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80章 乾淨的男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80章 乾淨的男人字體大小: A+
     

    第二日,柳城內齊聚的雇傭兵不減反增,空氣里飄舞著的豐盈玄氣,讓凌若夕有種魚兒回到水裡的滿足感,她修鍊整夜,直到被大堂內傳來的喧嘩聲吵醒,這才收工起身。

    剛睜開眼,她一眼就看見凌小白正拿著紅色的請帖,坐在椅子上的畫面,眉頭一蹙,手掌凌空攤開,一股巨大的吸力將凌小白手裡的請帖吸走。

    「拍賣會的邀請函?」凌若夕略感意外,這東西,她兒子怎麼會有?「哪兒來的?」

    凌小白訕訕地笑了笑,本想糊弄過去,卻在凌若夕銳利的目光下繳械投降,「是奴隸給寶寶的。」

    奴隸,真的不是小爺要出賣你,而是敵人太可怕,小爺也是無可奈何啊。

    凌小白在心底默默地說道。

    「是他?」凌若夕立即便聯想到雲族可怕的根基,堂堂龍華大陸第一世家,擁有兩張邀請函,輕而易舉。

    她本想隨便打劫兩人,但現在,似乎用不著了。

    將邀請函收入懷中,她緊抿著唇瓣開始洗漱,凌小白原本以為她會生氣,會發火,但獨獨沒有想到,她竟什麼話也沒說。

    心裡有些不安,蹦下椅子,輕輕扯了扯凌若夕的衣訣:「娘親,你生氣了嗎?」

    「娘親在你眼裡,是這麼小氣的人嗎?」凌若夕挑眉反問道,「我只是不喜歡屢次欠下人情。」

    雲旭為何助她,她很清楚,但她習慣了任何事由自己親手解決,這樣的好,讓凌若夕有些彆扭。

    「什麼人情?奴隸不是我們的人嗎?有好處自然德分給咱們。」凌小白說得極其坦然,在他眼中,雲旭是自己人,是他殺人,雲旭放火的自己人,當然得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凌若夕也沒向他解釋太多,這些人情,她記在心裡了,將來有機會,她會十倍還給那人。

    洗漱完畢后,兩人才走出房間,此時的大堂早已匯聚了來自五湖四海的旅客,有雇傭兵,有各大世家的弟子,也有王孫貴族。

    整個大堂人潮湧動,幾乎每一張桌子都坐滿了人,凌小白靠著一張男女通殺的小臉,總算是得到一個乾淨的位置。

    隨意點了幾樣小菜,母子倆便圍坐在木桌旁,準備用餐。

    大堂內眾人莫不是在議論著這次拍賣會上的商品,尤其是可以生白骨的火樹銀花,以及有價無市的千年寒鐵,是各大世家追逐的重點。

    凌若夕一邊吃著東西,一邊聽取著四周的情報,看來盯上寒鐵的人不少,細長微卷的睫毛阻擋住了她眸子里的暗光,若是與這些人出價爭奪,恐怕她的金庫會損失掉一大半。

    「兩位,可以拼個桌嗎?」忽然,耳畔有一道清潤的嗓音緩緩傳來,凌若夕早就發現有陌生人靠近,只是因為對方未曾有敵意,所以才置之不理。

    她微微抬起頭,卻在看見來人時,眼底滑過一絲驚艷。

    此人面如冠玉,膚如羊脂,身形峻拔且修長,英挺的眉梢下,一雙乾淨清澈的黑眸,仿若清泉,渾身散發著一股渾然天成的貴氣。

    「不可以。」凌若夕掃了眼在他身後站定的兩名護衛,這二人太陽穴凸出,身體壯碩,下盤平穩,且實力在青階巔峰,由此可以推斷,這搭訕的男人,必定非富即貴。

    這種人通常意味著兩個字——麻煩。

    凌若夕沒有理會他尷尬的表情,朝凌小白望去一眼,「速度吃。」

    凌小白一口吞下嘴裡的食物,圓鼓鼓的大眼睛不停地打量著眼前的陌生人,看上去似乎他還挺有錢的。

    「別忘了,你答應過我,絕不在外面惹是生非。」凌若夕一看他那表情,就知道這小傢伙又開始算計人,沉聲警告道。

    凌小白幽怨地癟了癟嘴,迅速拋開打算打劫的想法,乖乖地扒著碗里的米飯。

    南宮玉還是頭一次被人如此忽視,不僅不覺得生氣,反而對她們倆產生了絲絲好奇。

    「姑娘,能和你做個朋友嗎?」他友善地笑著,眼眸里閃爍著淡淡的緊張與忐忑。

    凌若夕看也沒看他伸出的手掌,雙手環抱在胸前,姿態閑適且冷漠。

    南宮玉失望地垂下頭去,撲閃的睫毛在他的眼角周圍圈出一層淡淡的暗色,如同懨懨的小狗,格外可憐。

    「走吧。」等到凌小白用完餐,凌若夕這才起身,餘光瞥了眼從外面走入的雲旭,再看看一臉失落站在身前的陌生男人,銳利的眉頭微微一皺,「勞駕,請讓開。」

    冰冷的五個字,讓南宮玉心尖微顫,只覺得這女人很有個性,他阻止了身後想要教訓凌若夕的護衛,紳士地退到一旁,讓出一條通道來,「姑娘請。」

    凌若夕快步走過他身前,竟連一個多餘的眼神也未曾投向他,反倒是凌小白,神色古怪地打量了南宮玉許久,直到看得他心底發毛,這才扭頭,追上了自個兒的娘親。

    一大一小奇怪的反應,讓南宮玉的好奇心再次加重,「真的很有趣啊,我還沒有遇到過這麼奇特的人呢。」

    「少爺,出門在外小心為上,那女人的實力可不低。」站在他身後的阿大擔憂地提醒道。

    「他們不像壞人,或許只是來參加拍賣會的世家子弟。」南宮玉猜測道,雖然對凌若夕產生了興趣,但他並沒有死纏爛打,到這柳城來,他可是有大事的。

    離開客棧,凌若夕在拍賣會的閣樓外溜了一圈,仔細研究過四周的地形以及各條街道的分部,這才準備回去,餘光瞥見雲旭略帶嚴肅的眼神,眉心一跳,「你有事想說?」

    雲旭沉思半響,搖搖頭,或許只是他看錯了,那人怎麼可能出現在北寧境內?

    見他不肯說,凌若夕也沒勉強,這世上誰沒有一兩個秘密呢?現在當務之急,是得到千年寒鐵,回到房間,她換下身上的素色錦袍,換上一件名貴的深色錦緞,衣襟綉著一圈銀色的條紋,樣式簡單卻不失華貴,三千墨發隨意地紮成馬尾,在背後左右搖曳。

    天色漸沉,不少人紛紛朝著拍賣會的現場走去,街頭巷尾是密密麻麻的人潮,閣樓四周守衛森嚴,一個個都是青階品級的強者,在檢查過邀請函后,沒收入場賓客的武器,才被允許放行。

    凌若夕牽著兒子,帶著雲旭,光明正大從正門走入,當邀請函遞到護衛手中時,她分明看到對方的臉色有一瞬的變化,似錯愕,似尊敬。

    這份邀請函是送給第一世家雲族的帖子,如今在此現身,他們已然將凌若夕視作了雲族中人,立即有小廝上前,畢恭畢敬地把三人送往位於頂層的豪華包廂,這層樓,除卻龍華大陸頂級世家外,即便是皇族,也不能入內。

    「那女人是誰?居然能上四樓?」

    「哪個世家的得寵小姐唄。」

    「沒見過,該不會是入室弟子吧?」

    ……

    大堂內,不少賓客紛紛交頭接耳地議論著凌若夕的身份,他們常年出入柳城,也參加過不少次的拍賣會,著實沒有見到過她。

    四層的包廂,多年來除了軒轅家族,再無第二人進去過,她的身份怎能不引起眾人的好奇呢?

    「是她?」坐在二樓包廂內,正輕搖著摺扇的南宮玉微微一愣,那女子,不正是在客棧讓他驚鴻一瞥便產生好奇的人嗎?

    「少爺,要不要去查查她的底細?」北寧國內,忽然出現身份如此神秘的人物,不可不防,阿大沉聲問道。

    「不用了,這次我們是秘密前來,不宜有太大的動作。」南宮玉含笑拒絕了阿大的提議,「若是被人知道,我在柳城,恐怕真的要出事了。」

    「少爺,這次若能得到火樹銀花,您定能擺脫現下的困局。」阿大見他面色惆悵,當即出聲。

    「火樹銀花,傳言雖說其能生白骨治百病,但真的如此嗎?這具身體,調養了這麼多年,我早已習慣了。」羸弱的面頰浮現了一絲暗色,他幽幽嘆息道,好似已不抱任何希望。

    拍賣會在一盞茶后準時開始,當衣著華貴的肆意走上舞台,整個大堂安靜得落針可聞,包廂內,窗戶大開,可以將下首的一切全數收入眼底。

    凌小白趴在桌上,吃著好吃的糕點,凌若夕靜靜倚在窗邊,容顏冷峻,斜睨著下方的動靜,雲旭如同不存在一般,站在牆角,雙手抱住自己的愛刀。

    「感謝各位今日賞臉前來本公會的拍賣會,這次的拍賣,與往年不同,所有商品全是有價無市的珍寶!希望各位不要吝嗇金錢,隨意出價,價高者得。」混雜了玄力的嗓音,傳遍整個會場。

    凌若夕眸光微沉,這司儀竟是青階中期的實力,看來傭兵工會的人,的確不是浪得虛名。

    「下面請上第一件寶物,這是由銀狼傭兵團在西耀森林裡九死一生才得到的中級魔獸內丹,是一頭毒性極強的眼鏡蛇王,其內丹更是藏有無葯可解的劇毒!」司儀掀開被護衛送上的紅布,露出那拳頭大小的黑色內丹,頓時,不少煉藥師雙眼放光,恨不得立馬就把那內丹佔為己用。

    對於煉藥師而言,這枚內丹絕對是一等一的藥材,不可多得。

    「底價一萬兩白銀。」

    「五萬!」

    「七萬!」

    「十萬。」

    ……

    價格一路飆升,聽得凌小白忘記了動作,錢啊,這些可通通都是錢啊。

    除卻一樓大堂的賓客爭相叫價,二樓以上的包廂,絲毫沒有任何動靜,坐在裡面的要麼是世家子弟,要麼是皇族中人,要麼是王孫公子,哪一個不是自小見慣了奇珍異寶?雖說中級魔獸的內丹難得,但對他們而言,值不了多少銀子。

    這僅僅只是熱場的開胃菜罷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
    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