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88章 棄車保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88章 棄車保帥字體大小: A+
     

    「沒事,昨夜是我太衝動。」凌若夕淡漠的眼神輕輕掃過一旁的雲旭,「若非你昨日拚死攔下我,我應是犯下大錯了。」

    雲旭面頰一熱,習慣了凌若夕的冷言冷語,她忽然間軟化下來的態度,反而讓他有些無措,只訕訕地笑了幾聲,「這是我的分內事。」

    「休息去吧,別在這裡守著,小白他暫時沒事。」凌若夕吩咐道,示意他們回房歇息。

    紅梅一走一回頭,看那樣子似乎很不放心。

    雲旭隱藏在院子里,時刻守衛著這座小院,在昨夜的打鬥中,院內的花草,通通被玄力震碎,枝椏光禿禿地在風中飄舞著,更添幾分孤寂。

    凌若夕雙手負於身後,孤身站在長廊中,夾雜著冷光的視線,遠望著不遠處二夫人的住所,久久不語,只是縈繞在她身側的空氣,好似被定住,連一絲氣流也察覺不到,分外沉重。

    凌小白底子好,休息一夜后,人已恢復了不少活力,喝了一碗銀耳湯,他抱著黑狼無聊地窩在被褥中,口中喃喃道:「你說,到底是誰給小爺和娘親下毒?」

    這麼明白的事,還用問嗎?黑狼翻了個白眼,利爪咻地在他的手背上留下幾條血痕,對他的智商分外不滿。

    「不管是誰,等小爺病癒,一定要親手揪出他們,把他們咬死。」凌小白揮舞著拳頭,豪氣衝天地說道,但很快,他又懨懨的垂下頭去,「小黑,娘親昨天是不是真的動怒了?我都沒見過娘親那副樣子。」

    彷彿從地獄深淵殺出來的血腥殘魂,察覺不到一絲暖意,只有滿身的肅殺與冰冷。

    回想到凌若夕昨夜的樣子,凌小白禁不住打了個寒顫,用力抱緊黑狼,「哼,都是那些壞人的錯,要不是他們,娘親也不會這麼生氣。」

    在他眼中,凌若夕的一切都是對的,錯的永遠是旁人。

    黑狼對這個母控兒子一點辦法也沒有,只能無力地在心頭嘆了口氣,這傻子,難道看不出女魔頭分明是關心過度,導致情緒波動太過劇烈,這才失去了理智嗎?

    「不管了,先休息。」凌小白嘀咕了半天,最後索性把被子蓋住腦袋,閉上眼,準備入睡。

    此時,距離北苑不遠處的二房小院,守衛森嚴的護衛在高牆外排成兩列,時不時邁著整齊的步伐換崗巡邏,陽光下,泛著森白光芒的刀劍好似帶著森森的寒氣,院里院外,安靜得只有護衛走動的腳步聲此起彼伏。

    「怎麼樣?北苑有沒有動靜?」二姨娘等了整整一夜,但北苑裡卻連半點動靜也沒傳出,她掛著豆大的黑眼圈,不斷在房間內來回踱步。

    凌雨涵面色微沉,「娘,你別走來走去的,我看得頭都疼了……」

    「葯下進去了嗎?怎麼可能一點事也沒有?」二姨娘急促地問道,思索著難道是哪個環節出了差錯?明明她差人在飯菜里下了家族的秘葯,照理說現在也該起作用了,怎麼就沒動靜呢?

    「不行,我得派人去看看。」二姨娘急匆匆就朝屋外走去,她一刻也等不了了……

    「娘!」凌雨涵急忙拽住她的手腕,搖頭道:「你現在去豈不是不打自招?萬一她沒事,一定會猜到是咱們下的手。」

    誰能保證,那女人在知道她們的小動作后,不會發瘋?

    「那現在該怎麼辦?」二姨娘去也不是留也不是,心頭憋著一口氣,上不去也下不來,堵在胸口,極其難受。

    「再等等看,咱們不能打草驚蛇,要是她真的好命到沒有中毒,一定會在暗中調查,現在咱們絕不能自亂陣腳。」凌雨涵冷靜地說著,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六年不見,她這個大姐變得太多,讓她根本猜不透,只能選擇靜靜等待。

    二姨娘猶豫的站在原地,許久后,才嘆了口氣,打消了想要派人去看看情況的想法。

    「好,就再等等。」

    晚膳時分,伙房的人傳來消息,凌若夕的貼身丫鬟紅梅按時前去廚房取走了三人份的飯菜,且面上絲毫沒有一絲悲切。

    「砰!」二姨娘氣得一掌拍在身下的椅子上,怒聲道:「這jian人怎麼就這麼命大?連吸魂散也拿她沒有辦法?」

    凌雨涵雖然隱隱有不詳的預感,卻仍舊被這個消息驚住,她當真逃過一劫?

    「你說,她會不會早就察覺到菜里被下了葯,所以才沒有中計?」除此之外,二姨娘想不到別的理由,即使是京師內頂級的煉藥師,也不可能解除吸魂散的劇毒。

    「大姐不是煉藥師,怎麼可能察覺到飯菜里的毒藥?」凌雨涵搖頭否認,若她當真這般警惕,對她們母子倆,可不是一件好事啊……

    她只能寄望凌若夕是誤打誤撞才沒有服下吸魂散,更希望她別查到自己頭上。

    瀲灧秋波的眼眸閃爍著冷冽的寒光,「娘親,咱們不能坐以待斃,若是她調查,保不定會走漏風聲。」

    「你是說……」二姨娘微微一怔,立即明白她的言外之意。

    「把所有知情者偷偷……」凌雨涵在脖頸上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眼底殺意肆虐。

    雖說替她們辦事的奴才,都是這些年對他們忠心耿耿的人,但凡事總有萬一,一時的仁慈,說不定就會成為將千里之堤毀滅的蟻穴,此時,萬萬不能有婦人之仁。

    二姨娘面露難色,但在凌雨涵的催促下,終是咬牙,對這幫知情的奴才下了抹殺的命令。

    夜黑風高,二姨娘特地招來伙房的老嬤嬤,佯裝出慈眉善目的微笑道:「你們都是府里的老人,年事已高,多年來替本夫人盡心儘力的辦事,本夫人一直記在心裡。」

    匍匐在地上的老嬤嬤連稱不敢,拿不準這二夫人究竟意欲何為。

    「本夫人也不是知恩不忘報的人,這些是你們的賣身契。」她朝著一旁的凌雨涵使了個眼色,後者取出一個錦盒,盒子里,靜靜放著幾張白紙黑字的賣身契。

    進入高官後院,這些奴才就是把一輩子賣在裡頭,只要那不走賣身契,她們終身只能是一個卑賤的下人,一個伺候主子的奴才。

    「你們把賣身契拿去吧,另外,本夫人替你們每人準備了二十兩銀子,足夠你們回到故鄉。」

    巨大的狂喜將這幫老嬤嬤淹沒,她們甚至沒有看見二姨娘笑容下的殺意與冰冷,激動的磕頭道謝,一個個顫抖地從凌雨涵手裡接過賣身契,感恩戴德的收拾行囊,離開了丞相府,卻在即將出城時,被人無故殺死在街頭,屍體被挪到深山叢林之中,成為了才狼虎豹們的口中餐。

    丞相府內忽然少了幾個奴才,絲毫沒有引起任何的波瀾,二姨娘特地調了幾名婢女前去伙房幫工,並且在凌克清跟前,向他簡單說了這件事,只稱她不忍老嬤嬤一生辛勞,特地開恩,放她們回家。

    凌克清對她善良的舉動格外滿意,當夜,便歇息在了她的房中。

    「你是說,廚房的掌廚的嬤嬤被換掉了四人?」微暗的燭光在房間里晃動著,凌若夕慵懶地靠在木椅上,三千青絲堆砌肩頭,食指輕輕敲著木桌,冷峭的眼眸緩緩眯起,「呵,狡兔死,走狗烹,她是害怕我會查到她身上,打算棄車保帥。」

    紅梅心頭微涼,對二夫人狠辣的手段既怕又怒,她緊緊握住拳頭,雙目噴火,「這個二夫人也太狠心了,那些人可都是替她辦事,怎麼能說攆走就攆走呢?」

    「恐怕不僅僅是攆走,」凌若夕冷笑道,單薄的身軀緩慢從椅子上站起,眉目森冷:「這個世界上,只有一種人能夠保守住秘密。」

    「什麼人?」紅梅下意識問道。

    「自然是死人。」她說得雲淡風輕,但身上的冷意,卻讓整個屋子的溫度,跟著降下,冷得滲人。

    「大小姐是說,她們都……死了?」紅梅臉色一白,她原本以為,二夫人只是將老嬤嬤們狠心攆走,打發出去,沒想到,她竟會做出這種事。

    「恩。」凌若夕點點頭,將二夫人的心思猜得一清二楚。

    她必然是害怕事情敗露,所以才會有此下策,卻不知,這樣一來,更是暴露了她就是下毒的真正黑手。

    廣袖下,一雙玉手黯然握緊,絕美的五官因怒火緊繃著。

    忽然,她不知想到了什麼,眼底劃過一絲驚愕,沉聲問道:「娘死後,可有人前來檢驗屍體?」

    「老爺請過回春堂的老大夫,但那時,已經為時已晚了……」紅梅神色黯淡,幽幽地說道,「大小姐怎麼會忽然問起這件事?」

    「那名老大夫,現在可安在?」她並沒有急著解釋,再度問道,心裡有一個猜想,但又需要證據的支持,若是她的設想成立,或許,就能夠驗證大夫人的死,究竟是人為,還是意外。

    「在的,還在回春堂里。」紅梅當即稟報道。

    「早點休息,明日隨我去一趟回春堂。」

    雖然不知道凌若夕有何打算,但紅梅卻懂事的沒有細問,轉身離開了卧房。

    無垠的夜色,將整個丞相府籠罩著,風雨欲襲來。

    天蒙蒙亮,淅淅瀝瀝的小雨順著瓦檐緩緩垂落,在瓦片沿角形成一串串美麗的水簾,滴答滴答飛濺在地面上,水花四散。

    紅梅舉著一把紙傘,護住凌若夕的身體,繡花鞋被雨水打濕了鞋尖,她卻毫不在意。

    凌若夕手掌輕輕提起她的肩部,利落地翻牆而出,衣訣在雨中翻飛,如同展開翅膀的蝴蝶,馬尾自然搖曳著,她快步走入雨中,朝著回春堂的方向奔去。

    「娘親真討厭,出去玩也不帶小爺。」凌小白幽怨地撅著嘴,蹲在屋外的長廊上,一邊戳著黑狼的身體,一邊說道。

    黑狼懶洋洋打了個哈欠,對他的抱怨視若無睹,這小子根本是在吃醋,女魔頭帶丫鬟離開,也不帶他。

    母控的兒子,都有一顆易碎的玻璃心啊……

    「唔,反正娘親不在,今天小爺也不訓練了,小黑,走,跟著小爺去花園裡轉轉。」凌小白這兩天被勒令在床上休養生息,險些沒無聊到死,如今好不容易得到自由,他迫不及待地抱起黑狼,竄入雨幕。

    雲旭無奈地尾隨在暗中,全程保護他的安危。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
    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