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93章 父女反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93章 父女反目字體大小: A+
     

    「這……」一直如同隱形人般的三姨娘明顯被眼前這幅血腥的畫面刺激到,臉色頓時一白,胃液不斷地在體內翻騰,突然萌生一種劇烈的,想要嘔吐的衝動。

    二姨娘艱難地抬起手,手掌捂住脖頸上冒著血泡的傷口,雙目瞪如銅鈴,或許到死她也想不通,為何凌若夕會連一點徵兆也沒有,便下了殺手,雙腿一蹬,身體轟然倒下,徹底失去了生息。

    紅梅只覺得暢快,第一次沒有因為死人,而產生任何生理反應,她甚至想要為凌若夕拍手叫好。

    「你!」凌克清騰地站起身,不敢置信地望著正在悠然擦拭刀刃的女兒,她真的殺了二姨娘?在自己的面前?

    「娘——」凌雨涵聲嘶力竭地嘶吼一聲,猛撲向床沿,雙手無力地在空中揮舞著,想要觸碰二姨娘的屍體,卻又恐懼著,害怕著。

    她覺得眼前這一幕,只是一場夢,一場她想要快速醒來的噩夢。

    「娘,你醒醒,你看看雨涵啊……」

    凌若夕對身旁悲戚的一幕沒有絲毫的動容,六年前,二姨娘鼓動丞相將本尊攆走,害得大夫人承受巨大打擊,甚至給她下藥,殺害了大夫人,在停靈時,甚至命令家丁,將本尊毆打致死,這一筆筆血債,凌若夕記得一清二楚。

    心頭那股陌生的怨恨,彷彿隨著二姨娘的死,消失了蹤影,只剩下一片安寧,或許,那是本尊殘留的,對這個世間唯一的記掛。

    「凌若夕,我要殺了你。」耳畔忽然傳來的尖聲嘶吼,將凌若夕從晃神中拉回,迎面撲來的凌厲掌風近在咫尺,她側身避開,手掌立豎,掌心凝聚一團雄厚的鬥氣,利落地劈下。

    「住手!」凌克清愕然驚呼道。

    原本應該落在凌雨涵天靈蓋上的攻擊,在空中偏離了些許,擊中她的肩頭,只聽肩骨傳來一音效卡擦的碎響,凌若夕抬腳一踹,將眼前發瘋的女人踹得朝後飛去,砰地一聲,如同一團爛泥,砸在了冰冷的白牆上。

    她悠然放下左腿,不屑地說道:「今日你有多怒,六年前,我娘死訊傳來時,我就有多傷。」

    她曾在本尊的記憶里看到過,那無能懦弱的傻子,生平第一次鼓足勇氣,拚命的想要去做一件事,甚至不惜跳下馬車,跑回皇城,不惜在棍棒的毆打中,寧死也不肯離去,只為見娘親最後一面,卻被無情地阻攔在這個本該是家的府宅之外,活生生被毆打致死。

    「夠了……」凌克清陰沉的臉色彷彿隨時能擰出水來,他拍著椅子扶手站起身,疾步上前,將痛苦倒地的凌雨涵扶起,蹙眉道:「她是你的妹妹。」

    「我年幼時,她羞辱我,嘲笑我,為何沒人說我是她的姐姐?」凌若夕諷刺地問道,言語如刀,一字一字刮著凌克清的心。

    這個女兒,他終究是欠了她的,但他自身也是無可奈何,身為丞相,擁有一個嫡出的廢物女兒,他受盡嘲笑,以至於只能漠視她的存在。

    心頭的愧疚,轉瞬即逝,他深吸口氣,沉聲道:「你莫要再增添筆筆血債,二姨娘的死,容后再議,今天,我不論如何也不會讓你再動雨涵一根毫毛。」

    凌若夕危險的眯起眼,手指一顫,指甲在冰寒的刀刃上,迅速劃過,一股寒氣,順著指尖傳入血液。

    「爹爹……」凌雨涵虛弱地靠在凌克清的懷中,嘴裡不斷朝外吐著血泡,內傷不輕。

    「沒事的,有爹爹在。」他輕拍著懷裡柔弱女兒的後背,柔聲安慰道。

    「好一幅父慈子孝的畫面,同樣是女兒,在你眼裡,一個是九天玄女,一個是地上草芥,是吧?」凌若夕忽然間為本尊不值,更為那痴戀著這個男人的大夫人不值!

    他可知道,他的原配妻子,嫡出女兒,通通死在這對母女手中?他如今護著的,是冷眼旁觀看著昔日的凌若夕氣絕的罪人!

    「過去的事,我不想與你爭論,你速速罷手,莫要再徒增殺戮。」凌克清迴避了她的質問,避重就輕地說道。

    「爹,殺了她,一定要殺了她,替娘親報仇啊……」凌雨涵不死心地叫囂道,「娘親就死在她的手裡,我們不能放過她。」

    凌克清身體一顫,下意識看了眼床榻上倒在血泊中的女人,眸光複雜,好似有千種情緒在心頭涌動。

    「爹!難道你要讓娘親在九泉之下也不能瞑目嗎?你不答應,我就找舅舅!舅舅他一定會替娘親報仇的。」凌雨涵掙扎著想要從他的懷中退出,卻牽扯到體內的傷處,哇地一聲吐出一口淤血。

    舅舅?

    凌克清臉色驟然一變,若是讓軒轅世家的人知曉,軒轅情死在自己的面前,那麼,不僅若夕要死,連他也必將受到牽連。

    軒轅世家……

    凌若夕深邃的黑眸里劃過一絲凝重,卻不後悔今日的所作所為,自從她接手這具身體,便一併接手了過往,替大夫人報仇,是她的責任。

    將掌心的柳葉刀收入袖中,她沒有再多看一旁『父慈子孝』的畫面一眼,抬腳準備離去。

    「來人啊——」身後忽然傳來一聲決然的怒喝。

    離去的步伐猛地頓住。

    「給我把這個逆女抓起來,送入大理寺。」凌克清咬著牙,狠聲說道。

    凌若夕瞳孔一緊,驀然轉身,駭人的目光咻地刺在他的身上:「你說什麼?」

    「你公然殘殺繼母,為父身為一國重臣,絕不能姑息。」凌克清義正嚴詞地說著,但眼神卻遲遲不敢與凌若夕對上。

    「哈哈哈哈。」她忽然諷刺地大笑出聲,可笑!何其可笑!他自幼的青梅被人殘害,他不僅不調查,甚至在她報仇后,想要抓她,逃脫軒轅世家的責難!

    「凌克清,你這樣的人,妄作人父!妄為人夫。」止住笑后,凌若夕厲聲說道,「你是在害怕軒轅世家會因為這個女人的死,遷怒於你,妄想用我的人頭,將功補過?」

    「放肆!」心底的小心思被她**裸的揭穿,凌克清徹底動怒,臉色青紅相間,大聲朝屋外的護衛命令道:「都愣著做什麼,速速將大小姐拿下。」

    「馬上去北苑,帶小白走。」凌若夕嘴唇輕輕蠕動幾下,對紅梅傳音入密。

    紅梅本想留下來與她同生共死,卻在撞見凌若夕不容置疑的強勢模樣時,一咬牙,準備趁混亂偷偷逃走。

    護衛齊聚在院外,一個個拔刀出鞘,猶豫不前。

    大小姐可是藍階中期的高手啊,他們貿然衝上去,絕對會送命的。

    眾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誰也不想當第一個找死的人。

    凌克清瞧著他們懦弱的樣子,頓時氣急:「把她拿下!為令者,殺!」

    聞言,護衛終是咬牙,橙階、綠階鬥氣齊齊爆發,排山倒海般撲向凌若夕,攻擊未至,但氣勢卻已到。

    凌若夕冷冷地看了凌克清一眼,不屑地勾起嘴角,撩開衣擺,走出房間,轉身時,她隱晦地朝紅梅使了個眼色,希望她能趁機溜走。

    金燦燦的陽光從頭頂上灑落下來,將她單薄的身軀籠罩其中,她傲然站定在台階之上,手臂微抬,一層淡藍色的光暈自體內迸射而出,如同一個保護罩,傳至的威壓,好似被海面吸走,根本無法傷到她分毫。

    「還給你們。」薄唇微啟,手掌凌空劈下,保護罩散發出耀眼的光芒,吸收的威壓盡數朝著一眾護衛反噬而去,猝不及防中,最前方的護衛被反射的玄力擊中,胸口窒悶,鮮血從嘴裡噴出,眼前一黑,倒地不起。

    紅梅見此,悄悄挪動著步伐,貼著牆,離開了房間,所有人的目光通通鎖定在凌若夕一人的身上,無人察覺到她的消失。

    凌若夕冷漠地盯著下方倒了一地的護衛,嘴角揚起一抹譏笑,腳步緩慢挪動,每走一步,這幫護衛竟顫顫地握著長刀下意識後退。

    「該死,凌若夕,你今日若是踏出這個門,我凌克清權當沒你這個女兒。」凌克清怒聲咆哮道,氣得在原地跳腳,凌若夕的強勢,讓他有種自己的尊嚴被踐踏的羞恥感,轉而化作滔天的盛怒,心裡最後一絲愧疚與不忍,終是淹沒在這憤怒的火焰中。

    聞言,凌若夕離開的步伐再次頓住,微微側首,沉默地站在原地。

    凌克清見威脅有效,心裡提高的大石總算是落了下來,「別怪為父心狠,身為凌家人,你犯了法,就得伏法認罪!到了大理寺,為父會為你打點好一切,你……」

    「你以為,我稀罕嗎?」凌若夕冷聲打斷了他自我感覺良好的話語,譏笑道:「凌家人?若是所謂的家人便是欺軟怕硬,懦弱無能,只會一味的向強權低頭,那我凌若夕今日便捨棄姓氏,高高在上的丞相府,凌若夕高攀不起。」

    說罷,手中刀刃利落地揮下,翻飛的衣袍撕拉一聲斷裂開來,飄舞的布帛緩慢地從空中落下,決絕如斯。

    「從今往後,凌若夕再不是凌家大小姐,」話語微微一頓,沒有一絲溫度的眼眸落在凌雨涵身上,「下次若再遇見,凌若夕斷不會留情,你的命,我先記著,記住,日後見到我,最好繞道而行。」

    一番擲地有聲的話,驚得眾人徹底失去了言語,目光獃滯地看著她踏碎一地日光,漸行漸遠。

    等到凌克清回過神來,她的身影早已消失在小院外,頓時氣急敗壞地怒吼道:「還愣著做什麼?馬上派人捉拿這個逆女!一定要把人給本相帶回來!聽到了嗎?」

    護衛紛紛扭頭對視一眼,在彼此眼中看見了如出一轍的苦澀,就憑他們,怎麼可能是大小姐的對手?想要抓住大小姐,那不是天方夜譚嗎?

    但身為奴才,主子的命令他們不得不受,硬著頭皮應下,迅速離開小院,分作幾頭,一頭前往北苑,一頭搜捕大宅的各個角落,另一頭,則出府搜索她的下落。

    等到護衛趕到北苑時,那裡早已經人去樓空,只有院子里孤零零的木樁靜靜佇立著。



    上一頁 ←    → 下一頁

    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