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92章 手刃仇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92章 手刃仇人字體大小: A+
     

    太過凌厲的氣勢,席捲著整個房間,二姨娘忐忑不安地朝凌克清投去求助的眼神。

    「究竟是誰給你的膽子,居然敢提起她,恩?」凌若夕冷笑道,眼底殺意肆虐。

    「我……我只是……」二姨娘委屈地哽咽幾聲,兩行清淚順著她憔悴的面容簌簌地落下。

    凌雨涵當即抬頭,怒視凌若夕:「娘她不過是說夫人善良大度,又沒有說錯話,你何必如此苦苦相逼?」

    「善良?大度?」凌若夕心尖一疼,好似有無數只螞蟻正在啃食著她的心臟,她仰天長笑,那滿是絕望與諷刺的笑聲,傳出房間,如同厲鬼發出的魔音,夾雜著不受控制的澎湃玄力,震得不少人頭暈目眩,視線眩暈。

    凌雨涵戒備地擋在床前,運起玄力試圖抵擋住凌若夕盛怒下釋放的威壓。

    喉嚨微癢,一絲血漬從肝臟漫出,順著她的嘴角滑落下來。

    笑聲戛然而止,凌若夕雙目泛紅,一字一字狠聲說道:「一個害死了我娘的仇人,此時此刻,竟恬不知恥的說出這樣一番話,不覺得太可笑了嗎?」

    話音剛落,眾人齊齊變了臉色,驚愕地瞪大眼睛,什麼叫害死了她娘?她這是在指責,二夫人害死了大夫人?

    可明明大夫人是懸樑自盡的啊……

    凌克清腦子裡嗡地一下,彷彿被核彈轟炸過,一片空白。

    「你說什麼?」幾乎是從牙齒縫裡擠出的四個字,帶著細微的顫抖與不可置信,他用力握住椅子的扶手,死死盯住凌若夕,「你把剛才的話說清楚!」

    「沒聽清嗎?你娶的二房,六年前對我娘下藥,偽造成上吊自盡的樣子,欺騙了世人整整六年。」既然話已經說開,凌若夕也不願再隱瞞,鏗鏘有力地說道。

    凌克清猶如被雷擊中,臉色一片慘白,「不,這不可能!」

    身體搖晃幾下,彷彿隨時會跌倒,「絕不可能!當年,你娘分明是……」

    「呵,你以為把我驅趕出丞相府,就能擊垮我娘?年幼相識,她在你眼裡就是如此懦弱的女人嗎?」凌若夕只覺得諷刺,即使只是從本尊殘留下的記憶里,窺視到大夫人的模樣,但她卻很清楚,那樣的女人,絕不會被這種小事擊潰。

    女人,為母則強,她可以為了女兒忍受世人的諷刺與白眼,可以忍受丈夫抬入一房又一房的小妾,久經風霜,如何會被輕易擊垮?

    「她……」凌克清頓時語結,渾身的力氣彷彿都在這一刻被徹底抽走,狠狠地跌坐在了木椅上。

    是啊,雪芹她向來要強,怎麼會懸樑自盡呢?

    「你胡說八道。」凌雨涵尖聲嘶吼著,「你憑什麼誣陷是我娘殺害了大夫人?你親眼看到的嗎?」

    「呵,若是沒有調查清楚,我又怎麼會說出事實?」凌若夕不屑地看了她一眼,對她此刻的垂死掙扎只覺好笑,「我這次回來,就是為了調查清楚我娘的死因,沒想到,還真被我查出了蛛絲馬跡。」

    她說得太過篤定,讓二姨娘整個人忍不住顫抖起來,一臉驚恐。

    不會的!當年的事,怎麼可能被人查到?參與過那件事的人,都被她秘密處理掉了,怎麼會……

    「很意外我能查到?」凌若夕涼薄的眼皮緩緩抬起,犀利的目光直逼二姨娘的眼眸深處。

    堆積在肩頭的雲發緩慢下垂,阻擋住了她的容顏,只那紅艷滴血的嘴唇,發出一聲嗤笑,笑聲喑啞森冷,「這個世上有一句話叫做,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二姨娘,再縝密的算計,也會有被察覺出漏洞的一日,你說是嗎?」

    眾人紛紛屏住呼吸,眸光複雜地投降床榻上重病在身的女人。

    「不,你不能冤枉我!」二姨娘雖然驚訝她會調查到此事,卻斷斷不敢承認,淚眼婆娑地搖晃著腦袋,「我沒有害過姐姐,從來沒有。」

    死到臨頭居然還敢狡辯?

    凌若夕已動了殺機,袖中冰寒的柳葉刀滑入掌心,卻被她緊緊握住,未曾投擲出去。

    她涼涼地眯起眼,隨手撥開遮擋住容顏的黑髮,「說出這種話,你就不怕我娘她從地底下爬出來找你嗎?」

    「凌若夕,你不要太過分了……」凌雨涵怎麼捨得讓自己的娘親遭受到這等詛咒?臉蛋一片緋紅,怒髮衝冠地瞪著她,好似隨時會撲上來,同她拚命。

    「過分?」濃郁漆黑的眸子已是一片寒霜,她微微抬手,纖細的手指間,把玩著一把銳利的小刀,刀刃森白,反射著她那張含著嗜血殺意的容顏,「比起多年來,你們加註在我與娘親身上的一切,即使把你們千刀萬剮,也不為過。」

    說罷,手臂驀地一揮,柳葉刀化作一抹流光,擦過凌雨涵的面頰,嗡地刺入床壁,距離二姨娘的身軀,不到半尺距離。

    凌雨涵徹底傻了眼,她驚滯地抬起手指,摸了摸臉蛋,頰骨上,一條淺薄的血痕驟然浮現,殷紅色的血珠,從細小的傷口內自然滑落下來。

    「嘶!」眾人倒抽一口冷氣,難掩心頭的錯愕,這女人,會不會太囂張了?說動手就動手?

    「你傷了我的臉?」凌雨涵失聲尖叫,往日的淑女姿態全然消失,活脫脫一個潑婦。

    「我建議你最好別動,我的刀可不長眼。」右手凌空一翻,五指成爪,吸力自掌心漫出,扎入床壁的柳葉刀,再度落入她的掌心。

    凌雨涵被她那滿是煞氣的眼神驚住,一時,竟真的忘了反抗,只能傻傻地站在原地,如同一座石像。

    「最近,我偶然在飯菜里發現了一種禁藥,」凌若夕未曾理會四周投來的複雜目光,悠然抬起雙腿,一步一步逼近床榻。

    眾人被她方才雷霆一擊嚇壞了,完全忘記了阻擋,目光驚滯的看著她,走到二姨太跟前。

    「我很好奇,到底是誰能夠擁有用來捕捉魔獸的禁藥,吸魂散,這個名字對二夫人來說,應該不算陌生吧?」她居高臨下地望著床榻上四肢僵硬的女人,嘴角劃開一抹清淺如月的笑。

    二夫人身體一哆嗦,剛想否認,卻被她手中冰涼的刀刃指住咽喉,雙目圓瞪,嚇得三魂飛了七魄。

    「我向來不太喜歡滿口謊言的人,身為軒轅世家的大小姐,弄到吸魂散這樣的禁藥,對你來說輕而易舉,於是呢,我就調查了這種禁藥服用后的效果,普通人若是吸食,將會陷入沉睡,在昏迷中成為一具無法失去靈魂的空殼子。」

    「這又能證明什麼?」凌雨涵回過神來,咬牙怒問道。

    凌若夕手裡明晃晃的刀刃,讓她不敢上前半步。

    「證明什麼?證明六年前,我娘她並非死於自盡!」凌若夕鏗鏘有力地說道,「我找過當年確診娘親身亡的大夫,稍微用了點手段,便從他嘴裡打聽到,在診脈時,我娘的屍體還保持著溫熱的溫度,可是奇怪就奇怪在這裡,回春堂的大夫到來時,我娘的屍體已經被發現超過兩個時辰,你們說,為何還會殘留著正常人的體溫?」

    她的質問,在場無人能夠解答,一片靜默。

    「吸魂散還有一個功效,便是吸食后,人雖死了,但留下的空殼依舊會如同正常人一般,二姨娘,事到如今,你還要否認嗎?」刀鋒再度逼近她脆弱的咽喉,只要稍稍用力,便能將二姨娘斬殺在手下。

    冰冷的刀刃,讓軒轅情渾身一抖,她咬著牙,狠狠地瞪著凌若夕,「就算你說得都對,你憑什麼證明所謂的吸魂散,是我下的?」

    「這種事還需要證明嗎?你是軒轅世家的大小姐,又是在六年前,當紅梅離開后,第一個出現在我娘房間里的人,並且發現了屍體,只要稍微有點智力,就該能想到,定是你謀害了我娘。」說著,她諷刺的看了一眼呆若木雞的凌克清。

    身為大夫人的原配夫君,他竟連一點破綻也未曾看出,又或者,即便看出了,也不曾仔細調查過,生生將一出有預謀的謀殺,當作自盡。

    諷刺!何其諷刺!

    二姨娘偷偷咽了咽唾沫,求救地看向凌克清,「老爺,真的不是我,我怎麼可能害死大夫人呢?」

    「別叫了,就算你叫爹叫娘,也擺脫不了這個事實。」凌若夕掏掏耳朵,冷冷地說道。

    「你想怎麼做?」凌克清沉默了許久,終是苦澀地吐出了一句話,神色頹敗至極。

    「自然是,血債血償!」薄唇微翹,此時的她,如同地獄深淵的厲鬼,一身煞氣。

    凌雨涵瞳孔一縮,愕然驚呼:「不……你不能這麼做,我娘她是無辜的。」

    「你的意思呢?」凌若夕沒有理會不斷叫囂的凌雨涵,只是靜靜等待著凌克清表態。

    證據,她給了,結論,她說了……

    他會如何選擇?

    凌克清彷彿在這一刻蒼老了許多,向來筆直的背脊,微微彎下,好似被這殘酷的現實打敗。

    「爹,你快讓她放了娘親啊……」凌雨涵噗通一聲跪倒在凌克清腳邊,失聲痛哭道。

    那是她的親生母親啊,就算做錯了事,也不該死去。

    「若夕……」凌克清顫動的眼眸,緩緩閉上,一聲惆悵、掙扎的呢喃滑出唇角。

    他的答案,凌若夕已經知曉,唇邊冷酷的笑容驀地加深,手臂一緊。

    「噗哧。」

    鋒利的刀刃,血淋淋割破二姨娘的喉管,鮮血如同泉涌,簌簌地噴濺出來。

    她伸出手指慢條斯理地拂去柳葉刀上沾染上的血珠,「抱歉,不論你的答案是什麼,這個害死了我娘的女人,我都不會放過。」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
    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