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82章 脫身,離開柳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82章 脫身,離開柳城字體大小: A+
     

    凌若夕躍下馬車,看也沒看地上無力動彈的手下敗將,微微側身,喉管鼓動幾下,喑啞難聽的滄桑嗓音從她的嘴裡冒出:「這份禮物,我收下了,多謝。」

    軒轅靈兒被氣得一口淤血噴出紅唇,「無恥……」

    凌若夕見好就收,幾個起落,便消失在了街頭,只留下滿地凌亂倒落的人兒,不斷發出痛苦的哀嚎。

    回到客棧,她隨手將絲綢拋在桌上,扯下臉上的面巾。

    凌小白好奇地伸出手想要去觸摸被包裹得死死的戰利品,指尖剛碰到外部的絲綢,他立即冷嘶一聲,「好冰啊。」

    「別隨便碰它。」凌若夕白了他一眼,握住他的小手用力揉搓幾下:「感覺怎麼樣?」

    「恩,舒服多了。」凌小白笑眯眯地說道,「有娘親在,寶寶不疼。」

    凌若夕被他逗得眉開眼笑,揉揉他的腦袋,目光掃向一路上一言不發的雲旭,「你有話想說?」

    「我們要不要儘早離去?」畢竟這裡是軒轅分家的根據地,這次軒轅靈兒吃了大虧,絕不會就這麼算了,要不了多久,勢必會派人全城搜捕他們的行蹤。

    「現在出城,是自曝身份。」凌若夕果斷地否決了他的建議,「你認為她能認出我來嗎?」

    她在離開時,特地變聲,給軒轅靈兒製造了自己的男人的錯覺,如今恢復女性身份,她根本就無需擔心會被找到。

    雲旭這才反應過來,不知該說她聰明還是該說她狡詐,難道她在動手前,就已經想到了這些?甚至連擺脫嫌疑的方法,也一併找到了?

    「娘親真聰明。」凌小白高高豎起拇指,笑盈盈地誇讚道,臉上寫滿了自豪這兩個字。

    「你最好把身上的衣物處理掉,以防萬一。」畢竟當時,那些人可是看見他們的衣著打扮的,身上的衣物絕不能留下。

    雲旭離開后,便將衣袍脫下,用火焚燒掉,毀屍滅跡。

    軒轅靈兒在回程的路上被人伏擊的消息,引得分家勃然大怒,深夜出動上百名高手,在柳城內搜索兩名賊子的下落,並且聯繫雇傭兵工會,讓工會出人封鎖城門,想要將凌若夕等人困死在這柳城之中。

    「砰砰砰!」

    房門被人在外拍得砰砰直響,凌小白揉著眼睛睡眼朦朧地從床上坐起身來,「大晚上的,誰啊?」

    「客官真的很不好意思,本客棧已被侍衛包圍,需要進來搜捕罪犯。」小二站在屋外無奈地說道。

    他分明已經告訴過軒轅家的侍衛,這裡面住的是一對母子,可他們卻不相信,勢必要親自進去看一眼,他也別無他法啊。

    「什麼罪犯?這裡沒有罪犯!」凌小白氣惱地大吼道,小臉一片漲紅,黑狼蜷縮在被褥內,隱藏住自己的身形,它可不想被軒轅世家的人發現自己身為魔寵的秘密。

    「進來吧。」凌若夕平復下體內的玄力,睜開眼,從椅子上站起。

    一大幫披著鎧甲,佩戴刀刃的護衛撞門而入,銳利的目光掃過房間內可以藏人的地方,確定沒有多餘的人後,才冷哼一聲,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從頭到尾,他連一句多餘的話,也未曾與凌若夕說過,姿態倨傲,氣焰極致囂張。

    凌小白不滿地撅起嘴,「沒教養,太沒教養了,小爺好想咬死他們。」

    「這是暴發戶的氣質,懂嗎?」凌若夕冷聲諷刺一句,真正的頂級世家,應當如……腦海中忽然出現的紅色人影,讓她心尖一顫,立即搖了搖頭,她怎會忽然間想到他?

    「明白了,原來這就是暴發戶。」凌小白重重點頭,對這幫人的印象成直線降低。

    小二又是彎腰又是道歉,才讓小傢伙勉強冷靜下來,掀開被子,一把抱住熱乎乎的黑狼,再度睡去。

    出動近兩百人,依舊沒有找到賊人的下落,分家的家主氣得臉紅脖子粗,立刻抽調人手,出城尋找,並且在大街小巷貼滿了凌若夕與雲旭的畫像,但畫像上的兩人,都是一身黑衣,容貌被黑巾遮掩著,哪裡認得出來?

    只知道是兩個男子,一老一少。

    「這畫像還真挺像的。」凌若夕煞有其事的點點頭,眼底有笑意閃過。

    雲旭嘴角抽搐地看著畫像上的自己,第一次慶幸,他有戴上面紗,不然,讓族裡人知道,他竟跟著一個女人干起了黑吃黑的勾當,絕對會成為這輩子最大的污點。

    「該出城了。」凌若夕背著一個包袱,牽著兒子,領著雲旭朝城門走去,三人遠遠行來,宛如一家三口,守住城門的雇傭兵只匆匆看了他們一眼,便示意放行。

    他們要抓的是一老一少的男子,不是拖家帶口的家眷。

    輕而易舉離開柳城,直到上了馬車,雲旭心裡的大石頭才勉強放了下來。

    一路上,他們沒少遇到搜捕的護衛,但總是暢通無阻的通過,回到皇城已是兩日後,夕陽的餘暉將整片蒼穹映照得色彩斑斕,馬車在街道上咕嚕嚕滾動,碾過青石板路。

    「去鐵匠鋪。」飄舞的車簾內傳出一道冰冷的嗓音,悲催淪落成為車夫的雲旭揮動著馬鞭,指揮著馬車前往店鋪。

    掌柜的早就對凌若夕有了印象,見她再次到訪,便含笑讓她進入後院,卻攔下了雲旭與凌小白。

    「很抱歉,易大師只讓姑娘一人進去。」

    雲旭面色一冷,卻又不好發作,只能站在店內,靜靜等候凌若夕出來,凌小白則摸著下巴,繞著整個店鋪來回打轉,對懸挂在柜子上的武器,好奇不已。

    凌若夕背著包袱,飛身躍上閣樓。

    「你來啦?這次鬧出的動靜不小啊,連軒轅家族的人也敢動?小女娃,老夫還真小看了你。」兩天的時間,足夠讓世人知道,柳城內所發生的一切,軒轅分家的人在半路被人伏擊,奪走千年寒鐵,這個消息恐怕現在已傳遍整個大陸。

    他在剛得知時,就有種預感,怕是凌若夕做的,現在看來,還真的被他給猜中了。

    凌若夕微微挑起眉梢,「世人皆知,奪走拍賣品的,乃是兩名男子,一老一少,與我何干?」

    明明贓物就在她的背上,她卻有本事能說得如此坦然。

    易天先是一怔,爾後拍掌大笑:「哈哈哈,有點意思,你這女娃有點意思。」

    「大師,希望你信守承諾,十日內,我希望能看到成品。」她利落地接下包袱,往桌上一扔,包袱內散發出的寒氣,幾乎達到了肉眼可見的地步,這一路上要不是她用玄力阻擋住寒氣的外散,恐怕早就被人識破身份了。

    易天面露狂喜,雙手顫抖地將包袱打開,裡面正靜靜躺著一塊冰雕般的冰藍色長型物體,正是傳說中的千年寒鐵。

    雖說它的名字被稱作寒鐵,但卻非真正的鐵,而是在雪域自然形成的堅硬冰塊,無堅不摧,可煉為盾牌、武器,遇光而不化,足以傳承百年,是煉器師夢寐以求的製作材料。

    「好啊,沒想到老夫有生之年真的能夠用寒鐵來鍛造兵器。」易天顧不得刺骨的寒氣,如同看到骨頭的餓狼,貪婪地看著這塊寒鐵,那模樣,彷彿想要將冰塊一口吞下。

    「這塊鐵比老夫想象中大得多,足以打造十把柳葉刀。」易天正色道。

    「不,我只需要兩把,剩下的,做成匕首與銀針。」凌若夕沉聲說道。

    不論是柳葉刀還是銀針,都有一個共同的特地,便於攜帶,且能殺人於無形,是凌若夕想要的貼身兵器。

    「好,十日內,我必定將武器為你做出,不過這報酬……」他搓著手,嘿嘿地笑著,自從品嘗過凌若夕親手調製的雞尾酒後,這些天,他對其他烈酒是難以入喉,饞得緊啊。

    凌若夕莞爾一笑,這笑,似冰山在瞬間消融,美得驚艷。

    妖孽!這女娃將來必定是一妖孽!

    易天在心頭嘀咕道,臉蛋有些發燙,饒是他上了年紀,也禁不住這一笑啊。

    「放心,我從不食言,明日便派人將報酬送到府上。」

    「老夫等著。」雖然還要等候一天,但易天卻覺得值!

    凌若夕沒有做停留,不卑不亢地拜別後,便打算離去,剛走出內室,就看見凌小白正纏著掌柜,讓他解釋這些奇形怪狀的武器用途,而雲旭則站在屋外,如同一座雕塑。

    「該回去了。」她一把扯住凌小白的衣襟,飛身躍上馬車。

    凌小白還有些不太情願,他還是頭一次見到這麼多的兵器,眼福還沒過夠呢。

    「別鬧,你若是喜歡,將來做一個煉器師,想要什麼武器,都有。」凌若夕一巴掌拍在他的腦門上,這兒子什麼都好,就是看到新奇的東西,好奇心太大了一點,欠收拾。

    「人家才不要呢,人家將來要做武者,這樣才能保護好娘親。」凌小白斬釘截鐵地說道,水汪汪的大眼裡刻滿了篤定與堅決。

    凌若夕心頭一軟,冷峻的臉廓不自覺放柔了幾分。

    悄無聲息回到北苑,與凌若夕預想的一樣,她離去的數日,根本無人察覺到她的失蹤,整個丞相府沉浸在二夫人病癒的喜悅中,哪兒顧得上她?

    只不過凌克清曾派人來過幾次,都被紅梅以她正在修鍊為由拒之門外,說是希望她去拜見二夫人,向她請安。

    「哼,我的拜見,她受得起嗎?」凌若夕冷冷地扯了扯嘴角,語氣一如既往的強勢、冷漠。

    紅梅笑而不語,心底卻充滿了自豪,若是夫人在天有靈,見到小姐成才,現在也該安息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
    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