了精神,一雙靈動地大眼不滿地瞪著她,嗷嗷叫道。

    「小孩子沒有人權可言。」凌若夕拍著身上的塵土,從地上起身,似笑非笑地說道。

    時間猶如指間沙,轉瞬即逝,火紅的霞光布滿整片天際,大雁南飛,皇城內的戒嚴令仍舊沒有撤除,大街小巷到處都是丞相府的人。

    「他們是打算封鎖城門,瓮中捉鱉啊……」凌若夕冷聲說著,爾後抬眼看向已經背上包袱,整裝待發的二人。

    「我們扮作一家三口,你是丈夫,你是小廝,我是妻子,小白是兒子,紅梅,按照我的話,替他們上妝。」凌若夕冷靜地吩咐道,情形越是急迫,她就愈發冷靜。

    紅梅拿出一大堆梳妝用品,按照凌若夕的要求上妝,除了不曾在人前露過面的雲旭,三人紛紛喬裝打扮,凌若夕絕美的容貌如今布滿了黑色的麻點,一張臉恐怖至極。

    凌小白換上女裝,將並不長的柔順髮絲紮成小辮子,白皙的肌膚塗染成黑色,活脫脫一個小版黑人。

    紅梅則把自己扮作小廝,用白色的布條勒緊胸口,換上質樸的男士麻衣,臉蛋上添了一條自額角到下顎的刀疤,看上去有些駭人。

    「如何?」凌若夕特地壓住嗓子,原本清脆悅耳的嗓音,多了幾分沙啞。

    「如果不是看著你們換裝,我真的很難想象,這世上除了人皮面具,竟還有這麼超凡的技巧,」說罷,他讚許地看了紅梅一眼,「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紅梅難為情地笑了笑,耳廓緋紅一片。

    「想要打情罵俏等到離開這裡后,有的是時間,我們該出發了……」凌若夕斂去眸中的戲謔,正色道。

    頓時,廳內輕鬆的氛圍驟然間變得凝重起來,凌小白乖乖地站在她身旁,從頭到尾沒有任性過一次,即便是讓他換上女裝,他也順從地接受了……

    凌若夕緊緊握住他柔軟的小手,心裡只有一個信念,必須要把兒子安全送出這座皇城!

    雲旭小心翼翼將大宅的大門打開,屋外一片寂靜,青石板路兩側綠茵叢生,他朝後招招手,示意暫時安全。

    四人一邊前行,一邊注意著周圍的動靜,每每遇到搜尋的護衛,紅梅的心總會抖上一抖,唯恐被對方發現。

    「哎,你們說今兒到底是怎麼了?大白天就一直有侍衛在巡城,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誰知道啊,我還從沒見過這樣的大場面呢。」

    ……

    不少百姓在街頭交頭接耳的議論著皇城內的異常情形,猜測著出動這麼多的侍衛,到底是在找什麼人?

    凌若夕等人安然穿過市集,剛走到城門口,便被守城的護衛攔下。

    「站住!」鋒利的長刀橫在面前,全副武裝的護衛微微眯著眼睛,審視著眼前的四人。

    「你們出城做什麼?」他大聲問道。

    凌若夕故作害怕地護住凌小白往雲旭身後躲去,低垂著頭,活脫脫受到驚嚇的小媳婦模樣。

    「這位官爺,這是我的夫人和女兒,我們正急著到柳城探親呢。」雲旭謙卑地笑著,從懷裡拿出一點碎銀子,往護衛手裡塞:「您看,就通融通融,讓我們出去吧。」

    「探親?」護衛墊了墊銀子,隨手塞入懷中,爾後,繞著凌若夕走了一圈,厲聲道:「你,把頭抬起來。」

    雲旭眼眸微微一沉,體內的玄氣蠢蠢欲動,只要稍有不對勁,他會立即出手。

    凌若夕小心地抬起頭來,那張滿是黑麻子的臉,映入護衛的眼中,嚇得他倒退了半步。

    「真丑。」他嫌惡地咒罵一聲,右手高舉,「放行。」

    「謝謝官爺,謝謝官爺。」雲旭點頭哈腰地向他道謝,拽著凌若夕,從護衛群中行過,四人剛跨出皇城,還沒來得及鬆口氣,忽然,一道清雅的聲音,破空襲來。

    「站住。」

    凌若夕臉色驟然大變,這聲音……

    身後,軒轅勇領著十名修為高深的武者浩浩蕩蕩走上前來,衣訣翻飛,氣勢逼人,紫階巔峰的威壓直直籠罩在背對著眾人的四人身上。

    紅梅臉色慘白一片,只覺得胸口窒悶,快要喘不過氣來。

    雲旭同凌若夕迅速對視一眼,心底的不安無限擴大,卻不敢貿然行動。

    「凌若夕,殺了我的妹妹,你以為你能逃掉嗎?」軒轅勇厲聲問道,無形的威壓,好似巨山,壓在四人的胸口上。

    「唔……」紅梅喉嚨微癢,再也忍不住,被逼到吐血。

    凌若夕眉頭一蹙,迅速將人扶住,避免了她癱軟倒地的下場。

    「這位大人,您是在喚咱們嗎?」雲旭朝她投去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隨後,憨憨地轉過身,沖軒轅勇笑得人畜無害。

    「哼!只敢用玄鐵手鐲隱藏實力的鼠輩,還妄想能夠矇混逃過我的眼睛?」軒轅勇左手凌空揚起,飄舞的衣袍內,一股浩瀚的玄力如同閃電般擊出。

    狂風大作,玄力所到之處,莫不是人仰馬翻,塵埃滾滾。

    一場血戰,一觸即發!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
    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